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第24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瞎说说呢,什么小老婆啊。.最快更新访问: 。 你可别‘乱’说啊。”刘伟名听到小老婆这三个字习惯‘性’地紧张地回头四处看了看瞪了赵俊一眼说道。
“行了行了,这里就你和我。嫂子不在,你怕什么。和我还不说实话。还说好白菜都让我这头猪给拱了,我看是都让你给拱了吧。你看看这些个白菜,哪一颗不是好白菜啊。金倩、张云佳、范滨滨加上许岚,多么好的白菜,咋就都愿意让你这头猪拱呢?哎,人生真是悲哀。你说说,你怎么就拒绝了范滨滨呢?多么极品的一个‘女’人啊,我都开始怀疑你是不是一个男人了。”赵俊一脸可惜的‘摸’样说道。
“你小子知道个屁,这么极品的‘女’人你以为我不想上啊,我敢上吗?我要是要了这个‘女’人我敢保证我这一生就都毁了。你看看范滨滨这‘摸’样像是个善茬吗?你是不知道,我是被她给吓得,你知道她那天晚上在医院和金倩都说些啥吗?说出来吓死你,她直接对金倩说她喜欢我,说要和我在一起。”刘伟名一说起范滨滨就心有余悸,他现在是真的‘挺’庆幸自己那时候的拒绝她是多么的明智了,这个‘女’人太厉害做事业太不计后果了,简直是个比李梦晴更加疯狂的‘女’人。那次要是真的上了这个‘女’人,刘伟名保证自己现在已经死的很好看了,不说家破人亡,起码也得‘弄’个妻离子散的。
“啊?不是吧?原来她上次主动提出留在医院就是为了和金倩说这个事啊?我的个天啊,这个‘女’人也太极品了。自古以来这做小三的都是偷偷‘摸’的,生怕被大‘妇’给发现,她倒好,直接就过去宣判去了。真是太有个‘性’了,不愧是我喜欢的‘女’孩子。不错不错。”赵俊从惊讶中醒过来,但是却没有刘伟名意料之中的表情,而是一脸的神往。刘伟名听过赵俊的话后,当即就想喷出一口血来。
“你是脑袋被‘门’挤了还是怎么的?她什么时候又成了小三了?你别什么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哦,你要是要兴趣你去追,反正我是怕了。为了在‘床’上满足一下儿闹的个家破人亡这种风险我是不敢去冒,也根本不值得。”刘伟名嗤之以鼻的道。
“哥们,你以为我不想追啊?能想的办法我都想了。可人家那一颗心都在你身上呢,我追的上吗我?我现在是真的理会了一句话了,那就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你说我这么一个大好的有为青年送上‘门’她不要,却偏偏喜欢一个对她不理不睬的已婚男人。你说这个世界是不是都疯狂了啊?反正我是接受不了。”赵俊一听刘伟名说起了自己的伤心事,不禁悲从心来。
“我觉得世界倒是没疯狂,这个世界还是按照达尔文的定理在正常的运行着,那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像我这么优秀的男人就是应该多多播种造就下一代的,而你嘛,确实是应该淘汰了。所以没‘女’人喜欢是正常情况,你得接受。”说着说着两人又开始贫起来了。
范滨滨气呼呼地往洗手间走去,她是真的不甘心,她不明白以自己的条件去倒追刘伟名刘伟名应该欢喜的不得了的,但是结果却偏偏相反。刘伟名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自己,而且还跟另外一个明显不如自己的‘女’人勾搭在一起,这简直让范滨滨无法忍受。范滨滨心里非常不爽地走进洗手间,刚进洗手间就发现正站在洗手池前面洗手的张云佳。范滨滨眼睛里放着冷光望着张云佳,然后也走到张云佳的身旁另外一个洗手池里洗手,边洗边道:“不要以为你就赢了我了,我告诉你,你最好把伟名看牢一点,总有一天他会因为我而甩掉你的。”
张云佳好像一点也不感到奇怪,也没感到愤怒。用手指捋了捋自己额前的刘海,对着镜子笑了一个然后道:“是吗?希望如此吧。但是就算如此又能怎么样呢?你是准备得到伟名的身体还是得到他的心呢?”
“我…我…当然全部都要,从小到大,只要是我要的从来没有没有得到过的,男人也是如此。刘伟名是我看上的第一个男人,我一定要得到他。”范滨滨被张云佳的文的措手不及,但是还是很坚定气场很是强大的道。
“你的决心还真大,不过你的这份挑战书找错了人下了。你要是想得到他的心的话,这番话应该找金倩去说,她才是你的敌人。只要你把刘伟名的心从金倩的手里抢过来,那么你就刘伟名唯一、合法的‘女’人了。而这个对象显然与我无关。如果你要是想得到伟名的身体的话那就更简单了,找个机会把他带到你的房间,你把自己的衣服一脱我想天下没有几个男人可以抵御的了你的‘诱’‘惑’的。所以呢,你如果想得到伟名的身体,你说这番话的对象应该是伟名自己,也不应该是我。我是什么?我什么都不是,我最多算是伟名的朋友和同事罢了。你对我说这番话是毫无道理也是毫无作用的。”张云佳笑了笑说道,然后转身走了出去,在经过范滨滨身边的时候张云佳淡淡地说道:“范小姐,你是个聪明的‘女’孩,也是个要强的‘女’孩。或许你从来没有爱过一个 人,也或许你这是第一次爱上一个人。但是我要告诉你,你的这种爱没有错,但是你爱人的方式是错误的。如果你真的爱伟名的话你首先想到的不是要怎么得到他而是怎么才能让他过的很好。爱是没有目的‘性’的,而你的这种爱太过于自‘私’了。你知道为什么你这么漂亮这么‘性’感伟名却一直对你不热不冷的吗?因为你的爱太过于自‘私’,他不敢接受,他怕自己接受不起。送你一句话,如果你敢爱的话就勇敢的去爱不计回报的去爱,没有人能说你什么。咱们都还年轻,有足够的青‘春’和时间去为爱疯狂一把是不是?如果你没有真正去爱一个人的勇气的话那么请你忘了刘伟名吧,天下适合你这样去爱的男人很多,唯独伟名不是。做地下情人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够忍受的了的。”张云佳像是在对范滨滨说,也像是在对自己说,也别是最后一句,说的很是伤感。
张云佳说完后便走出了洗手间。剩下范滨滨一人在洗手间里呆呆地站着,脑海中全部是张云佳的那句话:“如果你真的爱伟名的话你首先想到的不是要怎么得到他而是怎么才能让他过的很好。爱是没有目的‘性’的,而你的这种爱太过于自‘私’了。你知道为什么你这么漂亮这么‘性’感伟名却一直对你不热不冷的吗?因为你的爱太过于自‘私’,他不敢接受,他怕自己接受不起。送你一句话,如果你敢爱的话就用勇敢的去爱不计回报的去爱,没有人能说你什么。如果你没有真正去爱一个人的勇气的话那么请你忘了刘伟名吧,天下适合你这样去爱的男人很多,唯独伟名不是。”
“怎么啊?脸‘色’不对,是不是病了啊?”刘伟名看着走到自己身边坐下的张云佳眉宇间似乎与刚才不一样,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肚子有点不舒服罢了。你们两在聊什么?聊的这么愉快。”张云佳没有回答刘伟名的这个问题,她总不能说是因为范滨滨而引发了自己心中的一块伤疤才这么难受的吧。
“呵呵,没有,我正和阿俊在聊一些大学时期的事情呢。不过都是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哈哈。”刘伟名一边说着,当然不会忘了编排赵俊了。
“喂喂喂,你可别又在美‘女’面前编排我哦。你每次都是这样,摘‘花’也得先把哥们往泥巴里面踩,然后踩着自己的肩膀上去。”赵俊非常不满意的说道,他这么说刘伟名,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看见美‘女’都是踩着刘伟名往上爬的呢。
“你还不承认是吧,信不信我现在就说出来。”刘伟名大为兴起,拍着桌子对赵俊说道。
“说就说,我还怕你不成,谁不说谁是孙子。”赵俊显然也是个怕‘激’的人,一听刘伟名这么说当即脸红脖子粗地说道。
“行,那你可就别怪哥们不厚道了。云佳,我跟你说哦,你别看这小子现在在人面前装的人模狗样的,读大学那会简直就是禽兽。‘女’朋友几天换一个这个咱就不说了,最主要的是什么你知道吗?我打工赚的学费基本都是被这小子拿去和‘女’人开房帮‘女’人堕胎去了。当然,这个还不算最糗的。那时候咱们学校不是实行住校生封闭式的管理嘛,晚上十一点,‘门’卫老太太准时关宿舍大‘门’,任你怎么喊打死都不会开‘门’的。这小子有断时间被他爸给实行了经济制裁,身上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就更别说是和‘女’人出去开房的钱了,但是禽兽就是禽兽,几天不想那事他就过不下去。最后他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那就是进寝室,当然,这是冷天,热天的话他会选择去野外的,但是冷天不行,要是去野外非得把两人给冻成冰块给北京城免费添加两座人体艺术雕塑的。这小子想的办法是什么你知道吗?他直接就把‘女’人带回寝室睡。当然,那时候寝室就我和他,另外两个仁兄早在大二的时候就搬出去了。但是太早进的话带‘女’人进宿舍是会直接被开除的,所以只能在晚上十一二点的时候偷偷的进,但是‘门’被锁了,这小子就带着‘女’人到围墙外面给我打电话,让我着宿舍的凳子到围墙边等他。我拿着凳子从围墙内爬到围墙上,然后把他和他‘女’人给接过来,让两人顺着凳子下去,然后再偷偷‘摸’的进宿舍。当然,事情到这里远没有告一段落。这小子晚上睡觉根本就不安分,一点也不顾及我的存在。已经寝室就搂着‘女’人开始在‘床’上行动,我在寝室那个坐立不安啊,只听得‘床’上哼哼啊啊地叫个不停,‘床’呢是摇的直晃悠。最离谱的事你猜是什么?这小子有一次做事做了一半直接叫我从他柜子里拿个避孕t给他。你说我这兄弟做的够牛‘逼’的吧。哦,对了,还有一次,可能就是由于这小子专‘门’带‘女’人进宿舍,又一次被‘门’卫的大妈够发现了,但是没有抓住。然后‘门’卫大妈把这事报给给了学校,学校立即派人一间间地搜索宿舍,擦的非常的严密,一张张‘床’都不非常认真的察。这小子那次刚好正在做这个事情,突然宿舍‘门’被敲的直响,这不可吓死他了,直接喊着要我去看看,我没办法,到猫眼处一看,我的天呐,全部都是学校的保安和督察队的人,这小子脑子也够灵光的,一张‘床’两个人睡在里面一看就看的出来,他直接叫我也睡了上来,我们两个人中间夹着一个光溜溜的‘女’人装睡,随便外面敲的响天了也不开‘门’,但是督察队是有钥匙的,打开‘门’用电筒一看,只见我们两个打老人光溜溜地楼在一起睡的很安稳,当即把这些人给吓的屁滚‘尿’流。不过后来听说这个‘女’人第二天就把他给甩了,成了第一个甩了他的‘女’人。”刘伟名一点也不顾及赵俊是自己的朋友,而且听众是张云佳这个‘女’人了。犹如说着黄‘色’笑话般的把赵俊当年的糗事是毫无保留地一点一滴都说了出来。
刘伟名说完之后,赵俊的脸当即就变了,变的有点苍白了。他可是没想到刘伟名还真敢说,这样的事情竟然也敢在有‘女’人在场的场合说,赵俊完全没有想要反驳的意思。狠狠地瞪了刘伟名一眼,然后伸出大拇指冲着刘伟名指了指,意思不言而喻。在说刘伟名,你狠,你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