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8,域言故事大结局八


小说:暖婚,我的霸道总裁  作者:日暮三
“妈妈?怎么了?”
延延跑过来牵着她的手问。
温言摇头,被失落盈满的眼眸不死心的再看了看外面的走廊。
现在接近中午了,家家户户不是在吃饭,就出去外面了,走廊外面空无一人,异常的安静。
温言垂眸,关上门,将延延抱了起来:“抱歉,妈妈睡太久了,延延是不是饿了?哦?”
延延白希的小手摸着温言柔顺的秀发,“还好。”
容域祁和容老爷子他们回去公司开股东大会,一直到了中午十二点多才勉强结束。
公司忽然多了一股陌生又有力的力量,容域祁不由得心生警惕,多加防范。
其实,容氏集团本来也有一部分股份在外人的手里,不过那些外人拥有的股权都是分散的,实力跟容家这个大家族来说不足为惧。
可买容柏锦股份的人,也就是公司的新股东可不一样。
对方的实力虽然不如容家。
可是他们会花这么多钱来买容柏锦的股份,无疑就是想透过这一点打进京城的市场里来,在京城这个地方争上一席之地。
对方来势汹汹,可自己连对方的资料都不清楚。
这让容域祁心里不踏实。
他这个人向来不喜欢主导权握在别人的手上,更加不喜欢被人牵着走。
所以对方的底细他一定要叫人好好的查清楚,问清楚!
查清楚了对方的野心还有行事作风,拟好了计划,其他的他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域祁,你去摸透对方的底细,现在就去整顿一下公司的存在的事宜,不要让他们在过年期间有机可乘。”容老爷子比他更加担心,叫住了容域祁,叮嘱道:
“不要在公司处理,他们安插了人手在公司里,你现在留下来恐怕只会让他们多想而已。”
“知道了。”
容域祁皱眉,应声后便离开了公司。
离开公司立即给温言打电话,可电话那边依旧没有能打通。
不能在公司这边上网,回去老宅那边又远,别的住处也不近,家的那边的住址也不能随便被人发现。容域祁想到自己还没吃早饭,似乎想到了一个好的去处,眯起了眼眸,笑了下。
上了车后,他又开始处理今天会议上提出的那些重要事情了。
二十多分钟后,他到了简深炀的住处。
今天是除夕。
他一到简深炀的住处,那边满室食物的香味就飘进了鼻腔里。
可他还来不及咽口水,看到他们一家四口乐也融融,家的气息扑面而来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开始不舒服起来。
想到自己大过年的都不能安息,不但还要忙死忙活的,还不能抱着他家小猫猫好好的过,甚至一顿温暖的饭也吃不上的时候,他就忍不住撇了撇唇。
心里是那个难受啊!
思及此,他忽然觉得自己来这里不但没达成坑简深炀一顿的目的,还反被虐。
摸摸鼻子想着要不要扭离开,找别的住处去处理公事时,简深炀的管家看到了容域祁,正想开口问候容域祁。
容域祁见被人发现了,也不好离开,便笑米米的说:“哟,日子过得不错啊。”
语气依旧带着调侃,可是仔细听的话还是能听到里面怎么掩饰不去的酸味的。
乔陌笙见到他没好气的说:“你来干什么?”
容域祁自然不能说自己来这里是为了坑他们,或者是来找吃了,他睁着眼睛,伤心欲绝的编着谎话:“小嫂子,我能见人了,第一时间就跑到这里来了,你竟然还这么嫌弃我,你这话可真的伤我的心。”
这谎话,连乔陌笙这样没有什么心机的人都不相信,“是吗?那还真的是我们的荣幸了。”
容域祁信誓旦旦的说:“是啊,我的心可一直都是惦记着你们的,不然怎么会第一时间来看你们呢?”
自从容域祁来了之后就不曾搭理过容域祁的简深炀冷睨了眼过来,一开口就戳穿了他的谎言。
“他昨天在温言家外面坐了一夜。”
说到温言,容域祁心里就开始有点小忧伤了,尤其是在这大过年的,简深炀和乔陌笙两人你侬我侬的时候,心底的那股忧伤啊,就如潮水般涌出来了。
自己打不通温言电话,温言也就真的能狠下心来不给他打电话。
顿下心里就觉得温言不够在乎自己了。
容域祁思及此,叹气道:“我家亲爱的还在跟我闹别扭呢,所以我这不是没有见着嘛,总的来说你们还是我第一个来见的人啊。”
容域祁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心不在焉了。
他本来也饿了,可是吃着甜腻甜腻的汤圆容域祁想到温言此刻不在自己身边就没什么胃口了。
如果是温言,温言知道他不爱吃甜的,她做汤圆肯定不会放这么多糖,也不会煮甜得发腻的豆沙味的汤圆……
思及此,容域祁彻底的失去了胃口,放下了调羹。
他在思索的是偶是闭着眼眸的,可乔陌笙以为他睡着了,让他上楼去睡。
容域祁也不推辞,立刻笑米米的起身,进去了一个房间去准备忙事情了。
他还是赶紧的忙完工作,回去给小猫猫请罪才是正事。
※※※
“妈妈,我吃好了。”
延延放下手中捧着的比他小脸还大的碗。
他说完了,温言却陷入了沉思,没有回答他的话,他扯了扯温言的衣衫,爬上去她的怀里,抱着她,“妈妈?”
“啊?”
温言见到怀里的儿子才慢慢的回过神来。
“我吃饱了。”
“嗯。”
应声时,奖励性的亲了亲延延的小脸蛋,抽了一张纸巾来仔细的给延延擦拭着嘴角。
“妈妈,你在想什么?”
温言摇头,不应声。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温言抽了一张纸巾给延延擦拭了下嘴角,让延延自己在客厅玩着,她进去厨房开始准备今晚的团圆饭了。
只是,进去厨房了,却是心不在焉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切肉时见了红,跑出来找止血贴。
她从厨房跑出来发现延延拧着外面大门的门把,似乎想出去。
温言吓了一跳,“延延?你……你是想要去哪里吗?”
“外面很热闹,想出去看——”
延延扭头应声,话还没说完,见到温言手上的血,小小的俊秀漂亮的眉宇都拧了起来,立刻关上门,往回跑。
而温言,听到延延盖菜无心的一句话,心口拧成了一团,隐隐作痛。
现在正值过年,无论是哪里都是热热闹闹的喜庆气氛,而自己家里却是冷冷清清的。
只有她跟延延两个人在家里,做点什么都不起劲。
延延更是被她冷落,只能一个人玩……
苦涩,从心间蔓延到喉咙深处。
思及此,她忽然的拿起了旁边的手机,小手飞快的在键盘上摁着,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妈妈,先把血给止住先。”
延延跑回来,已经拿出了止血贴,熟练的给她贴上了。
温言温柔的揉揉延延打头发,将手机放到耳边来,准备听电话。
只是,她的电话拨出去了,那边却显示关机状态……
她皱眉,想了下,又拨了肖霖的电话。
“温小姐?”
“他……容域祁呢?请问您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先生?公司出了点事,先生现在恐怕还要处理很多事情,至于先生现在在哪里我也不是很清楚。”
温言愣了下,担心容域祁又要出差或者是假死什么的,忙问:“公司又出事了?出了什么事?”
肖霖忙将事情大概的说了下。
“今天早上,公司开了会?”这,或许就是他今天早上不在的原因?
“是的。”
“那您现在能联系上他吗?”
“我也不清楚,我试一下,等一下给您电话?”
“好,麻烦您了。”
“不客气。”
刚挂电话,延延就已经给帮她把受伤的地方给粘上止血贴。
温言的心时像一团棉花糖般又软又甜,她忽然抱着延延站了起来,问延延:“延延想爸爸吗?”
延延撇唇,眯起了跟容域祁一样的眼眸,想起刚才温言打出去的电话,撇了撇小嘴,“妈妈想他了?”
温言垂眸,笑着‘嗯’了一声。
延延显然没想到温言会如此大方的承认的。
他愣住了。
“我们……去找你爸爸,好不好?”
刚才说到容域祁的时候还闹别扭的小团子,这次倒是老老实实的应声了,“好。”
温言笑了,却也抱歉的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了一吻。
而此时,肖霖的电话也打了回来,告诉他容域祁的手机打不通,好像是关机了。
温言拧起了眉头,现在这个情况,就算她想要找容域祁,恐怕……
也不容易。
不过,她想到了容家,又立刻给容母打电话过去。
容母挺开心的,接起电话温言还没开口呢,她便笑着问:“小言,你跟域祁什么时候回来?家里六点半开始吃年夜饭,不要迟到了。”
这么说来,容域祁不在容家。
温言眼眸再度变得落寞。
“小言?”
“好,我……知道了。”
容母又忍不住唠叨了一句,“要是现在能回来,现在就回来也好啊,家里没有年轻人和孩子在,怪冷清的。”
“现在不能过去,迟一些吧。”
“也好,你们年轻人爱玩,那就好好玩,玩够了记得回家就行。”
温言应声了后,跟容母说了几句就挂电话了,帮延延套上一件嫩黄色的带帽卫衣,再加上一件厚马甲,带上自己的包包就准备出门去找容域祁了。
她刚牵着延延走出门口,就看到了对面的邻居那边几个人热热闹闹的站在门口处,捏着一个喜庆的红黄相间的福字贴在门楣上。
注意到她这边的门开了,其中一个女孩子扭头过来,见到漂亮得让人身为女人的自己都难以挪开视线的温言和跟容域祁几乎一模一样的延延时,愣在了原地。
其他人似乎也没想到自己家对面竟然住着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还有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子,也看傻了眼。
温言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这样看自己,她为人虽然冷淡,可是不代表她没礼貌,淡淡的对对方点点头,也跟人说了句新年快乐。
然后,准备离开时,对方叫住了她:“小姐……”
温言觉得对方可能在叫自己,扭头回来看了眼,“有事?”
对方笑着问:“您跟您先生和好了?”
温言愣了下,似乎不懂对方为什么这么说。
对方似乎明白她的疑惑,笑着解答:“我昨晚一点多回来见到您先生站在门口等您,一直到早上我其g的时候,您现在还在呢。他说您生他气了,所以没有让他进门。”
“他——”
原来,他一直从昨晚等到了今天早上?
温言缓缓的咬紧了唇瓣,想起自己昨晚竟然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把容域祁遗忘在了门口等了一夜,她心里就心疼,闷得难以喘息。
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那个女孩子又羡慕的说:“您真幸福,您先生等了您一夜都没有生气,对您真好。”
温言喉咙微干,鼻头酸涩,可心口却被暖意涨得满满的,软成了一团云,轻飘飘的,声音略微沙哑的微微笑了下,“谢谢您告诉我这些。”
“不客气。”对方说完,又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温言和被温言牵着的延延。
越看,越羡慕,“你们的孩子长得好像您先生,真漂亮。”
“谢谢。”
温言说完,也没有太多心思跟别人寒暄了。
知道了这些,温言心里更是心潮澎湃,迫不及待的想找到容域祁。
找到他后,想跟他说一声对不起。
她也想跟他一起回家吃团圆饭,今年……
是他们第一次一起过年,她不想就这么浪费掉。
除此之外,她今晚还想牵着他的手,跟他一起去最热闹,最繁华的地方挤在布满情侣夫妻的地方跟他一起携手看烟花;也想在到凌晨的时候跟他一起倒数,跟他说新年快乐。
她越想,越是激动,拉着延延进去了电梯。
上了车,温言不死心的继续给容域祁拨电话,只是,手机依旧是关机的,一直打不通。
根据肖霖的话,温言带着延延,先到了容氏集团。
今天天气一般,下午这个时候没有阳光,风有点大,延延小脸纷嫩,皮肤吹弹可破,温言担心他冷到,不让他跟着下车,自己径直进去容氏集团问容域祁的行踪。
“容总?”门卫认得温言,知道温言是公司的客户的秘书,所以也不隐瞒的说:“今天过年,容总今天中午离开后就没有回来过了。”
“离开了?”
温言道谢了后。捏了捏眉心,上了车后,久久都没有开车。
因为,她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人。
不过,即使没有找到人,她的心也不浮躁烦闷,也没有生气。
“妈妈?没有找到爸爸吗?”
温言摇头。
“不知道爸爸在哪里?”
“……嗯。”
温言想到了郊区出的别墅,她想容域祁或许会在那边处理公事,想去那边看看。
只是,车子开了二十多分钟,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是肖霖的电话,问她找到容域祁了没有。
“没有。”
“先生能去哪里?”
肖霖似乎也没有能提供什么线索,只是蹙眉,说:“先生今天去的地方应该是保密性比较强,他工作时一般人都不能查到他所在地,或者是对他的所在地有所顾忌的地方才是。”
“嘶——”
车子骤然刹车,温言似乎想到了什么,说:“你知道简深炀住在什么地方吗?”
简深炀的身份地位,敢动到他头上来的,没有几个人。
他们两人关系这么好,温言觉得,简深炀肯定能知道容域祁的所在地!
或者,他就在简深炀名下的产业!
听了温言的话,肖霖恍然大悟,只是他没有跟容域祁去过简深炀现在居住的地方。
“我有简深炀的号码,我可以帮你问——”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跟他联系就行了,谢谢您。”
挂了电话,温言立即挂发动车子,一边开车一边给人打电话。
“他在我这边。”
那边一接起电话,冰冷的声音就传进了温言的耳朵,她连为什么打电话过来都省了,跟简深炀交流,她也不用寒暄。
温言对简深炀很客气,“请问他现在在干什么?”
“睡觉。”
“你不用叫他,我过去接他。”
听那个女孩子说容域祁等了她一夜。
也就是说,他一夜没睡了。
一夜没睡的他第二天早上还得回去公司开会,开完会还要处理公事,怎么会不累?
既然他在休息,她不想惊扰他。
那边就没有再说一句话,直接就挂了电话。
温言愣了下,揉了揉眉心。
他家地址她还没问呢!他这电话挂得也够利索的。
她正准备再给简深炀打个电话,询问一下他家的具体住处,就有人发信息来了。
是简深炀的号码。
信息是一串地址,别地什么都没有。
可,对温言来说,已经足够了。
容域祁到简深炀的地方来其实并不是为了睡觉的。
他一进去房间里,就开电脑忙碌了起来。
不想过年被公事束缚,他工作得很认真,想速战速决,把公事完全给解决了,过年好休闲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工作得太过投入了,以至于手机没自动关机都不知道。
等下午四点多他忙完时,发现自己手机都没有响过,心里有些失落。
他是以为温言会给他打电话的。
不过,他动了动手机才发现手机没电了便立即找来充电器充电,可就在充电等手机开机看看温言有没有给他打电话来这几分钟,他困得坐着,靠在g头睡了过去。
可能是睡觉的姿势不好,他睡得不安稳,一个小时左右,他忽然惊醒了过来。
眼眸瞬间清醒,看到充着电的手机立刻开机。
刚开机上面显示的未接来电就弹出来了。
容域祁看着上面熟悉的号码,看着温言给他打了六七个电话,心头立刻就像泡在蜜罐里似的。
激动得笑容爬满了整张漂亮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