第379章 对抗(二合一)


小说:巫师再临  作者:王吾
  “上位者?就凭你?”
  不说到底打着什么心思,安南终究也是把沙兰带到了那个神秘的所在,因此让沙兰得到了最适合他的两个固化巫术模型并且顺利的晋升到了巫师的层次,因此对于安南这个家伙沙兰还是比较容忍的,只是如果对方蹬鼻子上脸欺压到了自己的头上,沙兰也不会一味的容忍了。
  “嗡!”
  一股无形的重力瞬间作用在了安南的身上,重能场演化为了黑洞术,却不代表无法继续使用了,而且在沙兰如今的实力下,重能场的威力再度增加,哪怕是一个实力不俗的二级巫师,也休想在重能场之下一如既往的站立在地面上!
  “砰!”
  安南的双膝瞬间跪倒在了地面上,把地面砸出了两个凹陷的龟裂痕迹,并且安南的双膝已经完全粉碎,大量的血液从碎骨刺出的皮肉中流出,在重力的作用下迅速扩散了开来,如同一张薄膜一样附着在安南的身下,并且由于重力的作用,安南体内的血液迅速沿着膝盖的伤口喷出,眨眼之间安南的脸色已经变得无比惨白。
  “这是……这是……三,三级巫师,你,怎么可能!”
  沙兰抬起的手微微下压,重力再度提升,安南的身体一矮,双臂按在地面上,身上白光流转,好不容易才支撑住自己的身体不至于趴在地面上,但是此时他已经到了极限,如此恐怖的重力已经让安南连巫术都无法施展出来了,如非靠着固化巫术形成的白光勉强抵御重力的伤害,现在的他可能早就已经五体投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此时沙兰和安南的异状,已经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而作为一个二级巫师,安南在卡利硫尔城还是有些名气的,很多人也都知道他的来历,因此对于沙兰这个可以让安南跪在其身前的人大人惊异,并且有和安南交好的一些人,已经联系了安南的老师!
  “轰……”
  如同海水涨潮一样的声音响起,大股大股如同海水一样的白光从顶层的一间大型包房里面扩散而出,铺天盖地一般的向着沙兰和安南的方向袭来。
  看着如此威势的白光,沙兰的双眼一眯,冷笑着说道:“三级巫师吗?”
  同样如潮水一样的黑色烟雾从沙兰的身上涌出,滚滚而起,如逆天瀑布,呼啸着冲向上天空,对上了那浪潮一样的白光,黑白两色的能量碰撞在一起,却没有任何的异状,反而无声无息的消失无踪,两股力量凭空抵消了开来。
  此时那些浪潮一样的白光突然发生了变化,光芒迅速收敛化为一点,如同太阳一样绽放出了刺目的光芒,而这个时候的沙兰,左眼之中黑烟缭绕,那些浪潮一般的黑烟同样迅速汇聚了起来,化为了一枚拳头大小的黑洞,看起来平平无奇,却把那些光芒尽数吸入了其中,太阳和黑洞,两相对立的存在再度僵持了起来。
  “嗡!”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嗡鸣突然响起,一股无形的力量作用在了太阳和黑洞之上,仿佛一只无形的手掌,轻轻拨动了两股僵持力量的节点,使得太阳和黑洞同时不受到安南的老师和沙兰的操控,猛地撞在了一起,如之前的那些白光和黑烟一样,一起消失在了半空之上,使得六叶拍卖行再度恢复了平静。
  这个时候,并不知道内情的一些贵族和学徒,还有少部分实力不够,知识也不是那么充足的巫师,还以为刚才两个三级巫师的交手是一场表演,鼓掌声和喧哗声响起,倒是免除了那些人的惊慌。
  但是有眼力的巫师却是知道,刚才的情况究竟有多么的恐怖,两个三级巫师的交手,而且还是一个白巫师和一个黑巫师,以最原始的光明能量和黑暗能量的碰撞,一旦出现了什么问题,那么整个六叶拍卖行都会被瞬间抹除,自然使得他们不敢大意,仍旧心有余悸。
  沙兰反手解除了重能场,如同水捞出来一样大汗淋漓的安南趴倒在了地面上,浑身湿透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却是已经昏迷了过去,他身上的伤势很重,虽然不至于死去,但也需要休养个一年半载的才可以了。
  看着六叶拍卖行的天空,沙兰能够感觉到有一股给他不小压力的精神力盘旋在那里注视着他,显然这股精神力应该就是属于之前出手的那个四级巫师的了。
  “给我这么大的压力,看来这个四级巫师应该也是走到了四级的巅峰,碍于这个世界的限制才没有进行第三次精神力跃迁,突破到五级巫师的境界,但就算是如此,他的精神力也几乎压缩到了极致,只差一步就要精神力跃迁的程度,不是现在的我可以比拟的。”
  瞬间做出了分析,沙兰对着那道精神力微微点头,表达了自己对先进巫师的敬意。
  这个时候,那股精神力缓缓落下,一个略显平静的声音在沙兰的耳边响起。
  “不知名的巫师,欢迎来到卡利硫尔,不知道你为何要对我们卡利硫尔的巫师动手?”
  “这位安南巫师想要利用我去做一些事情,被我拒绝之后恼羞成怒,扬言要把我赶出这里,并且让我成为他的奴仆,让我知道什么是上位者,所以我出手了。”
  “有道理,那么这件事情就此接过,希望你在卡利硫尔过得愉快。”
  话音落下,那道精神力瞬间消失,就连那个四级巫师对沙兰的注视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如此果断倒是让沙兰有些惊讶了,本来他还想着如果对方胡搅蛮缠的话,可以直接杀出这里,有着熔火手杖和五指链的存在,他有自信可以正面应对四级巫师的攻击,至少可以安然离开这座卡利硫尔城。
  不过现在看来倒是没有那个必要了,对方显然不想因为一件本来就理亏的事情替一个二级巫师出头得罪自己,要知道在噩梦深渊之中,四级巫师已经是力量的上限,而且在这个世界中数量少之又少,三级巫师绝对算是顶级的存在了,为了一个二级巫师得罪一个三级巫师,傻子才会这么做。
  当然,如果沙兰杀死了安南,那就是另外一说了,公然杀死一个二级巫师,就算是三级巫师如果不拿出一个解释和态度,这件事情也不会干休。
  事情得到了解决,沙兰也没有必要在这里看着安南的丑态,至于会不会因此得罪安南的老师,那个三级的白巫师,已经不在沙兰的思考中了,对于他来说那些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至于塞拉基这个二级巫师就算是被迁怒了也不会如何,要知道二级巫师也不是大白菜想有多少就有多少,况且如果他们真的对一个没有师承的卡利硫尔的二级巫师暗地里动手脚,那么卡利硫尔就真的是等于自毁根基,让很多想要加入卡利硫尔的流浪巫师退却了。
  何况沙兰有自信,就算是自己离开了这个世界,但短时间之内自己的震慑会让那些家伙不敢做什么手脚。
  被打扰了性质,沙兰回到了包房里面,塞拉基虽然也看到了之前的黑暗和光明的对撞,但是他并不知道其中之一会是沙兰,他本就以为沙兰是那种研究型的巫师,而且和他一样只有二级的程度,六叶拍卖行的人那么多,自然不会往这边怀疑。
  “沙兰巫师,你刚才看到那个黑洞和白色太阳了吗?真的是太让人惊叹和畏惧了,那便是经过了第二次精神力跃迁的三级巫师的力量,真的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脸色有些古怪的看着塞拉基,沙兰似笑非笑的说道:“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厉害的,看起来和巫术烟花表演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不是吗?”
  “这就是你不了解了,那些所谓的巫术烟花表演根本就是纯粹的光影效果,不值一提,但是刚才那两个三级巫师的出手真的是铺天盖地一样,想想都让我觉得心折,真的是太厉害了,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够突破到三级那该有多好。”
  与另外一个人讨论自己,沙兰此时的心情还是很古怪的,他轻咳一声,对塞拉基说道:“内什么,塞拉基,你买下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吗?”
  “我想要的四个东西就拿下了两个,另外两个没有抢过其他人,毕竟我是要留着魔石拍下那件我最想要的东西,所以只能够放弃了。”
  “也好,如果你需要的那件东西可以拿到,五件东西买到了三件,应该也算是不虚此行了吧?”
  哈哈一笑,塞拉基说道:“没错,其实只要能够拿到一件就不虚此行了,至于五件都可以买到手里,我连想都没有想过。”
  说说笑笑之中,很快就来到了拍卖那对专注耳钉的时间,沙兰手中的魔石在他杀死了那些巫师之后,已经积攒到了一个很惊人的程度,所谓杀人放火金腰带,古人的话总是那么有道理。
  沙兰以绝对的魔石优势力压其他人,拍下了这对耳钉,让坐在沙兰身边的塞拉基连连咋舌,他已经在考虑要不要和沙兰借钱了,他想要的那个东西比较抢手,塞拉基一直都觉得有些不太靠谱。
  不过没有等塞拉基想好借钱的措辞,沙兰想要的第二件东西已经开始了拍卖,三种十二只的药剂组合开始了拍卖,沙兰这一次耗费了不小的力气才把东西买下来,对于巫师而言巫具没有可以再找,但是药剂绝对是要多多囤积的才好,药剂不仅仅是可以帮助巫师增强实力,也可以在关键的时候用来救命。
  所以当沙兰把这件药剂组合拍下来的时候,他空间戒指里面囤积的那个魔石已经被花费的七七八八了,直接打消了沙兰那自以为非常富裕的不切实际的幻想。
  至于塞拉基终究还是没有开口问沙兰借钱,不过他的运气很好,在魔石差不多全部花掉的时候,终于拿下了他最想要的那个东西,一个有着独特效果的冥想法,只是他想要用来做什么,沙兰并没有去询问,这些事情对于一个巫师而言都是属于自己的秘密,不好随便打探。
  拍卖之后,便是宴会,可以选择去下面的大堂参加舞会和自助餐,也可以去往六叶拍卖行的餐厅里面用餐,自然也可以在自己的包房里面要东西吃,反正想要什么服务都是有的,不过沙兰对于这些是没有什么想法的,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试试专注耳钉和精神力净化药剂的作用了。
  没有让他等很久,包房的大门便被敲响,但见五个学徒等级的侍从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们各自端着一张托盘,托盘上则是一件沙兰和塞拉基买下的东西。
  其中两个侍从来到了沙兰的身边,恭敬的把东西端到了沙兰的身边让他检查东西的真伪和完好,正当沙兰检查完毕,准备从空间戒指里面取出魔石放入那两个巫师学徒身上的空间袋时,一个管事一样的人突然敲响了大门,缓缓的走到了沙兰的身边。
  恭恭敬敬的对着沙兰微微欠身,管事对沙兰说道:“这位大人,小人是六叶拍卖行的管事名为奥森,我们六叶拍卖行的老板让我转告大人,这一次您在我们这里的消费免账,算是对于您来支持我们的感谢。”
  话说的很好听,但沙兰很清楚,他们是因为自己展现出了三级巫师的实力,并且还可以与那个安南的三级巫师老师相抗衡的水准,才因此来对自己示好,当然对方既然要把东西送给自己,沙兰也没有必要推却。
  点点头,沙兰对那个管事奥森说道:“多谢你们老板了,东西我收下了,替我转达对他的感激。”
  再度躬身一礼,管事奥森对沙兰说道:“那么我就不打扰大人您的休息了,这便离去。”
  言毕,管事奥森带着人迅速的离开,只留下了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脸不敢置信和震惊的塞拉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