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突遇偷袭


小说: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  作者:风骞羽
  万山红呵呵一笑:“老夫代表的是界主府,你代表的是个人,难道你要以一己之力挑战界主府?就算你愿意,界主府也不愿意,仗势欺人的名头,界主府可不想背上!”
  “大管家,刚才我说了个词,你没明白吧,次元?很简单,就是无法逾越的距离。你认为,界主府高高在上,实力超群,可在我看来,只要假以时日,你界主府,乃至界主,跟我就不是一个次元的存在。在绝对强大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是扯淡!一力降十慧,我的能力以及我背后的势力不是你界主府能想象的,真要是仗势,你区区堕落之界的界主府,还不够看!你界主府有招,我也有招,你要是想这比赛好好进行下去,就按我说的办!”
  “我辛无尘在衡水大陆上的一些作为,你们很不爽,这次比赛,我从衡水大陆出发,你界主府就派人盯梢,我是略施小计,摆脱了你们的追踪,所以才来迟到了,我本不想参赛,可我知道你们这比赛中有猫腻,所以想来玩玩!你不敢和我正面开战,那就依照你的套路,咱们玩阴的,我,作为参赛者,和你们玩,看看你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相信,你早把讯息发给界主了吧?我想我这一通闹腾,他给你的指令一定是按我的要求进行比赛,你信不?”
  辛无尘,当着万山红的面,把自己的目的完全说出,明确告诉你,我就是来和你们过招的,话都说到这个程度,就等于直接开战了!而这比赛,只是热身,或者,是相互之间的试探。
  辛无尘能说出这些话,是他一直在观察万山红的动作,对其中一块玉阅读得非常认真,他推测,那应是界主的讯息。
  万山红拿出一块玉石,对着辛无尘扬了扬。“阁下果然智慧过人,界主的意思,就按你们的要求办,解除境界压制,均以本来的境界参赛,其他规则不变。”
  万山红说完,把玉石揣入怀中,又道:“现在没有疑义了吧?”
  辛无尘笑笑:“对第一场比赛,没有了,第二、第三场呢?不会还有坑吧?”
  “第二场,正是阁下说的情商之战,同样在第一场比赛的结界之内,一千人自愿组队,每十人为一组,混战,考验每个武修临场的表现!最终胜出十队即结束!第三场,比赛地点就在此处,解散组队,抽签对战,直至最后!最终胜出的十队,无论还剩下多少人,就是本次比赛的前一百名,不足一百,依次往前递推。”
  “这倒是很简单,好吧,我宣布,可以开始比赛了!”辛无尘点点头,不过他这主宰一切的做派,让万山红以及后面的几个黑袍老者脸色难看!
  到底谁是主办者?宣布开赛是你的是吗?
  不过,众多参赛者可不在意这个,他们期待的是,和无数天才人物碰撞,检验一下自己真实的能力。
  之前辛无尘在进行个人表演的时候,衡水大陆的知情的武修,早就把辛无尘的事迹传扬了出去,众武修对他的态度,现在还无法判断,一切,只有在比赛之时才能看出来。
  万山红从袍袖中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水晶球,抛向虚空,其他几个黑袍老者和赤瑾,都向着空中的水晶球施放罡气,五颜六色的罡气绚烂无比,似乎在融合某种规则。片刻之后,万山红所站立的高台的侧后方,出现一个两人高的椭圆孔洞。
  “这是结界入口,快速进入!”万山红高声喊道。
  辛无尘对着五个女保镖一招手,一马当先,向着结界内掠去。进入结界口的一瞬间,他眼角的余光,似乎看见了万山红嘴角那微微掀起的角度,那是一种阴谋得逞的阴笑。不过,他并没有停留,他自信,在这个结界里,能真正威胁到自己的人不会太多。
  ......
  就在选手们鱼贯进入结界之时,某个神秘的洞府之内,一个一身银袍的身影,全身笼罩在衣袍中,看不见面目。他静静的站在一块巨大的水晶屏前,界主府中广场的一切动静,都在这屏上闪现。
  银袍男子正是堕落之界的界主。
  “有意思!辛无尘,一个废物,一年之内突变成绝顶高手,看来他身上的秘密,对我的帮助很大!”银袍人轻声低语道。
  在他旁边,站着一个看起来仙风道骨的老修士,老修士的侧后方,是一个绝色女子。
  “万兄,我已给我宗冒名弟子发出讯息,务必在结界之内诛杀此子!”老修士对着银袍人说道。
  银袍人一愣,扭头看着老修士说道:“北冥兄,我改主意了,不杀,生擒,此子对我有大用。”
  老修士一捋胡须。“还来得及!青衣,速给你五师兄等人发讯息,生擒!”
  “是,爹!”他侧后的角色女子应道。然后一阵低语之声,录入玉石,然后传送。
  “北冥兄,你我故交多年,这次行动若成功,我将获得真正的血肉之躯,不再似这人不人鬼不鬼的存在着。届时,我将突破圣王境,到时就能全面打开这堕落之界的密藏,之时这柳云飞的墓葬之匙,被那几位流散出去,一时难以找到,不过,只要境界恢复,要找这几个东西,易如反掌,堕落之界内的一切,都逃不过我的掌控。”
  “万兄,你我共同策划多年,如今终于有了眉目,若得到柳云飞的墓葬,找齐乾坤斧碎片就易如反掌,有着神器在手,整个天机域,将会是上界霸主,谁敢不臣服!我梵云宗终于能一飞冲天了!”
  银袍人和老修士均哈哈大笑起来。
  北冥青衣,是天机域梵云宗宗主北冥孤鸿的幼女,因天资卓越,时常被北冥孤鸿带在身边。但外人,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存在,这是梵云宗整个宗门,除了五个境界通天的老怪物之外,最神秘的底牌了,到底有多可怕,没人知道。
  “爹,这个辛无尘,是衡水大陆的土著?上次三师兄和四师兄陨落在衡水大陆,是不是与他有关?”
  “照这小子的实力看,很有可能,一个土著,一个废物,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崛起,就连爹也对他感兴趣呢!此子有正义感,疾恶如仇,老三和老四,见美女就腿软,多半,是因为女人,被这小子给杀了!没出息的东西,死了活该!哼!”北冥孤鸿气呼呼的骂道。
  “看他那样子,似乎背后有大势力支撑?人嘛,长得有点模样,就是不知道好不好收服?”北冥青衣低语道。
  “青衣,爹很疼你,但这个小子,你就别打主意了,他肯定是死定了,动了你万叔的根基了,他在衡水大陆,策反五国,让你万叔失去掌控,而且,不仅把你万叔温养的羿神弓给强行夺走,还把你万叔的金库给打劫了,把他千刀万剐也不为过啊!”北冥孤鸿也是一脸怒容,他和界主本就是合伙人,界主的利益,就是他的利益。
  北冥青衣盯着水晶屏上辛无尘的影像,眼波流转,媚态顿生,只不过瞬间即收。梵云宗的不传之秘“噬心摄魂**”只有她能修炼。“这么说来,胆挺肥啊!本姑娘对你感兴趣了!”
  ......
  “阿嚏!”
  刚进入结界的辛无尘突然打了一个喷嚏。“谁特么骂我呢?”
  他当然不知道,他已经被一个隐世的女妖精当成了猎物。
  他本以为,一起进入结界的人,会在一起,可进入之后,却被一股力量分散开。
  “随机的?这可不太好弄了,得尽快汇集齐我的人,要不然他们有危险!”辛无尘大量了一下四周,选定了一个大致方向,保持着一个恒定的速度前行着,此刻不能发太大的力,力竭时要是真遇到高手就难对付了。
  他不知道,结界内的影像,都在中广场的一块大水晶屏上显现,比赛区域外的人,也能清晰的看到。
  天心和洛霓裳一直紧紧的关注着辛无尘进入后的表现,好在两人都是易容示人,否则此刻哪能如此清净的看戏。
  “他第一步应该是把令狐枫和石头找到,还有那五个刚收的保镖,这混蛋,非受不挑,美丑不嫌,口味重啊!”洛霓裳拉着天心的手,恨恨的说道。
  “霓裳姐姐,他收这五人,应该是有目的的,但不是男女之情!”天心微微一笑的回应道。
  “我也就是说说气话,他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啊!没颜值的,哪能撩动他那色眯眯的神经啊!”
  “呵呵,姐姐,你的神经不也是被他撩动了么!”
  “唉!天心,也难怪他对你最贴心,你啊,什么都顺着他!把他惯得!”
  “他是我夫君,他就是天,我不惯他,惯谁?”
  “......”
  就在天心和洛霓裳对话之时,结界内,参赛者之间,已经有了碰撞。有的碰上了妖兽或陷阱,有的碰上了其他参赛者。
  正往前赶路的辛无尘,突然汗毛倒竖,一股危险感让他神经突然绷紧,眼角余光,见一把利刃,从他的右侧肋部悄无声息的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