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蓝玫瑰


小说:鬼网  作者:莫雨儿
张梦不一会儿回来了,看着我,“老板,你就那么扔下我自己走了啊!真狠心!”
我看了他一眼,又回头看电视,“你不是没事吗?那么好的身手不利用简直暴殄天物!”
张梦转着胳膊走到我身边坐下,然后伸手拿零食开吃,“喵喵老板!零食喵喵,给我吃点!喵喵你不介意吧!”
我看着下去半袋的零食,“你都吃了小半袋了,才问!”
张梦傻笑,我直接把剩下半袋零食塞给他,然后自己重新打开一袋吃。
喝着果汁,看特种兵电视剧,张梦不停的叨叨叨。
我实在听着烦,“你是巨蟹座的吗?叨叨叨的我心烦,你要是想待就给我闭嘴!”
张梦扁起嘴,“他们拍的实在是太假了嘛!我们那个时候的训练强度···”
我瞪他一眼,他做了一个拉链的动作,然后不说话。
我看了一会儿回房间睡觉,第二天带着张梦去了物业,把房子退掉。
反正也不住在那里,干脆就卖了吧,那里早就被人盯上了,我也不太可能回去住了,有张梦在身边保护住在店里也不错。
带着张梦回去,发现店门口有一个小男孩,小男孩穿的埋汰,张梦就过去看他,我也过去。
结果那个小男孩看到我了,也不管拽着他的张梦直接跑了,给张梦带个跟头。
我看着奇怪,就问张梦,他说他也不知道,我就看,门口的牌匾旁边有一个砖,压着一封信。
我拿起来,张梦就想看,我推开他,“干活去,开门营业!”
张梦不情愿的走了,我打开信封。
发现是一张a4纸,上面用蓝色的水性笔,画着一束蓝玫瑰。
画的手法和普通的画法不太一样,是在原有的线条上画出重要的纹路。
这只蓝玫瑰也很妖艳,怎么看出来的,因为它是一束绽放的玫瑰花,而且不是那种完全写真的画。
我看着信封里除了这一张纸就没有别的东西了,信封也没有署名,我就奇怪。
想了想,折好重新塞回信封里,压在原来的地方,复原一切,就好像自己没有动过这个信封一样。
回了店里边,张梦就想问,我瞪了他一眼。
“那个小男孩如果还来,你就当做没看见,今天也当做我们没发现那个信封,就当做我没有看那封信!什么都不许问!”
张梦“哦”了一声去擦古董,开始做生意。
今天确实来了两个人,一个拿着金玉烟嘴,说是祖传的,上面的玉少得可怜,金也只是在上面涂了一层金粉,烟嘴已经生锈了,他还当宝贝呢!
张梦看了一下就撵走了,进来看着我,“冰爷,这样拿着东西来糊弄的就不用管他了,说多了浪费唾沫!”
我好笑回了房间去看电视,不一会儿又来人了,拿着一个花盆底的绣鞋。
我看着觉得奇怪,看着做工和底子应该是老物件,但是绣鞋肯定是穿在死人脚上的,保存到现在不太可能,怎么会保存这么完整。
我刚想上手,身体下意识的一震,赶紧躲开,然后喊,“张梦把她撵出去!”
她察觉我的举动,扔掉鞋子,张牙舞爪的支着嘴里的长牙奔我来,我赶紧躲开,翻身跑去抽屉里翻黑驴蹄子,手抖刚打开就听到张梦惨叫。
我赶紧把蹄子拿出来,赶紧拿出手刀过去,直接批那个女粽子。
我和张梦七手八脚把她解决掉,放了血除了怨气,然后包好弄出去,我赶紧打电话让枭带手下过来帮我处理。
枭一进来就看到被我烧的不成样子的女干尸,吓了一跳。
“你怎么抽风了,居然现在杀人!你是在挑战程枫的底线吗?”
我擦擦手,指挥着枭手下给我处理房间的地板,“我没那个心情,是有人放进来的,拿着绣鞋来找人上身来了。”
枭听我说完过程,直挠头,“怎么可能?我们虽说是盗墓的,但是也没有某个会养尸的人为仇作对啊!”
我看着他,“不是,肯定是有目的的!昨天门口有一个小孩在我店门口放了一封信!上面是一束蓝玫瑰!一朵妖艳的蓝玫瑰!”
枭听到我说,马上打起精神,“蓝玫瑰?”
“嗯”我看他的反应很奇怪,就问,“怎么了?”
枭搓着手,“下一任大佬要上位了!”
“谁啊?跟蓝玫瑰有关?”
枭冷笑了一下,“是个女娃娃!比你小上26岁!”
我看着他喝果汁,“跟我比做什么?她什么时候上位?”
枭继续措手,“过些天就是你上位的日子了吧!”
我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嗯!还有3天!”
枭看着我,“蓝玫瑰啊!她是相中你了!”
“蓝玫瑰?她是谁?”
枭摇了摇头,转身走了,我莫名奇怪的,他走到店门口,“那封信应该是请你参加上位大会的!你不去,她是不会放过你的!”
他走了,我琢磨着这人到底是谁,自己也琢磨不出来,就去了君泽那。
利用了人手查了一下,发现打开资料只有一张照片,连名字都没有,我看着照片上的人,觉得有些眼熟。
但是说不出来在哪里见过。
君然送水果进来,就搭着我的肩膀,“老爸!怎么看起美女照片了?”
我看着君然笑,“不是,是道上一个人,你枭叔叔说这个人要继我的位了,送过信了!蓝玫瑰!”
君然一听蓝玫瑰,就拿着鼠标把那个女孩的照片放大。
仔细的看着,“她就是蓝玫瑰?这么狠!”
我看他,“怎么狠法?”
君然盯着照片,“君泽前几天说过她,说她的做事风格和老爸当初上位时的手段几乎是一样的!”
和我手段是一样的,怎么可能,当初从我上位之前就跟着我的,我上位置后几乎都处理掉了,而且我上位的时候,这个小姑娘可能刚出生。
“老爸!你觉不觉得她长的有点像······”
我一听他感觉像,我立刻敏感,“你也觉得像,像谁!我总感觉见过!”
君然打了一下我的肩膀,“老爸!她长得像你啊!”
我当时就愣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