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第二十四回 梦回往昔皆挽歌


小说:九歌谪仙传  作者:雯歌.CS
  104:第二十四回梦回往昔皆挽歌
  刘云琪和喜媚下了擂鼓山,按照原来事先商量好的,刘云琪做了乔装打扮之后,只身一人去了青花轩,找到青花轩老鸨花娘,再三逼问之后,才得知刘一绝自侯小玉正式入娼门之后,便送与他人,但几经转辗之后,已是下落不明。但刘一琴因是女孩儿,那花娘便起了黑心,让严心婆婆代养着,等刘一琴日后长大了好为自己所用,因此花娘便瞒了刘云琪说;刘一琴也是侯小玉亲手送与她人的。
  刘云琪深知青花轩有一条凡为青花轩妓者,有私子不可留的规矩,此听老鸨之骗言,心里本就没多大希望的他,此时也不得不信了。因此;此下山寻子之事却无终无果,终归是空手而回。
  当日;两人回到长门,已是日落西山的时间,因纯儿和静雪还有绿莺心里牵挂着刘云琪和喜媚的安危,皆在无虚子道人的禅房等着二人的归来,此一时见回来了,三人都放下心来。
  无虚子道人见刘云琪心事沉重,却微微一笑:“琪儿;自今日下山之后,到刚才你回来的时辰来看,数年后你与你儿女必有团聚之日,你现在只管放下心便是。”
  “师父你神算之术天下一绝,那小玉是真的死了吗?”刘云琪扑通一声跪在无虚子道人身前问。
  无虚子道人却一捊银须:“琪儿;天命有所归,你自然知道这个理。侯小玉的真名是什么?生辰是多少?你们相遇的时辰是哪个时辰,你们离别时又是哪一个时辰,诸多信息一点儿也不知晓,这样无根无据的,为师就算有通天会神之术,也无法推算出来呀!”
  刘云琪听了师父之言,心里却不知怎的,比绝望了还绝望,无虚子道人轻轻叹了一口气,扶起刘云琪然后意味深长的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若你们真有缘法,自然是有相会的机缘。你现在急切的找寻,却也是枉然。”说话间;无虚子道人轻轻一捊银须,心里略有所思,然后扫视了一眼喜媚四和纯儿姊妹,话语一转接着对刘云琪说:“喜媚、纯儿、静雪和绿莺已拜你玉虚子师伯为师,想必喜媚早跟琪儿你说了吧。”“弟子已知晓!”刘云琪顿首是赡。
  “按你玉虚子师伯的意思,也为喜媚四姊妹拟了法号道讳。”无虚子道人说话之际,向这四位美女微微一笑:“喜媚号凌宵媚,纯儿号凌宵纯,静雪号凌宵雪,绿莺号凌宵莺。你们可记住喔;自你们姊妹有了这个道号之后,你们可就正式成为我长门的关门弟子了,但身为长门弟子,门内一切规矩你们且不可违拗了哟!”然后看了一眼正自沉思的刘云琪,却含笑说:“琪儿;纯儿心细,在她舍下给你留了饭菜,你且带着她们姊妹四个去吃了饭,早些休息吧!”
  无虚子道人一语方罢,刘云琪却扑通一声跪在道人脚下,便深深向无虚子道人叩拜了一礼:“弟子现在已是无家可归之人,弟子不才,但求师父也收了弟子为长门正式的关门弟子,也好让弟子有一个好归宿。”
  无虚子道人微微一皱眉,却默然扶起刘云琪,只是语意未尽的说:“岳小姐还痴痴的等着你呢!”
  刘云琪本想在说下去,无虚子道人却向刘云琪挥挥手:“先下去吃饭吧!有话明日在说。”刘云琪素知师父话语出口便不可更改的脾气,只好带着凌宵媚四位美女退出禅房。
  天上明月如玉,静静的孤单的悬挂与太空,皎洁而清幽,寂寞而姣美,如冰清玉洁的少女,孤独的注视着人间,睛眸中却是说不尽的情怀。
  风儿是有灵性的;轻轻的,柔柔的拂向月影,人影动,月相随。月儿啊!你的华彩可以使黑夜之神羞煞,你的倩影可以让往事浮现,你的圆缺是为寄托丝绪而生,那为何不为清愁而掩?
  回到禅房,漫漫长夜能留下的,只能是让寂寞无可逃避,烛光孤立的摇曳,挣扎着想从黑暗中走出,但那片阴影却未曾给过一次机会。
  光影如幻,一种朦胧的错觉却给人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
  ……哥快看,你手上那个桃子上面有一个虫眼……
  ……哼!你个小色狼,你让你那你看了一眼就灵魂出窍的淑燕鬼儿妹妹来招呼你啊……
  这是我自创的一首清平之调,名叫《春痕》;是取我写的一首同名小诗‘孤寂默默夜三更,星宿将隐且深沉。无限好梦非我有,唯有浑月点春痕。’之意而做的曲子,你当然没听过啦……
  ……看不出你还有几下子嘛……
  ……咦!那个小丫头把你的心偷走啦?现在可还了没有啊……
  ……哎唷我的刘云琪刘大公子耶!你又没做贼,你心虚个啥呀你……
  ……我也是一本正经!不过;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娘说了,赶明儿要给我找一个小白脸儿当女婿呢……
  ……从今天起,妹妹不在是我刘云琪的妹妹,我也不再是妹妹的哥哥,妹妹也不再叫刘水月,而该改名为侯小玉,而且这个侯小玉只能是我刘云琪一个人的侯小玉……
  ……我叫你哥哥是因为我怕失去你对我的爱顾啊!其实打那天晚上你我相遇之时,我就已经是你的侯小玉了……
  ……要生狗仔仔也要关上门啊,你不怕羞我还……
  ……妹妹的身子虽说不上是千金之躯,但却也是干净的;哥哥要妹妹,妹妹便把自己给了哥哥;但哥哥从今往后便不许另觅新欢,免教妹妹做白头之叹,哥能做到吗……
  ……这首曲子至妹妹谱出之后,哥是这个世上妹妹唯一的一位听众,哥也是这个世上妹妹第一次与人琴萧合奏的人,这曲子是妹妹作的,而词却是哥填的,这也算是妹妹和哥共同创作的,但从今往后,哥不许在演奏此曲,妹妹也不会再演奏了。只是一句话;若哥以后有负妹妹之心,妹妹便将此曲当着哥的面再演奏一次,算是追忆今日琴萧合奏之情,到那时妹妹也不会对哥有何要求,妹妹只求哥听着此曲后,想起妹妹今日之言,念着今日之情,为妹妹收一杯尸骨,已酬哥负妹妹之心……
  ……妹妹喜欢吃素食,哥就别多想了,尽管吃吧,妹妹看着哥吃的欢,妹妹就算是饿死了,也是高兴的……
  ……哎呀;痒死啦!好哥哥;就饶了妹妹这一次吧,妹妹在也不敢了……
  ……哥你看;你那淑燕妹妹还在你们刘家庄呢……
  ……
  若问世间人之情?无奈;回首皆无语已噎。贯看春风,落红潇潇,离别情结,世事如常谁人不明白?几曾温情?何处葬爱!满把春痕和凄雨,洒向人间伴今夜。
  楔子:
  天罡地煞有天数,人生自有坎坷路。
  昨日笑颜展不尽,今朝欲哭泪先流。
  往事随风去匆匆,追忆昔情人却故。
  红尘本就是非地,一路荆棘一生苦。
  日月轮回天地间,转瞬又是新一天;碧宵宫大殿之上,以清虚子道人为首的长门五位长老高坐大堂,正听师侄凌宵和对各膝下弟子临时住宿安排进行汇报。刘云琪却走到宫门曲膝跪倒,向众长老行面见之礼,无虚子道人便问刘云琪所为何事;刘云琪便顿首而语:“弟子真心出家,求师父收下弟子,弟子愿随师父早晚一柱香,虔诚供道。”
  无虚子道人笑了笑:“若然为师收你为我长门派关门弟子,那岳小姐你却如何安置?难到你也让岳小姐来我长门?只怕是你愿意,岳小姐和岳小姐的家人未必愿意吧?”
  刘云琪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思与愿违的说:“岳小姐此去京城,已经不在是弟子的妻室了,之前的刘云琪自追云观之火后就已经死了,现在的刘云琪只是一个空壳,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游离人,师父慈悲,就算是弟子求师父超渡一个游离之人入真门吧。”
  无虚子道人听了刘云琪之言,一时心有所思,却一捋银须:“且不说这个,为师只问你一句,那岳小姐你却如何安置?”此章节完结,下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