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诱饵(二)


小说:颤抖吧,渣爹  作者:舞夜夭
  贡院的消息陆陆续续传遍京城,顾家成为众矢之的。
  顾三爷火急火燎从外面跑回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外面都说是老四生死未卜,他有可能是窜通了反贼?”
  钱氏一直在府上,便把事情的前后经过说了一通,同样是忧心不已,“我怕事情并不似四弟妹说得简单,其中的缘故……”
  常随丫头进来在钱氏耳边嘀咕了几句,钱氏面容大惊,帕子一寸一寸捏紧。
  顾三爷等到丫头出门后才问道:“这又是怎么了?”
  “溪姨娘被陆侯爷带走,四爷的伤很严重,同外面的传言八九不离十,即便能好,好似也会留下隐患。”
  顾三爷脸黑了半边,垂头丧气跌坐回椅子上,心有余悸道:“若是……外面传的老四迫于反贼威胁,为保命炸毁贡院……顾家即便能大义灭亲,不,大哥和母亲是不会眼看着老四被问罪的。”
  “你说说,老四都已经是举人了,又是侯爷,作甚非要去考会试?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让自己陷入这么个麻烦……还连累了顾家!”
  顾三爷完全忘记了前两日才同妻子说顾四爷的好话。
  倘若不知日子美好,失去了也没什么。
  偏偏如今顾三爷正在得意时,一对儿女的婚事正在暗中操办,他以后的日子有了奔头希望,现在顾四爷又亲手把这份希望砸得粉碎。
  “儿子的婚事还不着急,关键是七丫头。”
  钱氏同样骂了顾四爷几句,却说道:“老夫人到底不是亲娘,这时候还同我们隔着肚皮说话,单独叫了大嫂和四弟妹,我派去的人也探听不到消息。”
  “老夫人看似不管事,想在她院子探听消息,想都别想,篱笆扎得可紧了。”
  “反倒是四弟妹……偶尔能听到一些消息。”
  钱氏苦笑道:“可我也清楚那些消息是四弟妹有意放出来的,是故意让我知晓。”
  “一个后院还弄出了疆场的感觉?还用得上反间计?”
  顾三爷不屑说道:“你们女人真是能添乱,整日都琢磨什么?”
  钱氏白了丈夫一眼,“你以为在后院很容易?我们整日都是清闲的?没有我运筹帷幄,市侩谄媚,咱们的日子能过成这样?”
  “后宅就是战场,而且是不见血的,稍不谨慎可不是吃用少了,危机性命都是常见的。”
  钱氏说得极为正式,顾三爷竟然无言以对。
  他生母不就是因为不适合后宅而早早亡故了?
  钱氏说道:“大嫂说是养病,对牌给了四弟妹,由此可见老夫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舍弃四房的,我估摸着四爷运气诡异,没准这次依然能逢凶化吉。”
  顾三爷苦笑道:“不管他能不能逢凶化吉,我都不可能再跑去跟着二哥了,是尊荣还是落魄,随着他们折腾,我连官职都是老四求来的,万一老四……我不过是丢官而已。”
  虽然他还是舍不得,可小人物仰人鼻息过日子的难处就在于一切不由自己做主。
  “我也不打算去见二嫂。”钱氏轻声说道:“六丫头被送回来前,二嫂就打发人来邀我过去叙话,我没答应,不过却给二嫂送了点东西过去。”
  顾三爷瞪了她一眼,钱氏讪讪道:“都是妯娌嘛,我不好太得罪二嫂。你是没见到二丫头啊,她同三丫头都快好成一个人了,闹着非要出门去宫中呢。”
  “老四白养了她一场,以前纵然老四对她有几分疏忽……”顾三爷想到自家丫头,有几分得意,“可也怪不得老四啊,谁让她娘做出那样的事,何况老四管过哪个儿女?怎么就她一堆的抱怨?”
  钱氏回道:“四爷不仅不管儿女,反过来还得是女儿管着他,六丫头这次受伤也是为四爷,她为四爷打算,明明是女儿却操着老太太的心,真难为六丫头了。”
  “弄不好这次,六丫头的婚事都得泡汤了,她不是真心孝顺老四,哪怕只想着自己,也不至于搭上这门好亲事。”
  顾三爷在外消息灵通,轻声说道:“皇上打算为陆侯爷选妻,不少重臣勋贵都送了自己女儿的画像入宫去。”
  钱氏吃惊道:“这可堪比选太子妃了!皇上对陆侯爷到底……”
  “禁声。”顾三爷看了看外面,轻声说道:“我听说皇上有意把陆侯爷接回去,真真正正的接回去!只是太后娘娘不乐意,这才一直僵着,其实当初,若不是太后娘娘固执,皇上哪会容许……容许镇国公养着他?”
  钱氏长大嘴巴,“还有这事?”
  顾三爷其实也是爱八卦的,索性同钱氏说起听来的消息,“你也知道的因为镇国公夫人的事,陆皇后气病了,太后娘娘为了脸面,执意赐死镇国公夫人,可镇国公跪求求情,此事便不了了之。”
  “内务府供应皇上的吃穿用度,同宫中联系最是紧密,有些消息也是从太监闲谈口中说出的,你别看陆侯爷现在允文允武,才智过人,当时镇国公夫人是被赐了药的,生出来极有可能是个天残或是傻子,活不过两岁。”
  “……”
  钱氏面色发白,“这……是太后娘娘?”
  顾三爷轻声道:”还是怕皇室血统外流,太后娘娘此举也是消除隐患,陆侯爷能顺利缰绳并长成现在的样子,说他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都不为过。”
  “眼看着他即将修成正果,成为真正的皇子,陆侯爷会拒绝……那可是无上的地位和权力。”
  顾三爷幽幽叹道:“六丫头可惜了,她一片为四弟的好心,却换来这么个鸡飞蛋打的结局,现在她还昏着,一旦醒来知晓陛下给陆侯爷另外赐婚,她指定很伤心难过。”
  “你和七丫头少说几句风凉话,咱们可不能同二嫂学。”
  顾三爷最后说道:“跟了二哥二十多年,一点好处都没捞到,说我不爱读书?当日二哥可没认真教过我!”
  “起码老四给了我官职,给了我十足的好处,我也嫉妒他的,也怕被他连累,他若是不能脱罪,我带着你们躲得远远的。”
  “只是对瑶丫头,咱们做长辈的还是留点口德,给儿女积点福气。”
  http:///txt/92976/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