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徐辰宇前世今生11


小说:豪门重生:恶魔千金归来  作者:犹似
推荐阅读:仙寇 
  徐辰宇没有想到,在这座冰冷的监狱里会见到温馨雅,那一刻他那颗被自责和悔恨日益啃噬,已经死寂的心脏,倏然变得鲜活起来,他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强烈而激动的心跳声,听到血液在身体里放肆奔流时的欢悦。
  她穿着休闲衣裤,没有袒胸露乳,脸上也没有浓妆艳抹,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干净素净的模样,仿佛洗尽了铅华,唯剩下最初的纯粹与纯真。
  徐辰宇喉咙一痒:“你瘦了。”
  面颊削瘦凸陷,皮肤青白无光,五官黯淡无神,似是较之前更加削瘦了许多,仿佛一个垂老矣矣,行将就木的老人。
  温馨雅只是看着他,强忍着哽咽的情绪没有说话。
  徐辰宇喉咙干涩,扯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还是和从前一样漂亮。”
  素颜的她再也不复混迹时浓妆艳抹,袒胸露乳时的妖媚,旖旎,生艳,像一朵盛开到极致的罂粟花,治艳生媚,带着隐隐的毒。
  反而淡雅,秀美,风骨,灼灼,秀丽的眉淡雅黛然,漂亮的凤眼微微上挑,目光流转间总有一种独特的神韵与顾盼。
  温馨雅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你才会……”
  徐辰宇之所以会被举报藏毒,是因为她之前冲动之下打了宁瑜雅,宁舒倩母女怀恨在心报复他。
  徐辰宇是受她的连累所以才会入狱,被徐家逐出家族,徐家也是因为她才会沦落至此,她对不起徐辰宇,对不起徐家。
  徐辰宇静静的看着她,“别哭,你哭的样子真难看。”
  认识这么久,他是第一次看到温馨雅正常情况下的哭泣。
  那一滴滴的泪,从她的眼眶里流出来,却像滴落在他的心脏上,滴滴嗒嗒的充斥了他的整个世界,他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纯粹的眼泪,晶莹剔透的仿佛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他很想伸手去碰碰,想尝尝眼泪的滋味儿。
  温馨雅不停的哭,不停的说着对不起的话,“是我连累了你,我不该因为贪恋你对我的好,所以……”
  徐辰宇虽然绔纨,但是本质并不坏。
  他是无辜的,不该被牵扯进她和宁舒倩母女之间的恩怨里,是她太自私了,如果她早一点远离徐辰宇,他就不会沦落到这般境地,徐家也不会衰落。
  徐辰宇看着她流泪满面,有一种想替她擦拭眼泪的冲动:“当初如果不是你替我解围,阻止了我无知愚蠢的行为,只怕我早就走上了那条不归之路,下场也不会比今天更好。”
  他不如温馨雅坚强,更不如温馨雅聪明,毒瘾深入骨髓,依然保持着灵魂的干净亮丽,坚守着最后的底线与风骨。
  如果他真的走上了那条路,只怕会变得更加不堪。
  是温馨雅解救了他,他对温馨雅一直充满了感激。
  温馨雅只是无声的哭泣。
  这样不动声色的悲恸,甚至比声嘶力竭的哭喊,更令人动容,也更令人震撼,纯洁的眼泪,洗礼着她的灵魂,他好像在这一瞬间,看到了温馨雅自暴自弃,堕落不堪的表皮下,那纯粹干净的灵魂。
  温馨雅声音嘶哑道:“徐辰宇,你等我。”
  我会给你一个干净纯洁的温馨雅。
  徐辰宇愣了一下,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只是她在说“你等我”时,眼中闪动的耀眼神采,清湛亮的光芒,令他不禁心跳加速。
  “徐辰宇,我等你!”温馨雅伸手抹去眼角的泪水,那双潮湿的双眼里,浅浅的红,潋滟的光,令人眩目。
  等你出狱,你会见到你所期望见到的那个温馨雅。
  徐辰宇的心脏倏然扑通的跳了起来,他声音干涩,突然说道:“温馨雅,你带了骰子没有?”
  和温馨雅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经常玩骰子,所以温馨雅偶尔也会随身携带骰子。
  “带了!”温馨雅从包包里取出三个骰子。
  这是她和徐辰宇在一起经常玩的骰子。
  徐辰宇拿过骰子道:“温馨雅,我们来玩骰子吧,猜大猜小,如果我赢了,你可以向我提一个要求,如果我输了,我可以向你提一个要求,输方不能拒绝赢方的任何要求。”
  温馨雅愣了一下:“好!”
  从前她和徐辰宇玩骰子,她都会订下一系列丧权辱国,割地赔款的筹码,徐辰宇的骰子玩得极烂,每一次都输给她,然后被逼着送她各种礼物;穿熊宝宝衣服,跳三只小熊;穿着女仆装,跳钢管舞……
  赢了赌局的她欢天喜地,高兴不已的整他。
  输了的徐辰宇,满嘴傲骄不服。
  徐辰宇双手捂着掌心里的骰子不停的摇动,毫无任何花哨可言,但是那动作仿佛充满了阳光帅气的魅力。
  半晌之后,徐辰宇停下了摇骰子的动作问道:“大,还是小?”
  温馨雅想了半晌,这才道:“大!”
  徐辰宇缓缓的移开放在掌心上面的手:“1、1、3……小,你输了!”
  他那双魅惑的桃花眼,定定的看着他,眼中闪动着复杂无比的情愫,脸上的表情却渐渐被坚定所取代。
  温馨雅愣住了,也许是从前玩骰子,徐辰宇从来没有赢过她,所以陡然间输了,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徐辰宇见她有些不可置信,问道,“要再来一次吗?”
  温馨雅连忙点头。
  结果第二次,她又输了。
  温馨雅不服气,又重来了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于是,她终于不再说话了,只是目光复杂的看着徐辰宇,“我输了,你可以向我提出一个要求。”
  她终于明白了,不是徐辰宇骰子玩得太烂,而是他玩得太好,所以这么多年来,他才会一直输给她,她才会一直赢。
  徐辰宇陡然间从座位上站起来,倾身横跨了半个桌子,朝着她伸出手臂。
  “干什么,给我坐下……”外面传来狱警严厉的警告声。
  徐辰宇置若罔闻,略显粗砺的手指,轻抚着她的面颊:“等我出去了,就做我的……”
  “哐啷!”监狱的门被打开,严厉的声音响起:“探监时间到!”
  接着,一个狱警冲进来,将站起来的徐辰宇按在桌子上。
  温馨雅见到,激动的就要冲过去:“徐辰宇……你们快放了他,不要伤害他……”
  另一个狱警上前强硬的将温馨雅带了出去。
  徐辰宇激动挣扎高喊:“温馨雅,馨雅……”
  “哐啷”铁门沉重的合上,他已经看不到温馨雅的身影。
  徐辰宇颓然的高喊:“温馨雅,你给我听着,等我出去了,你就做我的女朋友,我会一辈子对你好,会照顾你一辈子……”
  后来,徐辰宇才知道,这些话他注定永远也没有机会告诉她了。
  ——祝大家冬至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