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4章 你什么都知道了?


小说:最强狂兵  作者:烈焰滔滔
推荐阅读:总裁系列②:女人,投降吧 大穿越时代 三国甄宓传  强妻养成之叫兽矜持点 黑暗剑圣 最强王者  妖颜媚蛊 重返埃德加 
  多行不义必自毙,不外如此。
  如果不是这些叛军把黑人大叔给逼到了绝境,苏锐也断然不会采取如此激烈的方法来对待他们。
  就像是那五百多个叛军,如果他们不是对那七八个女学生做出了如此禽兽不如的事情,苏锐说不定只是会将他们打散而已,不至于让这一支分队全军覆没。
  人活一世,还是要相信一些因果论的,很多下场,都是自找的。
  多一点善良,总是没错的。
  两辆卡车发生了爆炸,叛军死伤惨重,将近六十个人,死了一大半,剩下的也基本上都缺胳膊少腿,若是能侥幸活下来,也是残废着度过余生了。
  不知道未来的某一天,他们会不会为了今天这抢劫的决定而后悔。
  现场的情况惨烈无比,数不清的残肢断臂散落四方,大片大片的土地被染红,而那些侥幸活下来的人,也都个个痛苦不堪,有的,甚至整张脸皮都已经被强烈灼伤了,
  那黑人大叔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场面,简直惊呆了!
  一阵风吹来,把那种浓烈的血腥气息吹进了这大叔的口鼻之中,后者的肠胃里面立刻翻江倒海!直接趴在地上开始呕吐了起来!
  从今往后,这位黑人大叔还不知道得做多久的噩梦!
  而这个时候,苏锐的动作却没有一丁点的停顿,他抬起手来,对着处于第三辆车车斗里的叛军射击着。
  这群家伙本来就是乌合之众,只能说是勉勉强强有点战斗力,但也仅此而已了,接连的两次爆炸,已经把他们给吓得魂飞天外了,此时枪声一响,他们根本想不起来要还击,一个个抱头跳车躲避!
  没错,就是跳车!
  万一苏锐再开枪把油箱给打爆了怎么办?还不直接死翘翘!
  十分钟前还嚣张无比的叛军成员们,现在个个屁滚尿流!
  这辆车不过也就只有十几个人而已,就连司机都吓的跑了出来,这对于苏锐来说,无疑就是移动靶射击!几乎没有任何的难度!
  不过可惜,这一把枪也没多少子弹,在撂倒了几个人之后,就开始放空枪了。
  苏锐摇了摇头,拍了拍那黑人大叔的肩膀,说道:“别吐了,快上车,我们走。”
  说着,他们便把叛军遗留下来的这一辆卡车给抢了过来,然后开车离开。
  至于剩下的那十几个叛军,苏锐没有心情再和他们纠缠,顺路撞翻了几个人之后,就扬长而去了。
  一个人,消灭了小一百的叛军,绝对算得上是战果辉煌了,若是拿到政府军里面,都可以混一笔大大的赏钱,所以,这黑人大叔一路都像是看天神下凡一样看着苏锐,目光之中满是难以置信。
  苏锐笑了笑:“大叔,别这样看着我,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黑人大叔终于不吐了,竖起了大拇指:“厉害,华夏人实在太厉害了,你们都是会功夫的。”
  说着,他还攥着拳头比划了两下,嘴里咻咻咻的,看起来还挺欢乐。
  “这辆车你就开到多马纳齐的二手车交易市场,然后把它给卖出去,这车子比你原先那辆还值钱一些,勉强能把你被抢走的那些钱给补回来。”
  那大叔连连点头,一路上不停的说着他也要学功夫之类的话。
  等到了多马纳齐之后,苏锐立刻买好了前往华夏的机票,可是,由于之前机组人员遭受了不公正对待,而且普勒尼亚的局势并不太好,所以这一条航线已经少有华夏航空公司来飞了,苏锐好不容易买到的票,也得在三天之后才能离开。
  三天的时间,太久了,苏锐等不了,他准备立刻找国安帮忙协调。
  安然那边还不知道究竟怎么样了,万一被黄金家族的执法队捷足先登了,那可就麻烦了。
  没想到,苏锐刚刚买完机票,凯斯帝林的电话就来了。
  “你终于能把电话给打来了!”苏锐立刻接通,说道:“你那边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了?”
  其实,从这一点上来看,这凯斯帝林还算是个有情有义的家伙,其实,他完全可以不去管安然的死活,让执法队将其扼杀,但是现在看来,他却能够在第一时间联系上自己,而且那般的急切,足以说明这是个可以托付一生的人。
  虽然和凯斯帝林一直不怎么对付,但是该承认的优点,苏锐也绝对不会否认。
  “我现在会想办法跟你会合,安然一定不能有事。”凯斯帝林说道,苏锐分明听出了他话语中的决心。
  “你不用来,我可以搞定,相信我。”苏锐说道。
  苏锐基本上已经判断出来了,凯斯帝林现在有些自身难保,他若是想要从黄金家族离开,来和自己会合,那么必然会遇到重重的阻力,兰斯洛茨肯定要想方设法的把自己这大侄子给留下来的。
  “我的司机把这件事情捅了出去,他并不知道我和安然并没有超限接触,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解释不清了。”凯斯帝林说道。
  果然不出苏锐所料,的确是凯斯帝林的司机兼保镖把这件事情给说出去了。
  现在,追究此人究竟是不是兰斯洛茨的卧底,已经不重要了。他的作证,直接把凯斯帝林推向了最不利的位置!
  “兰斯洛茨跟你撕破脸了吗?”苏锐问道。
  “算是吧,他只是在家族高层会议上轻描淡写的把这件事情给抛出来,就足够让人招架不住了。”凯斯帝林说道,“我现在还没有被禁足,但是距离那一天也已经不远了。”
  “那么,那个司机也不能证明安然究竟有没有发生关系,你完全可以说自己和她聊了一夜的天啊。”苏锐说道。
  “没有用了,抱着上楼,有照片。”凯斯帝林并没有过多的解释,语气之中似乎有一丝憋闷。
  是啊,你们上楼之前都那么的激情了,谁能相信你们上楼之后会正常的聊天?你当这是在理发店大保健、不,做头发呢?
  事实上,对于亚特兰蒂斯的大公子而言,现在对家族所做出的一切的解释都是欲盖弥彰。
  苏锐也很无奈,凯斯帝林也没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自己还是个处-男,这玩意儿,就算脱了裤子也检查不出来啊。
  “歌思琳现在的情况怎么样?”苏锐又问道。
  “歌思琳在提升实力,这需要一个过程,她现在的状况不需要我来担心。”
  嗯,这种时候,他只需要担心他自己就行了。
  隔着电话,苏锐都能够感觉到凯斯帝林的无奈。
  认识凯斯帝林这么久,这个家伙一贯嚣张,什么时候见到他如此的颓丧过?
  “你们家族执法队出发了吗?”苏锐问道。
  “我不清楚,他们的行动一贯都很迅速,而且,我无法插手这一支队伍。”凯斯帝林如实说道。
  “你爷爷这次不支持你吗?”苏锐问出了一个让他很疑惑的问题。
  “爷爷很久不管这种事情了,而且,兰斯洛茨和他的关系……可能比我还要近一些呢。”凯斯帝林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平平淡淡。
  “可我感觉你爷爷还是更偏向于你的。”苏锐分析着。
  “不,不管谁成功,都能证明他是这个家族最优秀的,这次爷爷虽然没有表态,但是,我出现了这样的纰漏,他的心里面想必很不高兴。”
  的确如此。
  凯斯帝林虽然和安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关系,但是兰斯洛茨已经把这个消息放了出去,这对于凯斯帝林的名声会造成极为严重的损害。
  想必凯斯帝林的爷爷会对此很失望吧。
  “我正在普勒尼亚,准备赶回华夏,至于安然那边,交给我,我已经让人在查她的行踪了。”苏锐说道:“我想,如果她不在原先那个城市的话,你们执法队说不定也找不到她。”
  “千万不要小看执法队,他们是黄金家族最神秘的队伍了,换句话说……”凯斯帝林停顿了一下,又补充着说道:“他们是家族的屹立之本。”
  屹立之本?
  不得不说,这个名头就有点大的吓人了。
  连凯斯帝林都这么讲,那么苏锐更不能轻视了。
  “我忽然还有个问题。”苏锐想了想,问道:“你是不是对安然有好感啊?喜欢上这个姑娘了?”
  苏锐这本来是偏向于打趣的话,可手机那端的凯斯帝林竟然罕见的沉默了一下。
  “我去,不会吧,你真的喜欢上这个姑娘了?”苏锐的话语忽然间变得有点艰难。
  这些世家公子哥儿,难道不该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吗?怎么这么容易就陷进去了?
  而且,在苏锐的眼中,凯斯帝林应该一直喜欢的是洛丽塔才对啊。
  “不是,我觉得,这是我的责任,我需要负起来。”凯斯帝林说着,语气之中忽然流露出来一丝不善的意味:“当然,这也是你的责任。”
  苏锐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那天晚上的巧合太多,凯斯帝林那么聪明,肯定是可以发现真相的。
  “安然是个好女孩,不管她有什么过去,至少从见到我的那一天开始,她就要开始做全新的自己了。”凯斯帝林说道。
  苏锐的脸色变得艰难无比:“你什么都知道了?”
  认识凯斯帝林这么久,这个家伙一贯嚣张,什么时候见到他如此的颓丧过?
  “你们家族执法队出发了吗?”苏锐问道。
  “我不清楚,他们的行动一贯都很迅速,而且,我无法插手这一支队伍。”凯斯帝林如实说道。
  “你爷爷这次不支持你吗?”苏锐问出了一个让他很疑惑的问题。
  “爷爷很久不管这种事情了,而且,兰斯洛茨和他的关系……可能比我还要近一些呢。”凯斯帝林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平平淡淡。
  “可我感觉你爷爷还是更偏向于你的。”苏锐分析着。
  “不,不管谁成功,都能证明他是这个家族最优秀的,这次爷爷虽然没有表态,但是,我出现了这样的纰漏,他的心里面想必很不高兴。”
  的确如此。
  凯斯帝林虽然和安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关系,但是兰斯洛茨已经把这个消息放了出去,这对于凯斯帝林的名声会造成极为严重的损害。
  想必凯斯帝林的爷爷会对此很失望吧。
  “我正在普勒尼亚,准备赶回华夏,至于安然那边,交给我,我已经让人在查她的行踪了。”苏锐说道:“我想,如果她不在原先那个城市的话,你们执法队说不定也找不到她。”
  “千万不要小看执法队,他们是黄金家族最神秘的队伍了,换句话说……”凯斯帝林停顿了一下,又补充着说道:“他们是家族的屹立之本。”
  屹立之本?
  不得不说,这个名头就有点大的吓人了。
  连凯斯帝林都这么讲,那么苏锐更不能轻视了。
  “我忽然还有个问题。”苏锐想了想,问道:“你是不是对安然有好感啊?喜欢上这个姑娘了?”
  苏锐这本来是偏向于打趣的话,可手机那端的凯斯帝林竟然罕见的沉默了一下。
  “我去,不会吧,你真的喜欢上这个姑娘了?”苏锐的话语忽然间变得有点艰难。
  这些世家公子哥儿,难道不该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吗?怎么这么容易就陷进去了?
  而且,在苏锐的眼中,凯斯帝林应该一直喜欢的是洛丽塔才对啊。
  “不是,我觉得,这是我的责任,我需要负起来。”凯斯帝林说着,语气之中忽然流露出来一丝不善的意味:“当然,这也是你的责任。”
  苏锐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那天晚上的巧合太多,凯斯帝林那么聪明,肯定是可以发现真相的。
  “安然是个好女孩,不管她有什么过去,至少从见到我的那一天开始,她就要开始做全新的自己了。”凯斯帝林说道。
  苏锐的脸色变得艰难无比:“你什么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