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第24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美,很美。-叔哈哈- ”
“是吗?我的哪儿美呢?”
“哪儿都美,都美。”刘伟名感觉到了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个俘虏一样,被范滨滨牢牢地控制在了手中了。
“那哪儿最美呢?这儿美吗?”范滨滨显然是在故意挑逗着刘伟名,抓住刘伟名那不知道是保住坐在自己‘腿’上的范滨滨还是不抱的手。
“美,很美。”刘伟名像个傻子样只会不停地重复这几个字和不停地吞着口水。
“那你想不想进去‘摸’一‘摸’呢?”范滨滨此刻已经完全化身为妖‘精’了,相比古代电影中所描述的狐狸‘精’也不过如此吧。这挑逗男人的本事不说后无来者吧,起码是前无古人了。久经沙场的刘伟名在她面前就像个情场初哥一样,不知所措。
……
范滨滨听过刘伟名的话,什么都没说,只是双手抱住刘伟名的脖子,低头在刘伟名的嘴上亲了一下,然后道:“我喜欢你,所以我想把身体给你,我为什么会后悔?难道要把自己的身体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才不会后悔吗?而且我喜欢看你现在的样子,因为你现在的样子很可爱。”
刘伟名听过范滨滨的话后,就像是得到了圣旨一般的把手放到了范滨滨背后的‘胸’罩纽扣上面。但是在要解开的那一刹那他却停住了,因为刘伟名知道解开后要发生的事情就再也无法阻止了。刘伟名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在这之前我有些话要先说明白。我现在很难受,很想得到你的身体。你的身体已经让我发狂了。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我就可以不顾一切的为你。你也不要以为和我这个之后我会对你怎么怎么样?我不能,我无法给你名分,甚至连带你到公共场合的机会都没有,你我注定只会是情人的关系。这些你能接受吗?我知道这么说很‘混’蛋,但是我也只有做‘混’蛋了。而且在这之前你最好再次确认一下你是否爱我,不要让自己把自己给‘蒙’蔽了,到时候后悔可就晚了。”
“报纸上和娱乐新闻里每天都有人骂我是狐狸‘精’,说我能走到今天靠的都是自己的美‘色’。对,他们说的很对,这点我不否认,但是我想说的是,我靠的是自己的美,却从来没有靠过自己的‘色’。我范滨滨是个喜欢玩些手段的‘女’人,但是却绝对不是个‘淫’dang的‘女’人。如果我可出卖自己身体的话我现在的成就绝对不止于此。而且,就算我要出卖自己的身体这个人也不会是你刘伟名。你刘伟名能给我什么?在我看来你没权没势,唯一有点让人看得上眼的也就是你那当省wei书记的岳父,可是对于我来说你这个省wei书记的岳父还不如没有。你说你有什么是值得我献身的?除了爱。张云佳对我说过,爱一个人就要无‘私’的去爱,不计回报的去爱。我为了利益而消耗了我的整个青‘春’,所以我想体会一下一心一意地爱一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滋味。你放心,我是娱乐圈里的人,虽然我还是chu‘女’,不过也绝对不会因为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就追着让你对我负责的。我只想让你好好爱我一次,也让我好好爱你一次。虽然这地方不怎么样,但是这不就是你们男人所追求的情趣嘛?我已经有了一点点的感觉了,这种感觉很奇妙。”范滨滨最后说完之后紧紧地抱着刘伟名。
刘伟名前面那段话都是强忍着说出来的,现在听了范滨滨的这段话哪还忍得住,当即便伸出自己的手非常敏捷地……
范滨滨已经犹如一堆烂泥般地倒在了刘伟名的身上,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香汗淋漓的。
不过刘伟名却没有范滨滨的好心情,刘伟名看着那摔得满地都是碗筷还有安歇凌‘乱’的衣服就开始头痛了。今天上午掉的还只是文件,而现在掉的可就不是那么好收拾的了,刘伟名笑了笑,暗道,看来就只有赔钱了。于是笑着对范滨滨道:“你啊,就别先着急着美妙了。还是先把衣服穿起来咱们两先走出去吧。我看了看时间这个已经两个小时了。咱们再不去出去保不准服务员就会冲进来叫咱们买单了,那时候看到咱们现在这‘摸’样那明天的各大新闻媒体报道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著名‘女’星范滨滨在酒店餐桌里面与清泉县委书记刘伟名苟合了。”“你才苟合了,帮我把衣服创起来吧,我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我怀疑我可能连路都走不了了。”
“好的,愿意为你服务,我尊敬的‘女’士。”刘伟名说着把自己的‘裤’子一提便解决了问题,然后把范滨滨抱起坐在椅子上面,然后捡起范滨滨的衣服从内到外替她穿好,然后又扶着范滨滨去了一趟洗手间,让范滨滨在洗手间里面补了补妆。然后才把范滨滨的大圆帽和墨镜都替她戴上,然后让范滨滨装出一副酒醉的‘摸’样靠在自己的身上,刘伟名就这样半扶半抱地把范滨滨给搂着往外走去,当然,刘伟名在经过前台的时候没忘了结账并且赔偿了所有打碎了的碗筷,已结算下来,这一顿可是吃了将近一千二了。在清泉这地方一顿吃一千二算是非常高的消费了。不过刘伟名感叹自己的这爱做的真的昂贵。
由于今天是‘私’人‘性’质的聚会,刘伟名原先是准备让赵俊送自己回家的,就让田永军先走了。没想到范滨滨会突然出这一招。所以刘伟名扶着范滨滨走到酒店外面正准备叫计程车。这时范滨滨突然拿出一串钥匙给刘伟名道:“开我的车吧,我今天自己开车来了。”
这个消息还真是及时雨,毕竟抱着一个遮住脸庞的酒醉‘女’是那么的惹人注意,而刘伟名也是千万不能让熟人看见的。于是直接搂着范滨滨往停车场跋去。
“你什么时候又开车来这了?”刘伟名边扶着范滨滨慢慢地走着,一边问道。
“我上次就是开车来的啊?毕竟拍戏一拍就是几个月,没有车很不方便的。”范滨滨慢慢地回答着,然后看着刘伟名好奇的样子继续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只是很少开罢了。”当走到一辆红‘色’的甲壳虫前面的时候范滨滨让刘伟名停下,说就是这辆。刘伟名看着这辆可爱的甲壳虫,笑了笑,打开车‘门’把范滨滨扶进去,然后便自己上了车。开着车出了酒店。
“你住的地方在哪啊?”刘伟名问道。
“去握住的地方干嘛?你难道想我这个样子被剧组的人看到还是希望你半夜抱着我回家让全剧组的人看到?如果在这样我就真的惨了。和你想的一样,我也特别不希望自己的感情事情被外界知道,这样会影响我的支持率的,而且公司也明文规定不准探恋爱的,所以你现在可以放心地把我当成你的地下情人。”范滨滨吧白了刘伟名一眼后道。
“那怎么办?你总得找个地方睡吧?这样吧,我找个宾馆个你休息吧。”刘伟名听着范滨滨的话心里放下来了一半了,他刚刚心里都一直在纠结,在害怕。就怕范滨滨突然来‘逼’迫自己什么。做男人都是心软的,喜欢和不喜欢是一码事,是不是自己的‘女’人又是另外一码事的。如果一个‘女’人真的成了自己的‘女’人百分之八十的男人都无法做到绝情的。如果范滨滨対刘伟名说你要对我负责,刘伟名还真的就不知掉说什么了。还在范滨滨没有这么做,刘伟名想着范滨滨的话也大觉得有理,电视上那些冥想谈点恋爱不都是偷偷‘摸’的生怕被人知道吗?有些人结婚几十年了才被外人发现,看来范滨滨说的这句话是有**是真的了,想到这刘伟名觉得大为轻松,当即笑着对范滨滨说让他住宾馆。
“怎么啊?你不会是让我一个人住吧?你这个没良心的,才刚刚得到了我的身体就这样抛弃我。”范滨滨说着就哭了起来了。
“好了好了,我不走了,我明天早上早点才走行了嘛?我的个天呐,以后最好还是少和做演员的接触,娘的,说哭就可以哭的出来。”刘伟名当然会自动啊范滨滨只是装的,不过‘女’装哭也是对男人撒娇的一种方式,刘伟名当即就选择了投降,只是他现在内心一直在想着范滨滨现在心里会是什么想法。当然,这种想法是不能让范滨滨看出来的。
只是刘伟名不知道,自从他抱着范滨滨从酒店‘门’口出来直到上了车开走,一直都有一双眼睛在角落里看着他们。这个人当然就是张云佳了,张云前前面和赵俊两人走出来之后就借口自己有点事就没有坐车,等赵俊走了之后她又回到了酒店的‘门’口,她不放心刘伟名和范滨滨这个妖媚的‘女’人单独在一起。便又来到了房间外面。当时包间的‘门’事关着的,张云佳耳朵贴墙一听,这不听还好,一听她就终结傻了。这里面的‘女’人的呻‘吟’声她太熟悉不过了。听到这张云佳不禁眼泪直接流了出来。一口气跑到酒店的角落里面哭了起来。她无法想象刘伟名会和这个‘女’人在包间里面就做起了这个事情。如果说刘伟名除了爱自己外还爱金倩的话她还相信。如果刘伟名连这个才见过几次面的男人也爱的话她就真的腰开始思量一下刘伟名到底是不是爱自己了。
张云佳流着泪水走出酒店,蹲在酒店外面的角落里面哭泣着。没多久就看到刘伟名抱着范滨滨走了出来,然后上了一辆车走了出去了。范滨滨那个心痛的,看着远去的车辆她从自己的兜里掏出手机,拨了刘伟名的电话号码。