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8章 世之大敌来何方


小说:妖蛇圣帝  作者:贫道小沙弥
推荐阅读:民国疑案:梦断山月 死亡列车 守护甜心梦缘心锁 我的身体会说话 凤麟山海异闻录 
“余掌教既然身为截教掌教弟子,有是妖族大圣,更有一代天帝之姿,不知道圣帝座下可少一侍卫,吾愿鞍前马后,为圣帝效力!”
鹤圣这话说的倒是诚挚,余容度自然是心动不已,想想自己要有一个大罗金仙级别的侍卫,这就相当于让四方天帝或者是妖族长老会的长老来给自己当侍卫,这谱想想就够大的。喜欢网就上.LWXS520。
可是他不能答应,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要是让别人知道他竟然让一位妖族大圣来当他的侍卫,那么他的名头尽管可是最快的打出去,可截教的名头将彻底的成为一个名词,不再有当年截教所存在的意义。
“鹤圣可以入我截教,”余容度想了一下,才缓缓的说道,“要知道我截教既有多宝道人,更有云霄娘娘,辈分都够高的,而鹤圣的修为也足够跟他们平起平坐,如果我让您当侍卫,您觉得,世人会如何看我余容度,会如何看我截教?”
鹤圣一想也明白余容度的顾虑,无论怎么说自己都是大圣级别的高手,不似毫无名声的修士,也是点了点头,答应的说道,“是我考虑不周了,全听余掌教的安排。”
余容度想了一下,看着鹤圣,缓缓的问道,“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一下鹤圣,因为可能要涉及到一些*,可我还是希望鹤圣能够为我解惑?”
看到鹤圣没有反对的意思,于是继续问道,“不知道鹤圣能不能告诉我你这杀孽戾魂的发病最初是什么时候?除了你之外,这个仙灵界,你可曾听说过还有你这般的情况,也就是原本都是一些大势力最被看好的绝世天骄,因为这样或者那样,或者完全没有什么缘由的,就性情大变?”
鹤圣一愣,听到余容度的问话之后,深深的陷入到了沉思。
齐霞儿听到这里也是一愣,要知道这种情况,自己可没有注意过,要知道这种走火入魔的事情当初在人间世俗界的时候可多得很,她也就没有注意,可知道余容度问道这个问题,他才想起来,这里是仙灵界,按理说是不会发生这种情况的。
“余道友,你的意思是……”齐霞儿脸色有些苍白的看向余容度。
余容度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想知道一些信息,我什么意思都没有,至于我什么意思,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实情的真相是什么!”
一丝神魂进|入到自己的识海中,余容度站在那云海之中面对着没有任何人的对方轻声的说道,“我说的对么,余天度道友?”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那个地方一朵朵的云彩聚集过来,形成了一个人物,恰恰就是他化大自在天子魔真身魔神的恶尸余天度。
恶尸余天度的脸色依旧很平静,只是有些意外的说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
余容度微微一笑的说道,“你出现的那一刻!”
恶尸余天度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的淡化消失的无影无踪。反倒是那善尸余容物这个时候出现在余容度一侧,对着余容度一笑,而后举起大拇指,什么都没有说,一鞠躬之后,也缓缓的离去。
鹤圣想了一下,才缓缓的对着余容度说道,“具体的世间我也想不起来了,毕竟那种事情最开始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有人注意的,而等到注意的时候,已经泥足深陷了,不过,我算了一下,大约应该在一万年以前的那样子。”
然后顿了片刻之后,他才缓缓的说道,“正如余掌教所说的是,大约两万年到一万年前的这段时间,的确是出现了好多这种情况,导致当时仙灵界动荡了很久,很多宗派也消失不见,很多的神通法术修行功法也丢失的不少,就连保持仙体纯洁的洗仙池都大部分是在那个时代被摧毁的。要知道,我这种人如果在洗仙池里去走一遭的话,很容易就可以摆脱杀孽的控制。所以当初各大势力为了一出洗仙池,那可真的是大打出手,因为你不可能保证自己中的谁会突然狂性大发……”
余容度微微点了头,缓缓的说道,“那当时佛教有没有参与?”
鹤圣诡异的一笑,一指下面说道,“这金山寺就是当年那个时候建立起来的,还有中仙界,东仙界的一切其他佛教圣地,都是那个时候出现的。毕竟,当时的仙灵界,也只有佛教可以勉强压制那些人,同时也度化了大批的人进|入佛教!”
齐霞儿虽然不知道余容度到底明白了什么,但对于这些话却都是记载心里,一点不敢忘记,她是没有余容度精明,可她不是一个人,她的背后还有长眉真人任寿和易静,三个臭皮匠还能顶上一个诸葛亮呢,更何况他的师祖长眉真人任寿和易静又都是以谋划算计见长的。
只要他把这些话说给他们听,他们自然可以猜出余容度的算计。
因为她隐隐觉得这似乎是关系到以后的大局,要是能够提早知道,那必然占据优势,尤其是这余容度占得天外之人的身份,如果能猜到他的立场,那么仅仅只有一丁点势力的仙灵界,蜀山峨眉的实力肯定能提升!
余容度想了一下,嘴里喃喃的念叨着什么,最后还伸出手指,算计这什么,最后眼睛一亮,而之后却是叹了一口气,对着鹤圣说道,“鹤圣觉得跟你一样能存活下来的能有多少?”
“余掌教的意思是……?”鹤圣的眉头也紧紧的皱起来。
余容度摇了摇头,又想了一下,才对着鹤圣说道,“如果算上那些已经被这种邪性入魂,彻底被这些恶念占据了神魂的人呢?”
鹤圣听到这里,才彻底的身子一震,来回的走来走去,甚至连那朋火已经逐渐消失,那高达千丈的金黄色的宝塔也缓缓的变小,被白素真彻底炼化都没有注意。
当然没有注意白素贞已经成功的也不只是鹤圣一个人,余容度亦是如此。
许久之后,鹤圣才忽然眼睛一亮,那精光四射的样子,就如同是一只苍鹰一般,神情更是激动的猛然抬头看向余容度,沉声的说道,“要真是那样,那可就真坏了,可是,他们这些人哪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