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樱花下,情已逝去


小说:地狱电影院  作者:黑色火种
推荐阅读:如果不得不被吊打 禽性老公天价妻 帝国传承 神秘之旅 神级兽能 魔王异界纵横 穿越诸天 
  ng!
  樱‘花’树下,十六岁的敖雪‘玉’相当尴尬。,。
  她已经是第三次ng了。
  她并不是第一次演恐怖电影,只是这次出演的角‘色’,是一个很具有文艺气息的‘女’主角,她颜值是够了,但是气质就差了许多。
  这场戏,根据剧本的要求,是‘女’主角和男主角第一次见面。而涅灵扮演的男主角,从路的一头走来,看到在樱‘花’飞散下,面‘露’忧郁气息的‘女’主角,对其一见钟情。而雪‘玉’不得不佩服涅灵的演技,反而是她自己拖累了涅灵。
  这种情况,对她而言很是窘迫。更担心涅灵发剧本信息责骂她,但是,第一次和她合作的涅灵,却是发剧本信息,发给了她一些演技方面的建议。让她多回忆一些现实世界痛苦的事情,尽量投入真情实感,而不是老是想着自己是在演戏。
  在涅灵的耐心建议下,她总算是渐渐入戏。最终,在飘散的樱‘花’下,这成为了她和涅灵永远无法忘怀的记忆。接下来在演戏的过程中,涅灵也是耐心地继续给她一些演戏的建议,两个人在演对手戏的过程中,也是越来越熟稔。
  那部电影,成为了他们的定情之作。
  对雪‘玉’而言,可以被圣天道祖许悲收为弟子,乃是她最大的骄傲。圣天道祖的弟子很多,而她是最小的小师妹。其实她很清楚,可以被收为弟子,不是她有多优秀,而是因为她在年仅十岁的时候就捡到海报进入地狱电影院,师父怜悯她,才将她收入‘门’下。在梅寒鸦时代,有太多比她耀眼的师兄师姐,和他们比,她似乎也只有美貌可以超越。而后,师父在狱外失踪,师兄弟们也在天国地狱愈发‘激’烈的战争中不断死去,而三十二年前,梅寒鸦在中斩杀了戈尔迪三世,天国得以全面占据上风。
  虽然梅寒鸦在那以后生死不明,天国之人却是已经奠定了胜利基础。而涅灵和雪‘玉’,也终于相爱。对他们而言,那是最好的时代,那是最好的青‘春’年华。他们多次在电影中合作,经历了太多的艰难险阻,而最难忘的……却是樱‘花’树下,那并非邂逅的“初遇”。所以,他们时常……用当年最早合作的那部电影中的角‘色’名字,称呼对方。
  发现怀上涅灵孩子的时候,对雪‘玉’而言,是最幸福的时刻。她现在想来,如果当初提前告诉涅灵那个孩子的存在,那么……涅灵恐怕无论如何都不会选择成为恶魔吧?如果她可以相信涅灵对她的爱,那就好了。她为什么……没有能够相信他呢?
  眼前,涅灵的形象,越来越模糊。
  “薛岩……”此时的她,忽然说出了这个名字,却是让涅灵一震。
  薛岩,是当年他第一次和雪‘玉’合作出演恐怖片的时候,他的角‘色’的名字。在樱‘花’飞散的树下,他看着在樱‘花’‘花’瓣下,在他一次次教导下终于成功表演出了‘女’主角神韵的雪‘玉’,那一刻……他就认定了,这个‘女’子是他心中的那个人。
  那时候……他们还无比年轻。对充满‘激’情的青‘春’而言,他们忠于爱情,他们充满希望。梅寒鸦时代是一个朝气蓬勃的时代,是一个属于年轻人的时代。在那个时代,爱情……格外‘浪’漫。因为……他们是共同的战友,有着同样的信仰。
  “如果……时间倒流……如果,回到二十五年前……如果能够回到那个时候的话……如果那时候我相信着你,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年轻的时候,需要强行饰演出来的悲伤,此时,已经不再需要去刻意表演了。
  眼泪,‘混’合鲜血流下。
  涅灵的眼眶内,也渐渐凝聚泪水。
  他看了一眼身旁的阿礼。
  已经……晚了。已经逝去的时光,已经不复了。现在回忆起来,那是青‘春’时期的心动,但取代不了如今他的生活。一切,都无法改变了,现在他的家,在地狱天堂院线。二十五年前,陷入绝望和痛苦的他,如果不是因为有阿礼在他身边,他也许早就因为仇恨而扭曲成了一个真正的魔鬼。迄今为止,他还可以保有自己的善良,全然是因为阿礼,还有绯依娜。人终究是活在当下,而非在过去。
  “她还有救吗?”涅灵的眼神很是悲怆,他对雪‘玉’……已经不再有爱情,但是,她毕竟是自己儿子的母亲,向阿礼发信询问。
  阿礼摇了摇头。
  此时的雨朔,也是满头汗水,而月光,血巫等人,都是扶着雪‘玉’,泪如泉涌,悲痛不已。虽然阿礼给雨朔争取了时间,但是……雨朔却无法成功解析那恶魔文字。眼下的局面,无论安倍恒一还是舍烙来都没用,这是一种对时间回溯以后很强克制作用的咒文。看阿礼现在相当痛苦的表情就可见一斑了。她遭受着反噬,却为了涅灵,救治着自己的情敌。
  随后,涅灵看向了雪‘玉’。
  “如果时间倒流的话……我们……我们……”涅灵的声音开始哽咽,最终艰涩地说道:“我们一定会在一起。我,你,还有月光……”
  “月……月光……”
  “妈妈!”
  已经泣不成声的月光,和父亲一起抓住母亲的手,此时她的手已经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温度。诅咒的血纹已经将‘肉’体侵蚀得看不到半分血‘色’,雪‘玉’此时还可以保持一点意识简直就是奇迹了。
  “涅灵……月光,就‘交’给你了……”
  “雪‘玉’!”
  此时,她宛如回到了当年的电影中。在上野公园绚烂的樱‘花’树下,扮演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的中国学生林梦慈的她,邂逅了同为中国留学生的薛岩。
  那段岁月……真是美好……
  泪水滚落到三只握住一起的手掌上,涅灵的声音也哽咽起来:“好……我知道了……”
  幻觉中,涅灵扮演的薛岩,走向她扮演的林梦慈。
  多年来,林梦慈都是她扮演的角‘色’中,最喜欢的一个。薛岩是林梦慈的初恋,涅灵对她而言……也一样是初恋,时至今日,依旧沉淀在她心底,永远不会褪去。不过……终于,她还是为涅灵孕育了月光,从今以后,就让月光,代替她……陪伴在涅灵身边吧。
  “樱‘花’……好漂亮……”
  她将另外一只手抬起,触及着幻觉中飘散的樱‘花’,看着向她走来的薛岩……
  他那时候,莞尔一笑,被他的笑容感染,她所扮演的林梦慈,脸上的忧郁,也渐渐消散了一些……
  但最终,她触及不到,并不存在的樱‘花’。
  诅咒血纹的力量终于完全将时间之道的回溯能力彻底破坏,阿礼……撑不下去了。
  那只抬起来的手臂,在这一刻,彻底垂下……
  雪‘玉’,就这样,永远闭上了眼睛。然后,她的身体,渐渐被地板……开始吸进去!
  “不!”涅灵想要抓住雪‘玉’的身体,但是,她的身体还是不断被吸进去。这需要很高权限才能将尸体重新带出来,不过至少现在不行,这需要一定的手续。
  就这样,雪‘玉’完全沉没在了地板内,也宣告着她的彻底死亡!
  涅灵和月光,就这样看着已经空空的地板,双目都无比空‘洞’。至于血巫和血蝎,则也是嚎啕大哭起来。
  “不……不……不!妈妈,妈妈!”月光双手触及着光溜溜的地面,他不敢相信,和母亲相认还不到一个小时,就这么……永远失去了她!
  而就在此时,他们身后,却是传来一个声音。
  “雪‘玉’……雪‘玉’……雪‘玉’!”
  一道血影从人群中冲出,继而浮现出一个……让在场之人全部都恨之入骨的人来!
  月光,猛然在此时回过了头,看向那个人影。他的双目,几乎可以滴出血来!紫‘色’的双目,释放出强大的煞气!
  “元清!我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