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徐辰宇前世今生10


小说:豪门重生:恶魔千金归来  作者:犹似
推荐阅读:仙寇 
  之后的几天,徐辰宇明显感觉到温馨雅渐渐与他疏远,她不再主动打电话找他,开始淡出平日里出入的娱乐场合,也不再和他们这一群人混在一起,偶尔碰到了也只是普通的寒喧。
  他终于意识到,温馨雅是铁了心要淡出他的世界和生活。
  为了讨好温馨雅,他将自己的名贵首饰,值钱物件儿全部典当买了毒品,却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被举报藏毒。
  他被警方拘留,媒体杂志铺天盖地的丑闻笼罩着整个徐家。
  徐家为他的纨绔买单,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爷爷气得中风住院,随后宣布将他逐出徐家,无奈的从军部退了下来,爸爸和大哥也因此遭政敌排挤渐渐********,从前威名赫赫的徐家,最终因为他而落没。
  而他,在徐家的运作之下,被判了三年徒刑。
  监狱里的日子,他每日每夜的回想家人待他的种种,悔恨自责的浪潮,****夜夜冲刷着他的心脏,伴随而来的却是各噬骨钻心的痛苦和绝望。
  “徐辰宇,时至今日,你可曾后悔过你从前的所做所为?”韩墨风面色平静的看着他,眼中却闪动着痛心疾首的失望和黯然。
  他从来没有想到,从小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哥们儿,最终会沦落到这步田地。
  徐辰宇颓然道:“事到如今再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他没有想到韩墨风会过来看他,事实上自从他进了监狱之后,就不曾有人过来看过他,从前一起吃喝玩乐的朋友们,全部都消失在他的生命里,也包括温馨雅。
  后悔吗?
  在监狱的日子里,他每时每刻都在问自己?
  他后悔当初没有听从爷爷的安排进入军营,没能继承徐家的铁血,担负起家族的兴哀的责任,辜负了徐家对他的亲情与期望,自私的选择了自己的生活方式,连累了整个徐家。
  他不后悔遇到了温馨雅,更不后悔自己为温馨雅所做的一切,他只恨自己懦弱无能,不能肩负起温馨雅的未来,不能给温馨雅任何承诺,让温馨雅在地狱深渊里日复一日的狗延残喘,毫无尊严的活着。
  韩墨风嗤笑了起来,痛心失望的指责道:“徐辰宇,你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了,老爷子一生戎马,军功赫赫,你就算不愿意继承他的铁血,不愿意接受他的安排去军营,但是你身为徐家子孙,也不该如此肆意妄为,连累老爷子一世英名。”
  他以为徐辰宇虽然纨绔,但是好歹也知道一些方寸的,不会做出真正危害徐家的事,所以哪怕他整日里与温馨雅混迹,他也睁只眼闭只眼。
  却没有想到他居然鬼迷了心窍,干出了藏毒的丑事儿。
  徐辰宇藏毒,毁了整个徐家。
  老爷子一世英明,都一条腿伸进棺材里的人了,居然还要被人指着戳脊梁骨唾骂。
  徐辰宇将脸埋进自己的双掌里,全身上下都散发出颓唐之色:“我没有想到会……”
  从小到大,最疼爱他的人就是爷爷,爷爷总说他身上有一股子执拗的劲儿,最像他年轻的时候,他无法想象爷爷对他到底是有多么的痛心失望,才会狠下心将他逐出徐家?
  韩墨风气急败坏的大声吼道:“一句没有想到,就能推卸掉你身上背负的罪过吗?在你抗拒徐家的安排,不愿意进军营的时候,你可曾想过你身为徐家子孙的责任和使命?在你日复一日的绔纨堕落的时候,你可曾想过徐家的声誉与名声?在你整日里与温馨雅混迹的时候,你可曾想过徐家人内心到底有多么的失望?在你藏毒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为徐家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事已至此,他居然还能厚颜无耻的说出没有想到这样的话来。
  他一直以为,徐辰宇虽然反骨叛逆,但是本质却并不坏,只要他们多些耐心,他迟早有一天会醒悟过来的。
  就连徐爷爷也是这样想的。
  但是,他根本就是执迷不悟。
  徐辰宇说不出话来,脸上浮现了悔恨的神色来。
  韩墨风冷冷的看着他脸上的表情,笑得讥讽:“老爷子没有欠你什么,徐家也没有对不起你,反而是你受徐家生养之恩,就算不思回报,也不应该把这一切当成理所然,你看看你这些年都做了什么?喝酒,打架,闹事,厮混,哪一回出事了,不是徐家出面替你摆平的?可是你是怎么回报徐家的?”
  徐辰宇藏毒的新闻,至今依然还在报纸杂志上面报道。
  网络上更是骂声一片。
  徐家将徐辰宇送进监狱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徐辰宇抹了一把脸,声音沙哑的问:“我……我爷爷他怎么样了?还有徐家现在……”
  爷爷年龄大了,从前奔赴战场落下了一身的伤病,这些年来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之前因为他藏毒的事大受打击中风住院,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韩墨风冷笑道:“你还有脸问?”他神色愤怒的看着他:“徐爷爷因为承受不了你藏毒的打击,中风住院,下半辈子要在轮椅上面度过,而徐家……身处在媒体的风头浪尖和群众的舆论之中,你觉得会好得到哪里去?这一切皆是因你而起。”
  徐辰宇彻底呆住了:“是我害了徐家……”
  韩墨风嘲弄的看着他,想着他大概是悔悟了吧!
  半晌后,徐辰宇声音干涩的问:“那……温馨雅她……”
  他藏毒入狱,温馨雅一定会很担心。
  韩墨风嘶吼道:“徐辰宇,事到如今你居然还这样执迷不悟,如果不是温馨雅那个女人,你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我原本以为你只是一时任性,一些事想开了自然就会明白我们的一番苦心,但是我显然是高看你了,小顾子已经死了,天瑜这一辈子也毁了,你还想怎么样。”
  徐辰宇进入监狱后,那个女人依然活得逍遥自在,甚至连看也不曾过来看过徐辰宇,他真不知道温馨雅到底哪一点好,让徐辰宇这样执迷不悟。
  徐辰宇一愣,下意识的解释道:“温馨雅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是个好姑娘,沦落到这般地步也不是她自愿的,她很可怜,这个世界如此之大,人如此之多,却没有一个人肯关爱她,她……”
  他不想韩墨风这样误解温馨雅。
  韩墨风彻底怒了,大声咆哮道:“闭嘴!”
  徐辰宇黯然的垂下了头。
  “徐辰宇,我对你实在是太失望了,你听着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过来看你。”说完,他转身绝决的离开。
  徐辰宇根本已经无药可救。
  徐辰宇激动的从椅间站起来,冲着韩墨风的背影喊道:“韩墨风,再帮我一次,看在我们多年交情的份上,我求你平日里对温馨雅照看一二……”
  朋友多年,这是他第一次开口求韩墨风。
  他如今身处监狱,照顾不了温馨雅,唯有请韩墨风帮忙。
  韩墨风的背脊僵了僵,最终还是黯然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