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5章 无对错的争锋


小说:名侦探柯南之灰翼天使  作者:孤风寂
推荐阅读:末日:妈咪打劫请趴下 EXO的萌萌萌宝贝 乡村怪谈 
  11月6日,星期日,上午,浜田记者临时出租屋。
  在园子的追问下,浜田记者得意的亮出了一组照片,“江角先生,这个人,你应该有影响吧?”
  江角老板说道:“这好像是经营结婚庭园的藤江竹彦先生。”
  浜田记者说道:“可能你不知道,藤江竹彦他其实是鳄渊耕司的学长,不过鳄渊耕司这家伙是冷血动物,对他这个学长也没多少感情,就算是学长欠了钱,鳄渊耕司也一样不会放过。”
  园子问道:“然后呢?快说。”
  浜田记者笑道:“不过呢,藤江竹彦不愧是鳄渊耕司的学长,他设了一个圈套,反过来压制了鳄渊耕司。”
  毛利问道:“什么样的圈套?”
  “那个,圈套只是我的看法。”浜田记者说道,“说不定是什么把柄。”
  “这管他呢,对我们来说都不重要。”园子没好气的说道,“说具体的。”
  “那个,”浜田记者干笑道,“具体的我也不知道。”
  园子叫道:“那你知道什么?不要在这里拖拖拉拉的耽误时间。”
  “那个,那天我正好在藤江竹彦那里为一对新人拍照,”浜田记者说道,“一开始,鳄渊耕司志得意满,藤江竹彦有些丧气,后来藤江竹彦意气风发,鳄渊耕司满脸铁青。”
  “就这样?”毛利没好气的问道。
  “还有还有,藤江竹彦张口就向鳄渊耕司要这个数。”浜田记者伸出五根手指。
  江角老板问道:“五百万日元?”
  浜田记者有些激动,“是五亿,五亿日元呐。”
  “嘶。”众人吃了一惊。
  元太问道:“那个,五亿日元是多少啊?”
  步美笑道:“总之是很多很多鳗鱼饭啦。”
  “哦,所以才有那么大的房子。”元太又想起了为步美造房子的事情。
  “这里又不是东京都。”灰原说道,“认真算起来,他那大房子还没你家的房子值钱呢。”
  “不会吧,他家有那么,大的房子呢。”元太比划道。
  “地价不一样啦。”光彦没好气的说道。
  “咳,”毛利示意少年侦探团不要插嘴,然后问道,“浜田先生,您真不知道这里面的内幕?”
  “真不知道,”浜田记者期待的说道,“我只知道,以鳄渊耕司的性子,绝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山崎说道:“原来如此,您是在跟踪监视鳄渊先生,打算看看他和什么人见面,会不会找人去对付藤江先生。”
  浜田记者兴奋的笑道:“没错没错,这可是独家内幕报道。”
  毛利没好气的说道:“报道?希望你别拿着照片,去干勒索的事情。”
  “怎、怎么会呢?”浜田记者不自然的干笑道,显然是有这个打算的。
  福间良介问道:“那么,毛利侦探,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江角荣子说道:“是啊,这件事情跟我们没什么关系。”
  “这件事情,当然跟你们这些欠债的人有关系了。”浜田记者笑道,“那可是五亿日元,鳄渊耕司想把这笔钱拿出来,绝对会伤筋动骨,到时候就知道他的问题就出来了,什么地下的黑色产业啦,没有交税的黑钱啦,这些他肯定有,到时候就能让他去监狱了,你们也就不用担心他找麻烦了。”
  毛利琢磨道:“这样好了,我们就去拜访一下那位藤江竹彦先生,看看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用的,我问过藤江竹彦了,但是他不肯说。”浜田记者说道,“不过这件事情,我看也不会拖上很久,所以荣子小姐你干脆就出去旅行一段时间好了,等他事发了再回来。”
  江角老板说道:“这么说也有道理,那荣子你就先出去转转吧。”
  江角荣子黯然道:“也只能这样了。”
  福间良介握起江角荣子的手,深情道:“别担心,我陪你一起去。”
  “好感动。”园子握拳振臂道,“那就去东京吧,我帮你们找住的地方。”
  兰高兴的击掌道:“这真是太好了。”
  毛利向浜田记者递上名片,“好,这是我的名片,您就盯着吧,有什么进展,请打电话给我。”
  “没问题。”浜田记者双手接下。……
  从浜田记者那出来,江角老板回去了,而毛利一行人继续在江角荣子和福间良介两人的带领下观光。
  佐香神社,和酒的发祥地;出云阿国墓,里面是歌舞伎的祖师;斐伊川,传说中八岐大蛇祸害的地方;须佐神社,供奉传说中收拾八岐大蛇的须佐之男命的神社。
  之后去大嵘出云站前广场的酒店午餐。
  下午是鳄渊寺,594年由智春上人开山,传说智春上人在浮浪瀑布祈祷,治好了当时的推古天皇的眼疾,于是推古天皇下令造了寺院。
  弁庆曾经在此修行三年,战国时代毛利家的盟友,不过后来衰落,现在以秋天红叶闻名。
  接着是海边的日御碕,在日御碕灯台、日御碕神社、海中公园转了一圈,最后在小松平展望台看日落。……
  由于这次的文化日是星期四,所以米花町干脆把它并到周末,当然了,不愿意的可以照常举行,毕竟那是国家规定。
  不过学校都挪了,因为文化祭搞起来,不是一天能收拾妥当的,而山崎这群人这次没参加各自学校的文化祭。
  因此,明天还有一个白天时间。……
  第二天,11月7日,星期一,日之出旅馆
  早上,毛利一行人收拾行李,跟江角荣子和福间良介前大嵘出云站前广场的酒店,在早餐自助餐厅大吃了一顿各种风味小吃。
  早餐后,众人重新上了巴士,毛利摩拳擦掌的指着地图的地点大叫道:“出发!”
  兰很头痛,因为那里是岛根葡萄酒试饮即卖馆,毛利的目的不言而喻,为了品尝,或者说喝免费的酒。
  不过,到了目的地,下车还没有进门,毛利的手机响了。
  “谁啊,这是。”毛利很不高兴的拿出了手机,“这个是浜田记者。”
  毛利接了的电话,“浜田记者……”
  “啊,毛利先生,请您过来大嵘出云站前广场一趟。”
  “啊?”
  “我有了新发现,就是这样。”
  “喂喂……”
  浜田记者那边不管不顾的挂上电话,毛利这边脸都黑了。
  为什么,为什么这时候打电话过来,明明人都在门口了,就差那么一点点了。
  “那个……”
  “嗯?”
  兰邪笑着捏响了手指,一副摩拳擦掌准备动手的样子。
  毛利合十拜托道:“五分钟,不,给我三分钟时间就好,我就去尝一口,就喝一口,兰!”
  “走了。”兰不理,挥手示意,跟山崎、美黛子、园子一起笑嘻嘻的把毛利架上走了。
  “不要啊……”
  江角荣子、福间良介、阿笠博士和少年侦探团好笑的跟上。
  步美笑道:“倒霉的大叔。”
  光彦笑道:“都走到门口了。”
  元太笑道:“真好玩。”
  灰原看向柯南,“话说不知道换成你会怎么样?我是说以后。”
  “呃……”柯南想象着工藤新一因为某事而被架上或拖着的样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大嵘出云站前广场。
  与浜田记者会合后,毛利黑着脸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浜田记者说道:“是这样的,鳄渊耕司昨天晚上接待了伊藤律师事务所的伊藤律师,鳄渊耕司送伊藤律师出门的时候,我听到他们说会约藤江竹彦在那边的咖啡馆见面。”
  毛利问道:“你确定?”
  浜田记者说道:“确定,当时是晚上,没有什么杂音,我听得很清楚。”
  毛利问道:“那么,你喊我过来?”
  “我怕他们认出我,所以想请毛利侦探您身边的这些人帮忙去偷听。”
  “我身边的……”
  元太叫道:“啊,终于到我们少年侦探团出马了。”
  光彦立刻说道:“小声点,要保密。”
  步美认真的说道:“没错,我们要秘密行动。”
  浜田记者大汗,“那个,我说的是这位老先生和四位年轻人,毛利先生您也是名人,万一被认出来就不好了。”
  “没问题。”园子拍胸口道,“交给我们好了。”
  “我们也要去。”元太三人不甘的叫道,而柯南暗向山崎示意。
  山崎笑道:“大叔,就让他们去吧,也好帮忙占位子。”接着对少年侦探团说道,“去是可以,但不能乱动。”
  “是。”少年侦探团应的干脆。
  “好吧,那就这样吧。”毛利很不甘,搞了半天,自己这个正牌侦探只能在旁边看,那喊我过来干什么?
  山崎明白毛利的心思,不过这件事情,浜田记者不敢找人来,怕被分一杯羹,交给自己这些过客,是再好不过了。……
  咖啡馆。
  咖啡馆是普通的卡座式,虽然是上午,但这里是有不少事务所,还有从车站出来的旅客,所以喝咖啡的人还是有一些的。
  为免藤江竹彦和伊藤律师来了以后,发现没位置,甚至是合适的位置,需要先占地方。
  否则,他们去其他地方商讨,比如律师事务所,那就什么也别想听到了。
  先把适合说话的偏僻位置的位子占了,到时候,等藤江竹彦和伊藤律师来了,就把位子让给他们,这样就让他们座到了,想让他们坐的位置上。
  山崎把任务说了一下,少年侦探团内部商量过,做了分配。
  兰和园子带柯南一桌,山崎和美黛子带灰原一桌,阿笠博士带元太、步美、光彦占位置,他们四个的任务是在那里吃东西。
  当然,阿笠博士不准多吃。
  等藤江竹彦或伊藤律师走进来了,元太、步美、光彦三人就装着吃好要去玩的样子,带阿笠博士离开。
  此时,如果正好有人抢了位置,山崎、美黛子、灰原三人就离开让位,如果没有,就继续坐着。
  为了长坐,不让人闲话,园子和美黛子都点了最贵的咖啡。
  而阿笠博士那边,元太、步美、光彦放开肚子吃点心,由园子请客。……
  先到的是伊藤律师,浜田记者指了出来,毛利当即用手机通知阿笠博士。
  留下一桌残羹,元太、步美、光彦和阿笠博士撤退了。
  服务员收好桌子,伊藤律师正好进来,他看了一下,果然去坐到了那相对偏僻的位置,接替了阿笠博士他们。
  伊藤律师的热咖啡刚上桌,还没喝上,山崎和兰收到了毛利的短信,藤江竹彦到了。
  片刻之后,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进来了,样貌普通,身材普通,不过嘴角带着几分笑意,看来对于会面的事情,很有把握。……
  “藤江先生,这里。”
  “不好意思,让律师您久等了。”
  “不久不久,我也是刚到,请坐。”
  藤江竹彦就坐,服务员上来询问,不久后奉上一杯咖啡。
  等服务员退下,两人才喝着咖啡开始正式交谈。……
  “藤江先生,我这次是代表鳄渊耕司先生来的。”
  “嗯,您在电话里说了。”
  “那么,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
  “请。”
  “您的要价是不是太高了一点?像您这样的要价,说您是在敲诈,也不是不可以。”
  “如果您要是这么说,那我们就没什么可谈的了,直接裁判所见好了。”
  藤江竹彦说是这样说,但是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这让伊藤律师多了丝笑容。
  “藤江先生,您没有离开想必也是了解鳄渊先生的为人,如果我们谈不拢,他会使用其它的手段。”
  “对,我这个学弟,我真有点怕他,不过一码归一码,有风险才有利润,风险越高,利润越大。”
  “那么,藤江先生,您到底是怎么想的?”
  “律师先生,我敢要那个价,正是因为我对我这个学弟的了解,所以他只有乖乖配合一条路可走。”
  “藤江先生,您真的不怕吗?”
  “我很怕,所以我已经订了行程,等下我就乘车离开,等他付了钱,这件事情就两清了,否则我就和他打官司。”
  “说实话,您这个案例,我还真的没有碰到过,但我还是觉得您要价太高。”
  “我知道,但我手中有完整的录像,我肯定我能赢,至少能拿到一半吧,您说呢,律师先生?”
  “这个,真不好说。”
  “总之,他只要输了官司,这整个付钱的行为都会在阳光下进行,一半也不是小数目,您认为他为了筹集准备这笔钱,需要把多少东西曝露在阳光下?”
  “这个……”
  “哈,我就是看准了他见不得光的东西,这些事情,包括警察在内,很多人都有猜测,但是猜测归猜测,没有确实的证据,警方也不能拿他怎么样,但只要他露出破绽,后果就不用我说了。”
  伊藤律师苦笑道:“藤江竹彦可能是抓住鳄渊耕司的弱点,不过您这也是在赌啊,用您的命。”
  “高风险才有高利润,”藤江竹彦得意的笑道,“等我有了那笔钱,而他损失了那笔钱,这一进一出之间,我说不定能反制他呢。”
  “既然您坚持,那我无话可说,”伊藤律师摇头感慨道,“祝您好运。”
  藤江竹彦笑道:“谢谢,不过律师先生,希望您等下再通知他结果,我就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