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


小说:暖婚,我的霸道总裁  作者:日暮三
他立刻拨了个电话出去,也起身利落的开始收拾东西。& {}.{lw}{}.{}
接到容域祁的电话的时候,温言睁开开着车子进来了简深炀所在的别墅的小区内。
只是,她还没找到简深炀的的别墅。
这时,容域祁的电话正好打了进来,她看来眼,见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她的心彻底的安稳了下来,有激动,有欣喜。
开口时的声音连自己都没有发现多了几分沙哑,“喂……”
听到温言的声音,容域祁心都酥了,立刻柔声说:“小猫猫,今天早上醒来见不到我肯定很失落吧?对不起哦,我今天早上有事要忙,迫不得已才离开的,小猫猫不要生气好不好?”
温言握着方向盘,一边慢慢的开车,一边“嗯”了一声,“我不生气。”
听到温言的声音,容域祁忽然停住了收拾东西的动作,“小猫猫,对不起哦,要你和那臭小子在家里等了这么久。”
“嗯。”
温言算是接受了他的道歉。虽然,她觉得他没有必要道歉。
容域祁笑了,将文件塞进了文件包里,不想挂掉电话,有些担心的问:“今天是过年哟,我的小猫猫今天中午有没有多吃一点东西?”
“嗯。”
其实,中午她都没有做太多的食物,几乎跟平常差不多了。
“那今晚的年夜饭要做什么?”
温言看了看周围,觉得差不多到了,就停下了车,“阿姨……叫回去你们家吃。”
容域祁诧异得放下了手中的文件,惊喜得差点跳起来,“小猫猫,你答应了?你是说真的?”
温言会答应,就说明了他们的关心可以进一步发展了。
“嗯。”
她看了眼不远处的停着的那辆熟悉的车子,“你……什么时候回来?”
容域祁才发现自己竟然忘记了跟温言说这件最重要的事情了。
他忙说:“今我现在在深炀家,现在就准备回去了,小猫猫你跟那小子好好的在家里等我哦,我们一起回去老宅吃饭。”
“嗯。”
温言应声后,挂了电话。
容域祁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有些失落,他还想一路跟温言聊着回去呢。
不过,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年夜饭的时间快到了,想必温言也要做一些准备吧。
想到温言不生自己的气了,他回去就能抱到已经超过两个月没有抱过的人时他浑身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激动不已。
立刻提上自己的电脑包走出房间。
这个时候正是吃晚饭的时间,厨房已经做好饭了,乔陌笙见到他下来,忙说:“下来得正好,正好吃饭。”
容域祁现在心里美得连跟乔陌笙拌嘴,揶揄的心思都没有了,只一心一意的想赶回去陪他的小猫猫过年。
再说了,他能跟自己的小猫猫一起过年,为什么要跟他们过年?
容域祁撇了撇唇,想着时,就更先乔陌笙和简深炀说了再见,浑身都市劲儿,甚至可以说是意气风发的跑出去了门,准备驾车离开。
只是,他还没上车,似乎就看侧边十多米处停了一辆熟悉的车子,而车子旁边还站着一抹纤细的身影。
容域祁骤然顿住了脚步,扭头看向那边。
只见温言站在车子旁,凝眸看着他,神色略为不自然。
“小猫猫?”
容域祁做梦也没有想到温言竟然会来找他。
开心犹如汹涌的潮水般袭来,激动的跑了过去,一把将温言紧紧的抱住,然后抱了起来,在原地转了几圈。
一边转圈,温柔激动,密密麻麻的吻落在了她的额头和小脸上。
容域祁的喜悦和开心溢于言表,没有掩饰,也无从掩饰。
温言也被感染到了,轻轻的伸手,回抱着他,唇角含笑。
“小猫猫,你知道吗?我太开心了。我的小猫猫竟然会主动的来找我,我想都不敢想呢,所以,你能知道我有多高兴吗?”
容域祁知道温言是孕妇,不能摇晃得过分厉害,抱着她转了几圈后,紧紧的抱着她,将她压在了车上。
鼻尖抵在她柔嫩的脖颈上贪婪的吸着她身上熟悉让他眷恋不已的体香,又开始跟她撒娇了,“小猫猫,我好想你哦。”
小手轻轻的抚摸着他柔软乌黑的头发,她也抱紧了他,“嗯。我……也是。”
“嗯?真的?”
容域祁笑米米的,抱着她的小脸那目光柔和得都要滴出水来了,“小猫猫刚才说了什么?人家听不到哟,小猫猫再说一遍好不好?”
温言瞪了他一眼。
温言敢肯定他是听到了的。
所以,她不理他。
“小猫猫……人家好想听嘛。”
温言脸蛋微热,抿着小嘴,“一把拍开了他捧着自己小脸的大手,好了,阿姨说年夜饭的时间是在六点半,快点回去吧,不然来不及了。”
“小猫猫……”
容域祁抱着温言就好像抱着自己的孩子,可他亲了亲温言的唇,又高蜓的鼻梁亲昵的蹭着她小巧的鼻子,两人脸庞靠得很近,彼此的气息交融,笑米米的说:“就一次就好,一次哦,好不好?”
容域祁眼眸里真切的流露出来他想听,温言看了一眼,觉得自己心软了。
虽然有点不好意思,可还是禁不住心软的想要回应他。
“我——”
她还没说完,忽然的车子里就传来了一阵拍打声。
这个声音温言和容域祁都听到了。
容域祁挑高了眉头,看了眼车子里抿着小脸,一脸不悦的儿子,伸手进去在延延白嫩的小脸上狠狠的捏了一把。
“哟,儿子你也在?”
延延瞥了他一眼,不理他,将视线落在温言的身上,“妈妈,手机响了。”
儿子在,温言就更加不好意思了,趁着这个时机,挣脱了容域祁的怀抱,伸手去接电话。
容域祁一副被人抛弃了的可怜兮兮的模样,“小猫猫……”
“阿姨,我们现在就过去了。”
温言也不理他,一边听电话径直的进去了驾驶座。
温言”
还没关上车门,容域祁就挤了进来,“小猫猫,你坐过去,我来开车。”
温言叹了口气,小手轻轻的覆上他俊美的脸庞,却指腹轻轻的摸了摸他的眼睛,“你眼睛里很多血丝,到后面先阖会眼。”
她一番举动,关怀之色,表露无遗。
容域祁愣了下,笑了,勾唇一笑,抱住了她,“好。”
真好,我的小猫猫是越来越会心疼我了呢。
容域祁睡觉时,延延也乖乖的在一边坐着,不打扰他。
容域祁或许是真的困了,累了,上车不久后还真的就睡了过去。
到了容家的门口,温言打开了车门,却都不忍心去叫醒他了,小手轻轻的抚摸了下他的脸庞,美目温柔如水,在他的唇上吻了吻。
不过,容家厨娘已经做好了年夜饭,都等他们一会了。
容母心急,频频往门口探头,见到他们立刻就跑出来了。
温言见状,正想叫容域祁,忽然的就被人捧住了小脸,唇瓣就被一柔软的唇瓣给吻住了。
“唔……”
她惊愕的美目圆瞪,见到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一边笑米米的温柔的吻着她。
吻得差不多了,才放开她,指腹温柔的摩挲着她柔软的唇瓣,“小猫猫刚才偷亲我,我有感觉到哦。”
温言小脸红得滴血,不过,她没有将自己内省的窘迫表现出来。
此时,容母已经从里面走出来了,温言忙推开他。
“回来了怎么不进门?大伙的都等着呢。”容母说。
从容域祁生死未卜到现在完好无缺的回来,容母也是这两个多月来,第一次见到容域祁,心情也激动,端详了容域祁一番后,觉得他过得还好后,才放下醒来,牵着延延的手进门了。
温言是第一次到这里来。
她跟容域祁虽然有了延延,可甜蜜两人说到底还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关系。
她看着容家老宅的大门,没有动。
容域祁拉住了她的手,纤长的五指钻进了她的指缝间,与她十指紧扣,“小猫猫,我们也进去吧?嗯?”
温言扭头看他,容域祁笑米米的亲了亲她的额头,“有我在哦,以后……我一直都会在的。”
“……嗯。”
温言也收紧了五指,与他十指紧扣,迈步跟着他踏进了容家老宅。
温言想过容家老宅里人应该不会少,可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多。
老宅里的客厅非常大,摆了两张很长的,能坐下二十人的长桌。
而长桌边几乎坐满了人。
她跟容域祁一进门,若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温言顿住了脚步,捏紧了容域祁的手,低声的问:“怎么……这么多人?”
“这个地方是我们容家人住了一百多年的房子了。房子每隔几年就整顿装修一番。我爷爷的兄弟们都会在这天回来一起吃团圆饭。”
容老爷子眼尖,瞥了眼过来,“怎么站门口不进来?”
“走吧,没事,就算再多人,也有我在呢。”
“嗯。”
两人走过去发现那边有两张空椅子。
正好在容母和延延的旁边。
他们走了过去,温言刚想坐下来,容域祁就拉住了她的手,笑米米的跟在座的长辈介绍温言:“我未来的妻子,温言。”
之后,就跟温言介绍其他人。
介绍完后,容域祁才拉着温言坐下来。
有长辈调侃,“这么看来,这次是真的了?”
有人打量着挺忙,心里已经了然,“我们看着域祁长大的,什么时候见过他这么护着一个女孩子了?”
“那倒是。”
容域祁什么人,自家人自然是清楚的。
容域祁对温言的特别之处,其他人自然也能看得出来。
温言听着他们说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不出声。
不过,她也眼尖的发现容柏锦并不在里面……
她忍不住靠在他耳边问:“那个……容总他呢?”
“他?跟我们闹脾气,不回来过年。”
容域祁说着,拿起了温言面前饭筷子塞进了她的手里,“中午也没吃什么,现在肯定饿了,快点吃哦。”
说着,给温言夹了一块肉。
夹完肉后,扫了一眼满满一桌色香味俱全的佳肴,见到了那一条还冒着热气的清蒸鱼。
一点都不客气的叫坐在附近那边的人把鱼给端过来。
有人惊奇的问:“域祁你不是不爱吃鱼吗?”
容域祁虽然平常时吊儿郎当,可是以往都没有这么做过。
容域祁谙熟的把鱼肉了里的骨头挑掉,放到了温言的碗里,笑米米的说:“我不爱,可是我家亲爱的爱啊,是不是啊?小猫猫?”
这么多人齐刷刷的往这边看过来,温言又是脸皮薄的,耳根红得滴血。
她看了眼容域祁,想让他别乱来,她想吃什么自己来就好了。
容域祁也不知道是没看见还是怎么样,一直殷勤的伺候她,然后跟其他人说:“我家亲爱的脸皮薄,也不爱说话,我警告你们啊,可不许欺负她!谁要是欺负我家亲爱的,就是跟我过不去。”
容域祁虽然是带笑说着的,可是声音掷地有声。
这句话不但是对那些年轻一辈的人说的,也是对那些年长的人说的,尤其……
是容老爷子。
容老爷子自从他们进门来之后,就没有怎么跟他们说过话。
不过,他的态度还是很和蔼的。
听到了容域祁的话,他只是笑了笑。
大家什么时候见容域祁这么护着一个人了?
平常时容域祁在家里,或者是在外面也永远都只有他伺候别人的份,什么时候见容域祁这样像老妈子一眼伺候过一个人了?
他们原本以为温言之所以能进容家的门不过是母凭子贵。
而现在他们发现他们错了。
如若是母凭子贵,那进门后,容域祁可很少管过自己的儿子,大家都看得出来他一颗心都悬在温言身上来了。
再说了,如果当真只是母凭子贵,那容域祁之前有过这么多女人,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怀上过容域祁的孩子,唯独温言怀上了?
这一次,算是容母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见到温言和容域祁两人相处。
被说其他人惊讶了,她心头的惊讶可不比其他人少。
容域祁喜欢温言她是不清楚的,可她不知道的是从来都是女孩子好声好气被伺候的儿子现在在温言面前却完全的反了过来。
心甘情愿……
不,应该说是乐呵呵的抢着要伺候温言。
温言坐下来后,低头吃饭就够了,不过,有时候她也会照顾延延。
不过,延延一直都是容母在照顾着,也不用她怎么操心。
她担心延延来到了一个这么多人的一个陌生的坏境会不喜欢,或者是不安,所以都会时常的关注着延延。
让她意外的是,延延没任何不适,乖乖的坐着吃饭,感觉到温言的关注还反过来安抚她。
今天天气很好。
晚上也不算特别冷,外面的花园里一片光亮,花型的路灯看着非常漂亮。
而周围也响起了烟花绽放的声音,一片喜庆热闹的景象。
饭后,容域祁拉着温言还有延延认识一下人,正式的跟人面对面打招呼,介绍完了这时候,容域祁就牵着温言还有延延到偌大的花园里到处走。
花园里似乎种着不知名的花,淡雅的花香格外的迷人。
走到了一处吊椅坐下来,温言坐在容域祁的旁边,延延就坐在容域祁的腿上,三人一起仰望着眼前绽放着的烟花。
小手被五指扣着,温言的目光从炫目的烟火中侧眸过来,刚扭头过来,小嘴就被他吻住了。
容域祁含笑的含着她的唇,回味无穷的吻着,延延看着,轻咳了下。
瞥了眼容域祁,“我还没成年。”
温言听到儿子的话,忙推开容域祁,可容域祁还是依依不舍的在上面啄了几下。
然后狠狠的揉了一把延延的头发,“给你老子我装纯?”
延延撇唇,推开他,往温言身上爬。
温言刚伸手要揽住儿子,容域祁就已经将延延捞回来自己腿上坐着了。
“你都多少岁了?我家亲爱的就这点力气,你想累死她不成?”
温言皱眉,“延延才多大?”
容域祁不管,扣住延延,不让他靠近温言。
月色下温言的小脸柔美又漂亮,容域祁忍不住又轻轻她。
温言觉得延延还小,不应该在儿子面前这样乱来,欲推开他,可男人在两人唇瓣粘着的时候,认真的说:“小猫猫,我订了年初二去回城的机票。”
温言愣了下,正想说话,容域祁忽然又说:“爸妈也跟着去,去跟我未来的岳父岳母提亲。”
温言喉咙一紧,倏地抬起了眼眸。
而容域祁忽然就在这个时候,捏着她的手,在地上单膝的跪了下来,手上捏着一个锦盒。
锦盒上面放着一枚钻戒。,容域祁刚从口袋中掏出锦盒,在屋子里聊天的容家的人都往这边走了过来,都含笑的看着他们。
温言咬唇,激动得捂住了小嘴,说不出话来了。
这么多人看着,她有点害羞,也有不知所措。
她知道容域祁对她是认真的,她也知道了会有今天了,可容域祁当真的跪在她面前,向她求婚时,她却还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这个戒指,我在半年前已经叫人订了,上个月就已经到我的手里了。只是这段时间忙,没有能第一次时间带过来。”
就算是见惯了大风大浪,也做惯了浪.荡子的容域祁到了这个时候也紧张了起来。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握着温言的手,眼眸微红,微微顺润,他吻了下温言的手背。
他想开口,可是发现自己有些情绪快要止不住了。
要求婚了,他想,他比被求婚的温言还要激动,还要更期待这一刻的到来。
他顿了顿,整理了下情绪,才声音沙哑的说:“其实我有想过说要策划一个盛大的求婚仪式的,可是……我等不及了。我本来想昨天晚上见到你后就立即跟你求婚的,可昨天你没有开门见我。所以我想等到今天早上。”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今天早上我又有事情要忙,所以一直拖到了现在。”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