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最后一战


小说: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推荐阅读:金枝菜叶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对不起,掉线了 神秘之旅 恶魔总裁腹黑妻 帝爵集团:爵少的大牌新娘 极品魔少 不一样的朋友 王爷绝宠废柴妃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天地之间,灵光绽放,笼罩着整个大千世界。.
  而在那苍穹榜下,牧尘的身形仿佛都是在这一刻变得充满了一种无法言语的威严,举手投足间,引动世界伟力。
  “恭贺牧主,成主宰!”
  灵魔大陆,无数强者欢呼而起,声音如雷,响彻天地。
  整个世界,之前都是因为天邪神的十目而变得绝望,但谁又能料到,局面再度峰回路转,他们大千世界,竟然诞生了有史以来第一位在那苍穹榜留下完整真名的主宰强者!
  那种劫后余生般的狂喜,几乎是令得所有人为之疯狂,嘴呼喊着牧主之名时,眼尽是激动与狂热。
  在那响彻世界的欢呼声,苍穹榜徐徐的消散,牧尘周身光芒也是尽数的消散,此时此刻的他,看去宛如一个普通人一般,甚至连身体内部,都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灵力波动。
  牧尘落于炎帝,武祖身前,然后对着两人抱了抱拳,道:“晚辈先行半步,还望两位前辈莫怪。”
  炎帝,武祖闻言,则是洒然一笑,道:“值此大千世界存亡之际,首要目的,便是要阻挡那天邪神,你能挺身而出,说起来,反倒是我二人欠你一个人情。”
  牧尘摇了摇头,道:“我是因这大千世界的危机,方才能够借助诸多机缘,领先半步,说来应是算做取巧与捷径,两位前辈凭借自身积累,未曾依靠一座原始法身相助,距那完整真名,仅有半步,这一点,牧尘远远不及。”
  牧尘所言,倒的确属实,原本按照他的估计,想要达到如今这一步,起码都是需要将近百年的积累与苦修,但谁都没料到,大千世界会出现这种变故,令得他不得不强行逼迫自己,爆发出诸多潜力,最终才能够借助诸多机缘,率先登顶。
  如果大千世界没有这一次的灾劫,第一个登苍穹榜的人,必然是炎帝与武祖,而非他牧尘。
  炎帝,武祖对视一眼,温和一笑,道:“时势造英雄,历来如此,我等二人曾经的脱颖而出,也曾依赖时势,这个世间,能够把握住时势,趁风而起的人,并不多,你能握住,这自然是你的果断与能力,不必过于自谦。”
  “只是接下来,对付这天邪神的重任,得交由你了,我二人从旁掠阵,为你相助。”
  牧尘弯身抱拳,郑重的道:“必不负所托。”
  而后,他也不再多言,抬起头来,眼神凌厉的看向了天邪神所在的方向,此时的天邪神,同样是面色变得极为的阴沉,那只第十邪目,闪烁着无边的黑光。
  “真是没想到!”
  天邪神那只邪目,死死的盯着牧尘,道:“原本我还以为此番最大的对手会是炎帝与武祖,却是没想到,最终被你登了顶。”
  “我大千世界亿亿生灵,不甘为奴,自然会有人趁势而起,这个人,算不是我,也会是旁人。”牧尘淡淡的道。
  天邪神咬着牙,森然道:“你们这大千世界,还真是气运不小,这样都能翻身!”
  他的声音,充满着恼怒与恨意,原本当他十目出现时,已是胜券在握,可谁能想到,牧尘也是在这一刻完整了真名。
  天邪神非常的清楚,一旦在那苍穹榜留下完整真名,代表着牧尘能够运转世界伟力,而这大千世界,会相当于他的主场所在,有着无边加持。
  今日之战,必定是一场恶战。
  天邪神面目阴沉,深吸一口气,眉心邪目忽然有着黑暗光芒暴射而出,最后凝聚在了他的手掌之,只见得一柄约莫数丈的黑色长矛,缓缓的在其掌心凝现而出。
  “十目幽魔矛!”
  那柄黑矛通体幽暗,其竟是有着十只诡异的邪目,缓缓的眨动着,释放着无的邪恶气息,一股恐怖无的波动,随之散发,整个下位面都是在颤抖。
  叮!
  天邪神手持魔矛,重重一跺,顿时虚空破碎,巨大的裂缝犹如蜘蛛一般的蔓延开来。
  他眼神阴厉的盯着牧尘,森然道:“今日我倒是要看看,你这完整的榜者,又能奈我何?!”
  牧尘望着天邪神手的魔矛,双目微凝,显然,后者已是开始不作任何的保留,连这柄之前从未出现过的魔矛,都是取了出来。
  “武器么...”
  牧尘微微沉吟,忽的一挥袖,天地间有着无边灵力汇聚而来,最后熊熊燃烧,化为一片灵力火海,紧接着,他屈指一弹,一道黑光射出,落入了灵力火海。
  那道黑光,赫然是一根巨大的黑**柱,正是在那许久以前牧尘所使用的武器,大须弥魔柱。
  只不过后来随着实力的增长,牧尘使用它的次数越来越少,只不过到了如今他这种地步,已是可以亲自出手铸造一柄超越绝世圣物的武器。
  既然如此,倒是可以用这大须弥魔柱作为原材。
  熊熊!
  灵力火海燃烧,可怕的温度迅速的将大须弥魔柱融化,化为漆黑的液体流淌在其。
  “还缺一点辅佐之料。”牧尘望着那流淌的黑色液体,再度屈指一弹,一道剑吟声响彻,只见得那通体晶莹的天帝剑也是被他投入灵力火海。
  天帝剑本有所残破,其蕴含的力量也已使用殆尽,不过其本身材料,倒是能够用来熔铸,为他炼制出一柄大千世界最强的武器。
  天帝剑迅速的化为晶莹的液体,最后在牧尘的操控下,与黑色液体相融,最后迅速的成形,紧接着牧尘催动天地灵力,源源不断的灌注而进。
  与此同时,他心念一动,那世界伟力,也是随之降临,落入其。
  轰!
  不过短短数十息的时间,火海之,忽有震天之声响彻,然后所有人都是见到,一道暗黑光柱暴射而出,悬浮在了牧尘的身前。
  光芒散去,露出了其之物,只见其物,倒是与大须弥魔柱相似,不过却是没了那种凶煞之感,反而是变得厚重雄浑,宛如是擎天之柱,无可撼动。
  “从此以后,叫你大须弥圣柱!”听到牧尘此言,那大须弥圣柱顿时爆发出璀璨光芒,仿佛是在欢呼雀跃,显露出了极强的灵性。
  牧尘手掌一动,大须弥圣柱便是迅速缩小,最后化为一根巨棍,落入牧尘的掌心,微微一震,空间震碎,遥遥的指向天邪神。
  “哼。”
  天邪神一声冷哼,手持魔矛,一步迈出,便是出现在牧尘前方,魔矛挥动,卷起万重魔光,每一重魔光,都足以毁灭一座大陆。
  牧尘手持大须弥圣柱,怡然不惧,正面迎,圣柱蕴含着世界之力,浩荡磅礴。
  铛!
  魔矛与圣柱重重的撞击,数百万丈的力量涟漪爆发开来,破坏力极强。
  炎帝,武祖则是在此时退后,他们两人联手,灵力灌注这座下位面,形成了极强的胎膜,将下位面笼罩覆盖,让得牧尘与天邪神的毁灭交锋无法扩散至大千世界,造成毁灭。
  铛!铛!
  无数道视线,都是带着骇然的望着那下位面的战斗,两道光影纠缠在一起,魔矛与圣柱硬憾,每一次的撞击,都是爆发出毁灭风暴。
  而即便是有着炎帝,武祖帮忙阻挡,但那隐隐间传出来的波动,依旧是令得无数强者感到恐惧。
  吼!吼!
  毁灭天地的交锋持续着,天邪神见到攻势屡屡被阻,也是发出低沉的咆哮,那面庞凸显出狰狞之色,黑色的液体流淌在其身躯表面,最后竟是形成了一副凶恶无的狰狞魔甲。
  此时的他,更像是那一尊毁灭魔神。
  铛铛!
  短短一炷香的时间,两人交锋了万回合,简直是天地失色,日月无光,生灵惊惧。
  不过,最让得大千世界无数生灵稍稍心安的是,即便是天邪神如此凶暴的攻势,但牧尘依旧没有显露出颓势,借助着世界的伟力,牧尘的力量,显然并不逊色于十目天邪神。
  咚!
  魔矛与圣柱凶悍的对碰在一起,掀起毁灭冲击,牧尘与天邪神身躯皆是一震,倒飞而出,脚下的空间不断的崩塌。
  “天邪神,这大千世界是我的主场,僵持下去,对你可没什么好处。”牧尘手圣柱重重跺下,眼神冷厉的望着天邪神,道。
  “该死!该死!你真该死!”
  天邪神的面目,在此时显得极为的狰狞,那只邪目疯狂的闪烁,带着狠毒光芒,盯着牧尘,显然他也明白这种僵持对他极为的不利。
  “既然你想早点死,那我成全你!”
  “十目魔像,吞灭乾坤!”
  天邪神发出低吼咆哮,下一瞬间,忽有无边无际的魔光从其体内席卷而出,最后在其后方汇聚,渐渐的化为了一尊看不见尽头的魔神虚影。
  那头魔神,仿佛连接着天与地,在其庞大的身躯,十只邪目眨动着,每一只邪目,都是散发着令人恐惧的邪恶波动。
  望着那头魔神虚影,炎帝与武祖眼神也是微凛,看来这天邪神是要暴走了。
  轰!
  十目魔像十目邪目看向牧尘,顿时有着一道无边无际的魔光暴射而出,一个瞬间,便是出现在了牧尘前方。
  咚!
  牧尘手大须弥圣柱暴涨,化为百万丈巨大,犹如擎天巨柱,狠狠的对着那魔光砸下。
  轰隆隆!
  大须弥圣柱重重的砸在那道魔光,不过却是被一股恐怖的力量震开,牧尘本身,也是如遭重击,倒飞出了数万里。
  “给我死来!”
  天邪神咆哮出声,十目魔像邪目不断的闪烁,一道道毁灭的魔光铺天盖地的暴射而出,那等架势,显然是不将牧尘轰成虚无不罢休。
  “不好!”
  炎帝,武祖见状,面色微变,这天邪神的攻势,来得太过的凶猛了。
  而在他们准备出手援助牧尘时,在那遥远处,忽有古老的光影席卷开来,仿佛一轮玄光之镜,任由那多少道魔光暴射而来,都是被玄镜吞灭。
  如此半晌,魔光终是停歇。
  天邪神面色阴沉的望着远处,只见得那里,牧尘凌空而立,而在其身后,古老灵光,竟也是有着一道光影矗立。
  那道光影,模样与牧尘如出一辙,只是在其脑后,有着一轮光圈,光圈呈现五色,各自散发出无古老的波动。
  若是仔细感应的话,则是会发现,那赫然是万古不朽身,无尽光明体,太灵圣体,夜神古体,荒神体的波动。
  “太初世界体!”
  牧尘立于虚空,低沉之声,自其嘴传出。
  之前四道化身归一,同时也是造了一座新的至尊法身成形,这道新的至尊法身,集合了五座原始法身之长,玄奥至极,威能无穷。
  “你也吃我一招试试!”
  牧尘凌厉的看向天邪神,双手陡然结印,只见得身后那道光影脑后的五色光环陡然暴射而出,从天而降,直接是出现在了十目魔像的方。
  “五祖化魔环!”
  嗡嗡!
  五色光环,光芒绽放,隐隐间仿佛是显露出了五座古老的原始法身,灵光凝聚,形成火炎般的灵光浇灌而下,落在那十目魔像之。
  吼吼!
  被这古老的灵光浇灌,那十目魔像顿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庞大身躯的魔光黯淡,犹如是在被融化。
  “魔吞!”
  察觉到周身的变化,那天邪神也不敢怠慢,一声低吼,十目魔像猛的倒吸一口气,无边的魔气在其巨嘴汇聚,压缩。
  “魔喷!”
  轰!
  下一刻,仿佛是一条黑暗到极致的魔海奔腾而出,重重横扫,源源不断的冲击在那五色光环,将那源源不断降临下来似火炎般的灵光,抵御下来。
  大千世界,无数道视线都是紧张无的望着灵镜,谁都看得出来,此时双方的斗法已经白热化,各种杀招,层出不穷。
  双方稍有不慎,被抓住破绽,恐怕是倾覆之危。
  “这天邪神,有些急了。”炎帝,武祖望着这一幕,则是能够知晓,随着时间的推移,牧尘的优势在逐渐的明显,毕竟这里乃是大千世界,身为主场,牧尘能够借助世界之力,源源不断的与天邪神对峙。
  而对于这种情况,那天邪神显然也是有所预料,所以他的面色,越来越阴厉。
  天邪神立于十目魔像之下,他眉心第十目疯狂的闪烁着,许久,他的脸庞,猛的掠过狰狞之色。
  “既然你咄咄逼人,那也怪不得我了!”
  他知道,如果不打破这个僵局,他必然会落败。
  轰!
  十目魔像裹挟着天邪神,猛的化为一道魔光冲天而起,十目闪烁,直接是撕裂了虚空,出现在了灵魔大陆之外的虚空。
  十目魔像仰天咆哮,震耳欲聋的魔啸声,响彻大千世界。
  “亿魔化阿鼻,魔狱降临!”
  轰轰轰!
  在咆哮声落下的瞬间,只见得那域外邪族大军,忽有无数道魔影发出惨叫之声,然后是凭空爆炸开来,化为血雾冲天而起。
  十目魔像巨嘴一吞,便是将那滔滔血雾吞没,然后巨手结印,庞大的身躯也是爆炸开来,紧接着,滚滚魔流铺天盖地的倾泻开来。
  这些魔流,直接是洞穿了虚空,化为亿万股,出现在了大千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这一刻,大千世界各方大陆,无数道骇然的视线见到,在那虚空之外,蕴含着毁灭的魔流破空而来,犹如滔天巨浪,要将大陆覆灭。
  灵魔大陆,无数强者骇然失色。
  “哈哈,既然你想要保护这大千世界,那我将它全给毁了!”亿万道魔流破碎空间,流向大千世界,而那天邪神阴厉恶毒的声音,也是响彻而起。
  牧尘,炎帝,武祖三人的身影也是紧随着出现在灵魔大陆空,他们望着那无边无际的魔流,也是面色忍不住的一变。
  “这个家伙,真是疯了,他自爆了十目魔像,对他自身也是重创!”炎帝面色凝重的道。
  “必须阻拦下来,不然的话,大千世界损失会极为的惨重。”武祖沉声道。
  “但这阿鼻魔流,分化亿万,涌向大千世界,想要阻拦,极为不易。”炎帝眉头紧皱。
  此时的大千世界,各方大陆都是一片混乱,无数生灵都是瑟瑟发抖的望着那从天而降的魔流,一旦那魔流流淌下来,恐怕整个世界都会化为地狱。
  牧尘眼灵光闪烁,眼倒映着大千世界那一座座混乱的大陆,他声音低沉的道:“那股魔流,能够吞灭生机,并且在吞灭不断的壮大,天邪神隐匿在其,吞噬无数生灵精血,试图壮大。”
  炎帝,武祖瞳孔微缩,道:“那更不能让他得逞了,你可有办法阻拦?”
  牧尘自虚空盘坐下来,他冲着炎帝,武祖微微点头,轻声道:“两位前辈请放心,若是让得此獠得逞,那晚辈也亏对大千世界赋予我的机缘了...“
  “他想要分化亿万,吞灭大千世界生灵,既是如此,那我让他见识一下,当那亿亿生灵汇聚而起时,同样有着非凡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