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9章 我家有女初长成


小说:妖蛇圣帝  作者:贫道小沙弥
推荐阅读:民国疑案:梦断山月 死亡列车 守护甜心梦缘心锁 我的身体会说话 凤麟山海异闻录 
无论余容度的心里想的什么,他都必须认清一个现实,那就是余绿雨现在已经是一代妖族圣女,在无数的年里,妖族缺失圣女作为精神领袖的日子里,这种渴|求已经贯穿到了任何一个妖族的心里。
也就是说现在的余绿雨早已经不是余绿雨,而是妖族的圣女,甚至以后要成长为妖族圣人的存在。
可他余容度呢?
截教的掌教弟子,一个不被承认的妖族,修为高超又如何,妖族从来都不缺的就是修为高超的惊艳绝伦之辈,反而是可能一个默默无闻的妖族都可能是技压群雄。但是一个不被妖族承认的妖族,就如同是鹤圣一般,只能成为一个流浪的孤狼,甚至还要寻求别人的庇护。
对于妖族的人来说,截教这个名头就是余容度寻求的庇护。
余容度的心中冷冷的一笑,辛戌妖王一系当年便是如此谋划的,早就已经注定了会有今天的情况,这是他原本没有想到的,可那又如何?
他是余容度。
而她是余绿雨。
他可不相信余绿雨,余绿雨却从来都放弃过对他的信任。
看着两旁已经列队的妖族,一个个的年轻之辈,甚至有些比他数百年的修炼时间还要短,却一个个的修为最低都是妖王巅峰的存在,大部分都是妖圣。人数虽然不多,可也不少,就这么站在矿洞的两侧,冷冷的看着余容度走进去。
妖族的妖王和妖圣,有封号的不错,可有尊号的却不少,但余容度敢断定,这些小家伙们甚至连尊号都算不上,可这些前途不可限量的青年天骄,只因为妖族的圣女要建立自己的近卫军,便一个个的抛下辉煌的家族,来到这里,无怨无悔的站在余绿雨的一边,这从另一方面也让余容度对于当年那个不大喜欢说话的女孩心中多了几分哑然。
他没有想过余绿雨可以走到今天这种地步,在他看来,妖族的圣女其实应该会有很多,每一代的圣女选拔都很多,最后往往不会有一个人加冕成为圣女。
可千万年来,自从女娲娘娘之后,余绿雨是第一个成为妖族圣女的存在,也定然有她的不凡之处。但能够把这些年青天骄笼络在一起死心塌地的跟着她,这似乎不属于余绿雨的本事。
矿洞的宽度不小,深度更是不短,但终究有个头。
那尽头便是一处异常旷达的地下洞穴,这里,余绿雨坐在一处星神铁矿石组成的王座之上,笑着看着余容度,依旧是原来的样子,笑着说道,“你来了……”
余容度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你在这里,我来了当然要见见你,看看你过的好不好,怎么样,圣女这个位置做的如何?如果不喜欢,那就不要做了,现在的咱们可不怕谁?”
这话说的周围的妖族一阵的翻白眼,这人是谁,这话说的也忒没水平了,就是似乎这妖族圣女没人喜欢做一般。但没有圣女的指示,他们无人敢说什么。
余绿雨没有太多的意思,只是淡淡的一笑,随后说道,“圣女确实坐着没意思,不好坐,不过,我想如果是圣主的话那就好说多了,也想必会自由的很!”
圣主?
妖族的圣主这个称号向来就只有一个,那便是当年的妖皇帝俊!带领妖族同巫族争夺天下气运,最终陨落的王者,而后妖族就再也没有统一过。
年轻的妖族天骄们都一脸的崇拜看着那星神铁王座上的余绿雨,这个娇弱的身子,在所有的人目光中都显露出一阵自信,那种自信是可以让他们看都妖族重新绽放荣耀的希望,也是让他们有一种要死心塌地跟随的强者魅力。
余容度听到这里,心中暗暗的赞叹,这才多久没见,这余绿雨依然是和他一般无二的修为,一样的准圣修为,甚至已经斩却的三尸之道,不知道这余绿雨斩却出去的是善尸还是恶尸。
比起自己的斩却两尸的境界自然是要低一点,可人家的修为和战力绝对比现在的自己要强太多,一个百分百发挥准圣修为的妖族圣女,和一个只能发挥金仙巅峰战力的截教掌教弟子,两人之间的差距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转变。
更重要的是,对方的气度。
这已然有了那么一丝雄才英主的风范。
就在说话的间,余容度已经大踏步的走到了余绿雨的面前,低头看着那依旧坐在星神铁王座之上的余绿雨,平静的说道,“这地方,我可以坐坐么?”
余绿雨对着余容度妩媚的一笑,一伸手就把余容度的手拉住,一拽,余容度就坐在了那星神铁王座之上。
余绿雨顺势就把自己的身体贴在余容度的一侧,微微的把头放在他的肩膀之上,偎依在余容度的身旁,低声的说道,“我想听你叫我小雨……”
余容度一听,身子也一下子就软了下来,一伸手把余绿雨搂在自己的怀来,低声的叫道,“小雨……”
整个地下洞穴里的人都惊呆了,这里有妖族的人,有天庭的人,有散仙联盟的人,更有余容度带来的刘宝和鹤圣等人。
这些人可都知道妖族圣女余绿雨是何等的人,冰清玉洁,对任何人都不假辞色。这也照旧了整个仙灵界对于妖族圣女余绿雨的爱慕,不单单妖族,就是在人修之中,对于余绿雨也是爱慕大于敌视。
试问天下谁敢搂她?
试问天下谁敢叫她小雨?
可余容度就敢,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抱了,不能不说余容度这种光明正大的行为倒也让很多人心生佩服,至少这个家伙做到了他们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
余绿雨一声不吭的偎依在余容度的怀里,脸上露出了决然不一样的微笑,跟原本他们见识的微笑相比,那种公式化礼仪化的微笑,实在是有些黯然失色。
现在这个微笑之下的余绿雨顿时就散发出让全世界都倾倒的魅力,就是那些因为余绿雨这般表现,心中失望想要退出近卫军的青年天骄这个时候也觉得,如果能够让自己心中的女神露出这般的微笑,他们可以时时看到,即便只是做一个守护,这一生也是值得了。
许久之后,余绿雨笑着仰起头,以一种狐狸一般的狡黠往上一抬头,一下子就吻在了羽绒的嘴上,随即就挣脱余容度的怀抱,站起身来,退后几步,笑着对着余容度说道,“既然你来了,我也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