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章 走着瞧


小说:逍遥侯  作者:大司空
推荐阅读:官路弯弯 宅门艳骨 灵动魂兵 超能师  网王之音沫哑夕 武霸星辰 挚爱甜心皇后 花都狂兵 再见,亦是不见 
  “哦?”李琼一直在锻炼李虎的时局观察能力,只可惜,屡屡令他失望之极。
  李虎一字一字的说:“李中易原本就手握强军,如今,他击败了契约人之后,别说在民间,就算是在军队里,也是声威大振。高处恭以前经常来,后来,基本上不来了,也是因为李中易。以孩儿之见,的高家只怕是想通过咱们家,和李中易搭上线吧?”
  李琼暗暗摇了摇了头,他和高行周共事过多年,高行周人送外号九尾狐,是可想而知的厉害。
  高怀德,就在李琼的眼皮子底下长大,并茁壮成为朝廷禁军中的重将,岂是等闲之辈?
  侍卫亲军司都指挥使韩通,追随太祖和先帝多年,先帝驾崩时,也不过是个副都指挥使而已。
  高怀德并无特别显赫的战功,实权却仅仅比此前的韩通稍逊一筹而已,这小子岂是易予之辈?
  “高处恭以前总在我眼前晃来晃去,那小子为人处事,不怎么地道。”李琼慢腾腾的说,“不过,正青这小猢狲,也不是笨蛋,他们俩待一块儿,我倒是不怎么担心。”
  “三郎啊,只要李中易一天不回开封,那就是树欲静而风不止的场面,总要乱上一阵子的。”李琼瞥了眼面带疑惑的李虎,他心里不由暗暗一叹,天佑他们李家,幸好养出了李七娘那么个有大智大勇,巾帼不让须眉的孙女儿。”
  “三郎啊,你听好了,这段时间,你只管埋头做事,不要理会任何人的闲言碎语。”李琼思来想去的,终究最不放心的反而是李虎。
  李虎憨憨的一笑,说:“大人放心,孩儿说不来那些花言巧语,若论当闷嘴葫芦,孩儿还是颇有些把握的。”
  李琼一阵头疼,他共有五子,其余的四个早就被养废了,整天里除了花天酒地,就是逛鸡馆,养外室,飞鹰斗狗。
  五子之中,唯一靠谱的儿子,还就是李虎了。但是,由于李琼长年在外征战,没时间管儿子们。
  结果,李虎固然学了一身硬功夫,却变得呆头呆脑的,只知道练兵打仗,别的一窍不通。
  这些年,李琼一直被李虎带在身边,耳提面命之下,李虎总算是开了点窍,不像以前那么的直来直去。
  剩下的四个儿子,则因为从小已经养坏了胚子,李琼打过骂过,甚至是经常饿饭,却都是烂泥扶不上墙,只能听之任之了。
  “天武军那边可还稳当?”李琼现在最关心的就是他们家手里唯一的本钱,这才是和李中易结盟的起码资格。
  如果没了天武军的根基,就算是有李七娘帮着吹枕边风,李琼对滑阳郡王府的未来,也完全不抱有希望。
  “大人,孩儿一直在联系军中的旧部。您是知道的,孩儿嘴笨,不怎么会说话,不过,孩儿用心交的兄弟,个个都挺不错的。”李虎的一席话,将李琼给逗笑了。
  李虎固然不适合玩政治,但是,混在丘八堆里面,因为一身的好武艺,倒是非常受军官们的欢迎。
  唉,憨人有憨福,李琼也不指望李虎,能够办成什么大事了,只希望他能够守住天武军的本钱,也就知足了。
  李琼对儿子们都不怎么满意,却对孙子李安国,抱有比较大的信心。
  李安国那小子,虽然不怎么喜欢读书,可是,自从跟着左子光一起瞎混之后,无论是见识,还是谈吐,进步可谓是神速。
  “我出门了,你记得交待好正青那小子,让他不要得罪了高处恭。”李琼叮嘱过后,见李虎一副没听懂的样子,只得耐着性子,详细的解释说,“高家想给咱们灌迷魂汤,那就让他们狠狠的灌吧,让正青装着喝醉了的样子,对咱们家只有好处,绝无坏处。”
  李虎这才听明白了,老父亲敢情是想装傻充楞,不动声色的玩一把高家人。
  “孩儿明白了。”李虎的脑子不怎么灵活,但有一样却令李琼感到十分满意。只要李虎真正听懂了,并且重视的事儿,一定会不打折扣的完成。
  ******************************************************************
  李达和的手里拿着一份烫金的请柬,下帖子的主家,是赵匡胤的母亲——杜老太君。
  杜老太君请的是薛夫人,由头是赵雪娘要定亲了,请薛夫人过府去帮着把把关,看看相亲的男方,合适不合适?
  李达和心里有些奇怪,大郎李中易以前倒是和赵家走得很近,只是,自从李中易领兵东征北伐之后,两家之间的走动,也渐渐的少了许多。
  不过,从礼节上而言,杜老太君认了唐蜀衣为干女儿,又和薛夫人结为干姊妹,明面上的关系,倒是挺近的。
  赵家人一本正经的下帖子来请,如果薛夫人选择不去,确实有些失礼。
  可问题是,两家的关系渐行渐远,已经由通家之好,变成了熟人,仅此而已。
  薛夫人现在已是儿孙满堂,平日里抱着一双儿女玩耍过后,又接着抱孙儿孙女,她的见识和心胸,都远远不同往日。
  以前,薛夫人还是妾室的时候,成日里都要看着大妇曹氏的眼色行事。就连薛夫人侍奉李达和的房中之事,曹氏都要横插几杠子,那小日子过得别提多憋屈了。
  今日早已不同往昔!
  随着李中易的权势和地位不断膨胀,一向被贵妇圈子所排斥的薛夫人,偶尔也能接到几张请柬。
  有些心明眼亮,或是想替将来留后路的大人物,他们自己不好出面,公然和老李家交好,索性私下里走夫人路线。
  不过,陷于整个文官集团对李中易的观感都是负面的,哪怕是先走夫人路线的权贵,也都要偷偷摸摸的暗中进行,惟恐给人知道了,被戳断脊梁骨。
  真要说起来,敢公开和薛夫人认作干姊妹的贵夫人,也就是赵家的杜老太君了!
  “老头子,去不去,你拿个主意嘛。”薛夫人对于去不去赵家,抱着没所谓的态度,只是,李达和在室内转来转去,晃得人眼晕,叫人心里不舒坦。
  老头子,这个崭新的称呼,是薛夫人自己琢磨出来的绝妙称谓,却令李达和大有违和之感。
  可问题是,如今的薛夫人,翅膀真的硬了,不仅敢给李达和起外号,还敢公开唤昵称了。
  且不提大郎李中易的显赫功业,就凭薛夫人养在身边的宝哥儿和甜丫,李达和就已经奈何不得她了。
  李达和向来以儒门弟子自居,儿孙满堂的时候,竟然被薛夫人在太岁头上动土,简直快被气死了。
  可是,李达和现在也只敢关起门来,骂一骂薛夫人而已,再想多做点惩罚,门都没有了。
  上次,李达和刚拿出家法,想要吓唬吓唬薛夫人,却被一双粉妆玉琢的儿女,哭着喊着,死死的抱住了他的大腿,动弹不得,左右尴尬。
  “老夫与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叫老头子。”李达和吹胡子瞪眼睛的恐吓薛夫人。
  “老头子,宝哥儿真乖。”薛夫人傲娇的挺起胸,将坐在身边的宝哥儿,抱进怀中,狠狠的亲了一口。
  李达和一时气结,却又无可奈何,只得按照以前的老规矩,命人去把他最喜爱的折赛花找来商议。
  折赛花到了之后,因为事涉赵、李两家的现实关系,又是婆母的请柬,她没敢马上出声。
  李达和极为欣赏折赛花,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宁可不要柴玉娘,而选择折赛花作李中易的正妻。
  只是,李达和心里也很清楚,儿大不由爹,他想法只能是个想法而已。
  现在的老李家,已经完全由李中易做主,李达和这个老太公,也就剩下一件事:颐养天年。
  “贱妾以为,母亲大人应该去,而且要光明正大的去。”折赛花想定之后,主动提出了合理化建议,“夫君领兵在外,朝中流言甚多,赵家的杜老太君在这个节骨眼上,下请柬给母亲大人,显然是想修好此前有些疏远的两家关系。”
  李达和也是这个意思,可问题是,他又担心破坏了李中易的各种未知的安排。
  和李达和不同,薛夫人只宠爱唐蜀衣,现在的唐蜀衣,也就是薛夫人以前的贴身丫环——瓶儿。
  瓶儿和薛夫人,以及李中易一起共过大患难,薛夫人又是个极重感情之人,难免偏心于唐蜀衣一些。
  李中易的庶长子狗娃——李继易,就是唐蜀衣所生,薛夫人格外的疼爱这个长孙。
  在没有宝哥儿和甜丫之前,薛夫人每日都要领着狗娃,玩耍五个时辰以上,祖孙俩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可谓是形影不离。
  折赛花当然知道薛夫人对她只是面子情,然而,婆婆就是婆婆,不管她喜欢你也好,不喜欢你也罢,有了委屈也只能闷在心里面,不能和任何人诉苦。
  婆媳之间的矛盾,自古以来,都是最难处理的一对关系。
  李中易以前刚结婚的时候,单位分给他的是只有一间房的筒子楼宿舍,居住环境和条件,十分局促,也不可能把父母接来一起住。
  等李中易当上了副处长之后,换了一套四室两厅的大居室,就动了接父母来帝都养老的心思。
  然而,李中易的父母被接来之后,还没待足三个月,就闹着要走。这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是,婆媳之间的关系,闹得很僵。
  当婆婆的,看不惯儿媳妇花几千块,只是买了几瓶水而已,嫌弃她太奢侈了。
  儿媳妇也觉得婆婆太过于唠叨了,也太娇惯孙子了,而且,还不怎么讲卫生。身为白领精英的儿媳妇,和没多少文化的婆婆,很难处得好。
  现在,李中易已成大周第一强藩,倒是不担心他的妻妾们,敢忤逆公婆。
  实际上,夫妻之间,也是讲究实力对比的。如果,男人拥有绝对碾压的实力,女人哪怕意见再多,也不敢公开让男人下不来台,更别提慢待公婆了。
  薛夫人性格柔顺,不乐意多管闲事,她虽然格外的偏疼唐蜀衣,却也没给折赛花脸色看,只是维持着平淡如水的面子情罢了。
  毕竟,薛夫人引以为傲的大郎李中易,在外边拼死累活的积攒家当,她这个作母亲的,不说帮不帮得上忙,至少不能拖后腿吧?
  李达和摸着胡须,仔细的琢磨了一阵子,点了点头说:“那夫人还是走这么一遭吧。再怎么说,你和杜老太君都是干亲呐,礼不可废。”
  薛夫人没吱声,折赛花机灵的插话说:“不如,就让贱妾陪着母亲大人一起去吧?”
  李达和暗暗点头,心里非常满意折赛花的小机灵,薛夫人喜欢清静,不乐意掺合喧闹的场合。
  换句话说,以薛夫人的个性,还不太适应贵妇圈子。
  通俗点说,就是贵圈太乱,各种趋炎附势的官场现行记,令薛夫人眼花缭乱,无所适从。
  客观的说,薛夫人喜欢清静,不乐意出门交际,多少有些担心交际不成,反丢了大郎李中易的脸面。
  薛夫人暗暗松了口气,有能说会道的折赛花相伴,她的交际恐惧症,立即会减轻许多倍。
  只是,只带折赛花去赵府,不带唐蜀衣,这合适么?
  李达和的大男人思想,非常严重,他一直不怎么关心薛夫人的生活细节问题。
  折赛花却注意到了,薛夫人的犹豫不决,她的眼珠子刚转了半圈,当即明白过来,薛夫人恐怕是也想带着唐蜀衣一起出门吧?
  “母亲大人,不如就让蜀衣姊姊陪着你去吧,贱妾就留在家中,帮着照看宝叔叔和甜丫小姑吧。”折赛花的一席话,倒是提醒了薛夫人,如果把唐蜀衣也带出了门,她的一双儿女,难道要交给李达和照顾不成?
  “那好吧,夫君尽可派人去赵府回话,就说我和花娘一起登门讨扰了。”薛夫人毕竟没有多少斗争的经验,三绕五拐的,就被折赛花给绕了进去。
  李达和见了此情此景,不禁捋须微笑,如此佳儿妇,的确配得上大郎啊!
  唐蜀衣得知消息的时候,已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了,她不由暗暗冷笑不已,夫君还没坐上龙椅呢,折赛花已经开始暗中下绊子了,哼,来日方长,大家走着瞧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