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云深楼


小说:凰道吉日:夜帝,来接嫁  作者:尘归雨落
  面对白陵幽的嘚瑟,夜初鸢倒没什么感觉,十五岁的少年,正是该这般有活力的模样。
  飞舟在半空画出一道弧线,速度不快不慢,升上数百米高空。
  随着飞上高空,夜初鸢也逐渐看清飞鲸背上的场景。
  先前只听青戈楼的名字,夜初鸢以为它只是一栋酒楼。
  可这时,她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
  飞鲸背上,建筑绵延,宫殿成群,花园池塘,亭台水榭,一应俱全,还分出一条大道铺到了飞鲸背上的边沿,打造了一些风格迥异的小楼,似乎是专门供人赏景用。
  这些占据了飞鲸背上约五分之一的位置。
  只是飞鲸之大,光是身长便有数里,占据五分之一,也颇为惊人。
  在这华丽却雅致的建筑中,来来往往不知多少人,大多都是身着白衣的侍者。
  还有一些衣着华丽的公子小姐,或淡然,或傲慢,行行停停,大多有自己的小圈子,若不是遇到了死对头,其它也不互相干扰。
  青戈楼禁止打斗。
  一旦被发现,就会被立刻驱逐出青戈楼,任你是什么身份,什么实力,都没得谈。
  在来的路上,临寺就跟他们说过。
  青戈楼的创始人是谁,至今无人知晓,只知对方是三年前忽然出现在灵木之域,实力莫测,手段层出不穷,不好招惹。
  哪怕是申屠家的子弟,都不敢在这上头撒野。
  现在看来,想必是因为青戈楼建立在飞鲸背上。
  一旦打斗,若是有人不小心伤到了这头飞鲸,后果不堪设想!
  飞鲸若是身受重伤,或是因为疼痛而翻腾,怕是整个青戈楼,都要毁于一旦!
  这根掘青戈楼老底有什么差?
  青戈楼当然要把这条规定定死了。
  不过,若是背景一般的势力,敢这般定规矩,怕是要被那些性格乖张的家族子弟整一整。
  青戈楼却至今没事,想必是有几分底子。
  夜初鸢想着,飞舟已经停在青戈楼的边沿,那位于飞鲸边缘的小楼周围。
  “临寺公子,临君煌公子今日是在云深楼设宴观景。”
  白衣女子拍了拍飞舟边缘,阶梯浮现,她道:“临君煌公子,还有另一些客人,已经在北边码头已经上楼。”
  “大哥他们已经来了?我还以为我今儿个来的比较早呢。”
  临寺闻言了然,随手扔给白衣女子一个锦囊,“我知道了,你们可以退下了。”
  “多谢临寺公子。”
  接住锦囊,白衣女子不动声色收入袖中,心中却是大喜。
  谁人不知临四少出手阔绰,手指缝里漏一点,就能让下头的人,赚个盆钵满了!
  今儿个,她也算幸运了!
  “我们也走吧。”
  临寺对夜初鸢与白陵幽说道:“估摸着我们是最后来的了,这是青戈楼今天最后停靠的一个码头,到了夜里,飞鲸会在云层上遨游至天亮,才重返码头。”
  交流修炼经验,互相论道嘛,一夜时间并不算长。
  魂术师的体质也比普通人要好,熬一夜,当然不算什么,收获修炼经验才更重要!
  夜初鸢与白陵幽也点点头,跟着临寺下了飞舟,朝边沿一动较大的五层青翠竹楼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