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香番外(二)


小说:花香满园  作者:九天云
杨雪离开青阳山,奔赴京华的消息传入京华,陈家顿时沸腾了。: 3w.
陈凌风钦佩的望着老爷子,由衷的赞道:“还是爸了解杨雪!一纸规划,就绝了杨雪留在青阳山的念头!”
“一念成仁,一念成魔,杨雪能够回归,靠的不是规划,而是他自己有重新复出的念头,你以为他不知道规划是怎么来的吗?他不点破,只是因为他需要一个回来的借口……”
陈凌风恍然大悟,老爷子虽然退隐深山,但对人心与世事的把握,却依然出神入化。
秋风习习,杨雪一行人走出飞机场的一瞬间,看到的是黄沙漫天,狂风扑面,韩晓璐与陈静迎了上来,顾不得寒喧,便一同钻进了车里,陈雅抱怨道:“这鬼天气,怎么风沙越来越严重了?”
“环境呗!”韩晓璐同样心存怨念,向杨雪道:“听说你打算重出江湖了?到京华或环境部任职呗,好好把环境治理一下!”
“你以为政府是我家开的啊?我想到哪儿就到哪儿?”
杨雪哭笑不得,但望着漆黑一片的窗外,杨雪还是莫名的感慨,同一片天空下,三十年的恩恩怨怨,无数的风风雨雨,他从小小的孩童,进入特别行动小组,然后退伍,回到江海,南风,广南,一步步走上人生的巅峰,然后激流勇退,如今重新回来,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只是,物是人非。
路过得月楼的时候,杨雪下意识的往楼上看了一眼,漆黑一片,随着方明景的离世,这偌大的京华,将会一点一点消去他的痕迹,不久的将来,或许他只会出现在有限的几个人心中。
偶尔。
“我们去哪儿?”
陈静回头望着杨雪,按照陈家的意思,是将杨雪一行人接入陈家,为杨雪接风洗尘,但看到何诗雅和秋若枫,陈静又不知如何是好,让她们去陈家,不是徒增彼此的尴尬吗?
“回碧水菀吧,你告诉老爷子和大哥,明天我和杨雪过去!”
杨雪还未开口,陈雅便做出了决定,陈静答应一声,便开着车融入了车流之中。
夜幕之下,京华流光溢彩,五颜六色的霓虹绵延起伏的伸向远方,只是在光影与璀璨之间,总有着无尽的黑暗,像极了一个个黑洞。
深夜,景山,陈家。
陈家三兄弟围坐在老爷子的床前,等着老爷子发话。
即便他们身处高位,地位显赫,但在这间小小的房间里,他们依然唯老爷子之命是从。
今晚的议题,是杨雪的安排。
按照惯例,杨雪的组织关系已经转至军队,复出之后,可以直接在军中任职,张万天、韩智成等人在得知杨雪返京之后,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但陈凌风却另有主张,陈家固然需要军方的助力,但以杨雪的能力与资历,在军队发展未免太过局限,和平年代,一个上将已经是最高的顶点。
但陈家对杨雪的期待却远不止此。
在退位之前,杨雪已经是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如果不是辞职的那一幕闹剧,杨雪已经走上了广南省委书记,但是现在,人大会议已经结束,各省的安排均已经到位,想再加进去一个副省级都不可能,更遑论省委书记或者省长了。
所以,陈家三兄弟才不得不聚焦在老宅,讨论杨雪的归属。
军中不能去,地方去不了,思来想去,大概只能安排在中央,可陈老爷子一口否决,如果是闲职,任时间消磨去杨雪的雄心壮志与锐气,那还不如继续休息。
“那怎么办?”
陈明风有些头疼,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又不能在家里休息,这不是难为人吗?
陈凌风沉思良久,方才向缓缓的道:“去党校吧,副校长!”
妙!
陈明风豁然开朗,党校校长由政.治局常委兼任,副校长往往高配正部级干部,杨雪地位未降,又可以在履历中增加一笔,同时还可以加强与地方干部的联系。
若各省有一把手空出来,杨雪又可以迅速的补上去,端的是进可攻,退可守。
“那就这么定了!”
老爷子一锤定音,陈凌风三兄弟各自回房联系,坐在客厅的陈阳,微微的摇了摇头。
这个世界,是穷人的世界,也是富人的世界,但终究是有些人的世界!
景山的夜,漆黑,宁静,幽然,无尽的夜空中,无数繁星与乌云迅速的流转,然后又趋于平静。
不经意间,总有些痕迹留下。
十一月六日,中央党校开班典礼。
来自各地的副省级干部云集,在小礼堂中握手,谈笑,寒喧,能够进入中央党校,既意味着一种资历,也意味着一种肯定,人生得意,莫过于此。
江海省副省长秦延军踌躇满志的坐在台下,与身边的干部交流着,在五十岁进入副省长的行列,可谓是意气风发,看到辽北省副省长何玉钦进来,秦延军立刻迎了上去,与何玉钦握手,问好,两人是大学同学,好友,如今同时走上领导岗位,有着更多的话语。
“恭喜你啊,玉钦,终于如愿以偿了!”
“你难道不是?”
两人相视而笑,何玉钦的身后,一位青年看着手机走了进来,看年纪不过三十出头,穿着时尚,仿佛刚毕业的大学生,秦延军以为是何玉钦的随从,便开玩笑的道:“不是不让带随从吗?你怎么还带着人过来?”
“谁?”
何玉钦疑惑的回头,看到秦延军说的是看手机的青年,便摇头笑道:“不是我带的,不会是走错门了吧?”
秦延军道:“小兄弟,这里是中央党校省级干部培训班,你是这里的学员吗?”
青年摇了摇头,却也无意离去,何玉钦善意的提醒道:“如果不是的话,你还是是离去的好,不然一会儿有警卫过来清点人数的!”
“谢谢你的提醒!”
青年不置可否,继续低头看自己的手机,态度有些傲慢,何玉钦脾气好,便不再理会,秦延军却忍不住了,“这是省级干部培训班,你又不是学员,在这里干什么?莫非你是这里的老师?”
青年闻言,重新抬起了头,认真的看了看秦延军,方才展颜一笑,“我不是老师,我是校长!”
ps:花香完结一段时间了,但不少老读者却觉得意犹未尽,希望我抽空把花香续写起来,我抽空写了一些,已经在微信公众号jyl66822更新,大家可以加入观看。顺便推荐一下新书,《大道无疆》,首发纵横,请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