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7章 圣帝座下一侍卫


小说:妖蛇圣帝  作者:贫道小沙弥
推荐阅读:民国疑案:梦断山月 死亡列车 守护甜心梦缘心锁 我的身体会说话 凤麟山海异闻录 
“虚伪?”余容度听到齐霞儿那不加掩饰的鄙视眼神,摇了摇头说道,“你以为我只是真的虚伪么?不是,这是真的羡慕啊,这种实力下的鹤圣,可谓是一方角色了,如果再加上这琉璃莲台里的,呵呵……”
齐霞儿一愣,看到旁边那琉璃莲台,不由的有些吃味的说道,“那日在玉虚宫捏,你为什么不也使用这种方式?”
余容度一愣,苦笑的说道,“你以为我不想啊,我也想啊,大姐,这不是身不由己么,先不说我当日没有这般的本事,就是有,你觉得那他化大自在天子魔真身会不捣乱?”
这话固然是正确,可听到齐霞儿的心中还是一样的偏颇,只是一副气愤的样子说道,“反正,你就是偏心,对了,你这个死样子,是真的还是装的?”
余容度撇了一下嘴角,没有说话。
只见那半空中一阵阵的雷声,倒是没有太多大的声响,却也让方圆百万里的人感到阵阵的惊慌,要知道有着金山寺的庇护,这里已经很久没有这般打雷过了,方才也是因为余容度先是用龙虎印封镇之后,才敢如此引发紫霄神雷的雷罚的。、
现在这鹤圣显然没有这种顾忌,直接就开始渡过那许久都不曾渡过的雷劫。从大圣初期晋升到中期,这本身没有什么,只是他身上那杀孽因果纠缠太深,周围又带有不少的雷霆气息,这么一来,原本很少出现雷劫的仙灵界竟然破天荒的子啊一个修士的晋升上出现了。
好在鹤圣对于这种东西的出现丝毫不以为意。
要知道那紫霄神雷他都不放在心上,更何况这点小雷法?
片刻之后,鹤圣才落下来,双眼精光大闪,径直来到余容度的面前,如果不是有齐霞儿阻挡,怕是就要走到余容度的面前。但依旧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余容度,缓缓的问道,“为什么不杀了我?”
余容度摇了摇头,说道,“你死了,它也就如愿了!”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谁对这种东西了解的话,怕是余容度敢术第二吗,无人敢说第一,要知道余容度的灵台里还住着自己的恶尸他化大自在天子魔真身魔神,对于杀孽戾魂这种东西,虽然低级的很,却也有足够的手段压制。
余容度自然不会告诉他,他也想杀了鹤圣,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杀人可就简单的多,却没有想到恶尸余天度之说了一句话,“人家求死你就杀死人家啊,什么时候这么没志气了,要知道,那可是杀孽戾魂,会怕宿主死亡,那你告诉我我是盼着你死呢,还是盼着你活?”
这最后一句话,就让余容度惊醒了,因为他明白一个道理,千万不要做你的敌人希望你做的事情,无论什么事情,都不要做。
鹤圣一愣,然后想了片刻之后,才缓缓的软化下去,最终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对着余容度问道,“我那兄弟会被炼化么?”
“不会,”余容度摇了摇头说道,“等到你修炼到一定程度,我就交给他,让你把他炼成的你分|身,如果作为恶尸存在的话,也是个不错的材料。比起一般的法宝要合适的多!”
鹤圣望着我余容度眼睛,似乎要搞清楚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许久之后,他才缓缓的说道,“其实那个杀孽戾魂是我的弟弟,一母同胎的弟弟,你也知道我是鹤妖,一般繁衍都是靠的卵生,都是一胎一个,可谁让我们是一枚双黄的卵,最后我出世了,他潜伏了下来。”
似乎是沉浸在记忆中,鹤圣想了许久之后才说道,“记得有一日,我曾经被族内的恶霸追杀,当日走投无路之下,躲在一块坟地的空棺材里,一连多了好几天,等到我醒来的时候,就发现,那恶霸死了,那恶霸一家也都死了,而弟弟觉醒了,最终在妖鹤一族的追杀下,屡次弟弟觉醒,杀光了所有的妖鹤,最终便是这样了……”
余容度倒是对这个故事不是太感兴趣,只是关注一点,缓缓的问道,“那口棺材……”
“玉的,青玉棺材,”鹤圣缓缓的说道,“仙灵界缺少青玉,这是谁都知道的,可那么一整块青玉雕刻的棺材那也是我这一辈子见过的唯一一次,后来再也没有见过,也没有再遇到过,后来我去那里找,也再也没有找到,向来应该是在我弟弟觉醒的时候,当成一般的灵玉给吸纳干了灵气,消耗完了吧!”
听到这里,余容度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鹤圣想了一下,还是问道,“余掌教怕是不是金仙巅峰的修为吧,虽然看着以及这气息都是金仙巅峰的气息,可是这般手段……”
“准圣!”余容度想了也没有想的说道。
齐霞儿听到这里,才回过头,瞪大眼看着余容度,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准圣?这才多长时间,那也就是说,你现在根本就不需要我喽?”
余容度听到这里,才苦笑的说道,“齐仙子,那只是境界而已,其实我最多能发挥大罗金仙的修为,一般的战力也就是金仙巅峰,现在因为强行施展那么多的神通,我的法力消耗殆尽,现在就是来个灵仙都能把握干掉,咱们当初可说好的,你要保护我平安的……”
看着齐霞儿那越来越寒冷的脸色,余容度急忙说道,“最少也得等白姐姐成功!”
齐霞儿的脸色才稍微好了许多,因为她也知道,现在她走的话,确实不太好,但如果她始终留在余容度这里,师祖长眉真人哪里她又交代不了,现在余容度说的这个等白素贞醒来,就算是比较不错的选择了。
这么一开,余容度和齐霞儿说话却是有些忽略了鹤圣。余容度看到鹤圣那沉思的表情急忙说道,“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那么鹤圣还有身打算?”
鹤圣一愣,想了一下,眼中的坚毅一闪,才单膝跪下,对着余容度说道,“余掌教既然身为截教掌教弟子,又是妖族大圣,更是一代天帝之姿,不知道圣帝座下可少一侍卫,吾愿鞍前马后,为圣帝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