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1章 认命


小说:逍遥侯  作者:大司空
推荐阅读:官路弯弯 宅门艳骨 灵动魂兵 超能师  网王之音沫哑夕 武霸星辰 挚爱甜心皇后 花都狂兵 再见,亦是不见 
  李中易带上崔氏一起渡海,却没带另外的一妃和三侧室,主要是为了留下一个备胎,不想大意失了荆州。
  夺取天下,任重而道远,意外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李中易把崔氏和她肚子里的娃儿一起带着,其余的一妃三侧室,谁都不敢轻举妄动,免得到头来,只便宜了崔氏和她的孩子。
  自从河池起家以后,李中易的政治头脑越来越清醒,政治手腕也日臻化境,朴万羊之流岂能望其项背?
  整艘帅舰一共四层,除了舵工水手、带刀亲牙以及参议司的随行人员之外,三层以上都是李中易的家里人,住宿的条件可谓宽裕得很。
  身为大军统帅,李中易享受一些常人无法想象的特权,这也是无可非议的常理。
  李中易安抚好了崔氏,上楼回到他自己的帅舱,进门就见韩湘兰跪坐在书几前,装模作样的奋笔疾书。
  嘿嘿,李中易心里明白,韩湘兰是在担心李翠萱。不过,他喜欢搂着哪位美人儿同眠,韩湘兰连插嘴的资格都没有。
  韩湘兰的身份,天然具有被人拿来说事的劣势,很可能这辈子都无法改变了。
  李翠萱却不同,她是前唐正儿八经的落难公主,只要成了李中易的女人,她马上便可恢复凤凰女的高贵身份。
  除了柴玉娘之外,李翠萱的落难公主身份,对李中易这个郎中子,也具有不可估量的加分效果,天然可以藐视其余众女。
  上帝是公平的,给了李翠萱贵不可言的高贵身份,同时也给她带来了放不下架子的心理魔障。
  自从沙发被折腾问世之后,李中易长长的松了口气,再也不需要担心腰酸背疼腿抽筋的悲剧了。
  韩湘兰手里的笔没停,眼神的余光却始终追逐着李中易的身影,男人会不会马上去“欺负”李翠萱呢,这的确是个问题。
  按照道理说,李翠萱不应该被韩湘兰所关注。但是,李中易一直忍着没欺负李翠萱,这对逐渐了解男人脾气的韩湘兰而言,绝对是个大警讯。
  别看叶晓兰一直让韩湘兰不痛快,可是,韩湘兰打心眼里看不起叶晓兰。
  在韩湘兰的眼里,以李中易的长远眼光以及卑微的出身,更需要李翠萱的高贵身份争光添彩。
  李中易是个公私分明的家伙,该泡妞的时候,绝对泡个痛快。该办正事的时候,丝毫也不含糊,当天事必须当日结清,绝不允许拖延不办。
  随着李中易批阅的公文速度加快,数量也不断增多,韩湘兰也没心思胡思乱想了,及时跟上李中易处理公文的节奏,暂时把藏在她心里很深的小心思,彻底的抛诸脑后。
  大约两个时辰之后,李中易终于把手头的公务和军务,全都料理干净了。
  李中易刚放下笔,就见佩剑侍婢走到身前,小声禀报说:“爷,崔氏说她肚子很疼,想请您过去瞧瞧。”
  “哦……”李中易想了想,随口吩咐说,“告诉她,我正忙着,午膳后再去看她。”
  韩湘兰频频点头,女人嘛,哪怕是怀孕的女人,也不能总这么宠着。万一,宠坏了,将来可怎么办呢?
  李中易吩咐过后,随手端起茶盏,小饮了一口,嗯哼,茶刚一入口,他便知道了,必是萧绰的手笔。
  在李中易的女人之中,论身份最高贵的,非柴玉娘莫属。论字写得最好的,自然是韩湘兰了。
  若问谁泡的茶,最接近李中易的口味,嘿嘿,竟然是契丹蛮女出身的萧绰。
  这人呐,无论做任何事,都是需要天赋的。有了天赋,又肯下苦功夫,必是事半功倍。
  李中易凝神细细一想,经过不断的折腾之后,原本颇有些桀骜不驯的萧绰,显然改变了策略。她知道,以刚克刚,完全是不可能的妄想,索性放软了身段,改为以柔克刚。
  想到这里,李中易不由翘起嘴角,微微一笑,征服女人的手段,简直不要太多。
  只要金丝雀儿被关在笼中,任她萧绰多么的傲娇,终究也必须要低下高贵的螓首。
  更何况,历史上的萧绰,能够讨得辽景宗的欢心,显然不可能太过刚强。
  都说女人似水,隐藏在这句话里的内涵,其实是,绝大部分有成就的男人,都不会真正喜欢性格刚硬的女强人!
  在后世,越是事业有成,收入不菲,长相美貌,见过大世面的女强人,越难嫁得好!
  这些俗称“白骨精”的女金领们,不被富豪们所喜,又瞧不上穷吊丝,婚姻问题始终面临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境地。
  等到她们年过三十之后,就更难嫁得顺心满意了,毕竟,没谁乐意娶个性格刚强的妈进门吧?即使,她们勉强委屈自己,作出将就的选择,要么是夫妻俩各玩各的,要么是以离婚收场。
  李中易也是男人,而且是权势滔天的大男人,他同样不喜欢个性强悍的女人。越是脾气拗的女人,他越会采取驯服烈马的态度,想方设法摧毁她的心防,折腾到她心甘情愿的臣服于脚边之时为止。
  萧绰毕竟是读过许多汉书的女子,又从小接受着皇后式的良好教育,家庭教育和环境决定了,她不属于那种认死理的傻妞。
  李中易喝到嘴里的茶汤,甘甜爽口,也从侧面证明了一个问题:萧绰渐渐的认命了!
  “来人,去把獾郎抱过来,我这个做老子的,有几日没抱过那个傻儿子了。”李中易明明看见韩湘兰的身板挺得僵直,不仅视若没见,更可恨的是,居然当着韩湘兰的面,把叶晓兰给叫了来。
  李中易的膝下,如今已有四子,除了獾郎就在身边之外,他其余的几个儿子都远在开封城中。
  前些日子,彩娇又怀上了身子,在这个B超的时代,李中易也不是神仙,无法提前知道,她肚子里揣着的是男娃,还是女郎?
  韩湘兰比谁都了解叶晓兰,自从生下獾郎之后,叶晓兰比爱惜她自己的生命,还要爱惜亲儿子。
  叶晓兰和獾郎母子俩,一直吃住在一起,可谓是形影不离。哪怕是侍奉过枕席之后,叶晓兰也要先去看过了獾郎,才肯安心的回来,重新钻入李中易的怀中。
  李中易很理解叶晓兰的想法,尽管有时候多少有些扫兴,但也一直鼓励和支持。
  母以子贵,不管是在这个时代,还是在千年之后,始终都是大家族十分看重的基本原则之一。
  传宗接代,光耀门庭,终究还是需要男儿顶门立户。若是女子,哪怕她再有本事,外孙也终究只是外孙,和亲孙子没法比的。
  最鲜明的例子,便是棒子国最厉害的三X集团,老李的女儿众多,也各有本事,但家业终究只能传给独子。
  叶晓兰果然抱着獾郎来了,韩湘兰刚才很想主动退下,可是男人始终没看她,略微耽搁了一下,死敌竟然这么快就来了。
  李中易站起身,完全不顾老祖宗所言的抱孙不抱子的陈规陋习,径直从叶晓兰手里接过了亲儿子。
  “爷万福。”叶晓兰刹不住行礼的动作,只得勉力让她自己蹲得更扎实一些,担心摔了她的心肝宝贝,赶忙双手捧着襁褓,主动递到了李中易的手中。
  等男人抱稳獾郎之后,叶晓兰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那是她的命根子,也是后半辈子的依靠,绝对不容有失。
  李中易小心翼翼的抱着才几个月大的亲儿子,故意用粗硬的胡髭扎他玩儿,獾郎随即大哭出声。
  韩湘兰冷眼旁观,看得异常清楚,叶晓兰下意识的伸手,想抢回被虐待的獾郎,却中途又收了回去。
  哼,浪蹄子,不就是生了个儿子么,得意个啥呀?
  男人不顾体统的抱着獾郎玩耍,叶晓兰心里美滋滋的,这种欢喜的时候,她才懒得理会拈酸吃醋的韩姓贱婢。
  李中易抱着儿子玩闹了好一阵子,忽然察觉到胸前有湿意,他不由莞尔一笑,轻轻的拍了拍儿子的小屁屁,骂道:“臭小子,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叶晓兰也不管儿子身上满是尿骚味,直接把儿子接了过去,赏了獾郎一个大大的香吻。
  “奴家听说过,童子尿可治百病,您再不许打獾郎了。”
  叶晓兰一本正经的数落,属于典型的挂着羊头卖狗肉,明明是一片爱子之心,却偏要借着童子尿说事,惹得李中易忍俊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
  站在一旁的韩湘兰,彻底被当成了背景板或是路人甲,眼睁睁的看着,她的男人和死敌成了其乐融融的一家人。
  韩湘兰暗暗咬紧银牙,对地发誓,一定要生个儿子出来,绝不能让叶晓兰太过猖狂!
  李中易身上沾染了童子尿,沐浴更衣自不必提。等他收拾妥当,重新回来的时候,明显察觉到,室内的气氛异常之浓重。
  叶、韩二女哪怕相对而坐,竟然都不说话,而且,你不看我,我也不看你。
  李中易不想掺合进女人之间的战争,他含笑吩咐韩湘兰:“一起去看看小妞妞,这小丫头片子,怪讨喜的。”
  “喏。”韩湘兰既惊且喜,慌乱中起身,竟然带倒了小书几,惹来叶晓兰的无数白眼。
  李中易有空的时候,尽量做到大面上一碗水端平,至于剩下的明争暗斗,他没那么多的精力去管,也管不了那么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