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五一章 他会想起吗?


小说:飞天  作者:跃千愁
推荐阅读:极品魔少 遇见校草的法则 北欧志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龙骑士的我 重生炮灰农村媳 心动萌然 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万兽瞳 不一样的朋友 

  广家软禁的地方其实离天宫不算太远,媚娘回到广家刚把广家上下闹得鸡飞狗跳不久,龙辇已经载着苗毅和广媚儿来了,还真是说来就来。?? ?
  广家上下齐聚迎接,虽然广家的新宅子还没修建完善,可媚娘却是高兴的,天帝陪她女儿回娘家,这是多给面子的事情,以后谁还敢质疑她女儿在宫中的地位?唯独让媚娘不太高兴的就是广令公,依然幽闭,不肯出面迎接天帝。
  她因苗毅能陪女儿回娘家高兴,陪同迎接的勾越却是后脊背直冒寒意,媚娘没意识到牛有德此来带给广家的凶险,他却是切切实实意识到了张开的獠牙,牛有德一旦借题挥,广家上下只怕要血流成河,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
  护卫大军先到,先控制了广家预留给苗毅居住的宅院,之后才见龙辇降落,苗毅和广媚儿双双步下龙辇。
  “参见陛下,见过天妃娘娘!”以媚娘为的广家上下躬迎。
  苗毅目光扫过人群,不见广令公露面迎接,神态上没露出任何异样,喊了平身,与近前答话的媚娘等人随便客套了两句,也没提广令公,就此入驻广家。
  是夜,毫无意外,广媚儿侍寝。
  梳妆台前,侍女正为端坐的广媚儿卸下头饰,坐在榻旁的苗毅一直盯着梳妆台这边,忽挥了挥手,没干完活的侍女赶紧躬身退下了,临出门将门关好了。
  苗毅起身走到了广媚儿身后,与镜子里的广媚儿对视在一起,他亲自抬手慢慢摘取广媚儿髻上的一件件饰,广媚儿静静看着镜子里他的动作。
  “你现在的心态倒是古井无波般,还记得与朕初次相识的时候吗?当时你差点嫁给朕。”苗毅忽然呵呵笑了声。
  记得!广媚儿对当年的情形记得很清楚,镜子里的这个男人多少次在她心里让她辗转反侧,多少次让她憧憬期待,英雄豪迈,英气勃勃,率领一支残兵在城下喊着要屠城的一幕更是记忆犹新。曾经每次见到他都心如撞鹿,如今却再也没那感觉了,如今镜子里的男人让她感到害怕,家里谆谆告诫,这个男人随时会要她一家人的性命,让她争宠,让她想办法巴结伺候好。
  乌黑长如瀑垂肩砸落。
  凉意袭来,广媚儿紧张颤抖,只见镜子里的那双手正在慢慢宽开她肩头的衣服,白皙精致的锁骨绽露,双肩渐渐剥露。手未停,一直到胸口两团挺拔粉嫩彻底暴露在空气中,那双手拥有至高无上权力似乎能扼杀一切的手也未停下……
  三天!次日还不见广令公来拜见,苗毅给出了话,要在广府暂住三天。
  又一天过去后,只剩最后一天的期限,勾越绷不住了,再次来到了广令公幽闭的房间。
  广令公依旧像个活死人般,静静躺在那张躺椅上,沉浸在昏沉的光线中。
  “王爷,牛有德说只在广府住三天,应该是给出了三天的期限,想让您臣服拜见,为了广府上下,您就…”勾越一脸纠结,欲言又止,让广令公低头的话终究是说不出口。
  然广令公还是没任何反应。
  最终,勾越低头躬了躬身,慢慢转身而去。
  谁知走到门口时,耳畔突然传来了广令公传音的话语,“我若臣服,只要我一天不死,他迟早要对广家下毒手,我不臣服,广家方能躲过一劫!”
  勾越霍然回头,惊喜,王爷终于开口说话了,快步走近,急问:“王爷,何解?”
  然而广令公只给了这句话,之后再怎么问,也未吭声。
  勾越最终也只能是轻轻离去,不过有了广令公这话,心里也算是有底了,他知道广令公不会无的放矢。
  三天后,苗毅如期离去,未带走广媚儿,说是让广媚儿在娘家多呆几天。
  而广令公的宁死不见也未让苗毅干出什么让勾越担心的事来……
  一年后,历经数次朝会商议,‘大赦天下’的结果终于定论,相关的天条律法亦全部详细拟定完毕,正式公告天下,天下震动!
  看到公告的天下修士皆知,此天条的出现意味着天下原本的规则将彻底被颠覆,天庭将拥有绝对至高无上的权力,将彻底掌控天下的一切,谁也别想再轻易脱离天条律法的约束。
  碧波大海,楼船随波飘荡,船楼内一桌小菜,两个汉子坐着对饮,四面珠帘卷起,海天空旷蔚蓝也是一景助兴。
  两个妇人坐在窗口小几旁闲谈,其中一女名叫方素素,苗毅也许认识,也许不认识,时间太过久远,那已是小世界的事情。
  对坐喝酒的两个汉子是两个妇人的丈夫,都是天庭新上任不久的都统,算是手握兵权的实权人物,都是炼狱出身的六道中人。当然,如今已经没有了什么六道不六道的,只有一个天庭,不存在其他势力。两人在炼狱的时候就是旧友,这次一方跨越星空来到另一方的地盘,算是来与老朋友相会的。
  灌下一口酒,一赵姓汉子看向四周的悠悠海景,不禁长叹一声,“说实话,当初在炼狱的时候,以为这辈子要困死在那鬼地方,尽管上面一直说要反攻之类的,其实我已不抱多大的指望,谁想这一出炼狱,居然就真的一战而翻天覆地,重夺了这天下!真是没想到咱们还能在此悠哉的喝酒,现在想想依然跟做梦一样,有时甚至觉得不真实,炼狱留在记忆中的烙印实在是太深刻了。”
  另一高姓汉子颔,问:“大赦天下,你那边前来主动登记加入仙籍的情况怎么样?”
  赵姓汉子:“人很多,就是有些麻烦,每个前来登记的都要核实清楚身份,要报上能联系上的固定住址,另换固定住址还要向当地的山神、土地报备。我们麻烦了点,那些前来登记的也麻烦。你这边来登记的多不多?”
  高姓汉子叹道:“不多才怪了,陛下这样一搞,不入仙籍者一律视为乱贼严惩,甚至连采集和买卖修炼资源的资格都没有,以后做任何交易都要出示仙籍证明,有违者一旦被现不管是买方还是卖方都要严惩,没有仙籍证明身份连在星空自由行走都麻烦,试问如此情况下,还有几人能绷的住。”
  赵姓汉子:“那个‘天劫’律条…以后的修士怕是难过了。”
  高姓汉子,“陛下摆明了就是要控制天下修士的数量,不然天下一统,又没了什么战事,修士却不断增加,修炼资源却是有限的,不控制迟早要出事。只是以后渡劫的人,怕是要九死一生咯。”
  赵姓汉子端着酒杯问:“听说朝堂上又有风声,要划分文武职位,不少人要被裁撤,要卸甲成文官。”
  高兴汉子苦笑道:“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裁撤到咱们头上。对了,听说陛下想征服未知星域,准备调动三分之一的天下人马专门勘察未知星域,天下大军要轮流交替执行此事,也不知是真是假,若是真的,怕是别想安稳着吃闲饭。”
  赵姓汉子,“空穴来风必有因呐,再说了,天下无战事,天庭找点事给咱们做也不难理解。”
  虽在窗边与姐妹闲聊,但耳畔难免还是进入了丈夫与朋友的言谈声音,听到二人提到苗毅,方素素有些出神地看着外面的碧波大海,身旁姐妹叽叽喳喳的话一句没听进去。
  身在炼狱的时候,她还怀揣着那个可笑的想法,想争那口气,但炼狱缺女人,大多女人都迫于压力嫁了人,她是少有的宁死不嫁的。然炼狱的管控很严,资源也不充裕,又缺上升的通道,就算你想努力也是没用的,年常日久之下,信念终于渐渐松动了,因为看不到希望,在丈夫坚持不懈的追求下,终被感动,嫁给了他。
  本以为要在炼狱困一辈子,谁知就在嫁人后的第二年,炼狱大门居然敞开了,大军居然离开了炼狱,攻打灵山!
  当时,她心中的后悔难以言语,为什么不能再坚持一下?坚持了那么多年,最后一年自己居然没坚持下去,老天爷就像是和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然而见识了大战的残酷,知晓了那个心中执念般存在的人在外界的真正身份后,忽然现离那个人好远,不仅仅是距离上的遥远!对方权势滔天,一口气纳妾上千人,数以亿计的性命倒在他的一声令下,无数人因他而死,翻云覆雨的恐怖手段,为了成功无所不用其极,甚至灭义父寇家满门,残酷无情!
  她如大梦初醒般,忽然现对方与自己印象中那个英姿勃勃的青年形象严重不符,没有了让自己心如撞鹿的感觉,反倒是给她强烈的冷酷无情感,一听到对方的名字自己就忍不住有股畏惧感,以前想见到他,如今却害怕见他。
  也许是自己想多了,人家深居天宫,又岂是谁想见就能见到的?
  绣楼上抛下绣球的一幕;自己骑马追赶的一幕;小河垂柳蒙蒙细雨,他手持油纸伞英姿飒爽屹立船头回眸看来,那烟雨如画的一幕……眺望窗外碧波大海的方素素嘴角露出莞尔笑意。
  “方姐姐,难道我的话很好笑吗?”
  一旁的妇人见她笑,不禁疑问,令方素素迅回过神来,抓了对方的手,摇了摇头轻笑不止,却不解释。
  再回头看向与友人侃侃而谈的丈夫,与那人曾经的一幕幕想来固然挺美好,也只是自己想想罢了,贵人多忘事,对方怕是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眼前实实在在的人其实也挺好的,一直疼爱呵护着她,她没什么不满足的。
  至于那些不现实的一幕幕可笑的美好,她准备永远存放在心底,不会再向任何人提及。如果有缘再当面见到那人,能给自己与他交谈机会的话,也许自己会问上一句,还记得当年向你抛绣球的人吗?他会想起吗?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