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5章 斗神族,斗白


小说:龙纹战神  作者:苏月夕
推荐阅读: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对不起,掉线了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凤逆天下:腹黑魔君妖娆后 寻山归云记 绝色狂妃  炮灰女配系统之打败女主们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焚档 
江尘对于黑衣青年的话,自然是不感冒,这时候他的心中别无杂念,一心想要救出和尚,才是他最想做的,也是心中唯一的想法。

众生寺,在西极神州的边缘地带,但是谁都不敢小觑这座位列十大寺院之中的大势力,在西极神州,佛界为主流,寺院千千万,但是真正被公认为最强的十大势力,便有众生寺一席,其恐怖可想而知。

正如蓝骆所言,众生寺以一己之力,想要从西极神州之中脱颖而出,基本是不可能的,但是众生寺却是这一次争夺转世活佛与镇神碑的有力竞争者,八大族作为神界强大的秘密家族,不为人所知,众生寺能够邀请四大族的人全都前来相助,可见众生寺的能量,还是不容小觑的。

十万里山门,九千丈高楼,八百座宝塔,古钟林立,绿木参天,梵音袅袅,钟声阵阵,焚香而起,众生跪拜,大寺之势,崭露无遗。

西极神州的中流砥柱之一,名不虚传!

山门之中,阵法护佑,金光闪烁,熠熠生辉,江尘心中都是暗自感叹,这护寺大阵之强大,连他都是断然无法破解,布下这阵法之人,将是多么的强势,这里一片祥和,清静之地,无为而治。

众生寺之名,气势雄浑,金字闪耀,威力无边,令人震撼。

“终于到了。”

蓝紫笑着说道,长舒了一口浊气,长途跋涉,风尘仆仆,千万里之遥,终于是来到了他们心中向往的朝圣之地,众生寺。

八大族的实力,本该是凌驾于众生寺之上的,但是因为族人稀少,岁月之故,所以八大族之中,牧族的实力,已经是比曾经辉煌之际,变得落魄了不少,跟轩辕一族还有洛神一族,已经是难以抗衡,与斗神族,应该是在伯仲之间,即便如此,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牧族仍旧不能令人小觑,否则的话,怎么会成为众生寺邀请的对象呢?

众生寺前,八百神僧,分立左右,牧族前来,自然是有着极大的牌面,十余位圣僧,从众生寺之中前来迎接,实力均是达到了神尊境之上,为首者,金色袈裟,手执禅杖,老态龙钟,眼神之中却精光四射,江尘心中只有三字,不可敌!这个人的实力,绝对是已经达到了神皇境的级别,那种无形之中散发出来的强势气息,让人感觉极其的凶悍,根本不像是佛门中人。

“阿弥陀佛,牧族远道而来,有失远迎,在下众生寺戒律院首座,戒严,失礼了。”

戒严单掌打出佛号,神色严峻的说道,一脸的冷漠之色,倒不是因为他不待见众人,只不过身为戒律院首座,他必须严以执法,才可服众。

戒律院首座,便有神皇境强者的实力,那么其主持,或许会更加的可怕,西极神州真正的大势力,果真是不容小觑。

“戒严大师多礼了,我代表牧族前辈,向大师请安,此次前来,若能助众生寺一臂之力,自当是我牧族之幸。”

蓝骆笑着说道,微微颔首,黑衣青年则是居于蓝骆的身后,他不喜抛头露面,这种事情,蓝骆自然是要比他更加的从容,但是黑衣青年还是让戒严注意到了因为在场之中,唯独他的实力是最为强悍的。

“一路奔波,势必劳顿,诸位请院内歇息,再作打算,招待不周之处,万望牧族海涵。阿弥陀佛。”

戒严再次说道,饶有深意的看了黑衣青年一眼,牧族真正的强者,应该是他才对。

“大师不必多礼,请!”

蓝骆道。

江尘跟着蓝骆等人,一并进入了众生寺。

戒严将牧族之人,安排在了客房之中,休整三日,他们便是接到了主持的邀请,进入了大雄宝殿。

大雄宝殿之中,气势恢宏,焚香而起,佛法无边,荡气回肠。

一个身穿黑白袈裟的老僧,坐在大雄宝殿之上诵经,身后站着戒严等一众众生寺的强者,连戒严都是只能站在后面,可想而知,那身穿黑白袈裟的老僧,必定便是主持无疑。

江尘看向那身穿黑白袈裟的老僧,就如同一汪深海一样,深不可测,难以窥其真境。他的心中亦是对这众生寺有了极大的了解,通玄神府虽然很强大,但是与众生寺相比,简直就是不堪一击,自己若是在众生寺之中大闹而起,怕是没有人救得了他,这才是真正能够称之为一州之砥柱的超级大势力。

“斗神族!”

蓝英杰看向大雄宝殿的门口,一行四人,从容而至,气势雄浑,趾高气昂。

斗神族的目光,落在牧族之人的身上,即便是那些斗神族的强者,也不例外,目光全都是落在了蓝骆的身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不得不说,蓝骆的倾城绝色,一点也不必燕倾城跟舞凝竹要差,她的妖艳更加令人心旷神怡,为之向往。

“我们又见面了,蓝骆姑娘。”

斗神族为首的白衣青年,缓步而来,走向蓝骆,他与蓝骆曾有过一面之缘,作为斗神族最强悍的天才,他也有能力让蓝骆成为自己的女人。

蓝骆微微颔首,却没有搭话。因为他很不喜欢这个脸上带着阴柔的家伙,连自己都是摸不清楚他的想法,这样的人,跟他站在一起,都是一种极其可怕的体验。蓝骆自然是不会喜欢这个人。

“自从上一次见过蓝骆姑娘一面之后,斗白便是茶不思饭不想啊,呵呵,总盼望着有朝一日,能够再见姑娘一面,没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

斗白淡笑着说道,眯着眼,看着蓝骆的目光,充满了爱慕,但更多的却是觊觎,因为他觊觎蓝骆的美色,想要据为己有,那种强烈的征服欲望,让这个女人成为他眼中的唯一。

但只奈何,襄王有心神女无梦,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蓝骆冷漠的神色,让斗白十分的不爽,但越是如此,他便是越想要得到蓝骆,只有这样,才能够满足自己内心的征服欲望,而且还能够与牧族联合,到时候自己在斗神族的地位也必定会随之水涨船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