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幕 两难(第六更了哦,敬请期待)


小说:琥珀之剑  作者:绯炎
推荐阅读:婆罗门之倾妃 重生军营成长记 纨绔毒医 战神 噬元之主 御龙九转青莲 乾坤传 神级兽能 神级武装 冷少宠妻:首席女特工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柯文放下手,像是想通了一般。
  马赫尔在乔卡都在一边看着他,有些难受,不管怎么说柯文还是他们的同伴。对于少年来说,这样得分离显得有些残忍,他们都想过了,如果柯文不能离开,他们就留下来。
  大不了大家都出不去好了。
  马赫尔心中甚至阴暗地想到,说不定布兰多也会留下来,那个年轻人两难的选择他看在眼里。他想有这么个大人物——布兰多在他心中已经完全够得上大人物的标准了——在这里陪自己,那么他们这些人留在这里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呢?
  但柯文却一言不发,这个瘦弱的少年沉默了一会,仿佛下定什么决心似的。
  他站了起来,又一次举起了手中的卡牌,然后远远地丢了出去。“先生,接住!”柯文看着布兰多,用尽全身的力气喊道。
  布兰多回过头,惊讶地看着这边。
  “你疯了?”马赫尔看到柯文的举动,完全呆住了。
  但瘦弱的少年脸上却露出一个满足的微笑来——一个在他那种身份的人身上不可能看到的,充满了野心与向往的微笑,那一刻他仿佛不再是一个小小的矿工少年——而是一方之主。
  布兰多不解地看着对方。
  柯文微微一笑,站起来挺直了背:“先生,在成为学徒的日子里,我学会了一件事情。我知道在大人物眼中,像我们这样的人的一生是微不足道的……”
  他摇摇头:“不过我想,即使是我们这样微不足道的人,也有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或许我已经做不到,但至少在刚才,我发现自己也有机会改变像是你这样得大人物的命运。”
  他的话让所有人都是一窒,忍不住想到这小子莫非是疯了?
  但柯文并没有疯,而是咳嗽起来,好不容易才在身后那个少女的帮助下缓和过来之后,他继续说下去:“我不知道这张卡片能给你带来什么,不过如果它给你带来好运,让你可以从这里脱身,那么大人将来你的传奇中,就有我的一部分——不是吗?”
  布兰多呆住了,这是什么理论?
  他第一次重新打量这个少年,心中充满的了惊讶,他不知道应当怎么评价对方这种想法,既充满了赌徒的疯狂,但却又让人感到一丝敬佩。
  洒脱的钦佩。
  不过对方凭什么这么看好自己,布兰多有些不解,他不禁问道:“这张卡牌的确对我来说很有意义,可我即使拿到它,也一样不能改变失败的命运,我这么说——你后悔了吗?”
  布兰多看着那个方向,开诚布公地说出了自己现在的窘境。
  听到这句话尤塔和茜也愣了,她们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呼吸。
  “等等,小子你……”库兰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
  但柯文却不惊讶,少年一笑:“是,可大人只要拿起那张卡片,至少就接受了我的好意,不是吗?”他又说道:“何况大人的这句话,正好证实了我的想法,至于结果如何,我并不在意。”
  “柯文……”乔卡与马赫尔都呆住了,他们好像第一次认识自己的这个同伴一样。但不知为何,这些少年此刻心中对于自己的这位同伴既有些疏离而陌生的担忧,然而又隐隐对对方产生了一丝高高在上的仰望。
  布兰多在此前的挑战当中已经给他们造成了一个不可战胜的印象,然而这一刻的柯文却好像在气势上与对方平起平坐了。
  这让他们无法想象。
  布兰多听了对方的回答,沉默了下来。他认为有这样想法的人,要么是疯子,要么一定是真正的大牛。可他看这个叫做柯文的少年,既不像是疯子,也不像是什么大牛。
  不过等等——“你叫什么名字?”布兰多忽然问道。
  “柯文克瓦纳,我的姓是我的导师赐给我的——”少年答道。
  克瓦纳领主,果然是这小子,布兰多恍然大悟!历史上的克瓦纳的少年时代的确是成长于托尼格尔的乡下,可没想到是在这片矿山之中。
  布兰多立刻想到在过去游戏当中,对方一定是通过这条任务线,最后一步步走上了权力的巅峰。不过改变对方命运的究竟是什么?仅仅是那些寒铁矿?还是其他什么东西?
  不过历史上的克瓦纳领主作为取代让德内尔伯爵,成为让德内尔一方之王,从平民到公爵的经历几乎是一个活生生的传奇,在这个传奇当中可没有任何记载表明他在沙夫伦德矿山当中就死过一次了。
  那么是不是整件事还有转机呢?
  还是因为自己的到来改变了历史?
  布兰多握在大地之剑剑柄上的手微微晃了一下,第一次对于未来的走向产生了不确定。不过一旁的罗曼听着布兰多与那个少年之间的对话,又看他疑惑,纵使是再大咧咧也察觉出不对来。
  她有些担忧地皱起小眉头:“布兰多,我该怎么办?”
  “放弃挑战,罗曼。”布兰多回过神,对她答道。无论未来的走向如何,至少现在,他必须面对自己的选择。
  “放弃?”
  但正是这个时候,一个声音插了进来。这个声音虽然有些老气横秋,但却中气十足,这是矮人特有的大嗓门——奥德姆终于从对这符文矮人先贤建造圣所的震撼中回过神来,他听到的一个句话,就是布兰多让他们放弃挑战。
  这简直是不可容忍,是对于矮人尊严的一种亵渎,没有任何矮人会在挑战面前退缩,那是一种懦夫的行为。
  何况他还是一个高贵的符文矮人,白银之裔的后代。更不要说这个地方,是承载者他先祖灵魂的殿堂,无数祖先的灵魂都在此刻萦绕在这座圣所上空,注视着下面发生的一切。
  他怎么可能退缩?
  奥德姆立刻表示了强烈的不满,他说:“纵使我是个老头子,可是也绝对不会在这里退缩!何况这里是我们符文矮人的地盘——没礼貌的小子!”
  这句没礼貌的小子真是说到了一旁库兰的心里,他觉得这辈子没听过比这更贴切的形容词,以至于他看这个顽固的老矮人都顺眼了一些。
  在他看来,托布斯家的这小子的确是没礼貌极了。
  “奥德姆,你怎么在这里?”不过他还是先开口问道。
  老矮人向布兰多喋喋不休的抱怨才刚刚开始,但就已经胎死腹中,他看到库兰,吃了一惊。这位黄金级的警备队长他可是认得的,不过他看到对方浑身是伤的样子,忍不住大大地惊讶:“库兰队长,你怎么这样了?”
  “因为你们符文矮人的地盘还真是一个好地方,”老人没眉毛一扬,没好气地答道:“话又说回来,你怎么变成符文矮人的,你不是金矮人吗?”
  “金矮人只是我的一个故乡而已,我可是货真价实的符文矮人。”听到有人怀疑自己的血统,老矮人不干了。
  “好吧,姑且认为你是白银的子民,那么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奥德姆一愣,这才发现那个老警备队长一脸微笑——当然,在他看来就成了奸笑——老矮人这才意识到自己中了套,他结结巴巴地砸吧砸吧嘴想要编造一个理由出来,他总不能说传说这里有一个巨大的宝藏,作为符文矮人唯一的血脉,他有权来继承这一切吧?
  其他人先不说,让德内尔伯爵估计首先就会让他这个符文矮人唯一的血脉变得名不副实——至少是从活蹦乱跳的状态变成死的状态。
  不过正当他进退两难的时候,他却看到了布兰多手中的大地之剑。
  这位老矮人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z……z’ore……”他脱口而出,但随即意识到不对,忙用克鲁兹语大叫一声:“大地之王……这把剑怎么会在这里?”
  “你也认识?”
  被晾在一边好半天的布兰多看了对方一眼,有些讶异地问,作为白银的遗产,能认识这东西的人可不多。
  虽然奥德姆自称是符文矮人的最后血脉,可这些所谓的最后血脉他见得多了,有些早已忘了关于自己民族文明的传承,除了生理上的特征之外,与白银之民事实上没有太多的关联。
  这些人被称之为遗民,沃恩德大陆上遍地都是。
  话又说回来,现在沃恩德大地之上数量众多的黑铁的子民,那一个又不是上古时期黄金种族的后裔呢?可是黄金与白银的时代早已过去,经历过黑暗的年代之后,现在的沃恩德,早已与神话之中描述的不同——“当然,先生。”老矮人看着布兰多,他第一次微微低头,态度不由得放尊重了一些,这让一旁的库兰很是腻味——心想这老家伙怎么见风使舵比奥金斯那胆小鬼都快——可在此之前,对方的顽固他可是亲身领教过的。
  老剑士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到了布兰多的剑上,看来原因只能从这上面找了,不过这把剑虽然是把好剑,可它就有那么重要?
  布兰多在同时也意识到这一点。
  “它对你很重要?”年轻人比了比手中的剑,不过话是这么说,布兰多可不打算把这东西让给对方。且不说一会在挑战中这把剑能大大地提升他的实力,再说自己千辛万苦完成挑战不就是为了这把大地之剑么?
  “与其说重要,不如说与一个传说有关,”奥德姆心中有些失望,他是为宝藏而来,但如果这把剑出现在这里,那就说明他的那个宝藏一定泡汤了。
  符文矮人的宝库有很多,但与大地之剑有关的却只有一个。老矮人心中想起那个传说,忍不住多看了布兰多一眼。
  他不是真正的符文矮人,只是符文矮人血脉遗落到大地之上的一支而已,他没有真正的白银之民那种卓绝的天赋,甚至连祖先传说中可以与布加的工匠巫师媲美的建筑技术也都没有学会半点。
  不过他并没有欺骗库兰,他的确算是这个文明的继承者——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从他出生开始,他脑子里就留下了一些神秘的信息——这些信息无疑是通过血脉代代相传的,所以奥德姆才会知道沙夫伦德的矿山之下有着先祖的宝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