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被遗忘的生日祭(前篇)


小说:炎精灵之剑  作者:羽魂
推荐阅读:废材狂妃:修罗嫡小姐 吃货二小姐真懒 夜天传 
在经过了一天多的赶路,终于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艾蕾西亚。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然而——
将几个同伴分别安排着去休息,艾莉丝自己却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了艾蕾西亚精灵学院的院长办公室门前。
“直接进来就可以了。”
深呼吸了一下,正要敲门的手刚刚抬起来,听到了从门内传来的另一个声音。
“是。”
没有丝毫的迟疑,或者说、不太敢有多余的动作。
走进学院长专用的办公室后,便看到了那个有着‘黄昏魔女’的称号;此时却非常敬业的批改着大量的文件,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艾莉丝的成**性。
“让您久等了,学院长大人。”(写起来莫名的怪怪的)
啪嗒!
松开了夹着笔的食指和中指,任由那支笔摔在桌子上,发出一声令心慌的响声——
“你应该不是就为了跟我说这个吧。”
葛蕾沃丝稍微抬了下头,打量了一下这个满身灰尘,甚至就连脸上也存在着一些擦伤,明显前不久刚刚经历过大战。
接着令人难以察觉的点了下头,似乎是对第一时间来报告而感到非常的满意。
“万分抱歉,我不应该浪费——”
听的有些不耐烦了的魔女,没有等到艾莉丝将这句话说完:“说说事情的经过吧,我想你也很需要休息。”
“我知道了——”
能说的、不能说的,几乎没有丝毫的隐瞒,除了艾莉丝不知道的,基本上都复述了一遍。
男性精灵使、吗?
葛蕾沃丝没有立即给出回复,而是当着这位执法人员的面,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并在艾莉丝有些不敢置信的注视下,吐出了长长的烟气。
“怎么?你也想要试试吗?”
听到这句话,艾莉丝连想都不用想,直接摇着头拒绝了。
“就到这里吧,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有些话还是没办法当着她的面说出来,更何况艾莉丝此时的身体状况并不是很健康。
再拖下去的话说不定就会昏迷!
那样的事情——
就算有着‘黄昏魔女’的凶名,已经做了很久的学院长的葛蕾沃丝,还是没办法狠下心来的。
“——明白。”迟疑了一下,却找不到留下来的理由;更何况学院长的话,对于骑士团的成员来说,是不容许违抗的命令。
等艾莉丝离开了院长办公室之后,葛蕾沃丝却像是自言自语的说着:“看来有些人还真是不甘心寂寞的等待啊!”
“正因为能够加入进去,所以才会觉得有趣。”外在上极有绅士风度,有着堪比美男子般的容貌。实际上却是一名女性教师的芙蕾亚,非常突然性的就出现在了这里,并且毫不在意的靠坐在了桌子的边沿上:“只能做个局外人,就算看到了最后的结局,也没办法体验到过程中的愉♂悦感。”
“我说的对吗?葛蕾沃丝·雪尔麦斯。”轻轻的弹倒了一枚棋子,那似乎正式名为‘皇后’的存在。(回头去看了一眼漫画,再次被那个帅到天上的芙蕾亚老师征服了)
“你也要来点吗?”看着眼前的芙蕾亚·古兰朵,以及那仿佛预示着结局、此时已经躺倒在桌子上的皇后,最终也只是——
“不用了,我带了。”拒绝了‘黄昏魔女’的‘馈赠’,并在后面补上了一句:“我啊!可没有陪孩子玩耍的耐心!”
(作者式吐槽:你们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耐心吗?
葛蕾沃丝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出了自己接下来的想法:“那个自称是魔王转世的人,你怎么看?”(元芳,你怎么看)
“你不是已经确定那个少年的身份了吗?为什么还要问这种问题?”尽管奇怪黄昏魔女的话,芙蕾亚却还是再次肯定了那个结论:“魔王转世只可能有一个!如果魔王能转生成很多个,这个世界恐怕造就被毁灭了,哪还轮的到精灵王来拯救世界?”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就没发现我是在问什么呢?还是说——”隐藏在眼镜后面的双瞳,突然变得锐利了起来,好像能使人被刺伤一样:“你的警惕心变差了不少。”
“大概是做了太久的老师了,又不能对学生出手,搞的连我都忘了自己是什么人了。”说着,周围的影子就像活了一样,蠕动着就要将整个房间包围进去。
不过很快——
无论是周围的影子,还是黄昏魔女的眼神,都已经恢复了平静。
“以后还是不要开这种‘玩笑’了。”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芙蕾亚始终都面带着微笑:“应该是‘咒装刻印’吧,最近‘骸连盟’的人也开始不安分起来了。”
“骸连盟?”葛蕾沃丝沉默了好一会,才想到了那个关键点:“再过不久应该就是圣瓦伦汀的庆典了吧。”
(以下原文)
数百年前为了纪念侍奉‘炎之精灵王’、名为‘圣瓦伦汀·纱迪卡’的炎之精灵姬,而举办的追悼仪式祭奠。
原本是用火焰烤制的饼干供奉精灵,后来却在民间被改为‘将巧克力送给心仪对象’的特殊节日。
因此也叫——
〈情♂人♂圣♂祭〉(烧火节)
“确实。”
就连芙蕾亚也不得不承认,‘骸连盟’很会抓时机。在这种时候行动,确实会有不少无知的少女落网。
以风王骑士团的力量,维持混乱的秩序本身就很难,哪还有空闲去监视那些捣乱的家伙。
“真是个令人揪心的组织。”看了一眼数量依然很多的文件,葛蕾沃丝却提不起半点力气:“你班上的那两个问题儿童,有时间多管教一下,免得再闹出什么意外来。”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毕竟两个人都是年少的女孩子嘛,活泼好动就是她们的本性,我也找不到什么理由来阻止。”尽管怎么听都像是在推卸责任。
可是——
就连曾经的黄昏魔女、现在的学院长阁下,都能从中听出那一点点的爱护。
“那到时候就由你来处理吧。”
芙蕾亚耸了下肩膀,从桌子旁走开,消失在角落的影子中。
______
写的——
这都什么玩意?me怎么看不懂?从头到尾就是两个‘大妈’(!)在打哑谜。
不过——
看过原作的话应该多少能明白点。(这是要逼读者去看原作么)
好吧!
如果有哪里看不懂的话,请在书评区提出来,me会给出相应的答案,而且某只无良(代理‘龙之天帝’:……)的版主应该会给置顶和加精吧。
其实——!
me一直很想吐槽,为什么乃要给那些戏弄me的人加精啊?乃到底是谁的版主啊?哪有跟读者一起调♂戏作者的版主啊?
再其次——
以上是几个月前写的吐槽。
再再其次——
为什么会有人叫me月刊少女啊?me明明是季刊少。。咳咳。。这个话题就此打住。
自吐槽:我被晾了半年,你就给我看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