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其实吧,鹿盔也没用


小说:女神的委托  作者:刘悢
  “夏俊君?莉莎学姐怎么样了?”
  相处了一个多月,夏君浩的脚步声千和还是记得住的,夏君浩刚回来,她就迫不及待的问了起来。
  “她想一个人安静一段时间,已经回家了,如果明天她没有来的话,我会去她家里找她的。”
  走不了第一条路,夏君浩只能先保持自己在千和这里的形象。
  “这样啊...心...社长那边,夏俊君打算怎么办?”
  沉默了一会儿,千和的养气功夫远没有夏君浩厉害,率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现在这个样子,就暂时不要把她扯进来了,等莉莎恢复了冷静再说吧。”
  脸色不太好,夏君浩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布局中出现了破绽,他曾给千和讲过改版的《吉他魂》,如果他是里面的男主角,现在这个态度就是错误的,千和对他的感官多半也会有所改变。
  这就是人最不讲理的地方了,明明是千和的立场在不停转变,只要夏君浩找不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无论是选择放置心月咲还是放置莉莎,即便是千和能够理解他的做法,千和也会对他感到失望。
  好在,夏君浩很快就想到了搁置这个问题的办法,至少不会因为千和反复思虑这个问题对他恶感不断提高甚至找出布局中的破绽。
  “...千和酱,如果她真是苦苦寻找了我好几年已经私定终身的妻子,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作为一个隐藏着高傲的独行者,夏君浩并不是那种什么都要自己一力承当然后用漂亮的结果来反击别人的中二病。
  不可否认,这确实很帅很解气,但是这很麻烦,并且会招来更多嫉恨的目光,在被限定了必须完成某种目标又没有绝对实力之前,他更倾向于使用一些小计谋将压力分担给别人,有句话不是说得好吗?团结就是力量,身边的同学不好好团结怎么行?
  现在,他需要把压力分给千和了,占用她的计算能力,不让她分心去思考其他的,好好地纠结一下怎么进行抉择。
  “...”
  很显然,千和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几乎没有正确的答案,哪怕是所谓的水晶宫也是错误的答案,任何正常人都不可能心甘情愿将自己的伴侣分享出去。
  “千和酱,这件事需要时间,我和莉莎没有冷静下来进行商讨之前,能够拜托你先对这件事保密吗?”
  以退为进让千和冷静下来后,夏君浩继续实施着下一步计划,笠音这个传声筒暂时不能使用,他得确保莉莎情绪稳定后才会视情况是否与心月咲进行联络。
  “我明白了...”
  点了点头,千和的思维变得理性了不少,然后,就是验证环节了。
  上午11点的样子,值班护士送上了四个已经加热过的食盒,这是莉莎留下的,其中包括了夏君浩与千和的早饭。
  这时,又一个值班护士过来了,发现莉莎不在这里,犹豫了一下,把笠音正在传达室等候的消息告知了夏君浩。
  “让她进来...等等,先把我们带到食堂。”
  随口做出了决定,夏君浩突然想到笠音还不知道他是千和的室友,赶紧补了一句。
  “早安!千和酱!夏俊君!你要的书我已经带过来了,四个食盒?有一份是为我准备的吗?”
  相当不错的精神状态,笠音很正常的和夏君浩打着招呼,还自来熟的打算蹭一顿饭。
  “非常感谢,莉莎有点不舒服,今天回去休息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用。”
  突然变换的语气与对莉莎称呼上的不同,夏君浩成功地让笠音愣了几秒,这个才思敏捷的女生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意味着什么了,下意识看向了千和。
  千和自然是不可能接受到笠音的信号用表情跟她交流的,仍旧是一副小透明的样子,但她本身的表现就能说明很多问题了,夏君浩确实变成正常人了。
  按道理来说,这对霓虹的政界、商界、医学界...都是一个不小的冲击,夏君浩现在应该忙得不可开交才对,她一个稍微有点名气的公司社长贴身秘书竟然就这么知道了还送了一摞社长的书过去。
  在毛骨悚然的同时,她也能确定夏君浩和自家社长是什么关系了,霓虹女性改姓的原因不多,几乎都是因为婚后跟着丈夫姓,这已经是传统了。
  至于夏君浩为什么叫大泷夏俊而不是用着米利坚姓氏,那就不是她能探听到的消息了,她只知道夏君浩这个世界的母亲姓大泷,米利坚外交部长的霓虹名字同样姓大泷,霓虹还有个大泷财团就够了。
  “那个...我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吗?”
  颇有一种见到隐藏BOSS,这个BOSS还是自家人的感觉,胆子大的笠音故意瑟瑟发抖的开起了玩笑。
  “当然可以,前提是你每天来一趟,不能把我的消息告诉...咲酱。”
  夏君浩挺喜欢和聪明人说话的,当然,他更喜欢和只比普通人聪明一点的人说话,不仅省心,也不需要想太过复杂的策略。
  笠音的反应验证了很多问题,夏君浩不介意让她知道一点‘内幕消息’,用争霸类游戏的术语来说,他正在帮心月咲提升笠音的忠诚度。
  “嗯嗯!我绝对不会说出去任何一个字的!”
  如同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笠音用好奇的眼光悄悄地扫了一眼包间外的人群,可能是在猜测里面到底躲了多少个属于夏君浩的人手。
  然而,这里面估计一个都没有,夏君浩恢复正常除了森岛家反应比较剧烈以外,还真没弄出什么地震,他这个世界的母亲像是走过场一样来探望了他几分钟就走了,感情倒是挺真挚的,可惜他不是这个家庭真正的孩子。
  老实说,夏君浩现在有种相当不妙的感觉,他一直怀疑神明干涉着他周围的人,但从未有过什么切实的证据,这次,他不需要刻意收集证据了,森岛家的事他还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双亲的反应就是最大的证据。
  本应将夏君浩扯入中心的漩涡被未知力量强行停止了,母亲来探望的那几分钟虽然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他还是从中抓到了比较重要的一点。
  夏君浩要为自己接下来的每一步负责了,因为他只需要办个出院手续就可以从这个疗养院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