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回 家殇


小说:至尊曲  作者:王昭之
  鹰隼是凶猛的甹士,热血男儿尽显方刚之气,魁梧体拔浑然正义英雄。
  言心相契,自然是豪情邀饮,他淋漓而饮,坦荡而坐。
  常仗剑舍命相助于人,无所怨尤。
  当然,一言不合,必拔剑而起,非要指天骂地,论个是非对错。
  刚则易折,说的便是他此类之人。
  当然,若你的能耐比他大,强力出击,使他折服,那鹰隼也是无可奈何的。
  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至从遇上项剑,他就服软了。
  起风了,天将冷,江湖第一次聚义推首,恐怕会引发血案。
  鹰隼放下锄头,看着飘落的枝叶,有些不放心起来。
  取了根一握手大的树枝,杈头上面挂一酒葫芦,身体晃晃悠悠,就消失在了山道间。
  他是一个兼攻的高手,哪怕是近十年未动武,也不会影响他的身速。
  谈不上灵动,甚至行动起来有些抗风,笨重的体格像一颗炮弹,雷厉而风行,风动而声出,颇是拉风得引人注目。
  鹰隼性子直爽,行走的路线也很直,逢山越山,遇水踏水,还真没有什么障碍能挡住他。
  鹰隼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方今天下,有他不多,无他不少。
  他生无可求,死无可恋,唯有这两个徒弟不能伤,也不可死。
  护短这个词是适合鹰隼的,而且不是一般的护短,是特别护短。
  既然担心徒弟生命中不能承受此重,他就必须及时给予应有的庇护。
  “你就是鹰隼?”
  在帝丘三十里之外,一个蓝色长袍的老翁沉声叫住了正在破空声中赶路的鹰隼。
  “你是?”
  鹰隼停下脚步,有些警惕的看着老翁。
  “听说你极护短?”
  “你想和我聊天?”
  “我是白虎堂的人,叫白虎眈,我有一个孙子名白虎眈眈,被毒药夫人给废折了一条胳膊,现在还躺在床上呢。”
  “然后呢?”
  “什么然后,你这做师父的,总不能不给我一个交待吧。”白虎眈有些气动的说。
  “交待?你需要怎么样的交待?”
  “道歉你会不会?教不严师之惰,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如果你不愿管,那我也只好去废她一条胳膊喽。”白虎眈脸色不太好看的说。
  “我的徒儿一向规矩,不似他人那般横行霸道。你孙子没死,就说明他还罪不容诛,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你不觉得这是福事吗?”鹰隼倒是一副平静的面情道。
  “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你徒儿了?”
  “你可以这么想。”
  “鹰隼,你很不要脸,可我没想到你这么的不要脸!”白虎眈气愤的叱道。
  “不要脸算什么,又不是打脸。相比于不要脸,我更在乎是不是不要命。你这么苦心孤诣的等我,莫说是我不高兴,就是换作是别人也会生气啊!”
  “还有,最近江湖上不太平静,你孙子能在家休养避祸,你居然说不是福报?那么请问,与其丢掉性命和保全性命,你更偏向于哪一种选择?”鹰隼有些不耐烦的质问道。
  “真是强词夺理,不可理喻!今天这一公道看来必须得动手了!”
  鹰隼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呵呵一笑:“等的就是你这话,既然不识好歹,我就陪你玩一玩!”
  鹰隼将手中树杈一提,一股真气生发其间,木杈已非木杈,而是变成了杀人的利器,闪电般直取白虎眈眉心。
  “来得好!”
  白虎眈高声一喝,一道真气顷刻射出,径朝对手打来。
  “雕虫小技!”
  鹰隼嘴角微微一笑,不退反进,木杈一格挡,轻松化去白虎眈的真气一击,余威丝毫不滞,带着依然强劲的力道,直取对手眉心。
  “该死!”
  白虎眈大骂一句,‘呛啷’一声把长剑拔了出来,快剑一出,眨眼际刺出一百零八剑,好不令人害怕和眼花缭乱。
  “不愧是老畜生,真有两下子,看招!”
  鹰隼手中木杈毫不花哨,更不拖泥带水,真气凝于杈间,仅向那来势汹汹的剑影临空一点,一百零八道剑气霎时像泄了气的气球溃散开来,哪里还有适才凌厉无敌的强势?
  “华而不实,花招太多,不顶用。”
  鹰隼的杈势如破竹,所向披靡,无情的击打在白虎眈的挡剑之上。
  白虎眈的脸上无悲无喜,不过眼中却闪过一丝隐晦得极好的诡谲。
  他的剑招的确很花哨,但也不是全然无用,因为众多华而不实的刺剑中,溘然幻化出一记刁钻得令人发冷的杀招。
  鹰隼已觉不对,忙将木杈一捣,后发先至,直捣白虎眈的右臂。
  如果对手不撤回防,那他们将两败俱伤,一损俱损。
  剑如期而至,直插入鹰隼小腹,而木杈的击捣,也使白虎眈的右臂承受了空前的撞击,连执剑的气力也没有了。
  “想不到你竟然真不回防,为何会选择这么笨拙的方式?”
  顾不上小腹的汨汨之血和钻心疼痛,鹰隼将剑拔了出来,看着黑紫色的血,他的眉心已然有了青疙瘩。
  “哈哈……只要能为我孙儿出恶气,赔上一条胳膊又如何?一个苍老的废人总比一位死人强吧!”白虎眈恶狠狠的道。
  “在剑刃上费心淬了如此厉害的毒,就是为了阻挡我前去救人?”
  鹰隼拿出了几个小瓶,开始在调和敷伤,并将一瓶药丸的量尽数倒入了口中,取下酒葫芦咕咚咕咚几吞咽,饮的量当真不小。
  “你的药再厉害也不可能解我精心为你准备的毒药,你一旦死亡,你的两个徒弟自然是孤掌难鸣,很快便会去九泉与你会合。”
  “你太小看我的药了,不知道我徒儿的毒药也是我亲手教的?就算没有我,你们也未必能打得过我的两个弟子,因为我的真传可不是会藏掖的。”
  白虎眈听后,阴测测的笑道:“还是先保住了你这条老命后再自诩吧,招惹了这么多人,你以为只有我白虎堂会动手?”
  鹰隼看了一下伤口,发现此毒果然歹命,他用了那么多秘药,竟只是缓解了一些而已。
  此时也顾忌不了太多,鹰隼从胸衣中取出一瓶深紫色的药液,毫不迟疑的倒入了口中。
  苦涩自不必说,你是那股刺鼻的恶臭味就让人忍不住要倒胃呕吐。
  鹰隼的确是硬汉子,尽管很痛苦,但他连眼眉都没有皱一下。
  “不愧为鹰隼,果然坚忍刚强,令人佩服。”
  一旁对峙的白虎眈都有些称赞不已,毕竟他的鼻息仅是闻了一点,浑身都开始翻腾,有些忍不出想呕吐出来。
  就是吃屎也没这倒胃颠腹啊!
  “你已经中了我的紫罗兰,浑浑噩噩全无力,六个时辰内将无力动掸,你是不是该交待点什么吧。”
  看着四肢无力瘫软在地的白虎眈,鹰隼说着,拄着木杈,慢慢走了过去。
  “想不到我居然会着了你的道,真是不甘心,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休想从我这里得到一点线索!”
  白虎眈有气无力的躺在地上,有些恶瞪眼的吼道。
  “咆哮的人不如狗,你坚持也没用,我现在重伤难禁,大小便都忍不住了,干脆就拉在你脸上吧,这可是免费的茅坑……”
  “你……你欺人太甚,鹰隼,你就是恶魔,我就是以后做了鬼也不放过你!”
  “还敢逞能,的确是意志坚韧的好汉。我现在就将你穴也点了,扳开你嘴巴,然后就在你嘴里拉屎拉尿。”
  说毕,鹰隼就开始一边脱裤子,一边向白虎眈走去。
  “你……你不得好死!我……我……我……我投降,我……认输……”
  本还坚持的白虎眈见鹰隼真准备好了要在他脸上撒尿,脸色顿时绿了,他知道鹰隼敢说敢干,哪里还能坚持得住。
  “说!”
  鹰隼真有些憋不住了,此时已失去了所有的耐性。
  “夜猫子和毒药夫人得罪了太多的人,那些富豪和强主已经出了一笔巨额的财宝,要五门三阁的罡煞门、通天阁和夏桀的残余三杀一同出手除去,当然,若谁能杀死你的两个爱徒,也会得到那笔巨额财宝。听说就连商太子也动心了,密令属下趁机出手,以达到瓦解江湖各派,使江湖众人为得到那堆巨额财宝相互攻击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