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0章 事有轮回终有果


小说:妖蛇圣帝  作者:贫道小沙弥
推荐阅读:民国疑案:梦断山月 死亡列车 守护甜心梦缘心锁 我的身体会说话 凤麟山海异闻录 
“白道友,做事不要欺人太甚!”
法海和尚的话里话外隐含着莫大的愤怒,对于他来说,自己这么连番的让步已然给了白素贞和余容度莫大的面子,不就是一个洪荒物种的妖圣,不就是一个截教的掌教弟子?
难道还能把他西方佛教如何?
这话自然没有错,要知道,自从那西游之后,佛教大昌,就连是天庭都已然在佛教的大势之下屈服。甚至那真武大帝要同玉皇大帝争夺这天庭之主的位置吗,都要去寻求西方佛教的实权人物的支持。
这就是他西方佛教的面子!
也正是这种心态,虽然现在的法海和尚不知道自己的前世是谁,不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更不知道自己同这白素贞之间应该有的因果有多深,但现在的他看向白素贞的眼神中却是有着深深的敌视。
是的,敌视。
他法海和尚可是西方佛教的金仙修为的菩萨尊者,地位算不上高,却绝对够资格面对一个妖怪摆出自己的气势。
这种气势不是他自己的,是身后那莫大的西方佛教所赋予他的。
“欺人太甚?”白素贞看着法海和尚,竟然微微一笑的说道,“那小和尚你知道不知道那雷峰塔其实是什么吗?那塔可是已经被我炼化了,这么短的时间虽然做不到太多的事情,但是得知这宝塔的来历我还是做得到!”
法海双炯炯有神的看向白素贞,要知道在得知道那宝塔是一件法宝的时候,他就已经在算计了,目的也无非就是得到那法宝。在很多人的心中宝塔也不过只是法宝的一种形制,但只有佛教之中的人才知道这宝塔类的法宝是何等的存在。
对于佛教来说,宝塔代表的就是一种律!
一层一世界,一层一因果,这宝塔原本就是有三十三层之多,虽然算不上最顶级的尊贵,可要知道三十三有一种天地之间的因果存在,这个世界天地有三十三层,在佛教之中西天极乐世界有三十三天。
不合规制的雷峰塔其实在法海的心中却承载了莫大的野心。
甚至天地之间因为他与白素贞的那种因果也牵连到了这雷锋塔,甚至让他感到这个世界中,这塔就代表的就是他的道,得这塔,就是得到了他的道,也就是他大彻大悟能够成就佛主之位的所在。
法海和尚没有说话,可所有的人心中都知道法海问出了那一句,“这塔是什么?”
“天地玄黄玲珑宝塔!”白素贞看着法海和尚一字一顿的说道,要知道,也不知道为什么,白素贞看到这法海就觉得有些反感,而自从得了这雷峰塔也就是天地玄黄玲珑宝塔之后,对于法海和尚就更加的厌恶。
这倒不是说两人就一定要你死我活,只能说有些人天生不对付,就像是这法海跟白素贞一样。
余容度感到有些好玩的看着这针尖对麦芒的两人,心中却在感慨这因果之道的博大精深。谁说这白素贞跟了他,收了雷峰塔之后就跟这法海没有关系了?
金山寺还在,法海和尚也依然在,雷峰塔虽然没有,可两人之前的因果却不会被斩断。
法海听到白素贞的那句话之后,眼中的精光就如同是被点燃了火炬一般,猛然抬头看向白素贞,缓缓的说道,“白道友这是|逼|贫僧动手啊!”
因为不单单是法海和尚心中震惊,就是他身边的那些和尚也一样震惊,天地玄黄玲珑宝塔是什么?那是太清圣人道德天尊太上老君的宝贝,所谓的后天诸宝第一的存在,功德至宝,镇|压气运,杀人不沾因果。更重要的是,除却了先天之物以外,所有的后天都同归这玲珑宝塔!
什么叫功德?
如果叫法海和尚在心中找一个可以替代的东西,那么也只有西天极乐世界灵山大雷音寺的八宝功德池可以媲美。
八宝功德池对于佛教来说那是万古不灭的根基所在,同样的,这天地玄黄玲珑宝塔也是可以作为万古不灭的精神所在,这便是为什么天地玄黄玲珑宝塔有三十三层的意义所在,当他立在那里,他便是一个支柱。
而对于佛教来说,律的存在更是一个精神和行为支柱。
所以,法海和尚知道,西方佛教要真正的镇|压万古,永久不灭,大昌天下,除了有八宝功德池以外,还需要一方的至宝来作为整个佛教的象征,而这个象征就只能以律存在的标杆,这样,佛教才能永不出现大的偏差,永久的良性运转。
这天地玄黄玲珑宝塔就是他法海的道,这天地玄黄玲珑宝塔就是他法海的意义!
他法海出身就是律宗,心中自然是觉得天地之间一切自有其法,所行之事自有其律。对于济公活佛道济和尚的道他不认同,对于大乘佛教禅宗的那种唯心他也一样不认可,只是他却无法反驳,也无法树立人世间最为标准的尺度。
可这天地玄黄玲珑宝塔却可以。
白素贞看到法海和尚眼中那种渴望,却难得没有发现贪欲,也是有些惊奇摇了摇头说道,“天下至宝,有缘者得之,这天地玄黄玲珑宝塔在你金山寺也不止一天两天,你法海看到这金山寺也不是一天两天,既然你们都没有发现收复,那今天我白素贞炼化,自然就是天意!怎么就成了我|逼|你动手了?”
说道这里,她才缓缓的说道,“其实是你金山寺|逼|我白素贞翻脸才对?”
白素贞的心中怒火可更是大的很,要知道在她的心里,这天地玄黄玲珑宝塔可以不要,但余容度却不能出事,就因为这金山寺的横|插|一杠子,余容度就被那么多的人围攻,虽水哦有惊无险,但终究是生死斗法,一时不察就是生死阴阳两隔。
她白素贞虽然是在炼化那宝塔,那宝塔的等级之高如果没有机缘是无法炼化的,这就要求她击中精神,但她也依然知道这金山寺在这其中起到的作用。
那绝对不是什么出家人慈悲为怀的行为,而是趁火打劫借刀杀人的行径,这种行径,在加上法海和尚那令人生厌的面容,更是让白素贞想要大大的闹腾一下。
当然,她的这种行为在内心深处又何尝不是想要借此与佛教决裂。只是她是在没有任何的信心去面对观世音菩萨。
尽管这观世音菩萨只是一个菩萨尊位,可实际上这个四大菩萨之首的南海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早早就已经修炼三尸之道,炼化善尸妙善观音大士,同那如来佛祖炼化善尸多宝道人一样的修为。
法海和尚缓缓的站起来,一弹那僧衣上的灰尘,很是平静的看向白素贞,缓缓的说道,“天地玄黄玲珑宝塔乃是天地之间的功德至宝,后天诸宝之首,更是先前乃圣人之物,你一个小小的蛇妖不值得有用,即便是所谓的有缘者得之,你又是哪里的有缘者,发现宝塔者固然有缘,可没人说发现的人就一定可以得到宝塔,我说的对吧,白道友?”
余容度听到这里,看到白素贞那跃跃欲试的战意,心中忽然有一种感觉,这是因果的了结,这是白素贞同法海之间最大的分歧,也是因果的集中点,当年的法海手持雷峰塔镇|压白素贞,固然有持强凌弱的一面,可谁有记得,人妖殊途,本身就有违天道。
而今天,当白素贞手持雷峰塔的时候,法海固然也就是风水轮流转变成了阴谋算计白娘子情郎的反面教材。白素贞从头至尾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她是白娘子,她的天是她的相公!
当她的相公是普通的人族许仙之时,那白素贞也只有被雷峰塔镇|压一途可走!可当她的相公变成了这个世界上截教掌教弟子,妖族的大圣级修为强者,那么她白素贞定然也就将成为不受任何人控制与制约的强者。
所以,这金山寺一战是必可可少。
它代表的是白素贞的新生,也代表的是白蛇传所有的因果终结!
没有了西方佛教的因果,没有了观世音菩萨的因果,没有了真武大帝的因果,更没有了什么报恩的小牧童,她白素贞就是白素贞,身为一个全新的她,今天她必须要踏出这一步!
“呵呵,要是照法海道友这么说,那岂不是一力降百会,谁的实力高,谁就是掌控一切?这不是跟贵教的教义有违么?”鹤圣听到这里,冷冷的说了一句话,向前一步,站在余容度和白素贞的前面,冷冷的看着法海,缓缓的说道,“只是,你有什么资格持强凌弱?”
法海冷冷的看着鹤圣,缓缓的从自己的袖子里拿出来一个紫金钵,缓缓的说道,“自然是凭借我乃佛教菩萨尊者,你们不过是妖孽而已,这乃是如来佛祖钦赐的紫金钵,有降龙伏虎专拿妖族的功效,克制你们一群妖孽搓搓有余,不敢说能够一具擒拿你等,但压制你等修为道我我一般无二甚至比我还要低的层次,我想你们还能嚣张什么?”
白素贞只是轻声的笑了,对着余容度转头笑着说道,“弟弟,这个和尚脑袋被木鱼敲傻了,即便是同等修为,他都忘记了妖族同阶无敌的种族优势了,呵呵,不知道如果真的打起来,这金山寺生灵涂炭的因果是算在他的头上还是咱们的头上!”
余容度只是摇了摇头,对着白素贞说道,“这一次,我不出手!”
白素贞一时间竟然有些开怀的展颜一笑,那种洒脱,那种轻松,就像是暴雨之后的彩虹,轻声的说道,“谢谢!”
鹤圣有些不解的转头看向余容度,实在不明白这余容度为什么会这般决定,但他原本就是甚少说话的人,既然余容度没有解释,他也自然是不会去追问。
法海和尚只是看向余容度,轻声的笑道说道,“还是余道友明智,要知道道侣何处都可以寻,但自己的命却未必一直安全,即便是不死,万一被我佛教镇|压,那刚刚重立的截教也会一哄而散,能起来,不容易,还是谨慎的好!”
“呵呵,是呀,我当然要明智!”余容度微微一笑的说道,“明知道美女发怒,却还要横|插|一杠子,那最后看了讨不了好的。法海道友可就要保重了,要知道暴怒的女人最好不要惹……”
“多谢余道友提醒!”法海信心十足的看向白素贞,大踏步的走向白素贞,一直到到了白素贞的面前。
法海和尚乃是少有的魁梧之态的和尚,红光满面,很有一番气势。这白素贞虽然子啊女人之中算是难得的身材高挑之人,但在法海和尚的面前,不说这身材的魁伟,就单单身高上就要低一些。
稍微低下一点头,俯视着看向白素贞,法海沉声说道,“金山寺乃是有佛教气运在身,万一遭到破坏不是你我能够承担的,再说万一拳脚有失,轰杀生灵的因果,也是意外之劫,我的意思是到呢云霄之上,苍穹之中,如何?”
“一战定输赢?”白素贞依旧笑盈盈的说道。
法海昂起头,看上那青天,缓缓的说道,“当然,你以为会是什么?我发话还不知道连这话都不敢承担,就如你说的,因果之局,一手定之!”
白素贞竟然忽然一笑,大声的说道,“就等你这句话了!”
说完,身体一晃,已然迅速的飞向那天空深处。
云霄之上,苍穹之中本身就是用于大能的斗法,如同法海这般金仙级修为的菩萨尊者同白素贞这种金仙修为的妖圣之间的战斗很是难得,可却还是要在这里,不然仙灵界的坚固也无法支撑,不要说什么金山寺,就是金山山脉也未必能承受的住。
苍穹之中,法海的紫金钵随手一甩,笼罩与两人之间,一时间那紫金钵完全的消失,只是一种伟力一分为二照射在两人的身上,只是,两人的修为本身就接近,这种手法固然也就没有了意义。
可法海和尚还是做了,因为他要的是预防余容度等人的出手,余容度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他自然不放在眼中,可那有着大罗金仙修为的鹤圣却是他心中提防的对象!
法海的身上金光一现,一具金身法海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很是自信的对着白素贞说道,“来吧,白道友,我们点到为止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