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7,域言故事大结局七


小说:暖婚,我的霸道总裁  作者:日暮三
容域祁对容柏锦卖掉自己股份这件事并不惊讶。 . v o d t w . 刚才容柏锦打电话来他就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
只不过,他没想到会这么快而已。
容柏锦之所以会卖掉手里的股份应该就是为了筹钱去创办自己的公司。
他手里的那些股份如果按市价全部卖出去,能买到几百亿。
有了几百亿作为启动资金,他想做什么生意做不成?
而如果他的这些股份全部卖给同一个人或者同一个公司的话,那对方定然是一个有实力,资金又雄厚的人。
这个人对容家的人来说是一个绝对的外人。
容柏锦带一个有实力有能力的外人到他公司来跟他竞争,如果他不想丢弃容家的百年基业,日后的日子,他便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逍遥自在,得花心思和精力去防着这个外人……
等容柏锦的公司真的办起来的时候,又是他们两人开始斗争的时候了。
容域祁揉着眉头笑了。
这……或许就是容柏锦所说的:“人生,总是有输有赢的,没有人是永远的赢家,也没有人会是永远的输家”吧。
容域祁头疼的揉着太阳穴想着的时候,看着眼前熟悉的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来的小区,眼眸瞬间温柔了下来。
今天,注定是事情特别说的时候。
所以,他还没踏进电梯里,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是容老爷子的声音,“域祁,回来公司一趟!”
容域祁皱眉,正想反驳,容老爷子显然心情不佳,语气比刚才更加威严上几分:“立刻回来!”
容域祁只好从房子里走了出去,只是,转身离开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给温言拨了个电话。
这是他出事以来第一次拨温言的电话。
容域祁正将容母买回来的东西摆放好,看到来电显示,手一抖,差点怀疑自己看错了。
可电话持续的响着,屏幕上显示的还是清晰又熟悉得她已经倒背如流的号码。
温言咬着唇瓣,眼睛都红了。
她捂着小嘴,无声的笑了起来。
“小言,怎么不接电话?”
容母奇怪的扭头过来问。
“是陌生电话。”
“今晚我要要回去老宅住了,明天就是除夕,老宅很多事都的我处理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准备,怕是没有空再过来这边了。”
她说完,顿了顿,“小言,你真的不跟一起回去老宅吗?”
“不了。”
“好吧,不过不管如何,我希望你能跟延延一起回来老宅跟大家一起吃团圆饭。”
温言沉默,既没有答应也没有反驳。
想到不能跟自己的孙子一起过年,容母又忍不住责怪起容域祁来了,“唉,域祁那个孩子也是的,你说这都到了过年的时候了,他怎么还不现身?”
温言看着还在响着的手机,形状美好的唇角微微的上翘,沉默着。
容母的话也说完了,她听到温言的手机铃声,忍不住唠叨,“陌生人的电话怎么不挂断它?”
容母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她最后瞥了眼那个号码,不动声色的将其挂断,拉进了黑名单。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容域祁愣了下,可又开怀的昂首大笑。
笑容开心之余又充满无奈和宠溺之色,惹得司机都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似乎不明白他到底在笑什么。
容域祁温柔宠溺的目光落在手机的屏保上,指腹轻轻的在照片上那人上描绘着,抚摸着。
“原来,我的小猫猫生气了呢。”
语气里可都是纵容、开心还有满足,一点责备的意思都没有。
仿佛,无论温言做什么,他都心甘情愿的包容着她。
十来分钟,车子就驶进了容氏集团。
而肖霖早就在那里等着他了。
现在容氏集团已经放假了,不过门卫和保安还在公司值班,这大晚上的见到容域祁,门卫和保安都有点怵。
不过,见到肖霖激动的走过去迎接容域祁后,他们就知道他们看到的容域祁是人,并不是鬼,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先生!”
再次见到容域祁,肖霖无比的激动。
容域祁拍拍他的肩膀,笑了,“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不辛苦。”
一句辛苦了就让肖霖整个人都轻松满足起来。
“将我还活着的事告知一下媒体,不然……别人还真的以为我死了。”
“是!”
“柏锦的事你知道了?”
容域祁刚踏进办公室,容老爷子就开口问了。
容老爷子这个人处事向来沉着,可现在他脸色阴沉难平,非常难看。
可见,容柏锦将手里的股份卖掉的这件事对他来说冲击力非常大。
容域祁悠然的坐下来,笑米米的,“嗯,刚知道。”
“你怎么看?”
容域祁心里却很平静,他甚至抽出一根烟淡然的抽着,“有点吃惊,可也是意料之内。”
容老爷子更加生气了,“你,怎么不早说?!由得他乱来?”
容域祁眼眸凉凉的瞥了眼容老爷子,“爷爷,这是您种下的果。”
容老爷子眯眸。
“您既然让我们斗就说明了您知道他输的可能性会很大。可您还是坚决让我们斗,他或许早就做好这个准备了。”
容域祁优雅从容的弹了下烟灰,可语气却薄凉,“所以……怪不得别人。”
“你也怨我,所以才不阻止他?”
“爷爷,我不阻止他对我没有好处,我不至于会给自己找麻烦。您知道的,我阻止不了他。”
容域祁说完了这句话,就站起来,宣布谈话结束。
他将抽到一般的烟扔进了烟灰缸里,“我还有事要先走了,爷爷您好在早点回去休息吧。”
“明天就是除夕了,你不回家?”
“看情况而定。”
容域祁罢罢手,转身离开了。
“肖霖跟着他进电梯,您现在回去见温小姐?”
“嗯……差不多。不过,得去提一点东西,你先回去休息吧。到了上班时间再回来上班,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先放你半个月假,带薪假期。”容域祁笑米米的挑高了眉头。
肖霖惊喜的笑了,忙说:“谢谢先生。先生,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容域祁开车回去了自己假死这段时间里的住所,提了几个大袋的东西出来在后车厢里放好,之后驾车到了小区。
一边给温言打电话一边提着几大袋东西上楼。
不过,那边的电话去根本打不通。
容域祁已经明白了什么,无奈的笑了,“唉,看来这次真的把我家小猫猫脾气给磨出来了。”
电梯很快的就到了他想要到的楼层,家里开门的磁卡他自然是有的。
只是,到了家门口,他掏出磁卡时门发出了一个开锁的响声,可他推门时,发现门……还是锁着的。
被反锁了。
一般来说被自己的女人这样对待,其他男人或许会郁闷,烦躁,不开心,可容域祁却刚好相反,他非常高兴。
高兴得又忍不住轻锤着门,笑了起来。
他今天真心的笑容比他这两个多月温言不在他身边的时候加起来还要多。
既然打不开门,容域祁只好摁门铃了。
他相信,温言肯定还没睡。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温言确实还没睡,不过她已经哄延延去睡觉了。
她其实也密切的注意着楼下的声响,所以她连房间的门都没有关好,留着一条约十公分的宽的缝隙就是为了要是楼下有什么动静她能立即知道。
所以,容域祁摁门铃的时候,温言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延延是跟温言一起睡的,温言担心门铃声吵醒延延,赶紧的起身,出来关紧了房间的门。
房间的隔音效果非常好,房间的门关牢了,要是不仔细去留意,是不会被门铃声吵到的,温言就放心了起来,回去g上陪儿子睡觉了。
她并没有理会门外的人的意思。
容域祁在外面摁门铃摁了很久楼上那边都没有声响,容域祁挑高了眉头,不死心的继续摁。
可是,十多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房子里的人依旧无动于衷。
温言躺在g上,没有睡着,她知道容域祁还没有走,可她也没有去开门的意思。
阖上眼眸,让自己睡觉,不要管他。
又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温言依旧没有开门,容域祁笑容依旧,还是没有生气的意思,只是含笑的叹气,倚在墙上站着,捻起了一根烟抽着。
她怀着孕,比较嗜睡而这个时候,温言也真的就睡着了。
现在临近过年,小区里的人都放假了,有的人从外地回来这边过年,小区里的人倒是多了起来。
其中,聚会或者去玩的年轻人人非常多,玩到深夜回家的人自然就多了。
陆续的经过的人见到身材颀长,容貌英俊得让人难以移开视线的容域祁站在门边,那些出去玩回来见到他的人路过他时都忍不住的多看几眼。
有的人或许是特意出来看看他还在不在的。
没想到他还在,见到他站了这么久,似乎是心疼他了,忍不住问:“先生,您……这是等人还是——”
有人这么问了,隔壁房子也有人偷偷的往这边看,见到容域祁瞥了眼过来,脸红的缩了回去。
可还是拉长耳朵留意着容域祁的话。
容域祁站了这么久,依旧还是很开心,他看着自己房子的门,笑米米的跟人家女孩子无奈的说:“哦,我家亲爱的生我的气了,不让我进去。”
那女孩子虽然已经想到了像容域祁这样长得这么好看的人不可能没有女朋友,可当真的听到的时候,难免还是会失落的。
尤其是容域祁被人罚站了这么久似乎都没有生气,对房子里的人还是那样纵容宠溺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心声妒忌和羡慕。
她尴尬的‘哦’了一声,只能说:“那……您还要等多久?”
容域祁笑道:“嗯……不知道哦,我家亲爱的可是第一次真真正正的生我的气呢,也不知道她要气多久,不过我家亲爱的生气的模样特别可爱,她无论生我的气多久,我都会很开心的。而且她生气越久,我就会越开心,说明我家亲爱的是真的生气了。”
说完了,容域祁似乎还不满足,又遗憾的加了一句,“嗯……要是她再无理取闹的话,那我就更加高兴了。”
他做梦都想温言会跟他无理取闹。
无理取闹说明在乎,而不是像之前那样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说,什么都逆来顺受,有什么想法也不会表达出来。
会跟他耍脾气,会对他生气,对他不客气,那才是真真正正的说明在温言的心里,已经当他是最深爱的人来对待嘛。
所以,他又怎么会不高兴?
对方愣了下,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毕竟,她还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她还第一次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男人会高兴的。
关键是容域祁说这些的时候,还一脸g溺、温柔和纵容。
这样的容域祁给人的感觉是温柔的,沉稳的,大度的,脾气温和的,更是浪漫的。
他心里没有一些浪漫因子在里面,又怎么会句句都不理‘我家亲爱的’?
有着让女孩子为之疯狂的身材和容貌,他还有女孩子沉迷的这些特征,哪个女孩子会不心动?
那个女孩子对屋子里的女主人的羡慕之情就更加深了。
夜,越来越深,天气也越来越冷了。
她捏着门把,忍不住问:“现在天气冷,要不要进来喝杯水?”
容域祁摇头,笑了下,“谢了。不过不用了,我就在这里等我家亲爱的就行了。”
“那你——”
容域祁笑了下,只是笑容里存在距离感,“时间不早了,小姐您回去休息吧,谢谢您的关心。”
容域祁这话说的冷淡,也带有不容置喙的命令色彩,也结束对话的语气,将对方堵得说不出话来。
对方这才发现自己或许是表现得太过明显了,脸上多了几许尴尬,什么都说不出来就扭头回去休息了。
走廊里再度安静了下来。
京城的冬天特别寒冷。
幸好容域祁体质好,在外面站了一两个小时都不会觉得腿酸,腿麻,他身上衣服穿得不算多,可这样的寒夜里,也不会觉得冷。
温言一直不开门,他也一点也不心急,也没有任何不耐烦,不悦的神色。
依然悠然自得,开开心心的站在门口等着她开门。
他最近熬夜熬惯了,也不觉得困。
他还算年轻,一两天不睡觉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
尤其是在他心情这么好的情况下,更加算不上什么了。
一直到了凌晨三四点,容域祁都没有等到有人给他开门时,他揉揉眉心,无奈的笑道:“看来我的小猫猫把我给忘记了,自己睡觉去了呢。”
温言却是是睡了过去,而且,还睡得无比的安稳。
今晚,应该是温言这段时间里谁得最安稳,睡得最熟的一个晚上了。
而容域祁,在等了很久,知道温言应该是睡着了才没有给他开门他也没有离开到附近的酒店去睡,而还是站在原地,靠在墙边睡了过去。
第二天,容域祁给一阵开门声给吵醒了。
容域祁这个人警惕性很强,他几乎立刻就惊醒了,醒来时眼眸里还没有任何的睡意,锐利得吓人。
“你……在这里呆了一个晚上?”
那个开门的人可不是温言,而是……早上准备出门买东西的邻居。
对方见到容域祁还在,满脸惊讶。
容域祁淡淡的点点头。
对方皱眉,觉得温言可能太过不可理喻了,“你……你女朋友让你这么冷的天气在外面站了一夜?还在这大过年的时候,还是不让你进去?”
容域祁笑了下,“我家亲爱的,可能是跟我赌气的时候不小心的睡过去,忘记我在外面等了。”
“那你怎么也不打个电话催一催?”
听容域祁这么说,对方觉得容域祁口中的亲爱的没有多在乎容域祁。
毕竟要真的在乎容域祁,肯定会担心和心疼容域祁的,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不可能会真的睡过去,让他在外面等了一夜啊。
容域祁一脸g溺,大早上的,没睡多久的他声音沙哑,笑道:“不了,她最近累了,睡得不踏实,昨晚她知道我在这里,心里会睡得踏实一些,等她自然醒吧。”
就算她替容域祁不值,觉得里面的那个女人不够心疼他,可容域祁却是心甘情愿,非常乐意这么做的。
所以,要是她再说什么,似乎就是不怀好意了。
所以对方尴尬的笑了下,不多说,跟容域祁点点头之后,转身离开了。
那个女孩子离开后,容域祁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看了下,是他母亲的来电。
容母已经知道他跟容老爷子见过面的事了,所以一早起g就给他打电话过来了,“域祁,怎么没事也不回家?还是……你在小言哪里?”
“嗯。”
说到这个,容母也没有什么好责怪的,只是说:“晚上记得带上小言和延延一起回家吃团圆饭。”
容域祁看了眼依旧紧闭着的房门,无奈的笑了下,“我尽量。”
容域祁刚挂电话,容老爷子那边又打了电话过来。
说容柏锦手里的股份已经全部被人买走了,现在他们要求开一个股东大会,现在就去。
容域祁拧了眉头,看了眼房门,无奈的还是去了。
温言昨晚确实睡得非常踏实,一直到了差不多中午十二点才醒来。
她醒来时,延延已经趴在g下的地毯上坐着开始玩自己的玩具了。
“延延?怎么这么早就醒来了?”温言还是迷迷糊糊的。
延延看了下自己的小手表,“妈妈,现在了哦。”
“十二点?”
温言惊讶不已,她脑子还是迷迷糊糊的,不过,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瞪大了眼眸。
“妈妈?怎么了?”延延发现温言脸色有异。
“今天早上有没有人按门铃?”
“没有。”
温言起身,套了一件衣服就往房间外面跑,出去外面去开门。
可开了门,外面已经空无一人了。
温言眼眸黯然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