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6章 天下契机乃一人


小说:妖蛇圣帝  作者:贫道小沙弥
推荐阅读:民国疑案:梦断山月 死亡列车 守护甜心梦缘心锁 我的身体会说话 凤麟山海异闻录 
所谓的劫数也无非就是天道之下已经承受不住因果的积累,要以杀机来消弭一番。更重要的是修炼者以天地灵气为根本,修成之后却又有万年的寿命,这要是放在物理学上,那便是能量不守恒,自然是这个天道自行运转所不允许。
于是天降杀机,龙蛇起义!
劫难也由此而来。当年封神之战,无数的修士陨落,然后固化在封神榜上,修为永远的定在了那一刻。西游之时,又被天庭和西方佛教算计了一番的妖族更是被屠戮不少,也消弭了一些杀机,可到了现在,这杀机已经再也不是谁能阻挡的天下大势。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再拿世俗人间界做的,其实根本算不了什么,那里已经被封印了数千年,灵气很少,修炼的人本身就不多,能灭那些人,足以维持平衡,但这里不同!”
余绿雨走到云船甲板边上,扶着那栏杆,看着那迎面而来的云气淡淡的说道,“这里要是不死一半的修士,这仙灵界就要崩溃的!到时候不说别的,单单那蜂拥而来的域外天魔之类的,就够这个仙灵界受的。”
仅仅如此吗?
余容度心中却是在想,现在的他已经基本上可以肯定域外魔族跟那九幽阴司地府一定有很大的联系,甚至说不好都有可能就是分支,而九幽阴司地府的主人现在已经是那位千古一帝,这位主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压缩在地府?
还有那玉清泠的所作所为,无疑,在很久以前那位千古一帝就已经开始谋划了。
余容度想到这里,不由得又看向那依旧在入定之中的鹤圣。只是他没有注意,余绿雨看到了这一切,想了一下,她还是幽幽的说道,“你就那么想要急切的去蜗皇宫吗?”
其实从内心里她是不想去的,因为她还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对于她来说,她觉得只有收服的妖族长老会,结合那些老家伙,统一妖族之后,击败天庭,占据天下,以此大势前往蜗皇宫,自然是水到渠来,瓜熟蒂落的事情。
现在还是太着急!
可是看到余容度的样子,心中不知道怎的就鬼使神差的说道,“其实只知道位置咱们也未必进得去,就像是金鳌岛,麒麟崖一样,如果没有必须的东西咱们是无法进去的,那里甚至在封神之后就被关闭,不比其他地方。”
余容度其实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只是他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契机是什么,而他的想法也无非就是去探探路路,顺便看看需要什么机缘。但听到余绿雨这么说,他也知道,十有八.九,余绿雨知道这一点。
其实想想也是,余绿雨身为妖族圣女,在妖族之中地位崇高,或许有些实质的事情做不了主,但是对于天下大势辛秘之类的情报上,却还是比其他人有先天的优势。再加上妖族长老会本身就谋划以她取代女娲,成为妖族的新圣人,又怎么会不给她知道一些女娲的信息呢。
“你知道?”余容度有些激动的问道。
因为他知道,现在他能节省一份时间,对于最后九幽阴司地府大举进攻的时候,才会有更多的准备。
余绿雨只是在心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女娲乃是大地之母,当年以泥造人,便是因为她本身就是大地之母,世间有三种能量不在五行之中,又跳出三界之外,可以毁世,亦可创世。”
“妹妹说的是地火水风?”白素贞听到这里,微微的一点头说道,其实她的心里比谁都清楚,“要是这么说的,如果女娲是秉承大地而来,那么妹妹是不是就是秉承那先天之风而来?”
余绿雨没有反驳,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而后才看向余容度,轻轻的一笑,没有说什么!
这一笑意味深长,只有余容度明白什么,当初自己以无形划分诸人,将余绿雨归之为木,于是他收下了丸子为弟子,是为先天庚金之地,以金克木倒也行得通。而后更是救了王婉容,王婉容乃是先天丙火之体,以火克木也说的过去,这些准备无非都是为了有一天可以对抗余绿雨所做的。
只是今天,他却是明白了,为什么余绿雨的修炼会如此之快,因为她本身就不在五行之中,跳出三界之外,她的起点比任何人都高,几乎可以比肩三清及先天诸神魔了。
余容度有些歉意的对着余绿雨微微一笑,倒也没有说什么。其实余绿雨也未必就是要的他道歉,相反对于余绿雨来说她喜欢这种,因为从这中间她感觉到了余容度对于她的占有欲,如果不是余容度对她的这种态度,她也不会有如此的成就,因为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这三尸之道,跟别人不同,她这第一尸修炼出来的不是善尸,而是那三尸之中最为艰难的一个本我。
余绿雨把本我当成了自己对于余容度的执着,也就说她把她对于余容度的全部感情当成了她的一切,当成了她的人生以及立于这世间的一切根本。
只是她更清楚,对于余容度来说,这绝对不是他希望看到的。余容度更希望自己可以更自由一些,可自己却又希望跟余容度能更缠.绵一些,这便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差距。
余绿雨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没有继续说刚才的话题,只是沉声的说道,“五行其实对于这地火水风来说算是后天之灵,尽管这些也有先天后天之分,但那只是为了区别仙灵界和其他地方的区分。而这五行起源便是这地火水风的地。”
“盘古开天辟地,先有天地,而后有时间万物,这五行便是大地之属。金乃大地所藏,火乃大地所蕴,水乃大地所含,风乃大地所出,木乃大地所长,土乃大地所有。”余绿雨轻声的说道,而后更是幽幽的看向余容度,轻声的说道,“真是不知道你是早就知道这一切,还是真的歪打正着,其实这个契机你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有了!”
余容度一愣,没有反应过来,对于这等辛秘所藏的东西,他真的是不太清楚,只要疑惑的问道,“我早就有了,什么东西,在哪里?”
“那不是东西!”余绿雨忽然畅快的笑道,“那是一个人,你不猜猜是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