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第1101章 意外水漫金山寺


小说:妖蛇圣帝  作者:贫道小沙弥
推荐阅读:民国疑案:梦断山月 死亡列车 守护甜心梦缘心锁 我的身体会说话 凤麟山海异闻录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品#书)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点到为止?”听到法海和尚这话,余容度的心里不由的有些玩味的一笑,要知道别人不清楚这白素贞呃心里想法,他可是最为清楚的一个。
这白素贞可不是想做坐什么,跟想要谋求天地玄黄玲珑塔的法海和尚不同,白素贞可不想要任何东西,她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把这法海和尚给打一顿,仅此而已!
余容度怕是最能理解女人的,尤其是白素贞这种女人,对于白素贞来说,重要的不是什么法宝,不是什么修为,而是她一生的依靠,是她的相公,甚至如果可以,她都可以不要那天地玄黄玲珑塔,也不愿意她的相公出现什么危险。
可就因为金山寺的某些行为,却让余容度差一点的就陨落,别人不知道情形,看不到余容度的危险,但她白素贞却清楚的很,尤其是最后对付鹤圣的杀孽戾魂的时候,看起来轻描淡写的,可白素贞知道,在余容度的识海里一定同那他化大自在天子魔真身魔神的恶尸余天度有过争斗,不然不至于到现在他还是毫无任何的战斗。
看到余容度那苍白的脸色,白素贞的心里就是一阵阵的心疼。
心疼的是因为余容度为了自己的默默付出,没有告诉自己,更没有说什么,只是做到了他以为能给她的最好的环境。
心疼的是金山寺竟然一点担当都没有,妄图落尽下石,借刀杀人,要知道他白素贞与其说到是真武大帝的人,更多的怕是早就已经在佛教的编制之内,在那观世音菩萨的门下,那因果早已经注定。
即便如此,金山寺依旧如此,让白素贞的心中那团火不发|泄|出来是绝对不成的。
白素贞身为洪荒朋蛇,那威力自然是不可小觑,
法海和尚自信的看着白素贞,先不说自己的金身之道早已经大成,单单就是自己的佛法就对白素贞这种妖族有先天的克制,尤其是那降龙伏虎的手段更是出神入化!
三丈金身的法海看着白素贞,微微一笑,双手一张,便是一个戒刀出现在他的手里。
这个时候的法海,金身立世,容貌端正的很,比起身为俗世未得业果的和尚,修为再高都没有法相,但现在金身法相的法海和尚却也算是一种另类的法相。
法相乃是一个佛修最为重要的东西,这法海的法相,以金身为根基,容貌端正,面目如同满月一般圆润饱满,眼睛却是如同青莲花一般,身体更是那种最为纯净的金黄色,静净无尘,就如同是一面上好的铜镜一般。
立身正目,手持戒刀,无欲无求,一副随意自然的状态,就如同是不悲不喜的佛主一般。
白素贞看到这一幕也是一愣,因为与佛教关系比较深厚比余容度更是清楚,眼前的这人似乎不单单是法海和尚这么简单。她虽然有因果欠下,可要了结因果也是因果的一部分,如果又人借助她的这个因果而妖成佛,似乎也有可能。
可这个人是谁?
为什么她会看着这么眼熟?
“相如秋满月,眼似净莲华,佛法如大海,流入阿难心。”白素贞忽然叫起来,就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说出了这么一段诗,然后满目严肃的看着法海和尚,缓缓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法海和尚只是微微一笑的说道,“贫僧是谁重要吗?这宝塔本就应是我佛教之物,贫僧与你解决这因果,便是这一事,何乎关系到其他?”
余容度听到这里,有些意外的转头看向齐霞儿和鹤圣,有些不解的问道,“白姐姐说的那是什么意思?”
鹤圣只是庇护于西方佛教势力之下,也有借助佛法压制那杀戮戾魂的意思,但对于佛教却是不太了解,只要摇了摇头。
齐霞儿却是微微一笑,要知道人间世俗界的时候,蜀山峨眉通佛教的关系可是好的人,对于佛教的种种流派也是了解的一些,轻声的说道,“白姐姐说的那句诗,我倒是知道,乃是文殊菩萨称赞阿难陀尊者的话,说的便是这阿难陀尊者的容貌。”
“在所有佛陀的弟子之中,阿难陀尊者是最有佛性的,而记忆力也是最好的,故誉为多闻第一。他乃是童年入道,这既是比丘之道,而这戒刀也是比丘所持的十八件宝物之一。不过佛陀就曾说过这阿难陀是他之后将佛法永传后世的人物,只不过天妒英才,这阿难陀尊者在佛陀入灭后,在殑伽河中圆寂。”
听到齐霞儿的解释之后,余容度看着那法海,心中有些微微的沉思,难道这法海和尚就是那佛祖的十大弟子之一的阿难陀尊者,所谓的圆寂也不过只是轮回修炼,就如同那金蝉子一般?
想想那佛祖所赐的紫金钵,余容度的心中也是缓缓的沉了下去。
传承背景如此之深,那白素贞又如何面对?
白素贞根本就不把那法海当一回事,双手一合,便是手法娴熟的掐起法决,随着她的法决而起,这苍穹之中原本是永远静止的,却忽然刮起了烈风,风声长啸,吹着那金身法海的衣袖有飘扬。
要知道那可是已经被金身化的衣服!
法海的眉头紧皱,看着那越来越烈的罡风,不由的双手合在一起,微微一闭目。大声喝道,“静!”
随着这一声敕音,一阵阵的金光讲他笼罩起来,他便恢复了常态,那金色光罩又开始逐渐扩大,一步步的积压那罡风的空间,可是他忘记了一点,白素贞的这一招仅仅只是法术而已,风无形也无质,来无影去无踪,这般空旷的苍穹之中,一旦这罡风吹起来,又如何能停的下。
这罡风可是上到苍穹之外,下到九幽之地,第一道防御,到直到这个仙灵界的界璧之外第一层的防御便是罡风,再往外才是雷霆。
法海和尚由于出身的缘故,似乎并没有跟太多的人进行争斗,这就让白素贞在第一次的斗法中就占据了优势。
早已经被牵制了的法海和尚这个时候也看到了自己的失误,这风他如何能够这般压制?
只是这法海和尚毕竟是这西方佛教新生代的天骄,既然一招不成,那就换一招就是了,双手一边,戒刀反手|插|在腰间,双手一变就变成了一个法决,片刻之间就看到他的手中出现了一个紫金钵,双手一反,对着那罡风吹来的方向,沉声的说道,“收……”
霎那之间,那无尽的罡风的骤然消失。
白素贞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看着那紫金钵,缓缓的笑道,“不错呀,还有几分本事,等着,看姐姐的无尽波澜!”
只见那白素贞右手手指一挑,一条可见的银色丝绦从那下面的地方迅速的沸腾而起,就如同是一条蜿蜒的白蛇一般在云彩只见穿梭,看似缓慢其实是迅疾的到了法海的面前。
与那些罡风不同的是,这一条白蛇竟然完全又水组成,不是什么多么珍惜的灵才,而是普普通通的水,只不过由于无尽的高超技能而控制出来形成的水蛇。
这水蛇就像是有灵性一般,根本就不往那紫金钵上撞,只是不断的缠绕在法海的金身之上,不断的收缩,一旦那紫金钵罩来,就是一个摆身,躲开,只是在这种争斗之中,却是对法海造成了莫大的伤害。
手忙脚乱的法海和尚有些狼狈的样子全然落在金山寺里那很多人和尚的眼中,不由的都是大吃一惊。
这法海和尚是谁,乃是金山寺戒律堂的首席长老,一身正气,执法如山,人人畏惧。可谓是威严大的很,却没有想到竟然被这么一个女人戏弄,不由的有些面面相觑的感到心中的一些看不见的大山开始崩溃。
其实这也怨不到法海,自从那西游之后,天庭咸服在西方佛教之后,佛教在这仙灵界里就是大昌天下,少有争斗。所以很多和尚虽然修为高超,可实际上的战斗经验却是不足,很多人甚至没有任何战斗力。
法海和尚也是=如此,因为他有各种的关系背景,所以他的修为一步步上来极其的顺利,没有任何的干扰,即便是在执法之中,大多数的和尚也是畏惧于律宗教条不敢反抗,他虽然修为高超,可实际上战斗力根本无法同白素贞比!
法海和尚看到这一切,更是心中恼怒,他是谁?他是金仙修为的西方佛教菩萨尊者,虽然没有什么果位业果,可毕竟也是现在佛位一下第一希望者。他更是被律宗看成自身宗派的希望。
自从佛陀入灭以后,五百弟子在七叶窟中进行第一次集会,为了约束僧侣,当年佛陀制定了各种的戒律,可也因为佛陀的入灭为松弛,于是十大弟子之一的阿难陀尊者以多闻第一,当众诵颂出佛陀所定下的各种戒律,结集而成律藏。由此而成律宗,奈何后来阿难陀尊者寂灭之后,律宗成为最为势微的一脉。
而今法海和尚成为最为耀眼的明星,原因就在于他一旦得道成佛,将成为律宗第一位佛主。
可谁也没有想到法海的得到契机就是雷峰塔。
而这雷峰塔却是太清圣人道德天尊太上老君的天地玄黄玲珑宝塔,最后又被那白素贞得了去,从这种意义上两人的这斗法几乎是注定了。
换个角度这也是佛道两派的争斗因果。白素贞是洪荒物种不假,可却因为种种原因同那佛教的关系走的进,这一个天地玄黄玲珑塔就把这么一个人物给策反,更是把法海的道成佛的契机给霸占,一举两得。
余容度却明白,这一举两得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两得意外的一石三鸟。这第三只鸟便是,如果这法海和尚是阿难陀尊者轮回转世的话,那么这个被佛陀誉为得之可让佛教立于万世不灭大昌的佛子,将在也无法保证这佛教的的昌盛。
由此可见,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太清圣人道德天尊太上老君的目光将是何等的远略!
可话又出来,白素贞乃是洪荒朋蛇,乃是先天妖族。更重要的是她不是道教,。这里余容度不由得不佩服这位仙灵界第一人,第一圣人,当年他就知道这真武大帝不会安分与四方天帝之一,想要去争夺这天庭之主的位置。
从真武大帝要谋夺天庭之主的位置,必然要寻求西方佛教的帮助,而这个时候佛教也定然会要求这个因果。算计到这一点重要,可算计到西方佛教必然会让阿难陀尊者入局,真武大帝也会让白素贞入局才是最重要的。真武大帝的入局。白素贞的入局,佛教的入局,观世音菩萨入局,阿难陀尊者入局,然后才是这个天地玄黄玲珑宝塔的那排,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余容度感到赞叹。
从这一个宝塔,算计到这么多的事情,才是余容度不得不心服的时候
现在不是余容度感慨的时候,每当他想到这个法海和尚在这个时候,会不会恼羞成怒,不要以为佛教之人就不会这样,这样的人一旦真的偏激起来,甚至危害要大于很多普通的人!
果然不出余容度的预料,那法海和尚何曾遭受过这般的羞辱,要知道这紫金钵可是当年佛陀所赠,佛陀是谁,他乃是截教首席大弟子多宝道人化胡为佛的主角,当年在阐截二教的时候就以炼制法宝著称。
这佛陀所赠紫金钵将是何等的威能,当年西游之时,佛陀弟子金蝉子旃檀功德佛唐玄奘就以紫金钵就可以换的那佛经,可见这紫金钵的珍贵。
法海和尚一旦这心气起来,自然是不会再留手,更不会去考虑其他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太多的话,只是一系列的法决之后,法海直接把那紫金钵抛上天空,就如同他一开始做的那样。可这次跟上次不一样。
整个苍穹都变成了紫金色,如同是到了一片的紫金世界。
就见那一条银白色的水蛇在这一刻受到那一条条的紫金色光芒的影响下,直接痛苦的翻滚,随后就彻底的崩溃。这可是不知道白素贞从哪里汇集来的莫大的水源,在这一刻却彻底的崩溃,如同是飘天大雨一般从苍穹而下,穿越九霄之云,直接就像是【泼水一般落下。
那下面就是金山寺!
余容度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缓缓的说道,“水漫金山寺啊!”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