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居家型初家人


小说:带着经典必背在异界  作者:三省九思
  好舒服啊
  仰面而来的是绵绵细雨,身侧拂过的是微微暖风,此刻子弹时间刚过,耗尽真灵、浑身无力的许年四仰八叉的躺在这山岩之上,感受着此间与山巅迥异的小气候状况,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阵极其畅意的轻松愉快之感。
  毕竟此次下山的任务完成,这金曜陨铁算是到手了。
  两三息后,弥苦和尚那标志性的光头才从火山口的边缘探出来。
  “许檀越,这是什么功法一定要和我说道说道,这也太、太”面上莫名兴奋的俊秀和尚此刻有些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他的所见以及他的心情。
  “唔,和尚,你既然上来了,就从那边我放着包裹里拿一个墨玉瓶过来吧,功法什么的等会儿再说。”许年躺着在那里一动不动,若此刻的这个初音菩萨座下门徒有什么歹心,许年定然是要凉凉。
  “这就去,这就去。”
  弥苦和尚一点心机也没有的跑过去许年放背囊处翻找,片刻之后和尚也没有回头只是高高举着一个深邃黝黑的瓶子,“是这个瓶子吗”
  许年眼珠转动余光看到了光头和尚的动作,心下当即舒了一口气,手中握着的一枚红色丹药也悄悄摊开藏在了身下。
  “喔,这个不是,看看里面还有个冰裂纹的青玉瓶吗,那里面是生肌断续膏我外伤并不严重,先治内伤吧。”
  这枚朱红色的丹药名为碧落,取上穷碧落下黄泉之意,这是箜篌教习给他的,连萧飞燕都不曾知道,此丹药不用口服,只需捏碎或者戳破表皮即可被离得最近的人所吸收。丹药的功能也很强大,立刻恢复全部状态并激发潜能附加五成的战力,只可惜只能持续一炷香时间,时间过后如果得不到及时救治,就会因本源耗尽而当场暴毙。
  此是一种增强版的金风玉露,而且放大了致死的弊端,强化了状态恢复程度以及降低服用难度。
  这枚丹药此前一直是由许年贴身藏着,就是为了事有不测时,在子弹时间持续过后为防万一使用,要知道在极度危险的时刻,用了这枚丹药就有生还得到救治的可能,而不用,则是会当场死亡。
  当然看此时这种情况,这枚丹药是用不上了,与世隔绝被一名大德高僧所抚养长大的俊俏小和尚的心思还很淳朴。
  片刻之后,弥苦和尚左手拿着一个青玉冰裂瓶,看着瓶身上那极其娟秀的小楷,嘴中一直不停的道:“许檀越,这丹药是谁炼制的怎么瓶子上一股子的香气莫非这就是经卷上所提及的可令人五色皆盲的脂粉气”
  “同年好友送的,瓶子给我。”
  稍微恢复了些许力气的许年向前伸手,此刻周遭的雾气还有在弥漫,颇有仙境之感。
  “诺,拿着。”这时俊俏和尚如同烫手山芋一般的将这瓶子丢给许年,幸好真灵虽是耗尽,但身体本能还在,加之和尚扔的也有准头,许年伸手的手不需动弹恰好接住了瓶子。
  瓶塞打开,一枚散发着浓郁香气的青金色丹药被许年取出服下,丹药经过喉间之后便迅速化作清冽的暖流向四肢百骸的经脉中延展。
  金曜陨铁的温度在急速降低,小范围异变的气候也渐渐恢复正常,服下金风玉露的许年登时站起身来:“和尚,来,一起帮把手,咱们先把这个给运到寺庙处,这东西骤冷骤热会影响其最终成品的真灵元气传导性,好不容易得到了,别再有什么疏漏。”
  “好。”
  俊俏和尚答应的很快,不过的他打开的话匣子并未就此落下,“许檀越,我若才的没错你那个同年当是一名女子吧,不然这药瓶上也不会有脂粉气那些药瓶上的字迹都是一样的娟秀,这定然是出自一人所书了师傅言道山外女子就如修行定境中所遇到的心魔,不能轻易招惹啊”
  走在下山的路上,许年两人一人搬着磨盘大小的陨铁一侧,此刻许年有六百息的时间真灵恢复如初,故而这陨铁虽有数千斤之重,但是并不难移动,尤其是在两个人的搬运之下。
  “我觉得我所遇见的女子都还好吧和尚,你师傅为什么对山外的女子有这般看法貌似有些偏颇了。”两人下山的速度很快,只是因为俊俏和尚一直口中不停,反反复复的给许年灌输山外女子很危险的思想,这让他听得有些不耐,忍不住出言询问。
  “是吗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师傅常说山外女子危险,要我出山之后多加注意,还有了经卷也提到过沉迷女色如刮骨钢刀会让人形销骨立,苦不堪言”年轻淳朴的小和尚,还在坚持自己的三观。
  “唔,和尚,我觉得令师当真是曾经有过一段难忘的恋情,并且还是吃亏受伤的一方,不然不会有这般看法唔,对了出山之后我带你去见见山下的女子,多是寻常,并无可戒备之处。”
  许年从弥苦和尚的话中得知,他的师傅就差没说出山下的女人是老虎这句名言了当然,这个世界上的老虎在修行者眼中并不厉害,和喜欢蜷曲在角落里慵懒睡觉的猫咪没什么两样。
  “不不不、女色犹如心魔,女色令人五识皆盲”师傅对淳朴小和尚的影响极大,此刻的他依旧是坚持自己的观念,看来是需要在世情中历练一番之后才会有正确的看法了。
  许年想到此节,也不再劝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足下脚步越发的快了他要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取未来寺中静修恢复。
  耳边风声呼呼作响,两个少年下山的速度快且平稳,并不似民谚所言的上山容易下山难,这就是修行所带来的变化。
  “小檀越,你就在大殿中调息即可,我去做些斋饭来。”
  到了未来寺之外,数千斤的陨铁被放置到了寺外树下,两人来到初音大菩萨殿时,弥苦和尚便告辞去急匆匆的准备斋饭了。
  能很是开心的动手做饭,而且丝毫不见烦腻,这显然是一个有生活情趣的居家型和尚。
  这是许年给弥苦贴上的另一个标签。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