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回 盘算


小说:至尊曲  作者:王昭之
  让江湖人自相残杀,这批财宝还真是来得巧啊!与其说是巧,不如说是有人刻意为之。
  富豪强主,这还不是商太子一句话的事吗?
  看来商太子欲利用江湖的恩怨来大做手脚,江湖越乱,他就越窃喜,越得利。
  这一招够损,也够恨!利用江湖人来厮杀,从而除掉这些人。
  鹰隼发现了这个秘密,脸上开始冷静下来,如果太丁阴谋得逞,天下不知要死多少的人。
  作为商太子,将那些侠义的甹士看成是心腹大患,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太丁对那财宝动心是假,将财宝视为诱饵是真。
  包藏祸心也就算了,竟然敢拿他的两徒儿来做牺牲品,此乃祸水东引啊,他绝不能让这事发生。
  既然鹰隼心中有了计较,他就必须狠下心来,不然走漏了风声,将遗害无穷。
  鹰隼没有留下白虎眈这个祸事人,处理了后便向帝丘出发,他需要帮手,所以只能去找人实施釜底抽薪之计。
  翌日晨,武次第刚出了房门,就碰到了东皇玉。
  “玉兄早啊,有没有看到我三弟和二弟?”
  “项兄、东方雄、妊兄都出远门了,估计三五天才回来,薛兄去熟悉帝丘环境了。”
  “我的两位兄弟从来不会不告而别,有什么秘而不宣之事吗?”
  “武兄近来心绪不好,自然少有事情关心。来来来,去你房中,我和你慢慢道来。”
  武次第略一思考,也不废话,忙引东皇玉进了屋。
  薛剑走在来来往往的集市上,虽然熙熙攘攘的,物品也很多,但他的心思早已不在摊贩的吆喝声上。
  薛剑慢吞吞的走逛着了很久,突然,他眼光发亮,身子一闪,便消失在了街头。
  “我正在找一只猫,夫人。”
  “猫,什么猫?”一位着装美丽的妇人打量着薛剑问。
  “一只被很多人看上的猫。”
  “你找的是猫,又不是我,何况猫又不是我的,你问我干什么?”妇人怒恼了。
  “一头鹰不想让两只雏死,所以才让我来找猫,因为猫有猫道,现在还是它发挥作用的时候。”
  “你才是雏,你全家都是雏!”
  “跟我来吧。”
  妇人骂过后,又说话了道。
  ?“事情能够进展顺利,你的轻功功不可没。”
  薛剑一回来,东皇玉便给他殷勤倒茶,笑嘻嘻的开口赞赏道。
  “此乃祸端,尚不足以放怀开悦。”
  “武兄今日恢复了很多,江湖大会不会有差误了,这也不值得开怀?”
  “我倒是希望如初,但心中的伤疤岂会不存?”
  “都是要当爹的人了,还那么的悲观。”
  “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
  “你的实话比谎言更让人伤心,我真不懂少年身材中年心的你们,难道成熟就得让人感到无趣和讨厌?”
  “如果亲人死了,自己也经历了死路,你就不会有现在的天真了。”
  “老拿死来说事,这算什么?不过也对,这一点就是你比我足傲的资本。”东皇玉无可奈何道。
  “你还真是没完没了,难怪东皇明月不跟你一路就算了,连东皇庭也嫌弃你,说你太幼稚。你的确还不够成熟,仍需多历练啊!”
  “这是年轻,不叫幼稚好不好?”
  “年轻就是幼稚的意思。”
  “拜托,幼稚是幼稚,年轻是年轻,幼稚是指心灵上无知,年轻是身体上不熟,请别混为一谈。”
  “可我看你无论是心灵上还是身体上都不熟啊!”
  东皇玉火恼了:“这是强词夺理,你的身体不也是还没我透熟?”
  “我虽强词,但从不夺理,你动气了,动的还是小孩子脾气……”
  “我……我……我喝口茶。”
  东皇玉语意一咽,找了一个缓和的借口,他端起杯子咕噜咕噜连喝了几大口。
  十月初八这日终于到来,阳光和煦,天气还好。
  在宽阔的大地中央,有一擂台大小的大石台,俗称比武台。
  比武台边方圆三丈之地是空旷的戌卫区,有五十位强健的军士持戈端立,显然在执行守护戍卫的工作。
  戍卫区四周都是旌旗飘场,四五万人群绕台分尊卑或坐或立,将武台围在了核心。
  “各位四面八方的英雄儿女,感谢不远千里万里来参加第一次江湖大会。我是由朝堂、各家族、各门派推选出来的本次主事人,名叫塍元公。”
  一个带剑的中年人上了比武台,向四方之士拱礼,然后朗声的介绍道。
  “众位知道,天地仁德,先有三皇,治世纪纲,后为五帝,文明开化,以调阳阴,生民作息,全赖五行。自古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母系父系,泽被万世。氏族家姓为初,生生不息,共难同福,以成和好。继而部落成形,尊卑有序,君臣治世,以振庙堂。二十年前,三士江湖独步,力挽波澜,义助危亡。从此甹士纷起,正义取仁,规模播广。今天下三分,一为安邦兴民之朝堂,二为睦邻友好之家族,三为济危扶弱之江湖。朝堂、家族、江湖,如今三足鼎立,缺一不可,共存共享,以调天地之华章。依江湖之势,行仁义之举,从此日起,江湖儿女尽英雄,仗义甹士荣辱共。”
  “江湖儿女尽英雄,仗义甹士荣辱共……”
  几万人开始齐声不断喊了出来,江湖正义的火星开始成燎原之势,在整片华夏大地上开花,从此延绵不绝。
  塍元公此刻的心情也是极为的澎湃,江湖救急,这几十年来可谓是名不正言不顺,今天众志成城,已是不易,日后行走江湖的儿女们就能扬眉吐气了。
  他继续道:“各位,江湖既立,必有约定俗成的规矩,行侠仗义与打抱不平是江湖儿女的立身安命之则,然江湖大而个性独,处理恩怨情仇是避免不了的。尤其是在统一调度和束禁召集方面,都需要有一位众望所归的首领来带领大家,承蒙共鉴,今当推举出一位江湖英雄来作为江湖之主,我们也可以称为江湖盟主、武林盟主。”
  下面的人一听,皆哗然一片荡起,都激动万分的喧嚷起来。
  这个尊位谁都想坐,可谁又敢坐!
  这时,仲虺在义伯的陪同下步履蹒跚地走了进来,然后直上比武台,站在了塍元公的身边。
  义伯与仲虺向四周一拱手施礼,在鸦雀无声之下,仲虺清了清苍老的嗓子道:“各位仁人义士们,我仲虺今天有幸与你们结识,真是三世修来的福份。仲虺在此多礼了。”
  “我大商以仁义伐夏桀,能有今日之势,也赖义士们的帮助。大王感念江湖英雄义气,特在江湖聚立的今日打铸了一块金镶玉的盟主令牌作为贺礼,旨在传给江湖的第一任盟主以示认同和重视。”
  “江湖之主既为尊位首领,众望所归那是必然的,但有哪些具体要求,我仲虺也说不好。但还是有原则可行。一,江湖盟主必须是江湖人,外人不得插手;二,名声必须显赫,德高望重,守信著义;三,行事正派,无恶名邪念;四,武功必须高强,不然无法服众,更无力济世扶弱;五,才华出众,能统领群雄,不畏生死。”
  “介于上述要求,缺一不可。不然我仲虺也不会将大王亲赐的这份殊荣交给他。”仲虺与义伯下台去了。
  姜自牧接着走上了比武台,高声道:“江湖立,盟主出,仁道生,正义行。我姜自牧是代表上古八大姓族来恭贺各位英雄的,也认同江湖儿女们的地位,以后若需相帮,我们这些家族一定会有求必应的。”
  塍元公见姜自牧贺毕下台了,便正色道:“江湖立,盟主出,仲相之嘱,姜兄之言,你们可明白了!”
  “明白……”
  一大群人回答道。
  “好,既然如此,符合条件的人就都上台吧,我们一一甄别,然后通过比武选出最好的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