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五三章 朕许你此生称心如意


小说:飞天  作者:跃千愁
推荐阅读:极品魔少 遇见校草的法则 北欧志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龙骑士的我 重生炮灰农村媳 心动萌然 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万兽瞳 不一样的朋友 
?
  木森很快察觉到了木灵儿的异常,见她总是回头,不由停下,看向了她所看方向,没看到有什么,遂问道:“灵儿,你怎么了?”
  木灵儿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红着眼睛道:“长老,我刚才好像看到一个人。”
  看到一个人怎么了?木森奇怪道:“什么人?是海族的人还是白爷的人?”在这地方,他也想不出还能有什么其他人。
  木灵儿摇头,“好像是一个陌生人,以前从未见过。”
  “陌生人?”木森皱眉:“什么样的陌生人?”
  木灵儿抬头想了想,道:“很奇怪的人,像是族人说过的坏人。”
  “奇怪的人?族人说过的坏人?”木森愣了愣,有点不明所以,“是长的像坏人吗?”
  木灵儿一只手比划了一下,“光头,没有头发,衣袖宽大,像是族人说过的僧人,族人说僧人都是坏人,尤其是长的好看的僧人都是骗子。我刚才好像就看到了一个长的很好看的僧人,没有头发,穿着月白色的僧袍……”
  随着木灵儿的详细形容,木森脸上渐渐流露出惊恐神色,他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和尚的影子。
  木灵儿说她可能是看错了,可能是错觉,可是对木森来说,什么错觉不好,为什么与那个和尚如此的相像,偏偏不是别人看错了,而是木灵儿。
  木森死死盯着桥那头的疑似石像,想到了石像出现时的情形,一道天雷将一块山石劈成了人的轮廓,随后木灵儿就出生了,长的越来越像木娜,简直就是圣女重生。
  木森很快陷入了惶恐中,飞快拉着木灵儿回了精灵族,又火速去海边找到了白主。
  没多久,三道人影从天而降,白主、妖主和木森一起降落在了那尊石像跟前,盯着那尊石像打量,施法细细查探,就是普通的石头,没有任何异常。
  “会不会是灵儿看错了?”妖主柔声问了句。
  木森问道:“会有这么巧吗?”
  白主则示意他请木灵儿过来。
  不一会儿,木灵儿带到,白主细细询问她过程,听到一点柔和白光落在石像身上时,白主骤然眯眼,木森没见过八戒在星空大战时身化的情形,他却是见过的。
  待听到石像好像还对木灵儿讲了话,立问:“想想,他说了什么?”
  木灵儿回忆着说道:“他好像在说…我愿身化石像,为你经受十万年风吹雨打,为你祈福,守护你平安!他好像还哭了……”将哭的情形讲过后,又亮出了掌中那颗隐带霞光的透明宝石。
  “他还不肯放过吗?”木森渐渐流露出难以抑制的愤怒神色,突然挥舞手杖,朝石像砸去。
  白主一把抓住了手杖,阻止了木森的破坏举动,摇头道:“都过去了,他并无恶意,否则没人拦得住他。”
  木森一脸痛苦神色,木灵儿却好奇道:“他?哪个他?”
  妖主温柔一笑,伸手抱了木灵儿的脑袋搂入怀中,柔声道:“灵儿长大了,世间到处都是你我他……”边带上了木灵儿离开,一路温言细语,同时示意了木森跟上。
  石像前就剩白主一人,凝视斑驳石像许久,他真的没想到,以为躲在这里天庭那边无人能找到,没想到还是有人能寻来,对方神乎其神的神通,真正是宛若神一般,不禁轻叹一声,“我们不想再惹什么是非恩怨,你已修成无边佛法又何苦再沾惹因果,希望你只是为了守护她了那一世情缘……”
  天宫巍峨浩大,耸立云霄,只可远观,不可近之。
  离天宫不远处的湖畔,苍翠林荫间的沿湖小路上,班月公、青眉、花蝴蝶在仙娥引领下前行,三人目光四周打量,心中极为忐忑。
  湖畔一座雕梁画栋的精美水榭,一身灰色布衫,打扮朴素的苗毅凭栏,身旁有仙娥捧着玉钵,苗毅随手抓取其中的食料抛入水中,逗水中的游鱼,但见水面不时闪过霓虹光影,一条条泛着彩色光华的鱼儿灵动,在碧波水面吻出圈圈涟漪。
  仙娥领了三人进入水榭,半蹲行礼道:“陛下,客人到了。”
  苗毅抛去手中饵料,挥了挥手,领人而来的仙娥还有捧着玉钵的仙娥皆躬身退下了。
  同时有几名仙娥鱼贯而入,在桌上摆好了酒菜,本要留下侍奉,亦被转身的苗毅挥手屏退了。
  水榭中没了其他人,转身看来的苗毅微微一笑。
  班月公、青眉、花蝴蝶立刻恭敬行礼道:“拜见陛下!”
  “都是老朋友,这里也没有外人,不用那么客气讲究。花蝴蝶,咱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苗毅呵呵一笑,率先坐下了,又伸手示意道:“坐,都坐吧。”
  “不敢!”三人欠身,哪敢和天帝平起平坐。
  见三人拘束的不行,苗毅不得不加重了语气,“我让你们坐,不要客气!”
  尽管没有用‘朕’这个字眼,可三人心中皆是一凛。
  尽管苗毅一副平易近人的样子,可那举手投足间淫浸到了骨子里的威仪和气势却足以摄人。
  三人算是彻底意识到了,这个牛有德早非当年认识的牛有德,当初谁又能想到,无生之地认识的这位小卒居然成了天下至尊!
  而对苗毅来说,找到这三位既属意外,也不算意外。
  意外之处是他无意中翻看各方势力残余人员处境时无意中发现了花蝴蝶,花蝴蝶属于寇家余孽,看到花蝴蝶的备注时发现了班月公和青眉与之在同一个地方隐居。
  他坐拥天下后,准备报答曾经帮过他的人,回想往事,想到了班月公和青眉夫妇,他有二人的星铃联系方式,遂与之联系,谁知压根联系不上,他还以为夫妇二人卷入了天下浩劫已不在人世,颇为遗憾。
  至于为何不算意外,班月公等人也是没了办法才露了踪迹,新的天条律法一出,不登记入仙籍就要被视为逆贼,没有仙籍干什么都不方便,搞不好还要无缘无故丢小命,只能是老老实实登记了,若没登记苗毅也发现不了他们。
  这次把三人找来是想叙旧,当了这些年的天帝,也的确是寂寞了,发现身边没什么朋友。既然是叙旧,他也的确不希望三人太过客气,本想在天宫见三人,怕给三人压力,换在了这里,还特意换下了隆装穿的朴素一些。
  然而从三人拘谨的样子来看,似乎没什么效果。
  为了让三人放松,苗毅亲自执壶起身,为三人斟酒,结果惊的三人连忙站起,连道不敢!
  苗毅嘴唇绷了一下,倒好酒后,又道:“坐!”
  三人又小心翼翼陪坐下了,苗毅盯着夫妇二人笑道:“我联系你们,为何不回应?”
  此话听的夫妇二人心惊肉跳,班月公小心回道:“早年出了些事,身上东西被人劫了,故无法联系。”
  苗毅呵呵道:“那你们也可以主动联系朕…联系我嘛,我这么大的目标不至于找不到吧,就说是我朋友,想必下面人也会禀报核实。”
  这话让夫妇二人怎么答?鬼知道你还认不认我们先不说,我们没事跑来找天帝攀朋友关系合适吗?
  “陛下日理万机,不敢打扰。”班月公客气着回了句。
  反正话来话往,这几位问一句答一句,生分的不行,苗毅叙旧的热情也被浇灭了个七七八八,最后问道:“有什么困难需要朕帮你们解决吗?”
  班月公摇头道:“陛下英明,如今天下太平,我们倒也过的悠闲自在,没什么困难。”
  苗毅道:“来天庭吧,朕给你们三个安排个好位置,不耽误你们悠闲,还有俸禄可拿,可安心度日。”
  班月公忙道:“我们散漫惯了,不习惯规矩,还是当个山野村夫的好。”
  好意被连番拒绝,显然不想和他走的太近,苗毅脸色微沉,淡淡“哦”了声,没再说什么,看他们应付的样子也难过,随便客套了一阵,让人赏了三人点东西,便把三人打发了。
  目送三人离去,坐在亭子里的苗毅连灌了几杯酒,忽道:“让升暮雪来见朕!”
  不一会儿,一名仙娥进入禀报道:“陛下,升大人说…他说…他说他在钓鱼,没空,问陛下什么事?”
  “嘿!求朕放了他老婆,又死皮赖脸缠着朕给他升官,现在还敢跟朕摆谱,这家伙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还蹬鼻子上脸了,朕找他算账去!”苗毅乐了,猛然站起,刚走出水榭,又脚步一顿道:“准备几坛好酒一起带上……”
  时光漫漫,星空浩瀚,天庭已立十万年!
  奇花异景点缀的花园里,一座凉亭内,云知秋挺着一个圆鼓鼓的大肚子,在那逗一个衣衫寒酸的小女孩,小女孩穿着明显与这里格格不入,倒像是来自俗世贫民之家。
  “吃!没关系的,拿去吃!”云知秋拿了只桃子温笑递给。
  小女孩双手放在了身后摇头,怯生生不敢要的样子,不过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却不时盯向桌上果盘里芬芳诱人的各色果子,还不时偷偷咽口水。
  云知秋将桃子放回了果盘,双手抱着大肚子在雪儿的搀扶下坐了下来,对小女孩笑道:“那你想吃什么自己拿,这里的东西很好吃的……”
  那叫一阵夸,最终诱惑的那小女孩坚持不住了,加之云知秋的态度的确很和蔼,小女孩走近了桌前,拿了只杏在手,见云知秋点头鼓励,这才怯生生小小咬了一口,发现入嘴甘甜清香无比,比自己吃过的任何东西都好吃,顿时眼睛发亮,连咬几口,狼吞虎咽般。
  云知秋呵呵笑道:“慢点吃,别噎着,没人跟你抢。”
  就在这时,苗毅声音传来,“人在哪里?”他人也从花丛后面快步走了出来。
  结果这一嗓子吓了小女孩一跳,手中咬过的杏惊落在地,回头再见苗毅的气势,更是吓得没地方钻,仓促躲在了一根柱子后面。如今的苗毅气势更胜当年,已蓄三缕长须,中年汉子模样。
  云知秋好气又好笑,狠狠瞪了苗毅一眼。
  苗毅看了眼滚到脚下的杏,再看那藏不住的小女孩,偏头轻轻问了声,“确认是她?”
  跟随在旁的阎修颔首,沙哑着嗓音道:“确认无疑,是她!”
  苗毅神色异常复杂起来,慢慢蹲身将咬过的果子捡了起来,又伸手一旁,立刻有仙娥接了,另有仙娥将整个果盘端了过来递与。
  苗毅拿着果盘走到小女孩身边,蹲下了,果盘送到她跟前,“吓到你了?朕…我向你赔礼道歉好不好?这盘果子都是你的。”
  小女孩怯生生摇了摇头。
  苗毅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弱弱道:“小南!”
  “小南?”苗毅颔首,“很好听的名字,想回去见你爷爷奶奶吗?”他已经由阎修口中得知这小女孩父母双亡,目前跟着爷爷奶奶,家境不好。
  小南连连点头。
  苗毅又笑道:“想治好你爷爷奶奶的病吗?”
  小南又点头,不过却低头嘟囔了一句,“治病要花很多钱的,我没钱…”
  苗毅:“我给你好不好?”
  小南抬头,又看了看四周,噘嘴道:“大叔,你家里看起来很有钱的样子,不过我不能随便要别人的钱。”
  苗毅将果盘搁置到了一旁,站起,牵了她的手朝亭子外面走去,“不白给你,帮我干活,我付你工钱。”
  被牵着走的小南立刻连连点头道:“好啊好啊,大叔,我什么都能干的,我能洗衣服,能做饭,能种地,能打扫卫生,我力气也不小的。”生怕这位大叔不雇佣自己,一脸巴结的样子。
  “好!”苗毅笑道:“回头找点活给你试试,合适的话,咱们再谈工钱多少,怎么样?”
  “真的吗?”
  “你若是不信,我可以先付你工钱。”
  小南蹦跳着欢呼,“大叔,你真好,谢谢你,大叔!”
  亭子里的云知秋等人目送一大一小的背影慢慢远去,隐听苗毅的声音徐徐传来,“不用谢,朕许你此生称心如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