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域言故事全文完


小说:暖婚,我的霸道总裁  作者:日暮三
当天晚上,容域祁就开车跟温言和延延一起回去了自己的住处。
延延在车上就睡了过去。
温言不吵醒他,安安静静的抱着他下车。
而容域祁则在下车后打开后车厢将他之前就买好了的东西提出来。
温言愣住了,“你买了什么?”
从昨天晚上起,他们两人就在一起啊,她都没有看见他买了东西。
她说着,凑过去看了下,发现里面装着的都是孕妇吃的补品,还有一些书籍,一大堆这么多。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怀孕的?”
温言看到这里才想起自己似乎没有告诉他自己怀孕了……
她不是故意告诉他的,而是后来,从潜意识里觉得他肯定会知道,所以就没有说。
“从你去医院检查知道怀孕的第二天啊。”容域祁笑米米的提着东西往里面走,“深炀在医院里遇到了你,之后就告诉我了。我特意叫人去查了下。”
温言心里甜甜的,看了眼他手上提着的几个购物袋,“所以,就乱买了这些东西?”
“这些东西可不是随便买的哦,我前一段时间特意咨询了专家,根据专家的意见买的。”
容域祁说到这里,似乎想到了什么,进了电梯后,倾身过来在延延熟睡的小脸上亲了下,然后薄唇在她的唇瓣上轻啄了下,认真的说:“你生这个臭小子的时候我不在身边,那些遗憾我想在我们这个孩子身上弥补回来,这一次,我要亲自照顾你和我们的孩子,也要亲自的看着他出生。”
说起两人分开的这些年,两人眼底都多了几分感概。可也无从说起,心情复杂。
温言眼眸微红,看着他‘嗯’了一声。
第二天,他们就跟容父容母一起回去了回城去见温父温母。
对于容家来人提亲,温父温母自然是高高兴兴的答应了,因为他们能看得出来容域祁是真的爱温言,也是真的会对她好。
既然温父温母没意见,大家就开始商议婚礼的事情了。
温言听到这里愣了下,扯了扯容域祁的衣袖,小声的问:“我们……要举办婚礼?”
容域祁扣住她的五指,理所当然的说:“当然要办婚礼啊。”
“其实……就算不办婚礼也没关系的。”
婚姻幸不幸福,关键在两人对待他们的感情,他们这段婚姻的态度,而不在婚礼上。
“不想要婚礼?”容域祁皱眉。
“也不是,只是觉得,就算没有婚礼,我也不会觉得遗憾。”
温言不知道该怎么说。
“婚礼一定要有。”容域祁却不容置喙的说,“而且还要筹备一个盛大的婚礼。”
“为什么?”
容域祁蹭着她的鼻子,“因为……我要告诉所有人我容域祁是属于你的,别人无论怎么样都抢不走。”
温言感觉自己的心口顿时被涨得满满的,很温暖,很……
幸福。
“好,那,我们要婚礼。”
容域祁和容父容母当天在温家住了下来,不过容父容母在年初三下午就回去了,容家还有很多事要他们处理呢,他们也不能出来太久。
可容域祁留了下来。
年初四时也跟着去了一趟温言的外婆家。
温言的外婆年纪大了,身体也大不如以前了,连下chuang走动都难。
不过见到温言过来是真的很高兴,也很喜欢容域祁,拍着温言的小手说:“域祁这个孩子不错,比以宸还要靠谱点,就是长得太招人了。”
话虽这么说,可显然还是很喜欢容域祁的。
下午,吃了饭,在延延午睡时,容域祁忽然拉着温言上了车。
温言正要问容域祁要带她去哪里,容域祁就一边给她系好安全带一边问:“小猫猫,这边……距离你大学读书的地方不远,是吧?”
温言错愕,“嗯,是啊。你怎么知道?”
容域祁眼眸凝视着远方,然后扭头回来冲她勾唇一笑,“嗯……你有什么事我是不知道的?”
温言:……
“今天有空,我们去你学校看一下,好不好?”
“嗯。”
“你学校旁边是不是有一家很出名的海鲜酒家?我们等一下进去坐一坐,好不好?”
温言就更加惊讶了,“你……怎么连这些都知道?”
她喜欢吃海鲜,家里没出事前,她每周都会到那家海鲜酒家去吃海鲜。
“因为……”容域祁眨眸,“我去过那里啊。”
也因为,那里,是他第一次遇见她的地方。
可是,她并不知道。
学校里的学生毕业之后各有各的忙碌,就很难有时间回来学校看看了。
而春节,大部分人都有空,所以这个时候回来学校参观的人可不少。
温言回来这里,心里可谓感概万千,因为……
她没有读完大学,就已经去了京城,做容域祁的qing人了。
而容域祁,是知道这一点的。
所以,在进来了学校哪一刻时,他攥紧了她的手,喉咙干涩,抱紧了她,“对不起,我……当时做事欠考虑,所以……”
谁都有年少轻狂,头脑发热的时候。
而对容域祁而言,只有在遇到温言,事关温言的事,他才会头脑发热的将事情搞得一团糟。
在遇上温言之前,他从来都不相信一见钟情。
甚至可以说他不相信爱情,更不觉得自己会爱上任何人。
所以,在认识她之前,他有过数不清的女人,可他从来没有爱过一个女人。
所以在遇到温言时,他只想得到她,不择手段!
如果……
他当时清楚这就是一见钟情的话,那当时脑海里第一时间冒出来的就不是如何不择手段的将她抢到手的念头了,而是……
直接将她绑进民政局注册结婚了!
“已经过去了。”
对于现在,她很满足。
而她也相信,要是没有容域祁,她的人生不会比现在过得更好。
“如果每一个爱情故事都要历经磨难才能幸福到永远的话,那……就当它是必经的磨难好了。”
容域祁听了她的话忽然笑了出来,笑米米的说:“噗,小猫猫,你一本正经的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只感觉只是纯属的安慰我,而不是真理。”
话虽如此,他却紧紧的拥住了她。
多少磨难,只要结局还是能跟她在一起,那都不重要。
而幸好……
他们还有机会在一起。
而他,也会永远的,好好的珍惜她的。
温言不习惯说谎,担心容域祁还觉得对不起她,又忍不住安抚他,“其实……不算全是安慰,因为,是真话。”
容域祁愣了下,笑了,蹭了蹭她的小鼻子。
“我懂。”说完,一边亲着她一边笑米米的说:“不过,我的小猫猫能安慰我我很开心了哦。”
温言:……
“温言!”
两人相拥着,忽然有人叫了她的名字。
这熟悉的声音让她愣了下,扭头回来就看到了几年不见的池冉正挥手的朝着她走过来。
池冉走过来,看清楚了容域祁的脸后,迟疑的问:“这是……容先生?”
容域祁笑米米的点头,“你是我家小猫猫的同学,我记得。”
温言:……
池冉想说什么,然后视线落在了温言手上戴着的钻戒上,会心一笑。
而不远处,有人叫她了,温言正想问她有没有空一起吃饭时,她就罢罢手,说:“我朋友叫我了,我先回去一趟,迟一些我们再联系。”
“好。”
温言和容域祁两人在学校里走了一遭,一个多小时后才离开学校。
他们离开后,一抹颀长的身影也从侧边走了出来。
池冉愣了下,“以宸,你也在?你看到温言——”
“嗯。”
他们的事,池冉是知道一些的。
她觉得对于温言,宋以宸还是爱的,可也有愧疚。
所以,开口真诚的说:“我觉得,温言她过得很幸福,容先生很爱她,从他看她的眼神中,就能轻易的看得出来。”
宋以宸笑了,“我知道她会很幸福的。”
因为他也知道容域祁很爱她。
也知道,温言跟容域祁在一起,会比跟他在一起幸福得多。
牵着温言的容域祁回头看了眼不远处站着的两人,攥紧了温言的手。
温言微微吃疼,侧眸看了眼,“怎么了?”
容域祁手一收,将她揽入了怀中,紧紧的抱着,凝视着不远处的宋以宸,坚定的眯起了眼眸。
我容域祁余生会倾尽所有来爱你,让你知道无论我先前让你经历了多少磨难和痛苦,你温言在生命最后一刻回想起来时都是笑着的,都会觉得是值得的!
我发誓!
END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