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血魔元清!逃回酆都!


小说:地狱电影院  作者:黑色火种
推荐阅读:如果不得不被吊打 禽性老公天价妻 帝国传承 神秘之旅 神级兽能 魔王异界纵横 穿越诸天 
  布莱克斯巴克靠在电梯墙上,闭目养神。
  他现在相当之苦恼,有没有搞错,那么关键的时刻,居然把他送来拍电影……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刚拍完,连口气都来不及喘息呢!说实在话,在,他已经对电梯产生一种本能的恐惧感了。
  他回忆起自己来到这之前发生的事情。
  “元清一定逃了……我们该怎么办?”布莱克实在怒不可遏,他怎能放过元清这个狗贼!
  当然,大哥和三弟比他更很元清。
  “他逃不了!”叶想紧咬牙关,怒发冲冠:“不诛此贼,我誓不为人!”
  布莱克则颇为苦恼:“可惜我就要去演电影了……不然……”
  “你先去拍电影吧,二弟,等你回来,定然让你一同观赏狗贼人头!”
  “好!大哥,请你连上我的份,绝不要让元清这贼子死得太轻松!我先去了!”
  但就在他看向深瞳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这一次……又要和深瞳一起拍电影了?而且这次,他演的是第二部的男主角!
  不知道为何,一想到这,就让他内心多多少少有些怪异的感觉。
  忽然间,脑海中传递来一条发自雨朔的剧本信息。
  “二弟……我刚才已经在你没发觉的时候,将你以前对鱼玺仙发的旧日誓言,通过解除了。那等女人不值得你为她发下这等誓言,也幸好你没有用外神名讳发誓,不过因为你对安倍深瞳发的誓言用的是外神之首阿撒托斯的名义,我是无论如何也解不开了。”
  这段信息,让他极为震惊。
  “我看得出……你对安倍深瞳有一种朦胧的好感,当然还没有上升到爱情的地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其实我不希望你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她很危险……但,感情的事很难用理性支配,一切选择由你,我只是给了你可以选择的权力。”
  回忆至此结束。
  布莱克的眼睛缓缓睁开,这时候,深瞳正拿着手机,和她身边的一个男青年,看着日本动画,二人耳朵上各自插上一个耳机,在那说笑着。那男青年也是日本演员,布莱克知道他,他的名字叫雨宫龙臣,是旭日帝国三才家族的护卫武士,同时更是少主三才明彦的影武者。
  此时……看着深瞳和雨宫龙臣如此卿卿我我,脸几乎都要凑在一起的样子,布莱克心头莫名地不爽。他知道这是演戏,可是感觉还是很不舒服。
  这时候,他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深瞳在衣服下的那具曼妙的身体。毕竟,她的身上任何一个私密的地方,对布莱克而言都是一览无余了。结果,他的某个器官,迅速开始缓缓升起……
  然后……居然导致了NG!
  这一下演员们都是很费解,不知道NG的原因。但布莱克当真羞愤欲死!他不由庆幸电梯人多,他又在角落位置,否则刚才他下半身的变化落在演员们眼里,他也基本不要做人了。
  这时候,电梯停靠在了六楼。然后,电梯门,缓缓开启了……
  恐怖的地狱旅程,就此开始……而倾寒和绯依娜,也在此时被吸入电影之内……
  ……
  与此同时,在拉斯维加斯,巴比伦空中花园。
  涅灵和阿礼,通过传送阵来到了巴比伦顶层!
  这个时候,哪里还管得上什么绝对中立区的规定!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带回绯依娜!他们连守候在传送法阵的尼摩家族死灵法师向他们鞠躬都不管了,直接就冲向楼下!
  二人离开后不久,法阵的地面上,一滴鲜血……迅速开始凝聚变大!顷刻间,元清就出现了!
  “你!”
  “血尘子元清?!”
  元清冷笑一声,忽然猛然将手一挥舞!在场的死灵法师,几乎瞬间被他杀死!
  杀死他们后,他们的尸体忽然悬浮到天空中,然后全部都发生爆炸!无数鲜血,全部宛如暴雨淋洒到元清身上!接着……他开始贪婪地吸取他们身上的鲜血!随后,他身上的伤势,也渐渐复原!身上所有沾染上的鲜血,都已经被吸入他的体内!
  “可恨的令狐月光,那煞气真是诡异……不过,得马上回酆都去!恶魔没有进入酆都的空间权限,到时候涅灵奈我何?要将雪玉带回来看来不可能了,不过有血巫和血蝎在,她总是要来找我的!现在,得马上带血巫和血蝎去旭日帝国阎魔影院!”
  继而,他马上就将传送阵的传送方向转为酆都院线,经过传送阵扫描,确定他具备进入酆都的空间权限后,传送……开始!
  “涅灵,叶想,令狐月光!还有血寻……我都不会放过!”元清之前对血寻涌起的那一丝舐犊之情,也已经烟消云散,更恨自己不该救她!
  “现在……只有跟旭日帝国走到底了!我一定要把雪玉抢回来,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放弃雪玉!”
  然后……传送阵,就将他带回了酆都院线,阿修罗道影院!
  元血巫和元血蝎,以及宋悯花正守候在传送法阵前方,忽然法阵闪烁出光芒,元血巫立即大喜,但随后却看到,法阵上只有父亲一人!
  “父亲?母亲呢?你没遇到她?”
  “血巫……马上去做好准备,带领血冥军,随同为父前去旭日帝国,黄泉院线阎魔影院!”
  “什么?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情况紧急!等去了那,为父再向你解释!”
  “可是,母亲呢?”
  “你母亲稍后会到!总之你先去收拾东西!不……算了,还有什么好收拾的,马上动身!”
  元血巫现在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元血蝎也一样一头雾水!
  “母亲出事了对不对?”元血巫立即冲到元清面前,焦急地询问:“回答我……是不是这样?父亲!”
  “我说了!马上和我一起去黄泉院线!你听不懂吗?”
  “日本人屠灭我忘川院线,我压根不承认他们那个什么帝国!父亲……你最近秘密和日本人接触,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你该不会是想要……投奔日本人?”
  元清心急如焚,现在分秒必争,迟则生变!要知道许悲回来了,他只要宣布他当年做的丑事,整个圣天道宗都不可能再服从他的命令!现在,他只有将他的家人和血冥军这嫡系部队带去旭日帝国!
  “是又如何!如今日本人势力滔天,安倍恒一这个皇帝更是已经时空之道大成!什么‘叶想时代’,不过是个还没成长起来的毛头小子而已!正所谓成王败寇,识时务者为俊杰!”
  “父亲!我是中国人!”
  “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日本人了!现在地球都没了,中国当然也没了!什么中国日本还有什么区别,大家都是地球人!”
  “我绝不做汉奸!要去日本人那,父亲你一个人去就是!”
  “混蛋小子!你敢忤逆我!”
  元清狠狠一脚踢在元血巫腹部,后者顿时被他踢飞出去!
  “血蝎!”此时的元清杀意凛然,瞪着自己的三儿子:“你也一样?”
  元血蝎自然不像元血巫这般有气节,连忙回答道:“父亲说得没错……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又有什么区别?做日本人就做日本人!”
  元清清楚血巫的性格,于是他看向悯花,忽然冲了上去!
  悯花正要跑到血巫面前为他查看伤势,元清就已经来到她身后,随后将这个儿媳妇一把高高举起!
  一想到自己的儿媳妇曾经是令狐月光的女人,自己的儿子居然捡了那个孽种的破鞋,就是怒不可遏,一把死死掐住悯花的脖子!
  “元血巫,你现在有两条路!跟我去旭日帝国,或者……我送你老婆去阴曹地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