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0章 二尾魔灵,万魔来朝!


小说:执魔  作者:我是墨水
推荐阅读:仙朝 万兽瞳 帝爵集团:爵少的大牌新娘 恶魔总裁腹黑妻 对不起,掉线了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不一样的朋友 极品魔少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狂狐月天 
  为了复活剑祖道统,宁凡损失的魔血不少,古魔祖血更是损耗一空。
  因为这个原因,宁凡的气血看起来相当虚弱,此事落在北小蛮母女眼中,反而成了宁凡“病入膏肓”的铁证。
  一想起宁凡略显苍白的起色,元瑶对于治疗宁凡一事,更加上心了。
  她派人给长春岛传讯,声称有事相求,可她的传讯,却仿如石沉大海,没有得到长春岛任何回复。
  北天,长春岛。
  长春岛是长桑道人的道场所在,是北天九大福地之一,岛上四季如春,灵气充沛,入目处,一望无际,全是长势喜人的药田。
  若是不知情的人,定会被这连天药田的美景所陶醉。
  唯有那些神识强大的万古老怪,才感知的出,此地药田之下,实则埋葬着数之不尽的修士亡骨,皆是曾经前来求药、求医的失败者。
  世人只知,长桑道人妙手仁心,悬壶济世。
  却不知,想要求得长桑道人出手相助,需要付出巨大代价,更需冒巨大风险。
  首先,你得在长桑岛跪上千年,表达诚意。
  其次,你得完成长桑道人布下的九重试炼,唯有全部通过,才有资格得到他的帮助,失败则死。
  那九重试炼难度极高,前来求药的人,十之七八都会死在试炼中,最终埋骨于药田之下,成为药肥。
  此刻,四名笼罩着七彩气运的长春门徒,正在替一批求药者举行九重试炼。
  这四名门徒皆是仙帝修为,相貌更是奇特:一人高,一人矮,一人胖,一人瘦。因那气运加身,只能看清大致轮廓,看不清具体容貌。
  九重试炼正在进行,忽然间,四名门徒当中,瘦仙帝轻咦了一声,继而屈掌一摄,从星空外摄来一把传音飞剑。
  “又是何人求药?”长桑道人的大徒儿那名个子最高的仙帝不客气地问道,此人仙号东瘟大帝。
  “是遗世宫宫主,一个舍空女娃娃。”瘦仙帝不屑道,他是长桑道人的四徒儿,仙号北瘟大帝。
  “此女替何人求药?莫非是替其师西宫老妪?若是如此,倒也不是不能网开一面,可奇怪的是,我并不记得师尊曾对西宫老妪出手过…”二徒儿南瘟大帝问道。
  “不是替西宫老妪求药,似乎是替她的一个子侄晚辈求药…”
  “那便不要理她!此女当真不懂规矩,便是那些个万古仙尊,来我长春岛求药,也须先跪千年!此女一介舍空,架子倒是十足,呵呵,传音求药是她可以使用的吗,她当她是仙王,还是仙帝?”三徒儿西瘟大帝冷嗤道。
  “三师弟所言极是,我等速速试炼了这批求药者,莫要为一个遗世宫小娃子的事情浪费时间!”二徒儿西瘟大帝点了点头。
  对这些高高在上的仙帝而言,元瑶可不就是个小娃娃?区区遗世宫宫主的名头,压根吓不到他们。
  如此一来,元瑶的传讯自是石沉大海,毫无回应。
  一连数日,元瑶都没有收到回信,哪里还不懂得长春岛的意思。
  “看来唯有我亲自前往长春岛一趟,才有一丝希望解决此事了…”元瑶无奈一叹。
  她并非不懂规矩,也并非不愿亲自前往长春岛,跪上千年。
  问题是,眼下第二**比在即,遗世宫上下有可能放任宫主离开么?当然不可能。
  想要去一趟长春岛,至少也要等三**比全部结束,否则单只她师父,就不可能放她出岛,当真身不由己。
  “等三**比结束,我便亲自前往长春岛…”元瑶暗暗下定决心。
  宁凡魔血损失太重,此事当然需要解决。
  好在他从青莲剑族取走了大量古魔血酒,只要尽数炼化这些血酒,失去的魔血轻易就能补充回来。
  唯一麻烦的是,魔符的伤势太重,有些不易修复。
  之前为了复活剑祖道统,宁凡将所有古魔祖血全部献祭,共献祭了十滴祖血。
  这十滴祖血当中,有六滴是在青莲剑族当场修出的,这六滴倒还好,由于尚未和魔符融合,即便损失,对魔符的损伤也是微乎其微;麻烦的是一开始的那四滴祖血,那四滴祖血早已融入魔符,强行献祭的后果,是令魔符上的26道笔画尽数崩断,需要一一修复。
  炼化古魔血酒不需要太长时间。
  修复魔符却绝非三五日可完成。
  “小蛮,我有些急事,需要进入遗世塔一趟,有没有那种随时都能出入的遗世塔?我想入塔闭几天关,等第二轮开始,自会出关,当你的棋兵。”宁凡问道。
  “你想进遗世塔?不成不成,眼下第二**比在即,整个岁月海的岁月之力都被抽调到了,所有的遗世塔都封了塔,你进去也没用…等等,你干嘛不直接去四角棋界修炼呢?四角棋界内的时间流速,是外界的万分之一,且那里的时间流速,对于修为高低毫无限制,你直接去四角棋界多好!”北小蛮答道。
  北小蛮所说的四角棋界,是第二轮开始后,所有棋兵入界厮杀的地方。
  “距离第二轮开始还有五日,我提前进去,是否不妥?”宁凡问道。
  “不用担心,本小姐好歹也是遗世宫四小姐,这点权限还是有的。距离第二轮还有五日,也就是说,你可以在棋界内闭关五万个日夜,这么长的时间,想来足够你用了。对了,这个令牌你得带着,等第二轮开始,这个令牌便是你在四角棋界厮杀的信物。”
  北小蛮交给宁凡一个身份令牌。
  这是宁凡参加第二轮的信物,令牌的正面刻着两行字。
  意思是,宁凡是北小蛮的棋兵,棋兵的种类是神魔妖仙鬼当中的魔。
  令牌的背面同样刻有两行字。
  “棋界符是什么?”宁凡随口问道。
  “第二轮开始以后,棋界内的所有棋兵,都会随机获得三张棋界符,之后再想要棋界符,就需要另行购买了。说到棋界符,此物尤为重要,是一种只能在棋界内使用的上古符…”
  巴拉巴拉巴拉,北小蛮起码解说了十万字。
  于是此处不得不省略十万字。
  “好的,我懂了。”宁凡无所谓道。
  “真懂了?三千种棋界符的种类、效果、价格,全部都记下了?”北小蛮不确定地问道。
  “嗯,都记下了,也就是说,等第二轮开始以后,我只须将遇到的所有敌人全都消灭就可以了。”
  “不,你根本没懂…”北小蛮无奈到扶额。
  “算了,我选你当棋兵,本就不指望你能替我立下多少功勋,你不想记这些规则,便不要记了。等第二轮开始,我自会派遣其他棋兵棋将保护你,你只需保护好自己,这比什么都重要,你要记得,你是个病人,遇事千万不要逞强。等开战以后,若有敌军棋兵杀你,你直接逃跑便是;实在逃不掉也不要怕,因为棋界内不会真的死人…”北小蛮反复叮嘱着。
  于是乎,宁凡通过走后门的方式,提前五日,进入到了四角棋界之内。
  四角棋界是一处损毁的大千世界,此界掌握在遗世宫的手中,每逢第二**比,才会短暂开放;非大比期间,则处于封界状态,任何人不得进入。
  第二**比的规则,要求遗世宫三宫弟子在外界对弈,比拼六博棋术;众弟子所选择的棋兵,则会根据对弈要求,在四角棋界内厮杀。
  打个比方,如果北小蛮下棋时,移动了宁凡所代表的棋魔,对应的,宁凡在棋界内的位置,会发生同样指令的移动。
  如果北小蛮想用宁凡去吃别人的棋子,宁凡就会和该棋子所代表的棋兵交战。
  倘若宁凡能在棋界内打败这个棋兵,则吃子成功。
  倘若宁凡不是对方对手,则吃子失败。
  北小蛮的棋艺很高,但棋兵的实力同样重要,否则她便吃不掉敌人棋子,无法取胜。
  棋兵们的厮杀,一般不会造成真正死亡,这是由于四角棋界蕴含了某种特殊力量,任何死在棋界内的棋兵,都可重生于外界。
  棋兵之间的厮杀,既要比拼双方修为,同时还要讲究厮杀技巧。这技巧,便是对于棋界符的合理使用。
  棋界符是一种神奇符,只存在于四角棋界,也只能在棋界内使用,无法带出外界。
  棋界符的种类共有三千种,暗合周天大道的数目,每一种棋界符都有莫测威能。若是棋界符用得好,低修为者甚至可以越级战胜高修为者。
  那么问题来了。
  三千种棋界符,分别是哪三千种呢?又分别有什么效果?
  别人家的棋兵,早就把三千种棋界符的种类、效果背得滚瓜烂熟了,犹嫌不足。
  宁凡却连三千棋界符的名字都认不全…
  倘若不是他的实力远远超出其他棋兵,以这种态度参加比赛,绝对会把队友坑哭。
  “算了,棋界符那种东西,等第二轮真正开始再慢慢研究好了,眼下还是恢复魔血更加要紧…”
  宁凡按照第二轮规则,将棋魔令牌挂在腰间显眼位置,而后开始在四角棋界内寻找合适的闭关之地。
  四角棋界内的山河,是根据六博棋盘的格局来布局的。
  棋界的四个角,代表的是四个阵营,对应遗世宫东、西、南、北四宫。
  遗世宫其实并不止东、西、北三宫,曾经也有过南宫,但因为某些原因,南宫一脉全部死绝,堪称惨烈。
  这就导致了一个结果,自南宫覆灭,每逢第二**比,棋兵们只有东军、北军、西军三个阵营可以选择。
  宁凡是北小蛮的棋兵,自然归入西军阵营。在第二轮正式开始前,他不能在棋界乱走,只能在西军兵营里活动,否则会被剥夺棋兵资格。
  说是兵营,其实包含的范围很广,一点也不小。
  兵营里,有仙山三万座,每一座仙山都开辟了洞府,可供西军棋兵休息。
  有商店十间,这些商店是棋兵们拿战功购买棋界符的地方,此刻商店尚未开启,无法进入。
  有巡逻在此的西军甲士八百人,皆是元婴修为的石兵傀儡。
  宁凡刚一进入西军兵营,立刻就有一名元婴傀儡朝他走了过来,面无表情问道,“你是第22个提前进入此界的西军棋兵。提前进入此界,已属违规,切不可再在此地造次,否则剥夺棋兵资格,逐出此界,后悔莫及!”
  “知道了。”宁凡点点头,并没有因为元婴石兵口气倨傲而动怒。
  这些巡逻在此的元婴石兵各个灵智低下,对谁都是倨傲口气,并不是针对某一个人,也不会因为你修为高深而改变口气。
  修为虽低,但这些元婴石兵却似乎是棋界内主宰者一类的存在,拥有无上权限。
  便是万古仙尊得罪了这些巡逻石兵,都有可能被直接赶出界外。
  “此界时间流速是外界万分之一,以此界时间计算,距离第二轮开始还有4856日。在此之前,你可选择一处洞府歇息,一旦选定洞府,不可更换。第二轮结束前,不可自行离去,否则剥夺棋兵资格。若有疑惑,可寻找此地任意一名巡逻者,自会有人为你解惑。”巡逻石兵又道。
  “明白了。”
  宁凡不再和巡逻石兵废话,当即选择了一处洞府开始闭关,修复魔符。
  在他之前,已有21名西军棋兵通过走后门的方式提前进入此界。
  在他之后,还会有其他人提前入界,显然拥有特殊权限的,并不只是北小蛮一人。
  “又有棋兵入界了么,不知是哪一家的棋兵…”提前进入此界的西军棋兵,隐约间都感知到了宁凡的进入。
  但由于四角棋界对神念的限制太大,这些人无法散出神念感知宁凡,自不知入界者是谁。
  修复魔符注定是一个枯燥而漫长的事情。
  宁凡来到棋界后,一日都没有外出,每天所做的事情,不外乎待在洞府内,喝些古魔血酒、再以血酒力量徐徐修复魔符。
  转眼间,十年过去。
  宁凡终于修好了魔符,失去的古魔精血也都通通修了回来。
  他的祖血等级终于开始疯狂提升!
  和在青莲剑族仓促修炼不同,在四角棋界,宁凡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慢慢打磨修出的祖血。
  每修出一滴祖血,宁凡都会耗费数年,将祖血细细融入魔符。
  唯一麻烦的是,棋界似有一股力量阻碍,使得宁凡修出的祖血异象,根本无法隐藏。
  如此一来,宁凡每修出一滴古魔祖血,都会闹得人尽皆知,令此地所有棋兵骇然变色,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嘶!西南方洞府,有人修出魔族祖血了!不知此人是真古魔,还是伪古魔!”
  “应该是伪古魔吧,末法时代,哪里去找古魔魔祖。”
  “就算只是伪魔祖,此人也足以自傲了,能修出一滴伪魔祖血,此人即便不是万古仙尊,怕也是真仙当中极强的存在。”
  这是宁凡修出第一滴古魔祖血时,众西军棋兵的议论。
  转眼间,两年过去,宁凡开始将第二滴祖血融入魔符。
  “什么!这才过了两年不到,那人竟又修出了一滴祖血!那人究竟什么来头!”
  “此人若是仙尊魔修,定是极强的那种!”
  “厉害,厉害!”
  “佩服,佩服!”
  又数年过去,宁凡开始融入第三滴祖血。
  “嘶!三滴了!那人修出了三滴祖血!”
  “三滴魔祖血,北天魔修之中,此人可位列前十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教北天魔修稀少呢。”
  “此人该不会是哪里来的仙王吧。”
  “厉害,厉害!”
  “佩服,佩服!”
  又数年,第四滴。
  “四滴了!此人竟接连修出了四滴魔祖血!”
  “我一定是看了假异象!”
  “北天魔修之中,此人起码列入前五…”
  “此人定是仙帝…”
  又数年,第五滴,第六滴,第七滴,第八滴…
  古魔血酒蕴含的药力太庞大了,这是九剑道人穷尽毕生心血,搜集而来的古魔血酒,共消耗三百滴伪古魔祖血酿制而成。
  宁凡的祖血越修越多!
  西军兵营里的议论也越来越少!
  再看到宁凡的祖血异象,那些西军棋兵已经不会再惊讶了,他们已经麻木了。
  当宁凡凝聚出第十四滴祖血,几名闲极无聊、下棋喝茶的西军棋兵抬头看了一眼,而后低下头继续下棋。
  “四角棋界的蜃景真是夺天地造化,老夫差点就要相信,真有人修出14滴魔祖血了。”
  “不是1滴么?”
  “不是16滴么?”
  “算了,管他几滴,快快快,该你走了。仙七进八!”
  十五滴,十六滴,最终,宁凡的魔血数目,定格在了第十七滴!
  单论祖血数目,便是古魔渊镇压的九大魔祖,也没有他多。当然了,若是封魔巅的那些个远古大魔,倒是有人比宁凡魔血强横。
  “魔血的修炼,越到后面越是艰难,十七滴到十八滴,其中需要的血脉能量,足够王血古魔修出三滴祖血了…若我没有献祭十滴祖血,或许可以修出第十九滴魔血,甚至大有希望修出第二十滴…”
  宁凡只是随口算算,并不后悔献祭那十滴祖血。
  当宁凡只有四滴祖血时,他只能画出26画的魔符,因为祖血不够再画下去。
  此刻既有十七滴祖血,从前画不完的魔符,终于可以继续画下去了。
  他有太多木行感悟想要画入魔符。
  他要把当初仗着木行碾压水修的种种心得,画入魔符!
  他要把水生木的质变,画入魔符!
  然而这一切,并不是他最想加入魔符图案的。
  他是执修,他的魔道执迷不悟,他的魔念本没有后悔。
  但如今,他想要在魔符之中加入一丝后悔,一丝…遗憾。
  魔符的笔画越来越多,那些笔画,通通被宁凡拿来描摹一株迎风似笑的青莲。
  从前,宁凡的魔符只花了这一生的感悟、感情。
  但这一次,他想要把前尘遗憾通通画入到魔符里。
  他想把那个女人画到魔符里。
  他想把那个女人记在心里。
  这种遗憾情绪,或许会令魔符本身不再完美,可他宁可保留这一丝不完美,也不想将青莲从魔符里抹去。
  00画。
  400画。
  500画。
  506画!
  宁凡的魔符笔画不再增多,需要拥有更多的祖血,才能继续提升。
  魔符的纹路,似蝌蚪一般在宁凡体表游动,使得这一刻的宁凡,看起来分外妖异。
  若是普通人看宁凡周身魔符,只会感觉莫名心寒,却不会明白其中缘由。
  但若是古魔看到这等魔符,必定会被其中祖血之威震慑!
  若宁凡执意威慑,等闲血脉的古魔,甚至没有资格在宁凡面前保持站立!
  魔血等级的提升,并没有直接提升宁凡的修为,但却使得宁凡对于魔念的掌控力,暴涨了数十倍不止!
  曾经的宁凡,无法踏入古魔返祖术的第二阶段,因为他无法承受二阶段的魔念,一旦踏入,必定被魔念吞噬理智,成为一个杀戮机器。
  现在的他,则有了一丝资格,以清醒状态踏入返祖二阶段!
  “且试试能否踏入返祖第二阶段!”
  宁凡将返祖术第一阶段开启,周身冒出汲血再生的血蒸气!
  他开始尝试踏入返祖第二阶段,这一阶段需要用到万古真身,于是乎,万古真身自行显化而出,并随着返祖第二阶段,缓缓改变着模样。
  从金焰巨人的模样,一点点变作金甲树魔!
  以宁凡一万七千劫的法力,开启金焰真身,可提升千劫修为。
  由金焰真身变为金甲树魔,宁凡再度提升千劫修为,一身法力几乎可比拟一万九千劫准圣了!
  “这金甲树魔之相,简直就像是我的二段真身!”
  “这是古魔返祖术引发的二段真身,应该和普通二段真身不同才对…当初水淹老儿使用返祖二段,曾幻化出魔尾…那种魔尾力量,我似乎还没有成功引出来…”
  宁凡真身闭上魔目,心神空前集中。
  当他集中心神,忽而听到了一声声呼唤。
  那呼唤声,好似是从很深很深的地方传来。
  宁凡试图寻找到声音的来源,他循着声音,心神渐渐沉入那片深不可及之地。
  闭眼后的世界,明明一片黑暗,不可见物,他却偏从那黑暗当中,看到了一处比黑暗本身更加黑暗深渊!
  那黑暗深渊,似与宁凡魔念相连,故而明明相隔了无尽时空,仍然可以看到。
  那深渊里,似乎封印了无数魔物,在等待猎物到来,在等待脱离魔渊之日。
  “桀桀桀桀,又有古魔来这里了,沉下来,快快沉下来…”
  “这是本座看上的魔奴,谁,都不能抢!”
  “希望是个杀伐果决之辈,上次那个魔奴太不中用,本座不过操控他杀了他的妻女,他便彻底疯掉了,真是垃圾。”
  “嘁嘻嘻嘻,这个小家伙,看着有些眼熟啊…”
  “哦?水老鬼,你认得这个小家伙?”
  众深渊魔物中,忽有一个被称作水老鬼的魔物,隐约认出了宁凡。
  那水老鬼的气息,给宁凡一种极为熟悉之感!
  当日掌位天图一战,此人曾寄宿在水淹帝身上,和宁凡交手!
  他,是水淹帝的魔灵主人!
  他,是那个出言嘲讽宁凡不配为魔的人!
  这是此魔当日嘲讽宁凡的言语!
  “是你!”宁凡显然也认出了这个魔物。
  原来如此,他此刻看到的深渊,就是水淹帝一身魔念堕入的深渊么。
  水淹帝就是从这处魔渊借来了力量,换来了一身魔尾暴走!
  那魔尾暴走,才是返祖二阶段的真正力量!
  “嘁嘻嘻嘻!滚吧!蝼蚁!你的魔念太过软弱,根本不配为魔,我等魔灵,绝不认可你!”水老鬼冷嗤一声,忽然发出一声通天彻地的魔吼。
  一吼之威,好似无数魔海冲击而来,险些将宁凡堕入此地的魔念淹杀!
  但还是差了一丝,宁凡的魔念终究没有被抹灭掉!
  因为宁凡的魔念等级,和当初已不可同日而语!
  第一次遇到水老鬼时,宁凡只是一个四血魔祖!
  如今则是十七血魔祖,魔血等级不知强横了多少倍!
  “不可能!这才过去了多久,此子魔血怎得变得这般强大!”水老鬼吃了一惊。
  而后嗤笑更甚。
  “此子定是借了什么机缘强行拔高到这一步,不值一提!十七血魔祖又如何,若非老子魔灵被封,岂会吼不退你!可惜,纵然你能进入魔道深渊,若无我等帮助,仍旧无法凝聚魔尾;想要达到返祖第三阶段,借用我等第三步以上的力量,更是绝无可能!”
  那水老鬼似乎眼界极高,宁凡明明已是十七血的可怕古魔,他竟好似在议论一个垃圾。
  其他魔物一听水老鬼这般贬低宁凡,立刻追问原因。
  当众魔物得知宁凡竟是个不配为魔的垃圾后,皆对宁失去了兴趣,再无任何人想要收宁凡为魔奴。
  “天生五灵,神魔妖仙鬼…从前我还当古魔是模仿神灵而修,如今再看,似乎又不尽准确。返祖二阶段返的与其说是神灵,倒不如说是…魔灵!”
  “此地似乎是某处封印魔灵的魔道深渊,真实位置并不存在于幻梦界,而是在其他地方。我之所以能看到这片深渊,是因为我踏入返祖二阶段的魔念,与此地有了一丝联系…”
  “水淹帝之所以能长出魔尾,修为暴涨,原来是给这些魔灵当了魔奴,以舍弃尊严为代价,换来了力量!”
  宁凡忽而不屑冷笑。
  不屑的,是此地魔灵,更是那奉此地魔灵为主的水淹大帝!
  倘若在此地魔灵眼中,奴颜婢骨的水淹大帝才更配称为魔头,那宁凡,宁可永远不配为魔!
  他要修的魔道,绝不是眼前这些魔灵!
  他修的,是老魔传授他的黑魔道!
  “嘁嘻嘻嘻,老子叫你滚,没听到吗!”那水老鬼又想驱逐宁凡了。
  可宁凡凭什么听他的话!
  他偏不走!
  他对此地魔灵没有任何兴趣!
  他对此地魔道深渊却有一次兴趣!
  宁凡将魔念不断坠落,他要直接将魔念坠入魔道深渊最深处,此事便是水淹帝等人也不敢施为,因为一旦出错,魔念就会永镇深渊,和此地魔灵一道,永世囚禁!
  “嘁嘻嘻嘻!真是个不知死活的小家伙,你既想坠入此地,成为我等的一员,那就坠入好了!”
  “堕落吧,快快堕落吧!来和我等一起遭受炼狱之苦!”
  “古怪,这小子好像不是一般人,他的魔念怎得没有被此地魔道深渊禁锢?”
  “等等,此子魔念之中,为何藏了一道神芒!这他娘的是神灵,他竟是远古神灵!”
  “我曰!”
  深渊中的魔灵,似乎察觉到了宁凡远古神灵的身份,于是变得十分激动。
  那些魔灵开始骂爹骂娘,越骂越难听,越骂越不堪入目。
  于是宁凡直接闭了灵识,不再听哪些人的胡言乱语。
  他将魔念沉入魔道深渊,他试图凭自身魔念,却塑造只属于自己的魔尾!
  他不要任何魔主赏赐魔尾!
  他要自己去修,自己去练!
  可惜,此事太难了。
  宁凡连天人第二境的悟性都用上,也只凝聚出了一个尾巴根。
  想要真正修出第一条属于自己的魔尾,似乎需要无尽岁月…
  “哈哈,果然是垃圾,想凭自身努力修出魔尾,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若能凭自身修出魔尾,此子便等同于修出了另外一个魔灵身份!这可能吗?哈哈哈哈!此子连圣人都不是,竟妄想办逆圣都难办到之事!可笑,可笑啊!”
  “可还是很奇怪啊,就算此子是神灵,沉入魔道深渊这么久,也该承受不住了…”
  “不对!这小子体质不对!”
  “这是…什么体质,怎得从未见过!”
  “此子魔念之内,似有五团灵护卫,故而才不惧这魔道深渊!”
  众魔灵骇然了!
  这些魔灵被封印前,一个个起码都是第三步高手,可此刻,却被宁凡一介小辈惊得说不出话!
  宁凡屏蔽了灵识,懒得听这些魔灵废话,自然不知自己不惧魔道深渊的行为,惊到了多少古老存在。
  他只是本能地不怕此地魔道深渊,所以才敢直接将魔念坠入此地。
  为何不怕,宁凡也不清楚。
  但当他魔念之中陡然飞出四暗一明五团清气,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原来如此,是我的创始元灵体质,暗中守护着我的魔念不灭…”
  宁凡忽然有了一个大胆想法!
  此地魔道深渊,有太多魔灵的力量,他想试试能否借由创始元灵体质,修一修远古魔灵的血脉!
  “给我…吸!”
  随着宁凡一声令下,五团清气当中,属于魔灵的那一团清气,开始疯狂吸收魔道深渊的魔灵之力!
  原本黯淡的魔灵清气,终于有了微微点亮的趋势!
  “不可能!此子什么体质,竟连魔道深渊都敢吞!”
  “魔神!他想成为真正的魔神!”
  “阻止他,快快阻止他!如此地魔灵力量散尽,我等永无回归之日!”
  “一起出手,赶他走!”
  四角棋界,洞府之内,宁凡陡然发出一声魔吼,黑发越变越长!
  他的树魔二段真身同样开始变作极致的黑,那是极致的黑,是比黑暗本身还要黑暗无数倍的魔道深渊!
  吼!
  宁凡发出痛苦的魔吼声,那种痛苦,就仿佛是在孕育新生。
  而后他的身后,终于长出了第一根黑焰魔尾!
  第一根黑焰魔尾长出,宁凡的法力暴涨三千劫,达到了22000劫法力!
  他的理智越失越多,但第二根魔尾却在渐渐长出!
  当他长出第二根魔尾,法力暴涨到了25000劫!
  他的体内,有魔灵血脉在创造、诞生!
  这是他胆大包天,直接吞噬魔道深渊所获得的巨大机缘!
  过度狂暴的法力,超出了宁凡能够承受的极限!
  宁凡的树魔皮肤开始龟裂,有黑色魔血从伤口不断涌出!
  这一刻,宁凡的魔血化作了黑色!
  这一刻,宁凡有了凝聚第三条魔尾的趋势!
  倘若这条魔尾也凝聚出来,宁凡可令法力再度暴涨2000劫,可惜的是,第三条魔尾未能如愿凝聚,就崩断了。
  有人在妨碍他吞噬魔道深渊!
  那些被封印的魔灵,一起出手,把他赶出了魔道深渊!
  “可恶,只差一点就能凝聚第三尾!”宁凡心有不甘,想要再次将魔念沉入魔道深渊。
  可惜,他再也无法办到此事了!
  他狂妄吞噬魔道深渊的行为,触怒了这世间所有魔灵!
  他成了所有魔灵的公敌!
  他成了所有魔道深渊的绝对黑户!
  再也不会有魔道深渊主动和他连接魔念了!
  再想吞噬魔道深渊,宁凡唯有前往魔道深渊的真正轮回坐标,打上门去,然后去夺,去抢!
  这当然是不切实际的事情…
  “就差一点,真是可惜…”宁凡无奈地摇摇头,不得不接受自己只有二尾的现实。
  虽说只有二尾,到底是他赚了,所以他虽然感到遗憾,还是可以释怀的。
  返祖二阶段,终究还是让他强行修成了,且修到了二尾阶段!
  更难能可贵的是!
  他修出了一丝属于自己的魔灵血脉!
  可惜的是,这一丝魔灵血脉并没有达到魔灵废体的强度,倘若真能修到魔灵废体的层次,或许能觉醒某种魔灵天赋也未可知。
  毕竟万物沟通就是他修出神灵废体时,获得的能力。
  “二尾状态下,我一身法力,甚至要超越不少二阶准圣,只可惜,我这二尾状态无法持久…”
  维持二尾状态,需要持续不断燃烧宁凡体内的魔血,来换取力量!
  返祖一阶段汲血再生,吸的是敌人之血!
  二阶段洒血暴走,消耗的是自身魔血!
  宁凡不过开了十息不到的二尾,竟燃掉了十分之一的古魔精血,按照这个速度,他一身魔血只够维持百息二尾状态,就得玩完!
  他不得不匆匆解除二尾状态,且事后还需要大量苦修,才可把魔血补回。
  毕竟他已经喝光了古魔血酒,再想补回魔血,绝不可能轻松。
  好在二尾状态不损耗祖血,否则宁凡一不小心烧掉了体内祖血,才是真的难以修复。
  “返祖术第二阶段,除却真正的搏命时刻,轻易不可动用…”
  以宁凡如今实力,便是对上单独一个二阶准圣,纵然不敌,也不需要搏命,大可从容离去,对方也拦不住他。
  唯有对上远古大修,或者对上多名二阶准圣,才需要搏命逃脱。
  宁凡沉吟良久,忽然想起了什么,运转创始元灵体,将体内五团清气放了出来。
  此刻创始元灵体的五团清气,不再是四暗一明,那属于魔灵的清气,虽然还没有彻底点亮,却也勉勉强强点亮了五分之一。
  倘若清气彻底点亮,便意味着他真正修成了一名魔灵,现阶段的他,顶多算是拥有少量魔灵血脉。
  二尾魔灵只能五分之一,由此观之,起码需要修成十尾魔灵,才能算是真正修成了魔灵废体!只不知,被魔道深渊彻底拒绝,还有没有办法通过其他手段修成十尾魔灵。
  “不好!忘了此界无法掩饰异象,我修得一丝魔灵血脉,极可能又引发了滔天异象!”宁凡暗呼不好。
  倘若他的魔灵异象被人看到,别人岂不是知道他修出了魔灵身?
  转而又觉得有些多虑。
  末法时代有没有人认得魔灵异象都未可知,便是有,也不大可能是西军兵营的那些个仙帝都不是的棋兵。
  果不其然!
  宁凡修得少量魔灵血脉,确实引发了可怕异象。
  那是万魔来朝的异象!
  异象中,象征宁凡的魔灵虚影端坐于王座,王座下,是无数古魔匍匐于地、虔诚叩拜的虚影!
  准圣古魔也好!
  远古大修古魔也好!
  就连圣人古魔虚影,都在朝宁凡虔诚叩拜!
  这样的异象,简直荒谬得可笑!
  那些个早就看异象看到麻木的西军棋兵,甚至懒得多看这场万魔来朝奇景。
  因为这异象太假了!
  圣人何其高贵,便是面对第四步仙皇,也不会跪拜,怎么可能万魔来朝,诸圣跪迎?
  “厉害,厉害!”
  “佩服,佩服!”
  “这蜃景真是越来越逼真了!”
  “我差点就相信了!哈哈哈!”
  “来来来,喝酒喝酒,理它作甚,不过是个海市蜃楼罢了!”
  欢乐的笑声在西军兵营此起彼伏响起。
  这一幕,却又应了那句老话。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
  中士闻道,若存若亡;
  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算算时间,第二轮似乎也要正式开始了…”
  宁凡走出洞府,唤来一名巡逻石兵,询问了一下此刻时间。
  棋界时间,距离第二轮开始还有百日不到。
  换算成外界时间,约莫也就是一炷香的时间。
  “此番为了恢复魔血,倒是把审问女妖之事忘在了一边,也罢,等我帮小蛮第二轮取胜,再与此妖计较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