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他若是错的,她又从哪里学来对的?!


小说:凰道吉日:夜帝,来接嫁  作者:尘归雨落
  可在这时,夜初鸢瞥了他一眼,像是看穿了他的小心思。
  白陵幽也不心虚,反而又往后退了两步,一副“小爷赌你铁定要失败!”的模样。
  可就在白陵幽刚退后的瞬间,他忽然看到,离他眼前很近的地方,掠过一个白影。
  白陵幽一愣,下意识低头看去,只见一片红色花瓣飘落在地,仿佛水一样“融化”进草地,消失无踪。
  随着那片花瓣落地,又有一片两片……
  数不清的红色花瓣无端出现在院子里,仿佛落下了花瓣雨,梦幻又美丽。
  紧接着,朦胧的白雾升腾而起,在人脚下氤氲。
  白陵幽立刻明白了什么,抬起头,诧异看向夜初鸢,这个女人不会真的——
  “呼……”
  在他抬头的那一瞬间,一阵清风拂过,扬起前方女子黑袍衣角,如墨如瀑的长发末梢也跟着轻飘。
  伴随漫天花瓣雨,朦胧的烟雾。
  那一刻的景色,如梦如幻,亦真亦假。
  白陵幽愣住,看着红色花瓣中的黑袍女子,尽管没有表情,好似一个精致人偶,可莫名的,他能从中感受到一股刻骨的悲伤。
  那一瞬间,他脑海中只剩一个念头——
  夜初鸢不适合沉郁冰冷的黑色。
  她该适合张扬桀骜的红色。
  就在白陵幽发呆的时候,花瓣雨、白雾、清风,忽然在这一瞬间停止。
  那名适合红色的女子哐当一声把剑扔到桌上,懒懒躺回了老人椅。
  很煞风景。
  以至于白陵幽瞬间回神。
  他有些遗憾,又有些不高兴,道:“你倒是会挑时机。”
  夜初鸢有些疑惑的朝他看来,没说话,但眼神在问他什么意思。
  “没什么。”
  白陵幽随口敷衍,然后取回长剑,抹掉了夜初鸢留下的精神印记。
  回过神后,白陵幽也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夜初鸢说的没错,他学习的幻阵,真的是错误的!
  可那本秘籍怎么会出错?!
  如果连一个小小幻阵都弄错,那个曾经千年前岁月,掀起巨大风波的家族,又是怎么造出那些骇人听闻的法阵、魂器?!
  难道说……
  白陵幽想到了一个可能,心中骇然,背后冷汗不止。
  难道说……不是那个家族学习的秘籍有错误,而是流落到他手里的秘籍,是错的呢?!
  那个家族从覆灭之前,就把最重要的秘籍毁掉,流传到他白家的,只是一本错误的秘籍!
  那么一直按照秘籍学习锻器他,这一路,到底犯了多少错误?!
  “咕噜。”
  白陵幽咽了咽口水,心中掀起轩然波涛,他甚至有些站不稳了!
  “你怎么了?”夜初鸢察觉白陵幽的异常,有些疑惑。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法阵是错误的?!”
  白陵幽忽然朝夜初鸢看来,如果自己的法阵是错的,夜初鸢才是对的,那夜初鸢又是从哪里学来的正确的法阵?!
  而且,她姓夜啊!
  还拥有雷系魂力!
  难道说她……
  白陵幽想到了一个比起他秘籍是错误,还要更骇人听闻的可能,他瞳孔一缩。
  “你不会……”白陵幽刚想要说什么。
  夜初鸢却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他,先一步道:“你是跟谁学的锻器?这种明显性的错误,你只要将魂力灌注进去,就能发现魂力运转停滞趋势,推演出不对啊,你的导师,没有教过你这种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