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五零章 四杯酒


小说:飞天  作者:跃千愁
推荐阅读:极品魔少 遇见校草的法则 北欧志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龙骑士的我 重生炮灰农村媳 心动萌然 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万兽瞳 不一样的朋友 

  “封白沧海为逍遥左使,封弱水为逍遥右使!”
  “封高冠、燕北虹、温环真、游衣……为寻星使!”
  “封白娘子为白衣娘娘!”
  “加封天妃月瑶为西王母!”
  “封八戒为至圣天佛!”
  众臣现这次的敕封还真有点无所不封囊括天下的味道,连白主和妖主都一起给封了,只是有些人闻所未闻,甚至不知某些人从哪冒出来的,天妃月瑶是谁?西王母的封号听着怎么好像还凌驾于众王之上?
  而杨召青已经放下了手中玉牒,“敕封完毕,不日昭告天下,以示陛下、天后娘娘天恩。? ? ”
  众臣齐声行礼,“谢陛下天恩、谢天后娘娘!”
  “诸位辛苦!”苗毅伸手示意平身,云知秋一声不吭跟着抬了抬手。
  杨召青又道:“陛下、娘娘感念众臣辛劳,赐薄酒一杯!”
  两边侧殿内大群仙娥鱼贯而出,捧着托盘穿梭在诸位大臣之间,诸大臣各取一杯在手。
  千儿、雪儿也下去捧了拖盘上来,苗毅站起,云知秋跟着站起,两人各取一杯酒在手。
  “第一杯酒,朕敬那些为天庭大业战死的将士!”苗毅话落,手中杯一歪,倾洒在了玉阶上,云知秋跟着做。
  空的酒杯放回了千儿捧着的托盘上,苗毅又取一杯,沉声道:“第二杯,敬,朕所负之人!”
  酒洒玉阶,空杯回,再取一杯,举在手中,铿锵有力道:“第三杯,敬,负朕之人!”挥臂洒酒。
  众臣面面相觑,不知此话何解?
  苗毅最后取一杯在手,遥敬诸人道:“敬诸位!”
  众臣忙双手举杯道:“敬陛下和娘娘!”
  君臣举杯同饮,乾坤殿内酒香四溢。
  仪式算是告一段落,随后君臣就在乾坤殿内商议天下大事,各抒己见,天庭新立,第一次朝会由此开始。
  朝会临近尾声时,苗毅瞅了眼杨庆。
  “臣有事奏!”杨庆出列大声道。
  苗毅颔道:“讲!”
  杨庆朗声禀报道:“臣建议大赦天下!将天下所有修士登记造册,由天庭出昭告,限期主动前来登记,只要主动前来登记在册者,以前犯下的任何过错皆可既往不咎!若不来登记,一律视为乱贼诛杀!另,为免后进修士妄为,天庭应设立‘天劫’考核制,以后突破金莲修为的修士一律要经天劫考核,通过考核者方可纳入仙籍,无仙籍者不得采集买卖任何修行资源,违者视为乱贼严惩!”
  此话一出,众臣大多都明白了杨庆此建言的用意,大赦天下是为了将所有修士纳入监管,天劫考核则等于控制了后人加入修行的门槛,其中可操作的门道就太多了,这两件事说到底就是天庭要将天下所有修士全部纳入控制中。
  “诸位觉得如何?”苗毅淡淡问了声。
  众臣或窃窃私语,或若有所思,或沉默不语,总之暂无人应话,此事来的太过突如其来,大家一时间还掂量不清对自己有什么影响,不敢轻易做决定。
  事实上,杨庆提这个建议之前不可能没和苗毅商议过,这本就是苗毅要将天下牢牢控制在手中的手段。当然,苗毅也没指望现在立马拍板下来,这事牵扯到的人太多了,需要下面太多人的配合,需要一整套的天条律法来规范执行,现在只是先在朝堂上放出风声让大家先有个预期的心理准备。
  云知秋亦忍不住多看了身边并排而坐的男人一眼,她也看出来了,自己男人这是准备将天下牢牢抓在手中。
  见众人基本保持沉默,苗毅又道:“此事下次朝会再议,退朝!”
  “恭送陛下,恭送娘娘!”众臣拱手行礼,目送苗毅、云知秋起身离去。
  殿后,跟在苗毅身后走出的云知秋从头到尾一声未吭,有些事情她也有自知之明,她上朝在朝堂上接受大臣的朝拜已算出格,大家都还没有习惯她出现在朝堂上,再乱表意见只怕要引起非议。
  后面殿外,之前的宫妃们还在外面等着,见到苗毅和云知秋出来,纷纷半蹲行礼,算是对天庭第一次正式朝会的尊敬,以后自然不会每次如此。
  苗毅挥手示意平身,而云知秋还有她自己的事,天庭次朝会,大臣们都带了家眷来,她要领着后宫和大臣的家眷们见面,有游园宴请活动。本来活动已经开始,她愣是被苗毅拉去上朝了,硬是被拉去一起君临天下了,给耽搁了。
  向苗毅交代了一声,云知秋正要率领众妃离去,苗毅目光在人群中一扫,对微微垂的广媚儿道:“安乐天妃留一下。”
  众人告辞离去,郁郁寡欢的广媚儿低头垂在苗毅跟前。
  自从将这女人封为天妃后,苗毅还没有和她正式见过面,此时再见,才真正从心理上意识到了这女人已经成了他的妃子,不禁想起了与之初识及以后相交的情形,看得出这女人虽然依旧美色动人,脸上的神采却已黯然。
  苗毅能理解,也知道这女人经历过什么,其中一些事情和他脱不了关系。
  当然,现在留下她不是因为她的美色,也不是因为心怀愧疚,而是因为广令公没上朝令他心中有所想法才想起了她,否则后宫这么多女人,她又不主动露面争宠,诸事烦扰哪能老是想起她广媚儿来。
  苗毅想搞清楚广令公究竟是个什么意思,盯着她问道:“你恨朕?”
  广媚儿摇头:“没有,臣妾不敢!”
  苗毅:“你父母还好吗?”其实这是明知故问,广家到了这个地步面对他压根没任何反抗的能力,想要把触手渗透进广家知道广家内部的情况不算什么事,自然知道媚娘此时的处境,只是那广令公连面都不漏,不知是几个意思。
  当初天下能与他争锋的几大势力中的脑,也就剩个广令公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一代枭雄的能量可不仅仅是战场上的胜负,所以常常会被他惦记上。
  广媚儿低声道:“甚少联系。”
  苗毅颔道:“倒是朕疏忽了。”偏头对身后的杨召青道:“通知广府,朕陪安乐天妃回娘家小住几日!”
  “是!”杨召青应下。
  众臣6续离开天宫,站在天宫正天门门口的徐堂然双手收在腹前,不出所料,自己果然成为了天庭监察左使,心中那叫一个舒坦呐,那叫一个成就感呐。
  他面带微笑地看着离去的众臣身影,找到了居高临下的感觉,目光寻摸着闪烁。他自然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寻思着该怎么做才能不负陛下厚恩,是不是该找找哪位大臣的麻烦办个大案子出来呢?
  他急于干出点事来表功,向苗毅证明自己不是吃干饭的,那眼神颇有鹰视狼顾的阴狠味道。
  回头看了眼天宫,结果现宫中还有人没出来,现杨庆和金曼面对面站在了一起,眼睛一亮,难道这两人有什么勾结?旋即又现自己想多了,这两人可没那么好动,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先将监察左部的框架给完善起来。
  不过心情还是不错的,出了天宫,骑了飞行坐骑快回家,急着和雪玲珑分享喜悦之情。
  杨庆是被金曼给喊住的,两人相视着,杨庆淡淡微笑着,金曼神情复杂。
  对视良久之后,金曼问道:“听说你夫人来了,听说昊德芳的女人苏韵也被你收了,看来我的确难入你法眼。”
  杨庆叹道:“你想多了,你很好,真的很好,是我配不上你。”
  金曼:“你应该知道我想听什么?”
  杨庆微微摇头道:“不现实,你觉得凭你我如今的地位还适合搅在一起吗?”
  金曼明白他的意思,两人都封王了,弄在一起容易犯忌讳,刚打下天下杀气未消找不到敌手的天帝绝对是个危险人物,淡然道:“我现在郑重问你一句,对我有没有感觉?”
  杨庆微笑道:“这么漂亮,怎么会没点感觉,除非不是男人还差不多。”
  金曼:“好!名分于我不算什么,只要你答应娶我,我立刻辞掉天王之位。”
  杨庆皱眉:“你这样做不值得?”
  金曼:“我年纪不小了,我是一个女人,天下一统了,我锦衣玉食无忧,你觉得这个有名无实的天王之位对孤零零且到了如今地步的女人来说有意义吗?是,天下男人多的是,我也不是非你不可,但我很茫然,不知道该找谁去,一般人看不上,地位相差太悬殊的也不愿搭理,确切地说是没了那心思。我不是求你,只是对你有些感觉,有些期待,你说呢?”
  杨庆沉默不语……
  回到家的徐堂然才想起雪玲珑参加游园去了,而此时的雪玲珑正在云知秋身边,一群女人正在一座湖边看人工大规模的造景,天宫刚搬迁来,许多东西还没完善。
  云知秋也知道这边暂时没什么好请大家观赏的,与其听大家言不由衷的恭维话,她干脆直接挑明了,让大家各抒己见,出主意建议下该怎么造景,等到弄好了,下次游园再邀大家来看看大家一起酝酿的杰作,因此大家的兴致还算不错。
  身在人群中的王妃媚娘接到宫中传来的消息,获悉陛下要陪女儿回娘家小住不禁大喜,赶紧向云知秋辞行。
  目送媚娘离去,云知秋心中暗叹,广令公已经封王了,本以为苗毅会以示大度给众人看,可如今看来,苗毅显然还惦记着广令公,是否斩草除根的阴霾还在苗毅脑子里徘徊着。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