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0章 华尔街控制惠普


小说:重生科技狂人  作者:杰奏
推荐阅读:执魔 鬼纹身 复仇似梦 窥视未来 天价嫡女,悍妃法医官 爱是长相思之梧桐细雨  攻仙纪 武极龙尊 屌丝玩网游 
  大章先发前半部分,明天发全文。手机无广告m.最省流量了。已经打开本章节的起_点或Q_Q手机客户端,到时候可以在目录界面长按这一章节名,重新下载即可。
  ……
  ……
  唐焕当然有足够的底气,让对手自己去做选择题。
  不管是否能够马上确定,“美加大停电”真的是由“千年虫”引起,都不影响它那犹如世界末日降临的恐怖效果,深深地印入所有人的脑海中。
  有种,你们就赌,“千年虫”不会在接下来的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日,闹出乱子!
  事实上,包括银行、电信、电力在内的众多行业,现在都已经心里打鼓了,进而纷纷在提高自有IT部门预算的同时,请求正和通用电气等电力管理系统供应商,一起协助处理“美加大停电”的哲儒软件公司,加大服务力度。
  目前,哲儒软件公司的工作状态,用“应接不暇”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为了填补服务部门的工程师缺口,首席执行官布莱德·斯沃尔伯格颇伤脑筋地临时调整着一些员工的岗位,以尽可能抽调出人手来,甚至开始考虑外包部分业务。
  在如此巨大的压力下,哲儒软件公司需要一个相对平静的外部环境,是完全必要的。
  于是乎,一个有点夸张的情景出现了。
  相比于几个月前,IT业内的联合请愿,现在IT领域之外的行业,纷纷请愿,暂停美利坚合众国诉哲儒软件公司垄断案。
  我们需要哲儒软件公司在未来几个月内,心无旁骛地提供最专业的服务,而不是被垄断案搅得心烦意乱、乱中出错。
  对于这种俨然上半年翻版的请愿,司法部和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当然不愿意接受。
  在哲儒软件公司这里的破例,已经够多了,不能没完没了啊。
  只不过,它们很快就意识到,这次的请愿压力,比上半年的那次还大。
  当银行、电信、电力等等IT领域之外的行业,纷纷发出呼吁后,IT领域之内的不少公司,也加入了进来
  这里面的奥妙,可谓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盖因,对于使用计算机信息管理系统的用户来讲,“千年虫”是一场灾难;但对于IT行业来讲,则是一场莫大的商机。
  显而易见的是,提供“千年虫”防范解决方案的厂商,绝不仅仅限于哲儒软件公司一家,哲儒软件公司也不可能做到全部吃下。
  这是利益均沾的大锅饭。
  而进入一九九零年代以来,业界在“千年虫”的防范上面,花了几百亿美元,不知道养活了多少人。
  当大家都对防范“千年虫”越来越信心满满后,IT行业从这方面捞的油水,也就随之少了下来。
  结果,现在一场突然从天而降的“美加大停电”,吓破了各位金主的胆,不用费尽心思地催促,便心甘情愿地再次主动为“千年虫”防范,增加消费。
  换而言之,这笔围绕着“千年虫”的意外之财,堪称本世纪最后的晚餐,不赚白不赚,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是,上半年StudiOS_XP的饕餮盛宴,相当让人满意,可谁会嫌自己赚钱多呢?
  就这样,IT圈子外对安全的忧虑,和IT圈子内对商机的热情,融合到了一起,进而产生核聚变,发出无与伦比的能量。
  就在各方为之博弈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对IT圈子影响极大的事情。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亚洲的宝岛,发生了里氏7.3级的大地震,造成了巨大的破坏,进而导致宝岛供电设施严重受损,电力供给不足,全岛工商业活动全面停摆,尤其新竹科学工业园区的损失,最为惨重。
  要知道,全球个人电脑所使用的主板,几乎有九成,由宝岛供应
  现在,宝岛这个全球供应链上的举足轻重者,突然无法供货了,全球计算机行业自然随之动荡起来。
  ……
  以下是防D部分,明天更新过来,直接忽略掉吧。
  ……
  哲儒软件公司这样的著名公众企业,做出如此大的动作,当然很快天下皆知,利益相关各方随即万众欢腾。
  视情况回购股票的吹风,难免有点虚;但为StudiOS_XP市场推广追加五亿美元费用的决定,就是千真万确的实惠了。
  要知道,自从微软的Windows_98被切尔诺贝利计算机病毒虐死后,市场上的消费级个人电脑通用操作系统,就只剩下哲儒软件公司的StudiOS_XP了;而微软只有寄希望于原本面向服务器工作站的Windows_NT,能在年末拿出来一个家庭版,好补位上来。
  换而言之,现阶段全球年出货量已经达到一亿台的个人电脑,在从生产力工具向数字中心进行角色转换的过程中,哲儒软件公司俨然独享着市场,尤其StudiOS_XP还优秀得让合作者与消费者都非常满意。
  据此,一个结论已经毫无疑问了,即一个巨大的利益均沾商机,摆在了整个业界面前。
  如今,哲儒软件公司再为StudiOS_XP的市场推广,追加了五亿美元,简直就是进一步给这场饕餮盛宴上了保险,绝对好吃又管饱!
  老虎基金的办公室里,朱利安·罗伯逊便听着安德里斯·哈尔沃森、李·恩斯利、史蒂芬·曼德尔、戴维·戈埃尔等等一干部下,讨论着哲儒软件公司大举动用现金储备,对做空其股票的影响。
  比如,做为一个标准的价值投资者,李·恩斯利便按照自己的思路分析道:“哲儒软件公司为StudiOS_XP市场推广追加五亿美元,实质上是想通过进一步凸显StudiOS_XP给整个IT行业带来的巨大商机,来强化该行业请愿活动的压力,以达到暂时搁置美利坚合众国诉哲儒软件垄断案审判的目的。”
  “可就算哲儒软件公司的计划成功了,司法部也只是暂时妥协,其肯定不希望美利坚合众国诉哲儒软件公司垄断案和即将到来的两千年美国总统大选纠缠到一起,必将会在今年下半年,坚决地让垄断判决一锤定音,并拆分现在的哲儒软件公司。”
  “因此,从较为长远的角度来看,做空哲儒软件公司的基础,不但还在,而且很牢固。”
  朱利安·罗伯逊点了点头,总结道:“和那些炒作概念的.公司相比,哲儒软件公司无疑是一家业绩优秀的公司,但问题就在于它经营得太成功了,司法部铁定了心要打破其所掌控的垄断局面。”
  “正是因为看到这一点,我才对做空哲儒软件公司信心十足。”
  说到这里,朱利安·罗伯逊话锋一转道:“我知道,大家对我们一直都不看好的.公司,却反而能在股市上股价一路飙升,越来越无法理解,甚至开始怀疑我们长期以来所使用的价值投资分析方法……”
  “本来就是嘛。”立刻有人抱怨道:“分析了半天,还不如那些门外汉,简单按照‘流量为王’的原则,直接凭感觉挑股票呢。”
  “就拿那个刚刚上市的网上购物公司亚马逊来讲吧,明明在四到五年内,实现不了哪怕稍微大一点的盈利,可IPO还是异常火爆,每股发行价为22.5美元的股票,被一抢而空,凭什么啊?”
  听着众人语气当中流露出来的失落,朱利安·罗伯逊已经明白,自己再像以前那样独揽大权地事必躬亲,压制一些部下的自己想法,必然会招致离心离德。
  唉,谁让老虎基金的实力大幅度缩水,无法做到一俊遮百丑呢!
  想到此处,朱利安·罗伯逊哈哈一笑,以轻松的口吻宣布道:“我准备在老虎基金体系之外,成立几家独立性更强的资金,来让更有想法的人去发挥。比如,不是有人想要买入英特尔的股票么?那到时候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一展所长了。”
  堪称人才济济,但却有些沉闷的会议室内,顿时被朱利安·罗伯逊的这个决定,刺激得活泛起来。
  ……
  纽约曼哈顿韦斯特街200号,也就是世界贸易中心一号大楼斜对面的高盛大厦内,迎来了一位无比尊贵的客人,那就是,全球首富唐焕,高盛首席执行官亨利·保尔森满面春风地出迎。
  高盛刚刚做完了一笔好买卖,即承销的亚马逊公司股票在纳斯达克IPO大获成功,上上下下的心情,自然也都跟着甚好。
  当然了,首富先生对于高盛的尊贵,绝不仅仅限于顾客身份那么简单,他还是高盛的股东。
  每个体系都有着自己的利益平衡之道。
  就拿企业来讲,非上司公众公司有非上司公众公司的活法,上司公众公司有上司公众公司的活法,比如唐焕旗下的哲儒和哲儒软件。
  长期以来,高盛都是合伙公司,为了转型为上市公司,内部争吵了至少十年,如今终于有了最终的结果,即总帮着别的公司IPO的高盛,也要在今年五月份,把自己送上股市了。
  不过,高盛留给普通公众的股份,实质上不是很多,大约只有12,而其中的48由公司合作伙伴持有,22分配给了员工,剩下的18则给了已经退休的合作伙伴,以及包括住友银行在内的长期投资人。
  首富先生持有高盛2.8%的股权,这次过来,算是高盛即将上市前的一次工作巡视。
  只是,亨利·保尔森仍然不忘打趣道:“唐,我还以为你会顺便送生意上门呢。”
  “生意?”唐焕眉头一挑,“我还真是想要送一笔生意给高盛呢。”
  “那快说说……”亨利·保尔森连忙兴冲冲地催促道。
  首富先生目光灼灼地看着对方,缓缓问道:“你先告诉我,是谁在做空哲儒软件公司?”
  “这个嘛……”亨利·保尔森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唐焕一伸手,旁边的助理动作轻盈地送上一份文件,“这是第一笔资金,五亿美元。”
  亨利·保尔森看了一眼文件后,一边假模假样地让手下去查,一边苦口婆心地劝道:“你又何必去在意谁在做空哲儒软件公司的股票呢,反正你都放风,准备好回购哲儒软件公司的股票了。”
  “不会那么简单吧。”首富先生哼了一声,“在某些人眼里,哲儒软件公司现在就是一个绝佳的缺口,一旦打开,将会具有标志性的意义。如同股市崩盘,总是始于能够引起群体恐慌情绪的那个因素。”
  亨利·保尔森嘴唇张了张,不知如何接话才好,好在很快来了台阶,部下送上了调查结果。
  其实,这就是一个样子工程,哲儒软件公司又不是小猫三两只,股价异动的前因后果,怎么会逃过这些专业人士的视野。
  如果高盛真的那么后知后觉地情报落后,早就在竞争残酷的华尔街销声匿迹了。
  亨利·保尔森打开文件,扫了两眼,然后装模作样地放到唐焕面前,解释道:“从目前收集到的信息来看,是老虎基金的朱利安·罗伯逊,在挑头做这件事。”
  对那份文件瞅也不瞅的首富先生,微微颔首道:“那么,这五亿美元,就做空老虎基金大量持有的全美航空吧。”
  亨利·保尔森苦笑一声,“唐,其实你只要愿意,完全可以把历史能追溯到一九三九年,杜邦家族成立的All_Ameri_Aviation_pany的全美航空买下来,然后将老虎基金扫地出门。”
  “我对民航业没兴趣,也不想把手伸的那么长。”唐焕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希望高盛在帮哲儒软件公司回击老虎基金的同时,向那些仍然对加州高铁耿耿于怀的航空运输领域既得利益者传递一个态度,那就是,要是把我逼急了,不但全美航空,连整个民航业,我都做空三年。”
  “反正,市场对高科技的青睐,还没看到尽头,尤其今年,巨量资金从传统行业蜂拥而来,我有充足的弹药。”
  亨利·保尔森对于这个“斗气之举”直挠头,有心拒绝,可头一笔资金就是五亿美元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