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第24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当然,最尴尬的便是张云佳了。-叔哈哈- 刘伟名对着自己说着这么半荤不素的话题张云佳满脸都是羞涩,但是却发现自己怎么回应这个话题都不对。最后干脆什么话都不说,脸红红的。
“你们之间在说什么?怎么一个个表情都是怪怪的啊?”这时从洗手间出来的范滨滨也回到了包间,望着三个表情各异的人有点奇怪的问道。
“哦,我们刚刚在说赵俊……。”刘伟名越来越觉得有趣了,既然范滨滨问起他还就真的准备把刚刚说的再说一遍了。
“没什么没什么。”赵俊大惊,他现在是真的不敢再怀疑刘伟名有没有说出来的勇气了,连忙阻止了刘伟名说下去的势头,然后直接说道:“你们吃完了没有?吃完了那咱们就散了吧,我回去还有点事呢。”
“赵俊,赵总。你先送张小姐回去吧,我和伟名哥还有些事要说,我等下自己回去。”范滨滨见赵俊这么说,倒也直接了当地说了自己的话,完全不把赵俊、张云佳已经刘伟名三人的表情放在心里。
“啊?有什么事?有什么事现在说吧。”刘伟名有点为难地看了看张云佳,然后结巴着说道,这个问题可比开会还难回答的多啊。
“有些事情只适合我们两人之间才能说,我想张小姐是不会在意让伟名和我在一起呆一会儿的吧?”范滨滨依旧挑衅似的望着张云佳说道。看来张云佳前面对她说的话是毫无作用的。
“他只不过是我的朋友,又不是我的谁,我有什么资格阻止他和你呆在一起呢是不是?你们两先聊着吧。赵总,可得麻烦你了。”张云佳落落大方地站了起来。脸上带着笑意淡淡地说着,然后便和还有些犹豫的赵俊走了出去,剩下刘伟名不知所以然地坐在那看着范滨滨,他看着张云佳刚刚说话的语气和神态也‘弄’不清楚张云佳到底是生了气了还是没生气。
“怎么啊?你很怕张云佳生气吗?”范滨滨笑着坐在刘伟名身边问道。
“你不是学过心理学的吗?这个问题你应该可以看的出来的嘛。”刘伟名不想回答也懒的回答,他有点害怕和范滨滨单独在一起。他很明白范滨滨对自己的‘诱’‘惑’力有多大,所以根本就不敢看范滨滨的眼睛。
“我猜你是既害怕张云佳又害怕我。”范滨滨在刘伟名的脸上看了很久后说道。
“我害怕你们?嘿嘿,有趣,你以心理学来分析一下吧。”刘伟名哑然失笑后说道,他觉得范滨滨的言论太过于滑稽了。
“你害怕张云佳是害怕你和我在一起会让张云佳吃醋生气,因为你爱张云佳。你害怕和我单独在一起是因为你自己心中对我有想法,你怕自己犯错误或者说你无法做到继续对我绝情是吗?对不对?我说的对吗?”范滨滨突然妩媚的冲着刘伟名一笑后道。
“你还真是学心理学的啊,看来成绩还不错嘛。”刘伟名苦笑着说道,然后极为不绅士地当着范滨滨的面子点了一根烟。
“你是说我说对了,是不是?”范滨滨带着奇怪的微笑说道。
“答案很重要吗?你到底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刘伟名彻底败在了范滨滨的脚下。
“你先回答我的这个问题,这个对我很重要。”范滨滨突然眼神变的很坚定了。
“我没说不对啊,是,我确实是对你有想法,这个我上次和你说的时候就没否认啊。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自古以来有哪个男人不爱美‘女’呢?我又不是‘性’表态,这个问题有什么好问的。”刘伟名很直率的说着,有些话没必要藏着掖着,而且这些话上次在林阳刘伟名就对范滨滨说了。
“虽然这话说的很笼统,但是我依然高兴。好了,现在就说说我要和你说的话吧。上次你说你是为了家庭,不能和我在一起。那么这次呢?你已经对你老婆不忠了,所以应该没什么好顾虑了吧?背叛一次是背叛,背叛两次也是背叛对不对?你不要和我否认你和张云佳的关系,刚刚在洗手间张云佳已经都告诉我了。”范滨滨咄咄‘逼’人地望着刘伟名说道。
“这个…这个…嘛。我实话和你说吧,我和云佳在一起是一次意外,而且我本来就爱她,这种爱不是我对你的那种你知道吗,不单单只是对身体的**。我和云佳的事情总之一言两语说不清楚,这么和你说吧,我和云佳在一起我很轻松很自在很幸福,和你在一起我却不敢保证能够这样,和你在一起太过危险,是个难度很高的动作,我怕我做不来最后‘弄’个残废出来。男人嘛,都是自‘私’的,既希望家里的红旗不倒,也希望外面的彩旗飘飘。这个你懂的。”刘伟名有点尴尬的说道,这还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外人说着自己偷情的事情。
“原来这就是她说的爱的付出是无‘私’的,不计回报的。果然,天底下的男人都一样。”范滨滨自言自语的说道,然后又望向了刘伟名站起来,俯下身子贴着刘伟名的耳朵对刘伟名说道:“张云佳问我是想要你的心还是想要你的人,我前面不知道,不过经过她一提醒我现在知道了。我既要你的人也要你的心。你们男人不常说吗?爱是做出来的,我觉得这句话没错。所以得到了你的人也就等于得到了你的心,你说是不是?”
刘伟名大脑顿时处于全线短路的状态,这种言论太过于犀利了,刘伟名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一个这么美的‘女’孩子嘴里说出来的,真是太***雷人了,刘伟名顿时无法领悟范滨滨这段话的背后意思。
“你和张云佳在一起是缘于一次意外,所以你没有心理负担,那咱们也有意外是不是?”范滨滨‘阴’险地说完之后端起自己位置上的拿杯前面没喝的白酒一口喝了下去,由于受不了那种辛辣顿时咳嗽了起来。咳嗽完之后一脸灿烂的笑容对刘伟名大笑道:“我从来没喝过白酒,最多只是在酒会上喝一点红酒,但是今天我却喝了,因为我要醉,我醉了你就没有了心理负担了,不是吗?”
“滨滨,你不要再犯傻了,你真的没必要这样。你其实不是喜欢我,只是你的要强心在作怪,我越拒绝你你就觉得越要征服我。这不是爱的,假如我真的被你征服了,成了你的裙下之臣你那时又会觉得我什么都不是,不过和其他对你‘色’‘迷’‘迷’的男人一样罢了,到时候你会后悔的,真的。所以不要傻了。你不要心里面觉得不甘心,若论美‘色’的话你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美的,也是令我最没有信心可以抵御住‘诱’‘惑’的一个‘女’人,其实我早就已经成了你的裙下之臣了,只不过有许多原因让我无法向你妥协罢了。我有家庭,我不能没有家庭,而显然,你不是一个肯居于黑暗中的‘女’人,所以我们两个是注定没有缘分的。你就暂且把我看成是有‘色’心没‘色’胆的那种男人吧。”刘伟名见到范滨滨有点自残的举动,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痛苦。
“不,你错了。我不是要强,我是真的爱你。我虽然一向自大自负,但是还没到这种境界,要强和爱我还是分的清楚的。今天我没有要强,我是在嫉妒,嫉妒你和张云佳,因为我爱你,真的。伟名,要了我吧,我也可以毫无保留的爱你的,张云佳可以做到的我都可以做到。我这具身体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梦想着想得到,今天我就把她献给你。”范滨滨说完之后手伸向背后,本来就非常暴‘露’的意见单薄的外衣,在她扯过衣带之后这件‘性’感的长袍便被滑落在地。刘伟名想到了自己所有能想到的词语,但是也无法形容出眼前这。这是多么震撼的一幕啊。正如范滨滨自己所说的,就是不知道让多少男人在午夜难以入睡。这样的‘女’人刘伟名真的赞叹不是凡间该有的。但是现在的这一切就摆在刘伟名的眼前,刘伟名在心里感叹,这难道是老天在考验自己的抵抗力吗?就算是要考验我的抵抗力也没有出一个难度系数和奥林匹克竞赛难度一样的题目吧?更何况他刘伟名这一次经历过无数的‘诱’‘惑’却从来就没有成功地抵抗过一次的。刘伟名吞了吞口水,然后发出了一声低吼,心里已经无法自禁了,此刻他已经忘了现在身处的是一个酒店的包间,也忘了眼前这个完美身躯的主人是一个多么危险的‘女’人,他的眼前只有这么一具躯体,再没有其它了。
范滨滨虽然面带羞涩,但是却依然把妩媚展‘露’无遗。不断在刘伟名面前扭曲着身体。她慢慢地走过来,范滨滨对着刘明清轻声地问道:“伟名,我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