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长得像


小说:鬼网  作者:莫雨儿
君然打了一下我的肩膀,“老爸!她长得像你啊!”
我当时就愣住了。
我本以为会听到君然笑声,房间却安静的告诉我,他没开玩笑。
我回过头,君然严肃的看着我,好长时间憋出一句话。
“老爸你居然有外遇!”
我瞪了他一眼,“你别开玩笑!她出生的时候,我刚上位,那个时候我把全部心思都放在黑道上,哪会有心情去外遇啊!”
虽然这么说,但是我想起来有过一次,但是墨冰早就死了,不可能生出孩子,再说了,如果真的和我有关系,她怎么不找我。
君然看我出神,就拿手晃了晃。
“老爸!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我看着君然,拉他坐下给他讲之前的事。
“就是这样,那时候时间对起来倒是没错!但是那个时候你墨冰阿姨已经死了,不可能······”
君然听着瞪了一下,我就明白了,我俩一起说出,“如果她那个时候没有死!”
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我就心惊,而且枭也说过她轻易不会放过我!
君然抱住我的胳膊,“老爸,你说他真的不会是我们的妹妹吧!”
“这件事先放下,你先告诉我你眼底的光是怎么回事?”
君然一呲牙,“老爸!你想啊!我们这个时候能认个妹妹有多好啊!君洛就不会总是仗着他最小,让我们受他欺负了!”
我深吸一口气,“还是不要的好!我可不想这么大年纪了,突然多出一个小女儿!”
君然不理我,继续盯着照片,“人家都说女儿是上辈子的情人,看来你早就背着老爸爬墙了哦!”
“少胡说!明天就是上位的日子了,我会作为上届大佬去参加上位大典的!你们不要出现,有什么事我会先告诉你们的!我先走了!”
君然没答话,我正拿着衣服走,君然就喊了一声,“啊!”
我回头看他,他就指着放大的照片,“老爸!你看!”
我看向他指的地方,是那个女孩眉尖有一颗黑痣,我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君然就指着他眉尖的地方,我坐下一看,果然有一颗痦子,然后他翻箱倒柜的找出镜子递给我。
他让我拿着镜子,指着我的眉尖,果然也有一颗。
君然拿下镜子激动,“我明明不是老爸的儿子,却眉尖也有一个,君泽哥哥有,君洛弟弟也有,别人看到之后都以为我们三个都是你亲生的呢!”
我看着眉尖的痦子,有点心惊,赶紧打电话给枭,让他找蓝玫瑰联系一下。
“你怎么了?怎么突然想见她啊!”
“你觉不觉得她长的很像一个人!”
我说完听到枭呃了老半天,“你也发现了!她长的确实很像你!”
我听他的语气,“你早就知道了是吗?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枭支支吾吾的说,“毕竟背着程枫爬墙是你的不对!”
“如果她真的是墨冰和我孩子,她是早在我认识程枫5年以前了!”
“哦,是这样啊!我又不知道!”
“好了,你帮我联系她吧!琢磨实在是太头疼,还不如见见面确定一下!”
“我觉得你俩见面肯定得打起来!这都过去将近30年了,你这个父亲都没有管过她,现在她上位了,你这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出现了!你说!”
我拿着手机,听到嘀嘀嘀的声音,看了一下是程枫来电话。
“我知道,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我明天肯定会去参加大典的,总比明天当场尴尬的好!你帮我联系一下就行!我去见她!”
我回了暂时住的酒店,刚洗完澡,就听到敲门。
我警惕起来,从背包里拿出匕首。
“谁?”
“程枫!”
我把门打开,看到他进来,“你有事吗?”
“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我去君泽那找你,你躲着我走!”
我不想理他,“少废话,有事说!”
“你想去上位大典?你想见蓝玫瑰?”
我一听就知道枭把事情说了,我也不隐瞒。
“这件事貌似跟你没多大关系!”
“你知道蓝玫瑰是谁吗?你居然敢这么大的胆子?安安稳稳过些日子就行了,你出去玩,见儿子我都不反对,唯独见她这件事我不能同意!”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同意,况且,我跟她的关系,我也想知道!”
程枫挡住我,“你跟她什么关系?”
语气眼神凌厉的吓人,我最烦他这样,冲他吼,“我跟她除了父女还能有什么别的关系?”
“父女?这是什么意思?”
“她很有可能是我和墨冰的孩子!年龄上对的上,长的像我!我就想知道他到底跟我有没有关系!”
“墨冰?是墨家的独女!墨家因为她猜想把你从位置上拉下来的?”
“她死了,但是蓝玫瑰确实长的很像我!就连枭都那么说!”
程枫在我先前坐在床边上,“那你除了想确认一下关系之外没有别的想法吗?”
我瞪他一眼,“怎么!听到我有个独生女,你很介意吗?”
程枫撇嘴看着我,“怎么?你有个女儿我还不能吃吃醋了?”
我冷哼一声,推他往门口走,“你的醋吃的很没必要!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他被我推到门口,打死都不出去,我看着他,“有话快说,说完快走!”
“我没什么话说!”
我继续推他,“那你就快走!”
程枫一松劲,我一下装在他身上,他一转身把我圈在怀里,我瞪他一眼,踩了他一脚,然后看着他吃痛的表情,我笑了一下,然后把他推出去,果断关门!
听到门口,“嗷,我的鼻子!”
我不免生气,擦头发看电视,然后等枭的电话。
等的差几分钟到零点了,我困得晃脑袋,被手机铃声吓醒了,“喂!嗯!行!那我怎么去,没有直升机!”
“程枫没在你那吗?他说可以陪你去的!”
我“嗯”了一声,然后听枭嘱咐我注意安全,挂掉电话。
琢磨琢磨,去开门。
一开门,一团一堆蹲在门口,听到我开门,回头看了我一眼,“你终于开门了,冻死我了!快点让我进去,我要喝热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