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接荆雨彤出院


小说:春野小农民  作者:九月的槐树
  见状,秦小川又一次使出了“清醒诀”。
  警察们马上又活跃起来,但没过几分钟,又陷入迷糊之中。
  如此这般几个回合之后,秦小川感觉这样太被动了,开始搜查造成警察迷糊的根源来,但诺大的办公室,想要查出符咒藏在什么地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沉吟片刻,心说既然徐氏兄弟和他们的员工们能安然无恙,这就说明他们身上肯定藏着解除符咒的东西,何不从他们身上入手?
  秦小川再一次施展出“清醒诀”。
  看到刘永坤清醒了,秦小川立即附耳低声交代了几句。
  刘永坤点点头,里面吩咐警察们全力以赴,仔细搜查徐氏兄弟和那帮员工。
  面对警察的搜身,徐氏兄弟既愤怒有无奈,他们可是带着搜查令来的。
  在秦小川施展了十几次“清醒诀”之后,警察终于从徐氏兄弟和他们的员工身上搜出了一枚模样相同的符咒。
  秦小川仔细看了看,原来真是一枚“清醒咒”,立即要警察将这枚“清醒咒”带在身上。
  徐氏兄弟看到大势已去,喟然长叹了一声,瘫软在地上。
  张允灵见势不妙,缩头缩脑的向大门的方向溜去。
  秦小川早就提防着他,一个箭步就拦住了他,大有深意的笑着说:“张大师,你这样可不地道了,本来我前次就想好好的招待你一番,可你不声不响就走了。这次我一定不能再让你走了,我还有好多话要问你呢。”
  张允灵吓得魂飞魄散,被秦小川抓着手,随手一抛,就丢到了房间的一个角落里。
  消除了干扰,刘永坤等警察很快就搜到了想要的证据,大包小包的扛着走了。
  当然,徐氏兄弟和张允灵也一并被带走了,刘永坤封锁了公司大门。
  刘永坤想拉着秦小川一块去警局,而这时荆雨彤打来电话,问他什么时候来接她出院。
  秦小川只好推辞了,打了个的士,来到医院。
  荆老头似乎铁了心要等秦小川,出院手续都没办。
  秦小川也是醉了,这父女两完全把他当苦力来使啊。
  在住院部开好同意出院的凭证,来到一楼的交费处交了各种费用,秦小川一手扶着荆雨彤,一手提着大包小包,离开了病房。
  荆老头两手空空的走在前面,神清气爽,意气风发。
  出了医院大门,来到停车场,荆老头还算有点觉悟,自告奋勇的当起了车夫,让秦小川陪着荆雨彤坐在后排。
  进了车,荆雨彤拉着秦小川的手,一点都不觉得别扭,说说笑笑。秦小川如坠云雾,荆老头这一家究竟想干什么。
  不过,有美女主动握着他的手,这种艳福他还没傻到要去拒绝。握着就握着吧,反正也不会少一块肉。
  一到楼下,荆雨彤像是换了个人似的,青春靓丽,活力四射,拉着秦小川进了小区附近的超市。荆老头笑眯眯的,很识趣的提着大包小包进了电梯。
  秦小川跟着荆雨彤,不知道她想要干什么。
  荆雨彤这里看看,那里瞧瞧,等玩够了,就在超市的生活区买了鸡鸭鱼肉等,让秦小川提着,这才“夫妻双双把家还”。
  把荆雨彤送进家门,秦小川就想离开。荆雨彤却抓着他的手不放,说什么也要他留下来一块吃饭,聊表谢意。
  秦小川这才知道,原来是荆老头一家要请自己吃饭。
  盛情难却,秦小川只好留了下来。
  看到荆雨彤一个人在厨房里忙里忙外,秦小川就进去帮忙洗菜,找着话题说:“雨彤姐,你没必要这样报答我,当时那种情况,每个医生都会帮你治病的。”
  荆雨彤嗔道:“就你心胸开阔,好像我这心胸很小似的。”
  秦小川一听顿时哭笑不得,下意识的瞅了一眼对方的胸部。说实话,这么一看,这位姐姐的心胸真的很大。
  秦小川坏笑说:“雨彤姐,瞧你这话说的,我的心胸再大,跟你的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荆雨彤一瞥他眼神,顿时就明白过来,饶是她对秦小川有好感,也不禁脸红,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臭小子,敢开姐姐我这样的玩笑。”
  两个人在厨房里说说笑笑,荆老头却翘着二郎腿,有滋有味的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剧。
  荆雨彤瞅了客厅一眼,看到老爹那模样时,凑到秦小川跟前,问道:“小川,姐姐问你一句话。”
  “雨彤姐,你有话就问,神秘兮兮的干什么?”秦小川笑着说。
  荆雨彤压低声音,问道:“小川,喜欢姐姐吗?”
  额!
  秦小川懵了一下,不知道荆雨彤这个喜欢是指什么,装傻充愣的笑着说:“姐,瞧你这话说的,你长得这么漂亮,是个男人都喜欢啊。”
  荆雨彤又道:“那你有多喜欢姐姐?”
  秦小川顿时无语,笑着说:“我是真心把你当姐姐,肯定是百分百喜欢了。”
  荆雨彤面带一丝失望的说:“你只把我当姐姐吗?”
  看着荆雨彤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秦小川不忍心的说:“目前为止,我真是把你当姐姐了。”
  果然,荆雨彤脸上又浮现出一抹惊喜,“这么说,你以后还会变了?”
  秦小川装逼道:“我不知道,我不想破坏我在姐姐心目中的形象。”
  午饭,荆老头陪着秦小川喝酒,一杯又一杯,豪情万丈,非要跟秦小川比试酒量。
  结果,自然是荆老头酩酊大醉。
  秦小川把他扶到床上休息后,荆雨彤就拉着秦小川进了房间。
  荆雨彤喝了少量的红酒,脸蛋红彤彤的。
  有道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荆雨彤红着脸说道:“小川,姐姐累了,你能不能再帮我按一按摩?”
  秦小川一听,顿时醉了,瞅着荆雨彤问道:“姐姐,你哪里不舒服了?”
  荆雨彤道:“我全身都不舒服,你就给我再按摩一下吧。”
  其实她好得很,就是想要跟秦小川对待一会儿,于是只能找借口忽悠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