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0章 天道变,而吾道起


小说:龙纹战神  作者:苏月夕
推荐阅读: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对不起,掉线了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凤逆天下:腹黑魔君妖娆后 寻山归云记 绝色狂妃  炮灰女配系统之打败女主们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焚档 
五行神火不断的跳动着,江尘眼神之中的冷厉,让口相真一的浑身上下,都变得越发的阴冷,他的灵魂,被五行神火燃烧,炙烤,那种侵入灵魂深处的痛苦,让口相真一甚至想死都无比的困难。

口相真一浑身上下,都变得异常的痛苦,灵魂深处的灵魂之火,被江尘以五行神火,不断的压制着,不断的碾压着,那是一种对于生的恐惧,因为现在的口相真一,肉身几乎被江尘彻底的废掉了,变成了一滩肉泥,即便是灵魂,也是遭受着非人的痛苦,那种痛苦不言而喻。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口相真一口中不断的求饶,但是江尘无动于衷,他的怒火,已经彻底燃烧起来,口相真一犯下的错,是不可饶恕的,也是江尘根本没办法去改变的。

“求求你了,江尘爷爷,饶了我吧,我要不行了,你把我杀了吧,哪怕是魂飞魄散,我也心甘情愿,求求你了……”

口相真一不断的哀求着江尘,江尘心中冷笑。

“你害得我失去凝姐的消息,这笔帐,谁来算?我现在对于凝姐几乎是一无所知,谁又能帮我去寻找?一日之间,不管是倾城还是凝姐,都离我而去,我江尘究竟做错了什么?你百般阻拦的时候,想什么呢?想要我怜悯你,你又怎么会有这种资格?我不想杀你,我只要我的凝姐,可是结果呢?我现在杀了你,也无法弥补失去凝姐的事实。”

江尘嘶吼着说道,他心中无比的自责,倾城的离去,是他无力回天,凝姐的离去,是受到了口相真一的阻拦,可是谁又明白自己内心深处的苦楚呢?

“我问你,你可知道武魂帝?玉髓魂种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知道我知道。”

“武魂帝是上古神魂大帝,擅长以魂斗武而得名,遂称之为武魂帝,他的灵魂之力极其的恐怖,是上古时期最恐怖的神帝之一,而玉髓魂种就是他当年的护身宝物,我也是千万年前在一处上古遗迹之中找寻到的,才知道了武魂帝之名,不过那玉髓魂种我并不知道究竟有何用,除了能够温养灵魂之外,别无它用,我见无法对我实力有所突破,便赐给了我的后辈口相大曲,最后被你夺了你,那玉髓魂种虽然不是什么喜是罕见的宝贝,但是已经被视为是蓬莱界主的象征。”

口相真一无比痛苦的说道,江尘的神火锻炼,使得口相真一完全不敢有丝毫的假话,他现在甚至已经不求生,而在求死了,只有死了,才能够一了百了,才能够没有丝毫的痛苦,那种痛入灵魂深处的折磨,是任何人都无法承受的。

“只有这些吗?”

江尘沉声喝道。

口相真一连忙说道:

“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我还有欺骗你的必要吗?我真的只知道这些,不过这件事情,跟武魂帝有什么关系?玉髓魂种你不是已经到手了吗?”

“玉髓魂种不见了,我的凝姐也不见了,她在石洞之中,只留下了武魂帝与玉髓魂种两句话,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江尘咬牙切齿的说道,武魂帝,武魂帝,这个武魂帝究竟是什么来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凝姐现在身在何方,是不是跟这个武魂帝有着极其重要的纠葛呢?

“难道那玉髓魂种之中,有着武魂帝的灵魂印记吗?”

口相真一说道。

江尘心头一沉,他虽然不愿意相信,但是口相真一的话,对于他而言,相当的重要,如果玉髓魂种之中真的有武魂帝的印记,那么很可能会让江尘无比的棘手,那武魂帝究竟是什么鬼东西,是否会让凝姐的处境相当的危险呢?

“但愿不是你所说的那样,否则的话,我必定会让你永世为奴的。给我滚去大禹结魂灯之中,接受百年摧残吧,你若能活过百年,便生死有命吧。”

江尘一脸冷厉的说道。

就在这一刻,江尘的脑海之中,突然出现了一幕极其悲惨的画面,凝姐似乎正遭受着极其可怕的压迫,痛苦的挣扎着,倾城的痛苦,也是极其的艰难,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凝姐……倾城……我对不起你们……”

江尘喃喃着说道,内心之中,变得无比的自责,无比的复杂,无比的痛苦,无比的纠结。

他甚至可以原谅口相真一,但他唯一不能原谅的人,是他自己。

这一刻,雷声滚滚,山风呼啸,云雾戚戚,闪电雷鸣,大雨倾盆而至。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老天爷总是如此的捉弄人,为什么,我要受制于天……为什么!”

江尘仗剑而起,直冲天穹而上,脚踏苍龙五步,对峙虚空,剑指苍穹,引雷奔鸣。

“我只手灭山河,一怒江海涸,冷眼碎虚空,一念风雷动,可是我还是保护不了我自己心爱的女人,我要这实力有何用,你这苍天何曾开眼!”

江尘在大雨之中,雷鸣之间,于虚空纵横捭阖,引天雷滚滚,灭世之威,动容千万人。

江尘挥剑乱舞,气境从容,内心之中,只有无尽的愤怒,没有丝毫其他的情绪,他的剑,呼啸而起,剑十三无形之间,不断的斩落而出,万里山河破碎,雨落倾盆,大地咆哮不尽,江尘在大雨之中,肆意挥毫,剑意在雨中不断的升华,无境之剑也越发的如鱼得水,得心应手,他此时心中已无剑,有的只是对凝姐与倾城的懊悔与自责,有的只是傲剑问苍天的怒火。

剑十三之下,剑十四应运而生,百剑轮回,天地皆怆。

江尘恨苍天无道,无眼不睁,天若有情天亦老,总有一天,他要取而代之,他要让这苍天跪伏,要让着九幽颤栗。

江尘的剑一次次的出击,有来无回,有死无生,有境胜无境。

那一刻,江尘在大雨之中,以剑论道,感悟天地,疾风吹而知劲草动,乱剑起而感天意悲。

江尘心中大道,也在这一刻变得动摇起来,那一缕无声无息的道蕴,由天而生,由地而鸣,大道雏形,已经有了质的变化,一丝丝道蕴,在江尘的心中,洋溢而生。

天道变,而吾道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