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域言故事大结局10


小说:暖婚,我的霸道总裁  作者:日暮三
“而现在,我不想再等了。 ”他已经等了她十年了,他真的是不想再等了,“如果你觉得我的求婚不够新意不够轰动的话——。”
“我没有这么觉得。”
不只是容域祁,温言也红了眼眶,咬唇的看着他,“我……不需要多有新意,多轰动的求婚,这样……就足够了。”
只要是他,就足够了。
他容域祁笑了,轻轻的在她手背上吻了下,声音沙哑的凝视着她,继续说:“所以,小猫猫的意思是……答应嫁给我,愿意让我照顾你一生一世,g你一生一世了?”
“……嗯,我愿意。”
温言哭着又含笑的点头。
大手覆上她的小脸,轻轻的替她擦拭着泪水,他泛红着眼眸,“小猫猫,你知道你答应了我,意味着什么吗?”
温言愣了下,“嗯?”
他禁锢着她的手的大手骤然用力,暗沉的双眸热切又坚定不移,“只有丧偶,没有分离。你永远都是我的,我容域祁也永远都是属于你的,答应了后,就永远都不能变,明白吗?”
“我……知道。”
“真的?”
他笑了,轻轻的在她的手心上落下细碎的吻。
“嗯。”
容域祁拾起自己握着的温言的手,将锦盒里的钻戒缓缓的套上温言的无名指中,起身紧紧的抱住了她,“小猫猫,从这一刻开始,你就完完全全的事属于我的了。”
温言小脸埋在他的胸膛,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只是点头。
容域祁抱着她不放,而且越发用力,似乎想要通过这样来证实这是真的,并不是他在做梦。
两人紧紧相拥,好久之后,容域祁缓缓的放在她,笑米米吻了吻她的额头,“我已经叫人帮我们挑好日子了,要是岳父岳母没意见,我们三月底就结婚,好不好?”
“三月底?”
容域祁高蜓的鼻尖蹭着她的小鼻子,“嗯,好不好?”
温言点头,“好。”
听到这里,旁边围着他们的人纷纷开始鼓掌,有活泼的还大声的说:“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其他人附和起哄,“对,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容域祁挑高了眉头,瞥了眼围观的亲友,倒也不反对,笑了,笑米米的捧着温言的已经红润得滴血的小脸,堵住了她的唇瓣,吻住了她。
而身边的人就欢呼了起来。
欢呼声,清脆的掌声,烟火绽放的声音此起彼伏,惹得本来安静的花园瞬间变得热闹非凡。
一堆人围在一起起哄,惹得在不屋子里聊天的长辈都忍不住出来看两眼。
不过,因为容域祁和温言被人围住了,屋子里的长辈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他们大概也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有长辈笑了:“今年过年,可真的是热闹啊。”
“是啊。”
容老爷子沉默着,不语,可也笑了下。
外面冷,几个长辈也老了,怕冷,在门口站了会儿就回去屋子里取暖去了。
而容域祁也已经放开了温言,可依旧抱着害羞的温言,没好气的睨了眼身边围着看热闹的人,“好了好了,你们一个个这么亮,我跟你们嫂子怎么谈情说爱?去别的地方玩吧。”
有小孩子做了一个鬼脸,“域祁哥哥,嫂子还没给我们新年红包呢,我们才不走。”
容域祁眯眸,被气笑了,“三十秒之内消失在我们视线之内的,明天都有红包。”
容域祁说完,所有人争先恐后的跑了。
三十秒不到,其他人影子都不见一个了。
容域祁满意了,回头看着温言绯红的小脸,将身体深处的那点邪恶的心思都勾出来了,“小猫猫……”
他正要探唇过去吻温言,就被坐在一边的延延推了一把。而延延也趁机爬到了温言的腿上,抱住了她。
容域祁被气笑了,啪了下他背对着他的小屁屁,“臭小子,总是跟你老子我唱反调!”
延延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唇,抱紧了温言的脖颈。
温言揉揉他的发端,亲了亲他,感觉到夜里风大了些,问:“延延冷不冷?要不要多穿件衣服?”
“不冷。”
延延刚说完,忽然就感觉自己被人抱进了另一个人的怀里。
容域祁将延延扛在肩头上,也拉起了温言的小手,笑道:“小猫猫,我们去外面逛花市,看烟花,好不好?”
“现在?”
“嗯,现在正是多人的时候呢。”
“好。”温言说完,帮延延整理了下衣衫,温柔的问,“延延呢?想去吗?”
“嗯。”
他们出门太迟了,估计是去看花市和烟花盛宴的人太多了,快到那边的时候,本来十分钟不到的路程,一直在塞车,容域祁和温言他们坐在车子里进退不得。
温言跟延延坐在后座,探头看了下,“没想到会这么多人。”
“我这么大了,除了二十岁出头的时候从国外回来定居时一时好奇跟深炀他们去那边看过。之后就没有到那边看过。”
容域祁无辜的摊手,“不过十几年前车子并不像现在这样泛滥……”
“你跟他一起去看?”在等车,闲着也是无聊,温言有些好奇,就多问了几句。
“嗯,也算是陪他吧。”容域祁从驾驶座回头,回忆起什么似的,笑道:“深炀回国之后就没有跟简家的其他人有太多的联系,回国后,过年时如果我们不陪他,他不是去出差,就是自己一个人过,我们几个不忍心啊,就陪他出来走走了。”
温言笑了下,正要说话,容域祁忽然握住了她的小手,眼眸深深,笑道:“不过……深炀现在不用我们陪了,因为……我们以后都有人陪了,而且,这个陪伴,还是一生一世的。”
温言小脸微热,心口发烫,嗯了一声。
容域祁笑了,在她手心上吻了吻。
而此时,后面也传来了一阵催促他开车的喇叭声。
容域祁才放开了温言的手,发动引擎。
终于不塞车了。
他们到了市中心那边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差不多十点了。
虽然不早,可也不远晚,刚好赶得及看上这场烟花盛宴。
温言虽然已经在京城长住过几年,可还是第一次在过年的时候道这边来。
这里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到处都是欢声笑语,喜庆洋洋的景象。
自身于这样的环境中,想要不开心都难。
所以,温言到了这边来时,忍不住笑了出来。
温言开心,容域祁就开心了,现在街上人多,容域祁和温言都不放心延延一个人走,所以容域祁抱住了延延,而另一手牵着温言的。
在温言笑起来的时候,容域祁没有能忍住,倾身过来在她的唇角含笑的吻了吻。
来往的都是赶去看烟花的人,他们一家三口异常瞩目,许多人都往这边看过来了。
温言脸红的推了推他,“好了,走吧。”
三人急急忙忙的走到江边的时候,正好是放烟花的时候。
五颜六色,灿烂炫目的的烟花绽放时,惹来了众人的欢呼和惊叹。
温言其实对放烟花是不感兴趣的,她之所以会跟着容域祁来,不过是因为想跟他在一起而已。
或许是心态,她觉得今晚看过的烟花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最绚烂夺目的。
而且……
她的身边还有他们陪着。
思及此,她握紧了和容域祁紧扣的五指,回头冲儿子和男人笑了下,“很漂亮,对——”
只是,她还没说完,便戛然而止。
因为她忽然发现男人根本没有在看烟花,他的视线似乎,一直都在她的身上,没有移开过。
她话虽然没有说完,可她身边的男人知道她想说什么。
他在她的唇上吻了下,眉眼含笑的摇头,“不对,因为在我的眼里啊,我的小猫猫才是最漂亮的,那些烟火再漂亮不及我小猫猫的十分之一。”
一句话,惹得温言红透了一张小脸。
可心低,却被一股暖意和幸福盈满,很充实,很甜。
众人期待了一年的烟花盛会不过持续了十分钟,十分钟后,大家意犹未尽的散了。
可花市里还是很热闹的。
虽然热闹,可好玩的东西却并不多。
虽然这里热闹又好玩,可是延延毕竟是小孩子。
他向来习惯晚上九点左右就睡觉了。
逛了一圈,才过去一个多小时,距离倒数,还有差不多半个小时,延延早就趴在容域祁的肩头上睡了过去。
温言和容域祁两人在一处街头吃着小吃,容域祁放下竹签,给温言擦拭了下嘴角,有些遗憾的说:“好像没有什么好玩的,小猫猫也没有后悔出来玩?”
容域祁知道温言其实不是很喜欢人特别多的地方的。
“不会啊。”
不过,温言并不觉得无聊,反而很开心,冲容域祁笑了下。
温言开心,容域祁也就宽心了,笑了。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温言和容域祁跟其他市民一样一起围着建筑上的大电视倒数。
快要倒数时,温言感觉到男人忽然攥紧了她的小手,扭头冲着她笑。
温言忽然想到了什么,在众人倒数时,笑了下,拉了拉男人的衣袖,踮起脚尖,在他耳边问:“知道我为什么不觉得后悔出来,也不觉得挺好玩的吗?”
容域祁愣了下,还没说话,温言就在他耳边轻声说:“因为……只要跟你和延延在一起,即使是再无聊的事,也是最有意义的事!”
温言的话刚落,众人就开始倒数了。
这是温言第一次跟人说情话。
温言说完后,耳朵都红透了,为了掩饰自己心底的害羞,她也跟其他人一起大声的倒数。
容域祁笑了,什么也不说,跟着她倒数。
最后一个字刚说出口,温言就感觉自己被男人吻住了,她眉睫一动,然后听到男人在她耳边说:“我的小猫猫,新年快乐哦。”
“嗯。”温言踮起脚尖,在他的唇上亲了下,“新年快乐。”
※※※
年初一,温言和延延还有容域祁都是在容家过年的。
以前温家也算是大户人家,温言小时候也习惯过年时一堆人到家里拜访。
可到了容家这里,才算是真正的长见识了。
这一天里,一堆人到容家来拜年。有容家的亲友,但更多的事容氏集团的合作伙伴,或者是来巴结容家的人。
这一天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一整天都不停歇。
本来这本不关温言的事的,毕竟这些人并不是冲着她来的,也用不着她来招呼这些客人。
不过,容域祁却拉着她到处给人介绍她。
闹得温言被很多人缠着,说的喉咙都干了。
下午的时候容域祁见她累了,就让她上楼来歇一歇。
他现在算是一家之主了,很多事他都得出门,尤其是有大人物来的时候,容家虽然是一等一的大家族,可在某些方面上也不能随便的怠慢人。
所以,他也还要留在下面招呼客人。
温言休息了一个多小时,补了一觉幽幽醒来时,容域祁正好从外面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杯水,还有一个托盘。
见到温言睁开迷蒙的眼眸,过去将她拉了起来,捞入自己的怀中,“刚醒来?”
“嗯。”
“渴不渴?饿不饿?”
“有点渴。”
容域祁喂她喝自己给他端上来的温水。
温言喝了半杯,就好了。
鼻腔里是容域祁托盘上盛着煎得金黄的饺子的香味,她吞了吞唾液。
其实,托盘上还有一晚燕窝。
不过她现在比较想吃饺子。
容域祁笑了下,说:“现在下面还有很多客人,估计没这么快散。晚饭可能得迟一些吃,怕你等晚饭饿着了,叫厨房给你做了东西,吃点垫垫肚子?”
“嗯。”
温言吃了饺子,容域祁又逼她吃燕窝,因为温言怀孕了,吃这个对身体好,对胎儿也好。
可容域祁一副你不吃燕窝就不能吃饺子的模样,她只好把燕窝给吃了。
她吃完了,容域祁就笑了,她唇角沾了点饺子皮屑,容域祁笑了下,忽然倾身过来,在她唇边舔了舔,“看来,这饺子味道不错,甜甜的。”
温言小脸微热,“你——”
她话还没说完,外面就有人敲门了。
“域祁,省长来了,你爷爷叫你下来。”
是容母的声音。
“知道了。”
容域祁应声,在容母离去后叹了口气,回头摸了摸她的小脸,“小猫猫你在房间里休息一会,看会书,到吃饭的时间我再上来叫你,嗯?”
“嗯。”
晚上七点左右,客人基本上都走得差不多了。
饭后,容域祁还要陪几位重要的客人聊天,温言就回来房间休息了。
到了八点左右,她和延延在房间里看书,容域祁推门进来。
温言抬眸看了眼,“客人都走了?”
“嗯。”
容域祁似乎有点累了,鞋子也不脱,就在g上扒了下来,然后朝着温言挪动,一手抱着她的腰,一手揉了揉躺在温言身边的延延的头发,“还不困吗?”
“还好。”
“今晚想回家睡还是在这里睡?”
延延愣了下,“可以回家?”
“嗯。”
“那我们回家。”虽然这里的人都对他很好,可延延还是喜欢只有他们三个人,比这里小很多的那边的家。
“好,那我们就回家。”
说着,一跃起身,也将温言抱了过来,给她穿鞋子。
“我自己来。”温言挣开他,真的要回家?
“嗯。明天要去回城,我们今晚要回去收拾东西。”
温言不让自己帮,容域祁难得的抱起了延延,给他穿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