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回 家族斗


小说:至尊曲  作者:王昭之
  江湖之主,干系甚大,此言一出,万人禁口,不敢肆言。
  僭越之妄为,祸根之肆行,言行身践,世之俗则也。
  武次第腰系墨阳剑,迈步向前,很快便站在了比武台上。
  台下四周的人一片哗然声呼,认识他的人认为他太高调,而不认识他的人以为他太过于放肆。
  武次第身子一挺,双手恭敬抱拳,向四方之士施礼道:“在下武次第,功德薄微,不敢言表。然天下道义,正者无敌,仁者长寿,人人当从善如流,莫敢推却。”
  “想轩辕城一战,死伤十之五六,其灾其祸,我想去过的人都深有体会,余悸未平。在下愿为江湖的义举出一份力,以感谢上天的再造之恩,还望众位英雄成全。”
  此言一出,群豪热情激动,呼声高涨,极获声望。
  “三剑侠众望所归,是江湖之主的不二人选。既是从善如流,在下宜照天代表罡煞门又岂能落人于后,为江湖出力本责无旁贷,在下愿意一试。”
  “哈哈哈……我贺通天身为通天阁阁主,自然也是乐意效劳。”
  “贺阁主于轩辕城受伤不轻,愈合的伤势脱疤了还好,要是没有,呆会儿动起手来岂不是旧伤复发?”
  薛剑身子一闪,轻松落在台上,连衣袍都没有摆动一下,就凭这点拿捏的分寸,也将很多磨拳擦掌雀跃欲试的投机者望而生畏。
  “敝人薛剑,承蒙大哥武次第和二哥项剑照顾,勉强忝列于三剑侠之一,今当申义为道,奋勇直前,不敢空享苟喘之安,愿与江湖志士一同申张正义,裨益民生。”
  台下英豪们又听到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三侠出马,哪有不热烈欢迎之理。
  “三剑侠,你们就当了这江湖盟主之位吧,一个盟主,两位副盟主,你们兄弟三人共担共进,我等也是极其佩服的,换了是其他人,我们还不一定放心呢!”
  “不错,三剑侠义重四海,论各方各面都是不二的最佳人选。现在勇于担当,统领群雄,镇靖诸方,才能一统江湖规矩,不致令坏人为非作歹。”
  “说得对,身为江湖侠义的发起人和开拓者,三剑侠不能秉承盟主之位的真义,那不是打我们的脸吗?”
  “所言极是,三剑侠是江湖的践行者,又是大商的辅助人,更与上古八大姓族有谊,无论那一方都信服,既然是众望所归之下的必属资格,我们何不因势利导,就顺了这份天意。”
  薛剑听了众人的七嘴八舌,显然还是有些意动的。
  省事省力省麻烦,又何乐而不为。
  “承蒙诸方信赖,我二哥有要紧之事不在场,我代表他感谢各位英雄豪杰的共荐之情,真的太谢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了。”
  贺通天脸色不变,站在台上呵呵一笑道:“这是第一次江湖聚义推主大会,身为三剑侠之一的项大侠却不在场,那么试问有什么大事比江湖聚义推主更重要呢?是他的私事更为重要,还是说他根本不屑于我们的江湖聚义?”
  “项剑大哥早已至帝丘了,只是一桩杀人的命案让他不得不抽身离开。”
  “什么杀人案,我怎么没听说?”贺通天看着东皇玉问。
  “白虎堂的白虎眈前辈让人给杀了,这是不是大事?”群豪杰听后,都瞠目结舌起来。
  尤其是白虎堂的堂主白虎望,连脸都绿了,老父被杀,他岂能无动于衷。
  “家父被杀,你是怎么知道的,在什么地方?”“对呀,白虎前辈被害,你是怎么知道的,莫不是你下的毒手,然后贼喊捉贼?”
  贺通天灵机一动,煞有介事的追问。
  “我东皇家族的人说一不二,岂是你通天阁阁主能扣罪名的?”
  东皇爵声音一沉,颇具威严的说。
  “原来是东皇家族的公子,失敬失敬!”
  东皇家是守护家族,比上古八大姓都强上很多,他贺通天的确惹不起,也不敢说东皇家杀了人。
  因为三大守护家族代表上天意志行事,有执行翦卫的重任,他们就是真杀了人别人也不敢说什么,更不敢去报仇,东皇家、东方家、黄家,哪一个是他通天阁可以招惹的?
  东皇玉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自然知道什么事情该怎么说,现在的白虎堂几百号人都在悲伤和愤怒中,他可不会存心去找那份不自在。
  “白虎堂的白堂主想要知道来龙去脉,这不是不可以,我们还是单独去谈吧。”
  东皇玉身子一掠,便闪出了人群。
  “你们原地待命,我去去就来!”
  白虎望吩咐了下属,然后一闪身,就向东皇玉追了出去。
  “三剑侠只有两人在场,三缺一,这可成不了是。俗话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如果就这样任命江湖盟主,确实是有些不妥。”
  龙凤阁的毕云涛开始说话了。
  “你所谓的不妥不是真不妥,而是觉得没有自己的份吧,你敢说你不想当盟?”
  毕云涛看了一眼残废人,冷冷道:“盟主之位谁不想当,如果我说自己不想当,那是诛心。只是要怎么个当法,这就得研究研究,倘若盟主尊位都内定了,那还有我们什么事!”
  宜照天此时也开口道:“前世今生各不相同,三剑侠开拓江湖道义那是前世之功,今生荒废了十余年还继承前世的功德,岂不是太可笑太荒谬了。”
  “说到底还是不心服,想要动用武力争一争这盟主之位。”
  残废人鄙视的说。薛剑微微一笑:“大家不能免俗这很正常,盟主之位只此一把,也仅有一人可胜任。我们今天来的兄弟姐妹少说有四万,那是不是没当上盟主就撂挑子了呢,显然不是!我薛剑难道当不上盟主就不行侠仗义了?职责在心,有扶危济困的人才会有江湖嘛。”
  北侠诸冯提着刀走了出来高声道:“薛少侠说的是,我们今天来是聚义推主的,不是逞强争当什么英雄盟主。作为江湖的一份子,我帮到别人时心里很快乐,因为我在做惬意的顺心事。如果心怀叵测,就是当上了盟主也不会快乐的,因为人走茶凉,拥有的得失之患终将会缠着人心,使之难以安宁。待人百年之后,一切尽化尘土,再风光也不过是一口棺椁而已。”
  飞镖女也走了出来道:“诸大侠言之有理,江湖盟主是一个尊位,但这不是重点,它的重点更是责任。位有多高责任就有多大,全江湖的盟主看似风光,实则被无数双雪亮的眼情明里暗里盯着,一旦失责失德,将备受指骂,这哪里是好风光,分明是苦差事,简直是放在火架上烤。就是让我当我也不自由,还是逍遥自在的好。”
  白虎望追上了东皇玉,此地四面开阔,除两人外再无他人。
  “东皇公子,家父到底是怎么死的,是谁杀死的,还希望你能如实告诉我。”
  白虎望对东皇玉很是客气,即使他现在心怒难忍,也不得不按捺住。
  东皇玉倒是不慌,淡淡一笑后方问道:“白堂主可是有一宝贝儿子叫白虎眈眈?”
  “东皇公子真是好记性,居然知道眈儿名字。”
  “你可知道毒药夫人救了你儿子一命?”
  “东皇公子,此……此话从何说起,明明是毒药夫人出手毒辣折了我眈儿一条胳膊啊。”
  “白堂主,你是老来得子,而且还是独子。你很溺爱他,他比你爱惜自己生命还要重要,我说的没错吧。”
  “东皇公子明鉴,我和家父的确很溺爱他,因为他是我们白虎堂的希望,连我也舍不得说一句重话,生怕伤害了他,这毒药夫人倒好,一来就下重手,我可怜的儿啊!”白虎望老泪纵横的道。
  “白堂主,你觉得我们东皇家如何,我的身份比你儿子又如何?”
  “东皇家族乃守护家族,位尊天下,人莫敢违。东皇公子更是人中龙凤,我家眈儿怎可与您相比。”
  东皇玉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东皇家傲视天下如无物,位尊不知比朝堂的王位高多少,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天上地下,只要我想要,我东皇家的先祖也会毫不犹豫的赠予。东皇家每代人丁单薄不超过四人,但先祖父叔却从来不会溺惯我们,因为我们是希望,是宝贝,所以他们会费尽心思的历练我们,敲打我们,就希望我们能真正的成长起来。尽管如此,我遇见八大姓,见到太丁,都要客气以待,因为这些是为人的根本。”
  “你倒好,过分溺爱你儿子不说,还放任不管,娇生惯养,到处惹是生非。你知道你儿子要非礼的那个女子是谁吗?”
  白虎望现在是一愣一愣的,有些疑惑的顺口问:“是谁?”
  “是谁?是伊尹丞相的外孙女,豢龙影的孙女!”
  “什……什么!是……是……”
  看着犹如遭了晴天霹雳的白虎望,东皇玉微笑道:“你现在傻了吧,毒药夫人折断你儿子一条胳膊是轻的了,若不是看在项剑公子面上,豢龙影早就将白虎堂全杀了,几百口人和一条胳膊相比,孰轻孰重?”
  “白前辈倒好,去讨算毒药夫人的账,鹰隼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你现在还想让别人知道白虎堂要找毒药夫人报折你儿子的胳膊之仇吗?”
  “我……我不敢了……不敢了,打死我也不能再去报仇啊。这个兔崽子,差点让白虎堂全灭,老子饶不了他,折一条胳膊那是便宜他了!”白虎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说。
  “项大哥去帮白前辈办后事去了,你就不用再操心了,他去最合适。”
  “那是,那是,项少侠当真是我白虎堂的恩人啊,以后定当容报!谢谢东皇公子提醒,我白虎望知道该怎么做了。”白虎望千恩万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