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9章 长桑道人


小说:执魔  作者:我是墨水
推荐阅读:仙朝 万兽瞳 帝爵集团:爵少的大牌新娘 恶魔总裁腹黑妻 对不起,掉线了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不一样的朋友 极品魔少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狂狐月天 
  “来世成月么…”
  星空中,不时传出宁凡喃喃思考之声。
  诸事完成,宁凡这才感觉到一丝魔血虚弱,不由得身形一顿,站在虚空中,从储物袋内取出一个巴掌大的小酒瓮。
  这自是神通变化了,若是神通开启,此酒瓮可变成小山巨大,正是青莲剑族盛放混元血酒的酒瓮。
  却原来,这些血酒早就被宁凡悄然收走了。以他的手段,施展挪移神通取些东西,自不是等闲之辈可以阻拦、察觉。
  “此战魔血损耗太重,便是祖血也耗尽了,还需依靠此酒,才能恢复根基”
  将酒瓮收起,宁凡忽然露出怅然之色,又一翻手,掌中再度出现的,却是一件剑祖旧物。
  此物是九剑道人陨命之时,其储物袋中遗落之物,却是一个女子使用的剑穗。
  这是剑祖使用过的【第九山剑穗】,你问宁凡怎么知道剑穗名字的?当然是直接问出来的。
  “你叫什么名字?”
  【第九山剑穗,第九山剑穗…】
  “第九山指得是哪个第九山?”
  【荒古第九山,荒古第九山…】
  “你似乎是一件法宝,可我为什么感知不出你的品阶?你是本就没有品阶,还是自带隐藏品阶能力。”宁凡又问道。
  【有品阶,但品阶不定,我与剑同级,宝强,我强,剑弱,我弱…】剑穗如是回答道。
  与剑同级,什么意思?莫非此剑穗要系到剑上,才能激发威能?
  宁凡和九剑道人打到最后,九剑道人也没有使用这件剑穗法宝,因为九剑道人始终研究不出此物用途。
  宁凡虽然通过聊天,确认剑穗确有某种用途,但具体是何用途,还需做些尝试才知道。
  他从储物袋中翻出一把后天十二涅法宝,将剑穗系了上去。
  没有任何状况发生。
  剑穗毫无用处。
  宁凡若有所思,又取出另一把先天下品剑,此剑也是从青莲剑族宝库所取。
  剑穗系在此剑之上,同样无用。
  宁凡甚至取出真武双剑尝试,同样无法令剑穗激发威能。
  前后试了数百件剑类法宝,却没有一个可以激发剑穗蕴含的威能。
  但当宁凡尝试性地召出逆海剑,系上剑穗,剑穗之上,陡然传出灰气冲天。
  那不是普通灰气!
  那种灰气之中,竟有一丝大荒气息,那大荒气息不知是何物,但竟连宁凡都从中感到了一丝危险!
  此刻宁凡身处某片星空无人区,那灰气一经冲天,立刻卷向周遭数十颗废弃修真星。
  而后,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那灰气似能吞噬范围内的一切生机,所过之处,数十颗废弃星直接化作飞灰消散了。
  那种飞灰,不是神通刻意摧毁,而是灰气将那些废弃星的最后一丝星辰力量也吸干抹净。
  吸干了数十星辰,仍旧满足不了灰气的饥饿,它继续朝着更远处的星空扩散,在那里,终于开始出现一些下级修真星。
  眼见这灰气即将伤及无辜,宁凡心念一动,制止了灰气蔓延。
  灰气似有不满,但也没有过于反抗宁凡的命令。
  到底是吞噬了几十颗星辰的生机,此刻再看那第九山剑穗,此刻竟有滚滚太古剑意从中苏醒!
  那太古剑意不似剑祖所有,而似乎是这剑穗本身自带的东西,大概剑祖本人也是从某处地方意外获得这一剑穗的。
  在这太古剑意加成之下,逆海剑的威能节节攀升,最终,那威能竟强大到失控,连宁凡都渐渐压制不住逆海剑,险些被此剑反噬。
  宁凡决定把逆海剑内的太古剑意通通劈出去!
  但这一劈,却着实有些惊天动地了!
  这一劈,劈出了一道长着人脸的灰色剑芒,怎么看怎么妖异!
  那人脸剑芒发出狞笑,所过之处,无人星空直接被它切成两半!
  诸天大道在它一击之下崩溃!
  一击之威,绝不弱于九剑道人的舍命一剑了!
  不过一击之后,逆海剑的太古剑意全部耗空,若不补充剑意,便再也斩不出人脸剑芒了,显然填充太古剑意的方式,只有一击之威,而非持续生效。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
  那剑穗的尾端,缀着流苏彩线,彩线本有三十多根,但当宁凡斩出一次人脸剑芒后,彩线断了一根,化作灰烬散于天地。
  “大致上懂了。这剑穗只有系在剑上,才能发挥威能,不能是寻常法宝,必须系在道兵宝剑上。此剑穗通过散开灰气,吞噬范围内的生机,转化为太古剑意,继而发出人脸一击。剑穗的使用次数也有限制,那限制,正是其彩线的数量,所以这剑穗其实并不能无限制的胡乱使用,若彩线用尽,很可能剑穗本身都将毁灭…”
  “这第九山剑穗当真是一件利器,可我…舍不得用…”
  宁凡怅然一叹,此物意义不同寻常,这是剑祖留在世间为数不多的旧物。
  从前他不懂自己和剑祖的因果,偶然得到一些剑祖剑鞘,也都随手用掉,并不是多么珍惜。
  可现在他懂了。
  当剑祖一次次从他身边消散,他才后知后觉,原来曾经有过那样一位沉默不言的女子,站在蒙尘的时光中,在那轮回彼端,一次次守护自己。
  她走了,他懂了。
  现在才想珍惜,还来得及么…
  “这剑穗还是不用的好,用得多了,世间便再也没有这件旧物了…”
  宁凡似做了某种决定,虽然仍旧将剑穗系在逆海剑上,却打定了主意,不去使用剑穗的人脸斩击之威。
  从此,剑穗只作饰物生,与他的道剑长伴,可睹物思人。
  收回逆海剑,宁凡又取出其他剑祖旧物翻看,大都是一些女子首饰。
  剑祖终究是个女子,不可能不爱装扮的。
  不过剑祖的爱好比较奇特,饰物不求华丽,但却剑剑都与剑有关。
  那软玉手镯,展开后其实是一把软剑。
  那金步摇的小坠子,运转神通后,同样可以化作飞剑伤敌。
  就连银耳环,都打造成了小剑形状,造型相当别致,但却只有一只。
  耳环往往都是成对之物,宁凡不知九剑道人这里为何只有一只剑祖耳环,大抵是遗失了…
  “这就是所谓的,不爱红妆爱剑妆么…”
  宁凡想想觉得好笑,当年的青灵是有多喜欢剑,才会把耳环也打造成小剑形状的暗器来用。
  再想想又觉得有些发堵,有太多岁月沉淀在这些旧物当中了,那是属于青灵的安静岁月,那段岁月属于青灵,却不属于他…
  宁凡怔怔看着耳环,沉默许久,终是一笑,将旧物都小心收好。
  他性格本就不喜多愁善感,偶尔为之还行。与其缅怀旧物,倒不如将青灵魂魄重凝,再度将她复活于人世间。
  到时候,他自有大把的时间和这个因果极深的女人好好说一次话,他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倘若那一天真的会来,该有多好…
  …
  天亮以前,宁凡悄无声息回到遗世宫,回到北清寒的府邸。
  罕有人知晓,这不寻常的夜里,又有一名准圣陨落了。
  罕有人知晓,却不代表无人知晓。
  宁凡方一回到北清寒府,忽然发现了储物袋内某物的异变。
  发生异变的东西,是他的仙位令牌。
  他的仙位本来只是五等金仙,但此刻却有提升为四等天监的趋势。
  “这是…”
  宁凡若有所思地看着令牌。
  十余息之后,仙位令牌正式提升为四等天监令牌!
  但那仙位提升仍旧没有停止,又十余息,令牌等级提升到了第三等,成了一块星君令!
  “我似乎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为何会突然提升仙位…”
  宁凡感到不解。
  既然心有疑惑,那便直接问问令牌好了。
  …
  北小蛮睡醒了。
  她没有忘记自己要给二姐当三天丫鬟,睡醒后,她服侍了二姐的洗漱,便欢快地来找宁凡了。
  刚一推开宁凡房门,北小蛮就看到了诡异一幕。
  宁凡一个人坐在房中,正对着一块星光闪耀的令牌对话。
  “告诉我,你为何会突然提升等级?”
  “哦?你是说,我所杀的九剑道人,在四溟宗内也有仙位,是星君榜上的人?”
  “星君榜是何物?”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星君榜上,其实并不只有二十八名四溟宗星宿古帝,还有很多人?只是普通人并不知晓星君榜的存在?”
  空气一瞬间变得好安静。
  宁凡停止和令牌对话,抬起头,看到的便是石化状态的北小蛮。
  “完了完了,我家小凡凡坏掉了,难道是修炼出了差错,走火入魔,精神出了问题?要不然干嘛对这一块令牌自言自语…”
  北小蛮心疼地想哭。
  她缓缓走到宁凡跟前,给了宁凡一个大大拥抱,母性发作,“小凡凡,你放心,就算是在长春岛跪上千年,也无妨!本小姐一定会求来仙丹,治好你!”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宁凡无语道。
  但并没有推开北小蛮。
  因为他坐着,北小蛮站着,他的脸正好贴着北小蛮的某软物上面,十分舒服。
  为了不被北小蛮当成一个神经病,宁凡尽可能用北小蛮能懂的语言,给北小蛮解释了这件事。
  “是是是,我相信你,我当然相信你,你是正常人,所有精神出问题的人都这么说,对对对,你说的都对,你能和万物对话,你可以天为妻,地为妾,万物为鼎炉,这些我都知道,你修了阴阳变嘛…”
  北小蛮努力微笑,安抚着宁凡,内心却更加心疼了。
  宁凡无奈到叹息,“…算了,你爱怎么想随你。”
  “也就是说,你终于愿意承认,自己精神出了问题?”北小蛮松了一口气。
  神经病里面,最难治的是那种意识不到自己患病的人。
  小凡凡还能意识到自己患病,说明病情不严重,还有救。
  “你好好静养,我这就去长春岛给你求药!”
  北小蛮行事风风火火,说要求药,立刻就要离开遗世宫,前往什么长春岛。
  长春岛是北天丹修心目中的圣地,长春岛的主人,据说是某个隐世不出的准圣。在北小蛮看来,只要去了长春岛,总有办法求来仙丹治好宁凡。
  宁凡好说歹说,才劝住北小蛮。
  最终,北小蛮虽然没有跑去长春岛闹腾,但还是将北清寒府内闹了个鸡飞狗跳。
  北清寒收藏在府内的种种珍贵药材,但凡能补脑的,通通被北小蛮公然挪用,拿来熬汤给宁凡喝。
  这一闹腾,宁凡哪还有时间去研究仙位令牌的异变。
  想了想,以他如今地位,仙位令牌可有可无,并不是什么重要东西,索性将仙位令牌扔回储物袋,置之不理了。
  …
  宁凡不在意自己仙位的变化。
  但却不代表旁人不在意!
  世人皆知,四溟宗的仙位有九等。
  九等力士,八等仙卫,七等山河执事,为末等仙位。
  六等罗天护法,五等金仙,四等天监,为中等仙位。
  三等星君,二等道皇,一等灵祖,为上等仙位。
  世人都说,当今之世,仙位最高的修士,只有四溟宗的二十八名星宿古帝,皆是三等星君的仙位。
  但这其实是一个误会。
  在北天,只有准圣以上的存在知晓,星君仙位的人,并不只有二十八名星宿古帝。
  在四溟宗内部,其实有着一个星君榜的排名。
  在北天,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存在,掌握着星君仙位,普通人不知晓,星君榜却记录着这些人的名号。
  末法时代,仙位最高只到星君,这一点没错。
  但星君当中,也是有高下之分的。
  似那二十八名星宿古帝,只能算是下品星君。
  青莲剑族的九剑道人,却曾机缘巧合,成为四溟宗挂名的中品星君。
  若是普通仙位,低仙位者击杀高仙位,并不能取而代之。
  但若是击杀中品以上的星君,则可直接取代对方仙位,这一点,罕有人知晓。
  当初的九剑道人,正是谋害了某个闯入魂泉的倒霉准圣,才取代了对方仙位,成了一名中品星君。
  如今风水轮流转,九剑道人又被宁凡所斩,这中品星君位置,自然落在了宁凡头上。
  四溟宗总部内,雷泽老祖正悠闲监视着星空水晶,忽然感应到了什么。
  他面色一肃,立刻前往总部内的星君石碑,这一看,才发现石碑上,排名二十七的星君换人了。
  不再是他听都没听过的九剑道人。
  排名二十七的星君,成了宁凡!
  这自是因为宁凡没有刻意掩饰天机,觉得此事无所谓,否则即便是星君石碑,也未必能呈现宁凡的名字。
  “吓我一跳,原来是小师叔杀了不知名的九剑道人,取而代之了…”
  雷泽老祖松了一口气,口中的小师叔,自是指的宁凡。
  那九剑道人他听都没听过,死便死了,自是丝毫不心疼。
  只要不是上品星君们在争夺彼此的【道法星辰】,便不算什么大事…
  “只不知,被小师叔斩杀的九剑道人,是个什么修为…应该不是准圣吧,若是准圣,岂不是说小师叔又杀了一个准圣?呵呵呵,天地间哪有那么多准圣可以随便杀…”
  雷泽老祖随口笑了笑,却不知,自己不小心说中的事实。
  被宁凡所杀的九剑道人,还真就是一个准圣。
  …
  酒小酒一直在等机会,偷袭宁凡。
  前番宁凡前往颠倒泉时,她隐约感知出,宁凡身上有她苦苦寻找的东西。
  若宁凡只是普通人,酒小酒早就直接开抢了,可谁叫宁凡厉害呢…
  “天天天天天呐!这小贼昨夜去了哪里,为何归来时,身上竟携带了一丝准圣煞气!他掩饰得十分完美,但此事又岂能瞒过我酒小酒!这小贼半夜出门,莫非竟是跑出去灭杀准圣了!难道他真是传闻中的远古大修?否则焉能一夜时间杀一个准圣!”
  酒小酒完美隐藏在北清寒府内的某处道泉水井里。
  她的本体,是某个第四步老怪在太古年间酿制的清水酒。
  由于本体来头不小,故而她修为虽只舍空,一身手段却是夺天地造化,尤其擅长隐匿。
  只要周围有水,她便能散开酒身,完美隐藏于水域之中,便是宁凡都察觉不到水中的她。
  “哼!就算你真是远古大修又如何,本姑娘打不过你,难道还不能玩阴的么!再等等,本姑娘一定会找到机会接近你身边的!”
  酒小酒等呀等,等呀等。
  终于,她等到了自己想要的机会,可以接近宁凡了。
  北小蛮不是担心宁凡脑子坏了么?
  于是北小蛮拜托了北小蛮府上的炼丹师,用她搜刮来的补脑灵药,给宁凡熬汤补补。
  为什么是熬汤,而不是炼丹?
  当然是因为炼丹需要大把时间,宁凡‘病情’太急,哪里拖得起那么久,只能先熬些药汤吊住病情了。
  “哎,四小姐真是会折腾人,本大师堂堂铅品炼丹师,竟被派来给她的面首煮药汤,真是大材小用…”
  道泉水井旁边,忽然来了一个渡真老怪。
  这是北清寒聘请的九转炼丹师,因一手炼丹术出神入化,放眼北天,都算是小有名气的人物。
  他是来道泉水井取水熬汤的,一切都是北小蛮的命令。
  以他的身份,并不知道宁凡就是传闻中的远古大修赵简,故而言语之中多有不忿,却又不敢违抗堂堂遗世宫四小姐的命令。
  “取这么多水应该够了吧…”
  这名炼丹师从水井里取够道泉,便离去了。
  他并不知,自己取走的道泉里面,藏了酒小酒这个女妖!
  数个时辰后。
  北小蛮端着热乎乎的药汤,来找宁凡了。
  刚一推门,却发现房门内的情况有些奇怪。
  娘怎么会在宁凡屋子里!
  …
  颠倒山相遇后,元瑶便刻意想要避开宁凡,因为这个原因,宁凡明明遵守约定,留在北清寒府上等她,她却没有再来。
  她不大想见到宁凡,内心之中,始终有一道槛跨不过去。
  可偏偏,她得知了一个消息。
  宁凡病了,而且病得很严重,脑子都糊涂了。
  这自然是北小蛮闹腾出来的误会。
  可元瑶还是有些担心,因为神识对修士而言太过重要!宁凡既然出现神识不清的症状,就绝不可能是小病,从症状上看,更有可能是被某个无上存在算计了!
  传闻中,北天长春岛上住了一个隐世不出的准圣老怪,是个悬壶济世的神医,只要病人在长春岛跪上千年,精诚所至,这名准圣必定会出手赠药,予以救治。
  就连北小蛮也深深相信着这个传闻。
  可元瑶却知道,这个传闻是假的。
  修士往往都是百病不侵的体质,哪有那么容易生病。
  北天修真界时常出现病患,这些病患其实是人为…令人害病的凶手,正是那神医本人。
  长春岛的主人长桑道人,绝非良善之辈!
  此人似乎拥有某种封号,可令人发瘟害病…
  于是乎,元瑶一听说宁凡发病,便疑心宁凡是被长桑道人算计了,匆匆赶来,哪里还顾得上躲避宁凡。
  可惜,她才刚刚到来,还没来得及和宁凡说上几句话,就被小女儿撞见了,登时愧疚到无地自容。
  “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北小蛮本来是想喊元瑶娘的,好在临时想到元瑶的要求,改了口。
  北小蛮不明白娘为何会来这里,她最近迷失在了热恋里,智商明显不够用。
  忽然间,北小蛮想到了某种可能!
  她最近刚刚看过一本修真话本,话本里的故事情节,和眼下发生的一幕太像了!
  在那个故事里,有一个修为低微的落魄少年,爱上了一个修真世家的大小姐。
  少年与大小姐爱得死去活来,但由于少年修为太低,家世太差,这段感情,并不被大小姐的家人承认!
  最终,大小姐的母亲找到了少年,如是说道。
  “你若离开我女儿,本宫送你一场造化;你若继续纠缠,我便送你一死!”
  这剧情太像了好吗!
  北小蛮急哭了,她有点明白娘为什么会找上宁凡了,娘是想让宁凡知难而退,离开自己!
  “小蛮,你先出去一下,我有些话要和宁凡讲清楚。”元瑶心中惭愧,有些话,不忍心让小蛮知道。
  “果然!娘避开我,就是为了赶走小凡凡!”北小蛮内心暗暗纠结。
  她向来最听娘的话,娘让她出去,她当然不敢留在此地。
  但让她始乱终弃,抛弃宁凡,她却也有些做不到。
  “且慢,你手上拿得是什么?”元瑶忽然一奇,问道。
  “是药汤,可以补脑子…给小凡凡准备的。”北小蛮一想到宁凡的病情,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她真是太心疼小凡凡了。
  “这种程度的药汤,大概没有用途…”元瑶幽幽叹息。
  倘若宁凡的病,真是长桑道人算计的结果,哪里是寻常药汤可以医治的…
  “那个,那个,我可以不留在这里,不打搅你们讲话,可这药汤…你一定要监督小凡凡喝下去!你保证!”
  在北小蛮的坚持下,药汤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至于北小蛮本人,则被元瑶寻个由头支走了,支得很远很远,直接支出了北清寒府。
  “这药汤,似乎…”
  宁凡微不可查地扫了一眼桌子上的药汤,而后收回目光。
  他似乎看穿了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有看穿。虽然只是随意一瞥,还是吓了酒小酒一大跳!
  “真可怕!这小贼的目光比刀子还利,比玄冰还冷,吓得本姑娘差点暴露气息…”
  好不容易,酒小酒才平稳内心,继续潜伏在药汤中。
  她本想立刻出手,偷袭宁凡,不过元瑶接下来的话,让她大感兴趣,于是乎,她便没有急于出手。
  “听说你病了?”元瑶终是开口,幽幽道。
  这话自然是对宁凡说的。
  但却听得酒小酒大感快意。
  她超级无敌讨厌宁凡,宁凡病了,她当然感到开心,怎么不病死这个小贼呢?
  没有的事,是小蛮误会了——宁凡本来是想这么说的。
  可,一对上元瑶关切的目光,宁凡忽然改了口,没有这么说。
  “…嗯。”宁凡居然撒谎,认下了神经病的事实!
  “这里是不是每日晨昏,要疼两次…”元瑶闻言,内心一痛,柔掌点了点宁凡的天灵。
  宁凡的天灵当然不会阵痛。
  但演戏就要演全套。
  “…还好吧,不是特别疼。”宁凡故意叹了一口气。
  “你撒谎,中了长春岛主人的头瘟,那种疼痛据说可以直接把真仙疼死,你何必嘴硬,是了,当年的你,便是这般倔强…”
  元瑶只当宁凡是在逞强,内心已有十成把握断定,宁凡是被长春岛的长桑道人算计了,内心怒火难平。
  倘若不是她修为太弱,真是想一口气杀至长春岛,给宁凡好好出气。
  可怜那长桑道人什么都没做,就背了一个铁锅,也是在此事,宁凡终于对所谓的长春岛,有了一丝兴趣。
  “长春岛是什么?”宁凡问道,之前北小蛮似乎也提到过。
  “你不必多问,这件事,我会帮你处理好的,便是在长春岛跪上千年,我也定为你求来解药…”元瑶决然道。
  宁凡真不知是该感动还是该吐槽了。
  这“北瑶”、北小蛮姐妹二人,怎么连说话的口气都这么像,该说果然不愧是亲姐妹么…
  到底还是感动居多吧。
  这世间,有多少人愿意为了旁人,跪上千年乞求。
  宁凡想了想,他大概是不会跪的,倒不是放不下尊严,而是他性格天生如此,面对同样的问题,只会选择以刚克刚。他想要什么仙丹,自不会去跪求,要么和人交易,要和直接强抢,总是能得手的。
  得不到的,唯有抢,抢不到的,唯有强抢,这可是老魔亲自传授的魔头作风。
  “其实我没病,刚刚只是和你开玩笑…”宁凡不忍心再逗元瑶了。
  可元瑶非是不信!
  她仍然觉得宁凡是在逞强,是在嘴硬!
  哎…
  元瑶垂下头,看到了桌子上的药碗。
  想了想,虽然这药不对症,到底也能补补脑子,还是劝宁凡喝了吧。
  “也罢,你先把这药喝了…”
  元瑶打算劝宁凡喝药。
  这可吓坏了酒小酒!
  她藏身于药汤内,她本体是清水酒!
  这要是被宁凡喝了,万一宁凡神通厉害,把她炼化了怎么办!
  她不是没想过钻进宁凡肚子好好闹腾,可宁凡是谁?疑似远古大修好吗,这样的风险太大了好吗!
  “不行!我不能再等了!万一真被这小贼喝掉,我命休矣!”
  酒小酒不再等待时机,她决定立刻出手,偷袭宁凡!
  于是,一丝奇异酒香忽然就从药汤里飘出!
  这一次的酒香,威能远非上次可比!
  这一次的酒香之内,甚至包含了一丝清水酒的第三步力量!
  “怎、怎么回事,我的身体…”元瑶华丽中招了!
  第三步的酒香,轻易就把她醉倒了!
  宁凡早有防备,那会被酒小酒的酒香伤到,眼见酒小酒终于忍不住出手了,宁凡顿时冷哼一声,随手一指定天术,定死了药汤里的酒小酒。
  “不、不可能!你早就知道我在这里了!”酒小酒吓疯了。
  她被定死了!
  她被宁凡捕获了!
  “女妖,说出你的目的!”宁凡又不是傻子,这女妖屡次三番找上门,绝对有目的,古怪的是,他的窃言术居然对这女妖无效,所以只能直接开口询问了。
  “哼!你杀了我吧,我是不会告诉你的…”酒小酒倒是硬气。
  “杀了你?杀了你,你便可以轮回至其他地方,借由酒气重生了吧。所以我干嘛杀了你,我为何不直接喝了你…”
  宁凡双目青芒一闪,似看穿了酒小酒一身神通。
  一听宁凡要喝了自己,酒小酒脸都吓白了,“你、你敢!你要是喝了我,鱼主爷爷定会为我报仇!不对,我没说鱼主爷爷,此事与他无关!”
  酒小酒本来是想拉大旗作虎皮,吓吓宁凡,转而想到宁凡连准圣都能杀,疑似远古大修,这要是把鱼主爷爷牵扯进来,岂不是害了鱼主爷爷?登时改了口。
  “鱼主?”宁凡微微皱眉。
  正打算细细询问酒小酒的来头,忽然嘴唇一热,被某物亲了上来。
  “热,好热…”元瑶醉傻了!
  “又醉了么…”宁凡眼中精芒一闪。
  他绝不承认,自己放任酒小酒在药汤里,就是相等类似的状况发生。
  如此一来,他哪里还有闲心理会酒小酒,重重封印之后,将酒小酒扔进玄阴界关了起来。
  再然后…
  屋子里发生了这样那样,那样这样的奇妙事情…
  …
  北小蛮是被支走了。
  可北清寒还在了!
  北清寒站在宁凡房门外,表情震惊地说不出话。
  对没错,宁凡屋子设有禁制,外面的人听不到里面的动静。
  可是不要忘了,这里乃是她北清寒的家,以她的精明,总有办法得知房内发生了何事。
  “天、天呐!娘和宁凡居然,居然…”
  “有趣有趣,太有趣了!事情果然如我所预料!”
  “可可可可,这是什么姿势!要不要这么粗暴!”
  “呦嚯嚯嚯!娘居然被摆成了这个样子,这下子真是一览无余了!”
  北清寒还想继续偷看,忽有一道清风从屋内吹出,落在北清寒身上,直接将北清寒吹出了十万八千里。
  直接吹出了西宫岛,吹到了岁月海!
  “小丫头,你还太小了,这些画面可不适合你看!”清风中,还有宁凡不悦的声音。
  这也是北清寒偷看,他才只是小惩,自是顾忌“北瑶”、小蛮的面子。
  北清寒气炸了!
  “你睡了我妹妹,睡了我娘,竟还不准我看!你无耻!”
  “什么?你喊瑶儿什么,你是说,娘?”宁凡轰隆一声,如闻惊雷。
  他终于知道元瑶为何一直避着他了!
  只是此刻箭在弦上,他实在顾不了那么多了,以他心智,纵然一瞬间猜到了事实,却也收不了手了…
  要如何收手!
  既无法收手,那便一路走到黑好了!
  …
  风雨过后。
  元瑶羞愤欲死,她明明发誓要躲着宁凡的,谁来告诉她,她为什么又把宁凡睡了!
  而且这一次居然是真睡!
  “我记得,之前似乎是闻到了酒香…那酒香很熟悉,我想起来了,出手的是颠倒山上遇到的那个女修!”元瑶几乎恨死了酒小酒。
  若非酒小酒,她怎么会再一次酒醉,再一次把宁凡这样那样!
  “宁凡,快停下,快从里面出去…”清醒的元瑶,自然不想再继续。
  “听说双修可以治疗头瘟…”宁凡给了元瑶一个理由,他知道,元瑶需要一个理由来跨越内心门槛。
  否则这个顽固女人铁定会被负罪感淹没。
  “什么?”
  “我被长春道主人算计,得了头瘟,和你双修可治头瘟。这样,我的头就不疼了。这个理由,够不够?”并不存在的神经病,反而成了宁凡安抚元瑶的理由。
  “真的?”
  言及宁凡的病情,元瑶又有些心软了,内心负罪感也少了一些。
  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倘若此事真的能够缓解宁凡的病情,那就…再忍忍好了…
  “那你快些…”元瑶闭上眼,软语央求道。
  “好!”
  …
  直到深夜,元瑶才没好气地离开北清寒府。
  她发誓,下一次再也不相信宁凡了!
  她明明让宁凡快些,可宁凡还是拖了那么久,害她出了丑,害她不断求饶…
  此事已经发生,内心说不自责,那是不可能的。
  可一想到宁凡的头瘟,元瑶又顾不上自责了。
  日后,她还是应该远远避开宁凡,但宁凡头瘟的事情,也需要好好解决…
  “也罢,我先派人探探长春岛门徒的口风,看看有无可能让长春岛主人放过宁凡一马,收回算计…”
  元瑶幽幽一叹。
  她不喜欢低头求人,可若是为了她所在乎之人,她不介意低头的…
  她待四个女儿如此,待宁凡同样如此。
  只不知,对方肯不肯放宁凡一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