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0章 要不然,你陪我怎么样?


小说:婚后试爱:老公太霸道  作者:叶非非
虽然手术中遇到了一些小问题,但是总的来说还是顺利的。
顾明烨满身大汗,闷在手术服里让他整个人的体温上升。
额头不断有汗在出,负责擦汗的护士已经换了好几个无菌手绢。
最后的缝合,减掉细线的瞬间,他松了一口气。
……
从手术室里出来,他几乎是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护士递过水来,他拧开瓶盖喝了两口之后直接倒在了脸上。
将身上的灰蓝色手术服一扯仍在一旁的垃圾桶内,好久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好像四面八方涌过来的压力要将自己吞没一样。
脸上沾着水珠,起身从手术室里走出来。
门口,威廉恭敬的站在那里等候着,而慕慎行走已经去了Icu去陪护慕婉儿。
“顾先生,慕先生已经全城戒严,并开始搜寻邢小姐的下落。”
“谢谢。”
“您无需如此客气,都是我应该做的。您还有什么吩咐么?”
看着威廉,顾明烨摇了摇头。
“那我先告辞了。”
说着,威廉转身离开。
顾明烨很是疲惫,宋知奔走了一下午能够查的都去查了。
说来可笑,整个苏黎世的红绿灯摄像头有一个小时暂时性的受到攻击损坏。
如此精密的计划想要找到对手显然是个大难题。
“顾先生,要不要……找季小姐来帮忙,毕竟,她是这方面的高手。”
宋知的建议让顾明烨沉默了一会儿,闭了闭眼,他急匆匆的走向门外。
就算会被季蔷薇拒绝他也要搏一把。
……
阿尔卑斯山
季蔷薇和欧阳槿在滑雪度假,两人环游世界的梦想基本上已经实现的差不多。
欧洲的大小城市基本上都有了他们的足迹。
“你的滑雪技术也太逊了,竟然不如我一个女人。”
季蔷薇毫不留情的嘲笑着欧阳槿,虽然欧阳槿这几年来已经差不多准备了五十几次的求婚,但是很可惜每一次她都是非常感动的拒绝了。
理由也很简单,得到了就容易珍惜,既然他这么像要结婚,她就偏偏不要。
“我……我这是没时间练习。”
有些赌气的看着季蔷薇。
可能是已经习惯了在她的女王气场之下被压制,所以总是下意识的会露出大男孩的样子来。
“这么烂的借口亏你也好意思说。”
季蔷薇将护眼镜拿开,蹲下身子将雪板踩下。
扛在肩头走向不远处的缆车,玩儿了这么久也有些累了,该是下山了。
欧阳槿见状,屁颠屁颠的跟过去,将她手里的雪板拿了过来,显然是怕累到心上人。
既然有人献殷勤,季蔷薇也是乐于享受的。
“亲爱的,你看,我都求了这么多次婚,你就答应我吧。
当初不是说好了,我听你的话,你就嫁给我的?”
他还敢提?季蔷薇冷哼一声。
“少跟我翻旧账,当时我是看顾明烨不顺眼,想要整整他,可是后来还不是放过他了。
既然放过他了,你和我之间的约定当然就不能算数。”
欧阳槿无语,这算什么拒绝的好理由么?
算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女王大人,小的也是惹不起的。
……
两人到了山下的酒店,身上还穿着冲锋衣没等上楼就在大厅迎面和顾明烨打了照面。
“好久不见。”
欧阳槿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不见,而季蔷薇则是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真是稀客,竟然在这个地方遇到。
瞧他脸上这表情应该是有事相求。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这个时候来求人,看来真是要有好戏看了啊。
“真是巧的很,不知道,顾先生来这干嘛?
该不是专程来巧遇?”
季蔷薇笑的风情万种。
三年不见,她依旧美的不可方物,只是一个眼神都能分分钟让人神魂颠倒的。
欧阳槿气的要命,她真是对谁都这么放电!看晚上怎么收拾她!
“我有事想要求你,不知道……”
“我们没空,不要打扰我们度假。”
不等顾明烨说完,欧阳槿已经拉着季蔷薇走向电梯。
季蔷薇和顾明烨擦肩而过的时候忍不住无辜的嘟嘟嘴,嗯,这不是她说的,是这个小鬼非要拽着她离开的。
两人上了电梯,刚要关门,顾明烨就走了上来,身后跟着宋知。
“你这人怎么听不懂话,我们没空!”
瞧着欧阳槿气急败坏的样子,季蔷薇喜欢极了。
嗯,小屁孩儿这是吃醋了啊。
该说不说,他吃醋的样子还真是可爱的紧。
顾明烨没说话,也没按电梯的楼层数,直到电梯在十二层停下,四个人一起走了下去。
这才让欧阳槿反应过来他是在打什么算盘。
真是老奸巨猾!好他个顾明烨,想要用这样的办法来逼季蔷薇。
“季蔷薇,你要是敢答应她,我一定饶不了你。”
他像是露出爪子的豹子,脸上的表情都凶狠的不行。
季蔷薇被他这样子逗得咯咯笑。
“瞧你,我又不是要跟他上床,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上床?欧阳槿怒目圆睁瞪着眼前这个女人,她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你……”
“价钱你随便开,只要你答应帮我。”
顾明烨再次开口,这一次,他很直接。
因为他知道,季蔷薇最欢的就是钱。
只要自己给足够的报酬,她一定会答应的。
可显然,他预估错了季蔷薇。
现在她可不觉得钱有意思了,她缺的是乐子。
停下脚步,转身,歪着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笑的妩媚。
“钱?我不缺,你找点别的报酬给我还不错。
比如……你赔我一夜啊,如何?”
“季!蔷!薇!”
听到小豹子磨牙的声音,季蔷薇一点也不害怕,还哈哈大笑。
“哎呀,你别拆台啊,你以为他会答应?
他这个守身如玉的,宁愿死也不会跟我共度良宵的。
你以为都是你啊,就喜欢我这么个骚-浪-贱。”
听她这么贬低自己,欧阳槿不由得有些生气。
她看似行事作风大胆,其实是个很重情义的人。
所以,他绝对不允许比人对她不尊重,就算这个人是她自己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