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3章 酒小酒


小说:执魔  作者:我是墨水
推荐阅读:仙朝 万兽瞳 帝爵集团:爵少的大牌新娘 恶魔总裁腹黑妻 对不起,掉线了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不一样的朋友 极品魔少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狂狐月天 
  北小蛮有心想给宁凡引见其他的棋兵、棋将,可惜她还没付诸行动,就有一道紧急命令,将她叫走了。
  貌似是西宫的长老们有什么急事,召她前去问话。
  这让北小蛮大感扫兴,她本来还想给宁凡引见几个同为棋兵的前辈呢。
  “小明明,本小姐有事出去一下,改天再给你引见其他棋兵前辈。对了,本小姐不在的时候,你记得待在府内不要出门。因着第二轮临近,眼下内岛鱼龙混杂,打个喷嚏都能震出两个真仙大能。你一个人出门安全很成问题,我不放心。乖,在家等我回来,晚上给你奖励哦!”当然是陪你下棋的奖励啦!
  石兵都把仙鹊车开出很远了,北小蛮还伸出脑袋叮嘱个没完,生怕她不在家的时候,宁凡有个三长两短。
  这让宁凡哭笑不得,似他这等修为,怕什么真仙大能。算了,面对智商大降的北小蛮,他已经懒得解释了,随她开心吧。
  北小蛮不在家,宁凡确实动了出府走走的念头,在这西宫岛上,他还有一个想见的人。
  北瑶…那个当年在星宫中,自称是北小蛮姐姐的女人。
  记忆在脑海中盘旋,恍惚间,那个宫装美妇的倔强笑容、盛怒美目,又浮现在宁凡眼前。
  直到此刻,宁凡还以为北瑶是北小蛮四姐妹中的一个。北瑶、北清寒、北璃、北小蛮,加起来不正好是四个人么?没问题啊?好吧,宁凡虽然也见过北诗,救过北诗,却压根没想到北诗才是四姐妹中的大姐…
  “当年的我才刚刚斩凡化神不久,而她,则是高高在上的舍空境真仙…那时的我,需要仰望才能看她,如今或许可以和她平等交谈了。只是我总感觉,我和她的距离,并不只是修为那么简单,还有更遥远的距离难以跨越。也因如此,我不确定她是否愿意见我,或者不愿居多吧…”
  宁凡罕有地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下定了决心,朝府门外走去。
  他还是想见见北瑶,即便对方可能并不想见到他。
  “阁下留步,眼下内岛高手云集,以你炼虚修为,最好不要离府乱走,否则出了事,我等无法向四小姐交待…”
  府门处的几个守卫想要阻拦一二,却哪里拦得住宁凡。
  这几个守卫不过是碎虚修为,甚至连接近宁凡都做不到,方一近身,就被一层凭空出现的云气轻轻逼退了。
  “居然无法近身!此人绝对不是四小姐所说的炼虚小辈,而是比我等更强的第二步大能!是命仙老怪还是渡真老怪?!”几名守卫顿时惊疑不定起来。
  “几位放心,等宁某办完了事,自会回府,不会让你们为难的。”
  宁凡笑了笑,身影终于还是消失在海风吹拂的长街。不需要刻意展开雨术,他已经感知到西宫岛某处的熟悉气息。
  那是北瑶的气息,离他并不远啊。
  西宫岛上,有仙山九百零七座,中有一山,名为颠倒山。
  此山之所以被称作颠倒山,是因为此山之中有一条奇怪山泉,是从下往上流动的。
  在修真界,一条倒流的山泉本来也不算什么奇事,可谁叫这山泉的水质同样十分特殊呢。
  明明是泉水,喝到嘴里却能喝出酒的味道,你说奇不奇怪?
  明明不是仙酒,喝多了却能把大能修士醉倒,你说奇不奇怪?
  最奇怪的是,被此泉水灌醉的人,还会做些乱七八糟的梦,梦见什么怪事的都有…
  绝大多数的人做完怪梦,醒了什么也记不住,但也有极少数人醒来后可以记得梦里的事情。
  曾有人从怪梦之中学到了修真界不曾出现的神通。
  也曾有人从怪梦中看到了未来才会发生的事情。
  曾有好事者罗列了北天十大怪事,颠倒山的颠倒泉水,赫然榜上有名。
  时值北天大比第二轮,聚集在岁月海的北天修士不计其数,其中就有不少人对颠倒泉水感兴趣,特来此地寻求一醉。
  少部分人是想碰碰运气,看看醉倒以后能不能在梦里偷学几招神通手段。
  更多的人则只是单纯好酒,图个喉咙痛快。颠倒泉水名为泉水,味道却比很多美酒还要好喝,颇受一些酒鬼喜爱。
  此刻就有几个酒鬼,醉醺醺地走在下山小路上。他们已经喝痛快了,正打算离去呢。
  忽然间,一名酒鬼猥琐一笑,指了指前方山路,“美人,嘿嘿,有美人…”
  却原来,前面有个面遮轻纱的女修正打算上山,在路上和这几个酒鬼遇了上。女修一袭宫装,气质极其出尘,即便刻意蒙面,容貌难辨,丰盈的曲线仍旧让人遐想纷纷。
  几个酒鬼喝得醉醺醺的,哪还有什么自制力,一看美人在侧,登时就想上前占个便宜。
  “几位喝醉了,需要妾身给几位醒醒酒么…”女子怎会让醉鬼近身,凤目微微一冷,舍空威压顿时将三名醉鬼笼罩。
  天可怜见!这几个醉鬼只是命仙小辈,此刻被舍空威压一冲,再醉也都吓醒了。调戏舍空老怪,不想活了吗!众人冷汗直冒,跪在地上连连告罪,再抬起头时,却发现舍空女子早已离去,压根懒得理会他们。
  “…酒果然是害人的东西,若那几个醉鬼得罪的是旁人,怕是难逃一场因果。真不知执法院的林长老为了特意约我至此,又或者真有不可告人的密事要和我商谈?”
  元瑶喃喃自语,那被人调戏的蒙面女修,原来是她。
  一路登上颠倒山,周围的景色让元瑶感到熟悉又陌生,她已经有很多年没来过这里了。上一次来这里,还是和洛幽一起。
  山顶酒旗招展,只是上面的酒肆早已换了个遍,只剩一两家老店,元瑶还略有印象。这些酒肆卖的都是现成的颠倒泉,赚来的钱自然归遗世宫所有。更有一些客栈开在此地,供那些醉倒的修士休息。
  元瑶蒙着面,进了其中一间名为求凰楼的酒肆,气息半分不露,显然不欲让人认出。在二楼靠窗的座位上,执法院的林长老等候已久,见佳人终于前来,林长老整了整衣冠,起身相迎。
  这是一个温润儒雅的中年修士,相貌只能算是一般,目光却给人正气凛然之感;他有着碎念巅峰的修为,且是那种半步踏入万古仙尊的存在,前途被很多人看好;更因执掌了遗世宫执法院,此人在宫内算得上排名前五的实权人物。
  这样的人,元瑶自然不愿得罪,语气十分客气,“不好意思,宫里出了些事情,耽搁了些时间,让林长老久等了。”
  “宫主无需在意,林某其实也刚到。”
  林长老邀元瑶坐下,又点了些灵果小菜,用来下酒。
  见林长老没有一见面道明来意,元瑶也不便多问,只得有一茬没一茬地和他闲聊,聊得无非是近些日子发生的大事。
  从界河占据聊到了异族入侵,又从光族被踢聊到了大修赵简,再从修真乱象聊到周天大道。这林长老当真是个健谈人物,和他聊天,你不会有任何不快。
  倘若是平常时候,和这样一个道友饮酒论道,元瑶倒也乐意。可惜她近来多有不顺,心气正燥;加之她并不是多爱喝酒,却已被林长老劝了六七杯,多少有些不耐了。
  “林长老不是说有密事相告么,何不直言?”元瑶虽说不耐,这一句问话,到底还是客客气气的。
  “呵呵,既如此,林某便有话直说了。此次北天大比一结束,四小姐便会和水宗道子完婚。林某窃以为,此事不妥。”林长老语出惊人,不过这话倒是说到了元瑶的心槛里。
  此事当然不妥!小蛮压根不喜欢水宗道子,岂能嫁他,小蛮喜欢的是陆北,且已经和陆北发生过种种…
  可不妥,又能如何…
  元瑶苦涩一叹,她一心想要成全小蛮和陆北的感情,无奈的是,遗世宫上下却想利用小蛮来和水宗联姻。
  她一次次反对此事,可她的反对,又如何大得过一宫上下的意见。
  她不是没有和师父抗争过,可所有的抗争都没有用。
  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她甚至无法替女儿选择想要的亲事…
  见元瑶叹气,林长老心知自己的言语戳中了元瑶的心事,内心暗喜,“果然,宫主也是介意此事的。”
  “…”元瑶没有说话,却是默认了此事,不爱喝酒的她,一口气闷喝了七八杯,面色多了几分红晕。
  “也难怪宫主会介意了,林某明白宫主的孤独,当年林某道侣陨落,林某也曾孤独过许久…”等等,话题怎么好像有些偏了。
  元瑶微微蹙眉,果然听得林长老越说越偏,“宫主和北兄伉俪情深,此事一度传为北天美谈,可北兄到底已经陨落千年,宫主独身千年,心意已至,也是时候重新找个道侣伴身了…”
  “林长老的意思是…”
  “宫主觉得,林某如何?”林长老终于道明来意。
  元瑶只感觉哭笑不得,平日里她和林长老共事时,话都说不了几句,真不知对方看上她哪点。
  “这就是林长老所说的有密事相告?”
  “婚姻大事,难道不算密事么?”林长老极有风度地一笑。
  “…抱歉,本宫先夫殁后,并没有打算另寻道侣。”元瑶努力整理措辞拒绝。
  “呵呵,宫主先别急着拒绝,我只宫主和北兄伉俪情深,林某欣赏的,也正是宫主对于感情的专一…”
  “…你错了,我和北长空,哪有什么伉俪情深,便是连牵手也…”元瑶想要解释一二,却忽然想起保密条例,缄了口。
  “果然,天外神树的传闻是真的,宫主还是完璧…”
  “林长老!”元瑶不悦,打断了林长老的话。
  但林长老不以为忤,反而愈加印证了内心猜测,看元瑶的目光更火热了。
  “宫主,连四小姐都要出嫁了,你莫非真要孤独终老不成!我林之龙虽不清高,却也不是心怀叵测之辈。你应该知道,我思慕你,并非贪你的宫主权势,说句不恭之言,在这遗世宫,你手中实权甚至还比不过林某执法院之权。论师承,你虽比我多个仙帝师尊,可你那师尊从未将你放在心头,要之又有何用!论修为,你尚未碎念,而我已经快要成就仙尊位,配了我,也不会堕你身份。我知你在宫内处境艰难,若你与我结发,有我在一旁照拂,日后你的处境会好许多,四位小姐的处境也会好些…”
  林之龙神情真挚无比,可目光深处一闪而逝的贪婪,到底出卖了他的真心,显然并不是真的对元瑶用情至深。
  可惜此刻元瑶被林之龙说的心乱如麻,到底没注意到对方眼中你的贪念。
  她是真的被林之龙的话语打动了,并非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林之龙最后说的那些话,和林之龙结为道侣,能让四个女儿处境好些…
  是否要选道侣,选择谁为道侣,这些事,她其实并不在乎。
  她和第一任道侣在一起,便只是为了平衡各方利益,故而第一任道侣对她无情,她也对其无意。
  后来她真正动了心,喜欢上一个叫做陆北的男子,可命运偏要弄人,陆北竟是女儿所爱。有悖伦理的感情,她不敢要,并非不敢面对苍生指责,仅仅不怕面对小蛮伤心绝望的眼神…
  倘若小蛮最终和陆北走到了一起,她自是应当割舍那份心动。
  倘若小蛮没能和陆北走到一起,她又岂能放小蛮一个人不幸福,独自品尝幸福。
  无论如何,她和陆北都没有可能,既然没有可能,和林之龙在一起,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
  只要能让女儿过得好些,她嫁林之龙还是王之犬,其实没有区别吧?
  是啊,没区别。
  可为何,她刚想开口同意林之龙的追慕,脑海中就浮现出陆北难过的眼神…
  “呵呵,果然如外界所言,此女是个放荡女子,竟只三言两语便被我说动。以此为突破口,我应该能探到些许天外神树的情报了…”林之龙内心鄙夷不已,面上却做出深情款款的做派,想要再加把力,彻底说动元瑶。
  可惜,不待他出言再劝,元瑶却先一步开了口。
  “我果然还是…还是无法同意此事…”
  元瑶自嘲一笑。
  她以为她足够伟大,可以为了女儿做出任何牺牲,可若真的和林之龙在一起,那个人大概会很难过吧,那个占有欲极强的小家伙,或许会很生气很生气,又或许,不会…
  她此生注定无法和陆北在一起,可到底不忍心看他难过的眼神…就算为了保护女儿,她也不愿做出令他伤心的事情。
  罢罢罢,男人到底是靠不住的,她还是靠自己的力量保护女儿吧。
  得再去北天求求人,看看有没有哪个大能能帮忙说上话,让小蛮的婚事有所转机…
  “什、什么!宫主为何拒绝,莫非是觉得林某配不上你!”林之龙恼羞成怒。
  “不,你很好,可我偏不喜欢。告辞…”
  元瑶起身边走,林之龙忍下心中怒火,正要去追。
  便在此时,求凰楼下面,忽然传来了争吵的声音。
  修真界从来不缺争吵之事,对这类事情,元瑶向来不会在意。
  可偏偏,人群中有一个男子的声音,熟悉到令她双眼一涩。
  陆北,是陆北吗!
  是他吗!
  怎会是他!
  元瑶怔怔回头,站在求凰楼二楼,朝楼外看去。
  她真的看到了陆北,看到了那个一如当年嚣张放肆的小家伙。
  还和当年一样放肆呢,居然敢当街调戏渡真女仙,真当自己的魅术可以无视天下女修么…
  宁凡惹了乱子,不,说他惹乱子并不准确,应该说,乱子主动撞上了他。
  他循着元瑶的气息,一路找到了颠倒山顶,刚打算进求凰楼找元瑶,却遇到了一个碰瓷“女人”。
  碰瓷的是个容貌绝美的女子,真实修为是渡真中期,刻意表现的修为是碎虚四重天。碰瓷的理由,是宁凡摸了她的腰。
  好吧,宁凡确实摸了,但那其实是女子自己撞上来的。
  那女子看起来十分娇小,看着就让人想要保护一二;她又做出了楚楚可怜的表情,白莲花般纯洁。如此一来,一听说这样的良家女修被宁凡调戏,登时就有几个好事大汉正义心爆棚,想要玩一把英雄救美的戏码,将宁凡团团围住。
  “叔叔们,就是他,就是他摸了我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那女子做出嘤嘤啜泣的样子。
  几名正义大汉听了女子添油加醋的描述,更愤怒了,恨不得立刻就将宁凡暴打一顿。
  宁凡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女子,女子隐藏的很好,但他还是从女子身上,闻到一丝精纯至极的酒香。
  酒香?碰瓷?有趣,他倒是真想看看这女人目的何在,若非对此事好奇,就算女子故意撞他,他也不是真躲不开。
  “哼!此子恶劣太甚!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敢在我遗世宫内岛行恶,来人,将此子抓起来!”
  正愁没机会表现自己的林之龙,顿时来了精神。招招手,当即就有几名遗世宫执法弟子从暗处走了出来,朝宁凡捉拿而去。
  他想在元瑶面前变现自己惩强扶弱、刚正不阿的一面,可惜元瑶看都没看他。
  元瑶的眼,已经被宁凡填满,她的世界好似彻底安静了,视线中,只剩下宁凡一个人。
  直到发觉有执法弟子捉拿宁凡,她才恍然惊醒,惊醒后,是说不出的气恼!
  气的,是宁凡当街调戏女修,虽说那女修的碰瓷看起来破绽百出,可元瑶还是生气。
  因为宁凡确实摸到了那个女修!
  理智告诉她,她应该和宁凡保持距离,此刻当做没看见宁凡,才是真正的忘情。
  情感告诉她,她应该把宁凡好好修理一顿,再怎么说此人也是小蛮的夫君,和其他女人扯扯碰碰,就是不对!
  脑袋里好似有两个小元瑶在打架,在争吵,吵得元瑶心烦意乱。
  她懒得多想了,到底也没有撇下宁凡离去,情感终究还是占了上风,莲足一点,已从二楼跃下,轻飘飘挡在宁凡身前,对那几个执法弟子不容拒绝道,“尔等退下!”
  她虽然掩饰了容貌,但说话却是用的本来声音。身为执法弟子,这几个人平日里没少听元瑶当众训话,自是认得元瑶声音。
  见元瑶要保宁凡,他们哪还敢抓宁凡,匆匆退至一旁。
  “喂,你们不抓他了吗!他可是对我这样那样了的!”酒香女子一见有人替宁凡出头,顿时不爽了。
  “哼!堂堂渡真强者,居然污蔑一个小辈,是何道理!”元瑶懒得和酒香女子废话,舍空修为展开,柔掌轻飘飘抓向酒香女子。
  看似随意出手,实则一招封尽了酒香女子所有退路。
  “居然是舍空老怪!”那酒香女子大吃一惊,她不过是想查个图纸,怎么这么倒霉踢到铁板了!那白衣青年看起来软弱可欺,为何竟有舍空老怪这等恐怖靠山!
  失策,太失策了!
  嘭!
  酒香女子强行出手,挡开了元瑶柔掌一抓,忍着剧痛倒飞而出,匆匆逃走。虽然逃掉了,但渡真气息到底还是暴露了,周围人群一见此女居然是渡真老怪,皆是错愕,哪里还不知此女之前是别有图谋,他们分明误会了宁凡。
  见对方逃走,元瑶也不打算去追,她巴不得此女逃走才好,若是抓回去,此女岂不是又能和宁凡待在一起了…
  “你是在帮我解围?”宁凡一诧,他还以为北瑶不想见他,会趁乱离去,没想到,对方还是和当年一样,十分在意他…
  “不然呢?你一介小辈,惹到了渡真老怪,难道还有办法自保不成?”元瑶气结,这么明显的事情还需要多此一问?
  她对宁凡的了解,仅限于二女儿从东天带回的情报。
  根据二女儿的说法,当时的宁凡正在参加杀戮殿收徒大典,距离突破命仙并不是太远,且已具备匹敌命仙的实力。
  这么多年过去了,元瑶用脚趾头思考,都知道宁凡肯定突破命仙了,毕竟他的资质是如此出众;但肯定还没突破渡真,毕竟渡真修士已是修真界凤毛麟角的存在,宁凡资质虽高,却也不可能短短数百年做到此事的。
  若她不出面保护宁凡,区区“命仙”修为的宁凡,下场怕是极惨,要么是被执法院抓走关押,要么是被那渡真女修盯上,惨遭算计。
  对她而言,出手保护宁凡,几乎成了一种本能。
  原来理智与情感都猜错了,只为了保护宁凡,她也不可能离开此地的。
  可出手完她就后悔了。
  因为随着她的出手,此地酒客当中,竟有一些熟人认出了她的声音、气息!遮挡容貌完全没用!
  “嘶!居然是遗世宫宫主亲临,她居然出面袒护这个白衣男子,此人究竟是谁!”
  “传言遗世宫主生性…生性那啥…这男子莫非和她有什么特殊关系…毕竟这名男子怎么看,都是一个标准的小白脸造型…”
  “咳咳,道友慎言…”
  “尔等明明也是这么想的…呃,遗世宫主怎么在看这边!呵呵诸位慢饮,老夫先走一步…”
  元瑶气愤地看着周围。
  她树敌太多,名声早被刻意败坏,这也是她不爱和男子过多接触的原因,便是和林长老相约,她都藏头露尾,生怕被人知晓。
  现在倒好!
  她当众救宁凡的事一旦传开,肯定又会被一些人刻意抹黑了!
  早知如此,她应该暗中出手相助宁凡的,没必要特意跳下来挡在宁凡面前啊!
  这不是摆明了告诉别人,她很在乎宁凡?所以才摆个母鸡护犊的姿势护宁凡在身后?
  宁凡没有听到旁人的议论,自然不知道旁人暗中称呼元瑶为遗世宫宫主。
  以他的感知,按理说不可能听不到这些刻意压低声音的议论。
  可问题是...他此刻不知为何,感知越来越乱,好似被什么东西麻痹、胡乱了一般!
  神念竟诡异地无法离体!
  这是怎么回事!
  脑袋也越来越沉,好似醉酒了一样,等等,醉酒!
  宁凡目光一厉,有了猜测。看来是那个酒香女子对他动了手脚,明明只是渡真修为,那女子竟能封他神念,醉他神智,此女的手段未免也太厉害了!
  便是换成二阶准圣,也无法一招封他神念的!
  他更是于醉之一字领悟极深,等闲酒香根本不可能令他萌生醉意!
  很明显,那女子不是普通人啊,居然被摆了一道,是因为骤然见到瑶儿,所以才疏忽大意了么…
  宁凡叹了口气,却也没将神念被封当成一回事,只几个呼吸,他便强行驱散了识海中的酒香,恢复了神念、神智的清醒。
  暗中散开神念搜索之前那名酒香女子,却哪里还找得到踪迹,此女已不知逃到了哪里,半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正打算施展其他手段寻找,宁凡忽然听到身旁的元瑶微微嘤咛了一声。
  并不只是他被酒香女子算计,轰了酒香女子一掌的元瑶,同样中了那奇异酒香。
  原本元瑶就和林之龙喝了不少酒,再被女子酒香一侵蚀,登时面红耳烫,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陆、陆北,我好像,好像被那女人算计了…我酒疯,很厉害的…带我走…”元瑶话音刚落,就彻底醉倒了。
  “好!”
  在元瑶醉倒的同时,宁凡一把扶住元瑶,横抱而起,无视众人异样的眼神,直接把元瑶抱进最近的一家客栈,开了房间进去。
  元瑶不是怕发酒疯被人看见?那他开个房间让元瑶睡觉,多么合理!
  他倒是没想趁着元瑶酒醉,和她发生些什么,这女人有多么保守,他当年就知道了,若是趁她醉倒大占便宜,事后少不了又要扯远彼此的关系。
  于是乎,宁凡就这般安安生生守在床边,手掌按在元瑶额头,替她驱除着醉意。
  颠倒山,颠倒泉水当中,一个已经和泉水完美融为一体的女妖,一惊一乍道。
  “好厉害,竟只几个呼吸就破掉了我的醉里乾坤倒,那男修绝对不是一般人,这种情况,以往只会发生在准圣身上!天呐,那么弱一个小白脸,居然会是准圣?我这哪里是踢了铁板,我这分明是踢上了一堵铁墙啊!倒是那女修出乎我的意料,堂堂遗世宫宫主,居然真的只是普通舍空,而非远超境界之辈,太弱了吧…”
  “酒小酒,莫怪老夫没提醒你,不要招惹那个男子!若老夫感知无误,那人真实实力绝不弱于老夫本尊的!”泉水深处,忽有另一道声音传出,说话的是一条奇模怪样的小鱼。
  “哎呦喂,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鱼主爷爷吗,什么时候竟变得这么胆小了,就算对方和你一样是准圣,你也不必怕他嘛!你那鱼骨剑都已经修到全骨十二涅了,倘若万骨齐发,等闲准圣轻易就会被你击败!”名为酒小酒的女妖阴阳怪气道。
  “哼!别提鱼骨剑,一提老夫更来气!若非你寻来的图纸有问题,老夫怎会出现重大失误,就算无法修出全骨先天,老夫至少也已修出三分之一先天骨了,而不是现在这样,只是一堆十二涅骨剑!”小鱼不悦道。
  “气死我啦,你天天喝我的酒,还吵我!我不认你当爷爷了!我再也不让你喝我的壮骨神仙酒了!也不让你喝我的活血魔仙酒了!尤其是开念妖仙酒,你也休想再喝一滴!哼哼哼!”
  “呃,你这丫头,老夫只不过叨叨了你一句,你就这么大的情绪,这样不好,不好…”小鱼尴尬道,哪还敢再吵女子是,生怕日后短了酒水。
  见小鱼轻易就服软,酒小酒更得意了,内心暗道,“切,什么鱼主准圣,还不是本姑娘轻易拿捏!天底下就没有一壶神仙酒对付不了的男人,如果有,那就两壶!哼,等着吧,那个白衣服的臭男人!等你下回疏忽之时,本姑娘还会再偷袭你一次,找回这次的场子。不会错!鱼主爷爷想要的东西,绝对就在你身上,卦象明明印证在你的身上…可万一又出错了,该怎么办?我已经找错很多次了,再出错,鱼主爷爷肯定又会生气…算了,这一回等查清结果,再通知鱼主爷爷好了,免得出了差错,白白挨一顿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